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见证之十(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

第十章 迫害良善 必遭天谴

二十年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有上百人被迫害致死,超过六百人被非法判刑,逾千人被非法劳教,更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致残、被开除公职、被强迫离婚,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与伤害。所有天津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者,他们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法轮大法传于十恶毒世是神佛慈悲于人,使仍有良知善念的人得以提升道德水平回归天国。但是佛法威严同在,在如此佛恩浩荡下仍不知悔悟,还在迫害修炼佛法、在世间传播真相的神的使者,那一定会遭到天谴。

一、天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按类型统计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至截稿日,天津市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各类人员多达154人。遭报死亡、自杀者68人,占比高达44.7%;身患重病、伤残及车祸等32人,被判刑、双规、撤职查办者22人,殃及家人18人,其它14人。

遭恶报死亡的68人中,癌症死亡17例,车祸死亡15例,自杀、暴死、猝死22例,其它14例。身患重病、伤残及车祸等32人中,患癌症、绝症、植物人等8人,遭遇车祸者3人,其它21人。

二、天津市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按人群统计

遭恶报的154人中,各级公检法司人员34人,占比高达22%;市委市政府官员9人;区县政府官员10人;各级政法委六一零人员10人;看守所劳教所监狱12人;乡镇及街道干部12人;村委会居委会干部14人;文教卫生科研机构13人;普通民众33人;其它7人。

三、天津市高官恶报案例

原天津市市委书记、市长张立昌恶报病亡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天津市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一、原天津市市委书记、市长张立昌遭恶报病亡。党媒新华网宣称张立昌因病医治无效死亡。

张立昌曾长期在天津任职,一九九九年四月至二零零七年间,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张立昌紧跟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市委书记张立昌,市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宋平顺是天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调查指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前后发生在天津市的一系列诬蔑迫害法轮功事件导致了法轮功学员在天津上访,张立昌主持的天津市委对法轮功学员的强硬态度和抓捕措施,导致了后来的北京四二五万人大上访。这次请愿直接导致了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功持续二十年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张立昌立即表态支持迫害并全面部署天津的迫害行动。他所总结的包括“对法轮功的斗争经验”被中共“三讲”教育联系会议办公室向各地转发。张立昌主持召开了专门针对法轮功的七届三中全会,他在会上作了攻击法轮功的讲话。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前后,部份天津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请愿,张立昌要求将他们全部劳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张立昌在天津市委布置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讲话,这次会议导致了随后的大抓捕行动。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八日撰文污蔑法轮功。

张立昌还直接参与插手基层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为和平区各个街道进行的包括“百万人签名”在内的一系列反法轮功活动题词表示支持,二零零一年九月三日讲话鼓励积极组织广大干部群众参观污蔑法轮功展览。他还批示指导鼓励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

张立昌主政时增加财政预算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天津市财政预算增加大笔开支用于迫害法轮功。

原天津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身亡

宋平顺,天津市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一,前中共天津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二零零七年六月涉嫌犯罪被查,六月三日被发现死于办公室内。知情人透露,当时对抗江泽民的中共高层正在秘密调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证,被灭口的原因与掌握江氏集团太多罪状有关。

宋平顺把持天津公安、政法系统长达二十多年,主导迫害法轮功,是策划实施一九九九年四月“天津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此事件直接引发“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宋平顺是中共天津市委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据明慧网报道的来自中国大陆的消息,二零零一年初,天津市委召开会议,布置迫害法轮功的行动。二零零一年一月宋平顺去看望做“转化” 法轮功学员工作的人员,了解“转化”工作的情况,并要求指导做好“转化”工作。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天津市表彰迫害法轮功的单位和个人大会上发表长篇讲话,利用精神和物质刺激鼓励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天津市高校师生、公安 警察、武警代表等共约800人)。

在之后的几年间,宋平顺亲自撰文、出席各种会议、活动,积极布置指挥天津市的“严打整治”运动,致使天津市各级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经郝凤军证实,宋平顺曾于二零零二年初指示“1、对法轮功是一项艰巨的政治任务,不怕流血死人;2、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现泄密,造成国际影响;3、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对法轮功人员出现的死伤不要介入调查。一切以大局为重。”

前中共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高级检察院院长李宝金被判死缓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前中共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高级检察院院长李宝金被中纪委“双规”。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李宝金受贿案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两罪并罚,决定对其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九九八年六月李宝金任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三年一月,再次当选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时任天津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召开的全市检察机关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十六大召开会议上,李宝金指出要重点打击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在天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李宝金报告天津市检察院工作,披露五年来他领导的检察院系统批捕法轮功学员399人,其中提起公诉241人。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在天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作天津市检察院工作报告,污蔑法轮功利用非典时期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并撰文要“严惩”法轮功活动。

