疯狂迫害岁月中的同学们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

仕途顺利的男同学

二零零二年,也是邪党江魔集团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岁月,我有一个同学在单位安保部门工作。他得知我因为炼功被单位扣发工资,最后被除名,他多次给我打电话询问,并且告诉我单位这种做法是没有文件依据的,是领导在泄私愤,建议我据理力争,要回工作。

江魔搞的一票否决制,让好多领导人走上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路,这位同学的当地公安局国保科人员来到他单位,叫他统计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他从来都说:没有(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国保科人员站在他办公室里不走,拿着表,想叫他统计,他笑嘻嘻的,就是说“没有、没有(法轮功学员)。”公安局的那人走后,他才想起,他办公桌对面就坐着一位刚调来的老同事,老同事以前曾是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是公安局国保认定的所谓“重点人物”。

由于我的这位同学对大法一直有正确的认识,他的仕途很顺利,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文凭不高,没有后台,能坐到这个位置纯属意外。

一直保存着《转法轮》的同学

二零一零年,我出差到某地,遇到一位多年未见的同学。我们见面后,同学热情接待,还开车送我去拜访客户,请我吃饭。我们聊到法轮功被迫害,她直接说:“以前你寄给我的那本《转法轮》书,我一直保存得很好,经常翻出来看看,真、善、忍多好啊!即使不炼功,看看书也是心平气和,对身体和工作以及为人处世都好啊,真不理解政府怎么就要镇压,唉!”

听了她这些话,我的眼睛都潮湿了,我已经记不得一九九九年前寄过书给她了,要知道在一九九九年江魔镇压大法、诬蔑师父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毁书,很多人都偷偷把藏书烧了,她居然留下来,还经常看书,真是“公道自在人心”。

善良的女同学

二零一零年后的某天,有个远地的同学打来电话,焦急的讲:“我妈妈得癌症了,已经是晚期,寻医问药不细说了,我想了很久,可能只有你们那个功和你师父可以救她了,我知道这个请求很危险,但是也只有找你了。”

我想了很多办法,还是辗转给她带去了大法的音乐和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几个月后,她母亲平静的故去,由于大陆迫害法轮功的红色恐怖,实在没有办法去多关心她们母女。遗憾啊!

结果在二零一三年三月,迫害法轮功的头子之一薄熙来被抓那天,这位同学突然给我发来讯息:好妹妹,你的不白之冤要结束了。可能她想薄熙来一伙被抓了,会清算江魔了嘛,多善良的人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