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七年,时任天津市市委书记、市长张立昌、时任天津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宋平顺、时任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高级检察院院长李宝金,时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长顺追随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此四人是迫害天津市法轮功学员的首恶。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仅此八年间直接造成至少231人被非法判刑,644人被非法劳教,43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包括唐坚、陈宝亮、赵德文,白虹、张玉林、刘平等14人。对此,张立昌、宋平顺、李宝金负有直接责任。

原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长顺被判死缓

据中纪委网站消息,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前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后由河南省郑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法院判决武长顺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武长顺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四十四年,一九九八年九月至落马前十六年间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四年的九年间同时担任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一九九九年,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政法委副书记的武长顺,配合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具体挑起“四二五”事件,并在之后任职期间,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的迫害。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武长顺对天津市各个拘留所、看守所、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负有责任。天津市公安局与天津市技术监督局在一九九六年建立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验中心(天津市质量检验站第70站),并成立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用网络监控懂上网技术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武长顺在《天津日报》上发表含有攻击法轮功内容的文章。

在迫害法轮功首恶张立昌、宋平顺、李宝金等遭恶报后,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四年七月武长顺落马前的七年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有143人被非法判刑,91人被非法劳教,被迫害致死10人,包括李希望、朱文华、宫辉等,对此,时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长顺负有直接责任。

原天津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尹海林被立案审查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时年五十六岁的天津市副市长尹海林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同年九月十四日,免去尹海林的天津市副市长职务。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尹海林因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

二零一二年五月至二零一三年三月,尹海林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二零一三年三月至落马前,任天津市副市长。

尹海林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期间,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成为天津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尹海林任职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期间操控公安局、国安、“六一零”、法院等机构,以各种卑鄙的手段,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迫害,骚扰、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经济截断等恶性案例一直持续不断,受害者众多。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天津市绑架骚扰858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11人,洗脑班迫害近20人,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62人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天津市有3人被无理克扣、刁难不许领取养老金。二零一五年,向法轮功学员或家属以取保候审、索贿的方式勒索了逾25万元人民币。

四、政法委、六一零人员遭恶报案例

原宁河区政法委书记杨金华遭报被人捅死

原宁河县政法委书记杨金华,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外出晨练的路上被人捅死,遭到报应。

据当地知情人披露,杀杨金华的是三十多岁的农民陈奇胜,是国家园村村民。陈性格内向,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

二零零四年刚一开春,陈奇胜请建筑工人在自家院里盖厢房。杨金华得知后,逼迫陈把盖的房子拆了。陈奇胜低声下气跟杨金华商量,杨金华却一口咬定必须拆。最后陈奇胜知道了原委:杨金华的弟弟杨金宝(原磷肥厂厂长)看上了这块地。陈不甘心就这样拆房,便多次哀求杨金华,但杨金华死活不允。

一天早晨,绝望的陈奇胜喝了不少酒,等候在杨金华晨练回来的路上,待其一出现,便一刀将杨金华捅死。据目击者说,当时杨金华的五脏六腑都流出来了,血淌一地来不及抢救,当场毙命。

杨金华死后,其妻不长时间也死了。

原宁河区政法委书记张付川畏罪自杀

张付川,曾担任宁河区办公室主任多年,是区常委委员。二零一六年二月担任宁河区政法委书记,同时还任区宣传部部长、区工会主席等职务。

张付川在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操控公检法绑架、非法关押、冤判法轮功学员,并对小区民众和中小学生进行欺骗,利用现场会、展板、公开信、强制签名等活动,将中共对法轮功的仇恨,散布到社会的方方面面,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因涉嫌违规、违纪、贪腐等问题,张付川被停职接受审查,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晚,在家上吊身亡,时年五十五岁。

在张付川任政法委书记期间,被非法判刑的有马玉敏、莫伟秋、陈元华等五人。

虽然张付川遭恶报身亡,但因其在职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王春兰非法冤判四年,而被追查国际追查其主要迫害责任。

原宁河区政法委书记张金明遭恶报车祸身亡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夜间,原宁河区政法委书记张金明开车在高速公路上撞车死亡,时年五十二岁。

张金明曾任职宁河区副区长。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他担任了宁河区政法委书记。

张金明上任政法委书记后,没有被他前两任的恶报惊醒而引以为戒,仍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绑架、骚扰、冤判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三月份,在宁河区方舟公园及乡镇集市大搞诬蔑法轮功的宣传展板、橱窗、传单来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蛊惑人心,造成极坏的影响。三月二十八日,张金明还参加“六一零”组织的“反×教”会议,指导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晚九点,任政法书记才半年的张金明开车至丰南高速口,与一辆大车追尾,直接钻到大车底下,张金明当场毙命。

前西青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董景川恶报身亡

前西青区委常委、副区长、区委政法委书记董景川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遭恶报病亡,时年五十六岁。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董景川任天津市西青区副区长,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任西青区委常委、副区长、区委政法委书记。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在其任职政法委书记五年间,在西青区发生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51起,其中7人被非法判刑,5人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陈学慧被西青区国保绑架后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天津女子监狱受到了残酷的迫害,致使出现严重的乳腺癌、胃癌症状,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含冤离世。

天津中医学院“六一零”头子崔树平遭恶报死亡

天津中医学院“六一零”头子、原组织部长崔树平在二零零四年九月突发脑溢血死亡,时年仅四十七岁。

该人生前曾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专打小报告,致使数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学生、研究生被迫转学、休学、失去工作。有数人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迫害。他平时极其恶毒的攻击法轮功。

在一次开会时崔树平突发脑溢血,送去医院抢救,一周后死亡。后来崔的儿子又得了精神病。

武清区东马圈镇政法委书记郝玉亮命丧黄泉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清区东马圈镇政法委书记郝玉亮充当帮凶,十分卖力。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初领导班子换届中他被更换,并突然得了脑血栓,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不治身亡,时年仅五十三岁左右。

武清区下伍旗镇政府“六一零”人员刘旺遭恶报死亡

武清区下伍旗镇政府“六一零”人员刘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次他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喊:“我宁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们。”没过多久,平时无大病的刘旺突感身体不适,在送往县医院的路上就咽气了。死时才四十七岁。

五、公检法系统遭恶报案例

公检法系统作为这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具体执行者,遭恶报的人数也是最多的。在天津市遭恶报的154人中,公安公检法系统人员34人,占比22%。

原红桥区委常委、公安红桥分局局长刘克建被立案审查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天津市纪委网站消息:中共天津市纪委对原红桥区委常委、公安红桥分局局长刘克建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在此之前,刘克建曾任宁河县公安局局长,因在职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3人被迫害致死,28人次被非法判刑,103人次被非法劳教,230人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并向法轮功学员大量勒索钱财,而三次上了追查国际的黑名单,被追查其迫害责任。

西青区国保科科长王彦辉遭恶报死亡

西青区国保科科长王彦辉异常毒辣。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张玉兰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这其中王彦辉起了非常邪恶的作用,致使张玉兰在狱中被迫害的双眼双腿残疾。王彦辉因公外出时出车祸死亡。当时车上共三人,只死了他一个,另外俩人完好无损。

公安局东丽分局局长王洪太遭恶报得胃癌

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原局长王洪太,多次指使国保支队绑架法轮功学员,并亲自上阵到市内其它区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王洪太退休不久,即查出患胃癌,胃整个被切除。

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所长苏刚遭恶报身亡

天津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治安所长苏刚,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烧毁大法书等物品。二零一三年四月份,苏刚和家人外出旅游,在去蓟县的途中,汽车追尾出车祸,苏刚脑浆都被挤出,死的很惨,时年仅四十二岁。

原武清区大良派出所指导员魏文栋车祸惨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魏文栋跟随邪恶迫害法轮功最卖力,被提升到下伍旗派出所任所长。二零零零年新年后,魏文栋还没来得及上任,骑摩托车时就被撞死在旗良公路上,至今都不知为何车所撞,人们都说是天报。

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人员遭恶报案例

原大港区看守所副所长李殿刚遭恶报死亡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初期,大港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副所长李殿刚命令、指使手下警察或亲自动手酷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曾赤膊上阵,猛抽法轮功学员吴万明十几个耳光,激起了家属的愤怒控告。李殿刚还曾经用皮管子使劲抽一中年女法轮功学员。李殿刚还指使警察边某把法轮功学员王玉明打得昏死过去,全身瘀血青紫,两根肋骨骨折,而他在旁边观看,却不制止。

后来李殿刚虽然被调离大港看守所,但恶报却如影随形。他常年身体不适寻医问药。二零一三年秋,李殿刚突感头痛、肢体无力,走路抬不起腿。被人抬着送到北京各大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没有一家医院敢收治。最后插着氧气瓶回来,到家不久就咽了气,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板桥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张春艳遭报患癌死亡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张春艳,后为管教科长,多年来追随中共,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得到奖励升迁。

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期,张春艳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还为此推迟婚期。她利用刑事犯何丽云、张玉芹等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限制睡眠、打、骂、罚站等折磨。刑事犯为了减期,迫害法轮功学员越狠毒越能讨好她。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张春艳脸色铁青,突然不能上班,其他警察说是休长假。后来据知情人透露是得了癌症,在做化疗。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张春艳不治病亡,时年仅三十六岁,留下一个年仅六岁的女儿。

张春艳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周承敏而被追查国际追究其迫害责任。

七、乡镇及街道基层干部、普通民众遭恶报案例

白古屯乡干部高福军诽谤大法一命呜呼

高福军,男、五十二岁,武清区白古屯乡干部。高福军极力反对大法,辱骂师父,谩骂大法,可以说达到了丧心病狂地步,在上班的路上骂,在汽车上骂、在值班院里骂,而且百般刁难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喝了酒以后,见到法轮功学员更是信口开河、不分场合,跳着脚地骂师父、骂大法。

法轮功学员多次耐心地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不但不听反而更猖狂地骂起来。

原定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两天为儿子举办婚礼,但是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高福军突然发病被送去医院,后经医院检查是肝硬化晚期,经抢救无效,高福军在儿子婚礼前一天一命呜呼。

武清区大王古庄乡韩指挥营村书记林风延恶报身亡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林风延开小型农用车去城关镇取货,翻入水沟内当场死亡。

林风延曾几次带派出所或乡政府官员去本村法轮功学员王秀梅家里非法抄家,强迫王秀梅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把王秀梅强行送入天津市精神病院进行身心迫害达三个月之久。

武清区村邪党书记周景生遭恶报死亡

周景生,男,是武清区徐官屯街马庄村原党支部书记、村长。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周景生一直追随中共、积极配合当地“六一零”、国保、国安、派出所迫害村中的法轮功学员,闯进法轮功学员家中,抢取法轮功书籍、光盘、计算机等私人物品用以构陷法轮功学员,致使村中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年。法轮功学员出于善心曾多次给其讲真相被其拒绝。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周景生曾经缓解的疾病再次复发,经医院抢救无果死亡,终遭恶报,时年五十二岁。

毁坏真相资料,西青区村民唐八遭恶报

西青区李七庄街杨楼大队负责安保的村民唐八,因受邪党谎言蒙蔽,仇恨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积极参与迫害:撕毁真相粘贴,收缴真相资料,并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

不久,唐八患双腿股骨头坏死,拄双拐走路,失去了保安的工作。为给孙女治病,把房子卖了,花了十多万元钱也没治好孙女的病。后来唐八又添了肝硬化腹水病,痛不欲生想到了自杀。死前,唐八回老家看望一次老娘。回家后,把酒精从头顶浇下,用打火机点燃,把自己给烧着了。家人发现后,送医院救治,医院开口要押金十万,并告知要想治好得七十万元,还不保好。人在医院住了三天半就死了,死相惨不忍睹。

高二学生李娜诬蔑大法二日内恶报死亡

李娜,女,十八岁,武清区大良镇大十百户村人,在大良镇高中读高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清区教育局每年都组织区内各中小学师生开展揭批法轮功征文活动。大良镇高中每次都积极完成上面下发的政治任务,对该校师生进行排查、洗脑,开展揭批活动。

二零零五年暑假前学校再次开展征文活动,即将上高二的学生李娜在江氏谎言的欺骗下,充满了对大法的仇恨,写了诬蔑大法的文章。由于文章“揭批”的比较深入,被选送到天津市参加评奖。

七月二十六日,原本身体非常健康的李娜突然高烧不退,经多方求医诊治无效,于七月二十八日死亡。据家属说,她的五脏均被“烧坏”,双眼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死相非常可怕。仅两天时间就花了医药费一万七千多元,请来了天津北京各大医院知名教授,都没有查清是什么病。一个花季少女听信江泽民的谎言谤佛谤法,因而招致灭顶之灾。

恶毒攻击大法曹文举遭恶报猝死

津南区咸水沽五登房村的村民曹文举在工地干活时,一位法轮功学员给其讲法轮功真相。曹文举不但不信,而且还破口大骂大法师父、骂法轮大法。没过一个半月,曹文举突发心脏病猝死,遭到恶报,时年仅五十二岁。

结语

古人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人做恶都是要偿还的,特别是谤佛谤法、迫害修佛之人,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以上种种恶报令人触目惊心。虽然恶报形式不同,但相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曾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先生传出的高德大法,经上亿法轮功学员的践行,证明法轮大法对净化身体、提升道德、稳定社会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能够生逢法轮大法传世之时,实在是神佛慈悲于人,也是众生的造化。

在血雨腥风的二十年被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出于大善之心,坚持不懈的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讲清共产邪灵毁人的真正目的,超过三亿中国民众做了“三退”,不再与邪恶为伍,生命就有了光明的未来和保障。

可悲的是还有很多的人,或甘愿被邪灵的谎言蒙蔽,或为蝇头小利的驱使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大祸临头仍不知悔悟。上面这些用生命和鲜血堆积起来的恶报案例,应该使他们清醒了。奉劝那些至今仍追随中共参与迫害的人,明辨善恶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为自己留条生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0/津沽大地的见证之十(图)-388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