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加持下我走过巨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二零零三年,那时我身体特别糟糕,俨如一个活死人,什么活都干不了,心脏病,胃痛,全身没有不痛的地方,浑身乏力,医院鉴定是神经紊乱,无法医治,只有干挺着。医生留下一句话说:能吃点啥就吃点啥吧。意思就是没救了,活一天算一天吧。就这样由于病痛的煎熬,我麻木,痛苦无望的过一天算一天,心里时常想起大法,由于中共的打压又不敢学。

就在这一年,我得到了一本《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当我看到:“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1]这句法时,我明白了师父让我自己说了算(我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前曾接触过大法),那我就下定决心,我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学这大法。

当我刚看《转法轮》时,有一外地同修被绑架,说来过我家,就绑架了我。所长让我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说大法不好的话就放了我。我不写。我虽然刚刚学法,也不太懂法理。但我心里知道大法好,机缘不能再错过了,那时我的生命已经深深的扎根在大法中,我不能再失去大法,不能再错过这万古机缘。

一、体验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我在看守所期间,我的胃和心脏开始出现疼痛,有一天晚上同修告诉我发正念,我躺在大铺上发正念,其实我那时并不懂啥是发正念,也不懂为什么发正念。但同修告诉我,我就照着做,心里念着正法口诀,念着念着就睡着了。可我心里非常清楚的感到胃往上顶着的痛,我用手在胃部使劲往下按,我感到是在往下按一个头,把它按下去了,我就醒了,醒了之后,我的胃也好了,也不痛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从心里认同大法太好了,我刚刚入门,才走進大法,师父就管我了,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这使我更加坚定了修大法的决心,我决心跟随师父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我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和同修们一起发正念,我右手在被窝里立掌于胸前,念动口诀:“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不一会又睡过去了,但我意识清楚的感到心脏部位有一只大手,我就用左手往下拽它,又感到立着掌的右手在往下淌粘糊糊的黑东西,我心里发着正念,不知过了多久,心脏上的那只大手没有了,立着的手掌也不淌黑东西了,我也醒了,以前胸部总是疼,还透着凉气,连喘气胸部都是凉的,从那以后身体再也没有这种现象了。

师父的慈悲又一次震撼了我的心,让我又一次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使我惊讶,让我震撼,让我激动,幸福充满了我的心。我才刚刚得法,并没有为大法做什么呀,师父就给了我这么多,我震撼之余,感恩,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幸福的泪水洗刷着我的心灵,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意志,只有实实在在的修炼,做一个真修弟子回报师恩。

我历尽魔难,九死一生,一年后我回到家中。我有了以前奢望而得不到的健康,如今是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出狱后一个月,我就能出去打工挣钱了,我还能骑三轮车上货,卖货,满街跑。见到人,就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讲我在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那时每天再苦再累,心里都充满着幸福快乐,心胸开阔,从心里那个高兴劲儿,那个幸福劲儿呀,一生都不曾有过,家里亲人也都为我高兴。

二、疯狂迫害不迷途

二零零三年,我在一家物业扫楼,替同修去开工资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说我们是团伙,让我说出其他人,我不说,他们就打我,我告诉他们我是修炼的人,做好人的人,没有团伙,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这样对你们、对你家人不好。一个警察说他不信,还打我。我心想“我不痛,让他们痛,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不一会,他说胳膊疼手腕疼,不打了,扔下棍子出去了。后来他们又给我上大挂,这个酷刑很残忍,把人吊起来不到一分钟,人就废了。就在他们把我吊起来的瞬间,痛得我“妈呀”一声,胳膊立即脱臼,小便失禁,裤子也尿湿了。但我马上意识到:“我怎么能喊妈呀,我喊师父啊”,我立即大声喊:“师父啊!救救我!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我就感到喊声非常洪亮,雷霆一般,回声就好象在山谷里一样回荡,整个楼都震动了,就感到空气都凝固了,这发自生命深处的正念震慑了邪恶,解体着邪恶,他们立即把我放了下来。此时我的双臂已不能动了,他们把我的双手背到后面从椅子的孔穿过去,扣了起来,那种痛苦真的是没有语言能够表达。到了晚上,他们用车拉我强逼我去我家抄家,车在路上绕了一圈,我跟他们说我想不起来家在哪了,我找不着。他们气急败坏,一个警察说:“她逗咱们,回去给她整透。”就是要再给我用刑。

回到派出所,他们把我往地上一扔,把我按趴在地上,此时,我身体的痛苦已难以承受,双臂已残,没有一点抵抗的能力,他们把我双手拉到背后用很粗的绳子和两只脚捆在一起,用一根约两米长的大棒子从中间穿过,抬起来悠,在刚刚上了大挂又反铐一下午,经他们这些酷刑,我整个人已经不象样子了,痛苦冲刺着我的身心,那个痛苦啊真是没有人间语言能够表达,人中的一切词汇都显得太浅白了。他们不用悠啊!就是用棒子把我一抬起来,整个人就立即要窒息了,再加上他们一悠,痛得我浑身抽搐、哆嗦,痛得我浑身的肉直蹦,头发“唰”一下立即被汗水湿透。脑中忽然出现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此时师父给了我智慧,我明白:再痛都不能动,不能动心。片刻我的身体就不动了,他们一看我不动了,就把我撂在地上,解开绳子把我两手抻直,扣了起来,用棍子锤我脸锤我胸,用喷壶往我脸上喷水,问我谁是同伙。因为我闭口不说,他们没办法了就把我送看守所,那时我还穿着工服,经过他们这一折腾,浑身都是土、都是灰,没样子了。

去医院和看守所,我走到哪都说是被他们打的。在看守所躺了二十多天,不能吃饭,不能自理,都是同修照顾我。看守所的人怕我死在里面,不想担责任,让他们给我看病,警察就又把我送到哈尔滨戒毒所,我走不了,他们抬胳膊抬腿的把我弄到四楼,到了那儿,人家问我:“你怎么了,啥病啊?”我说我原来有病,炼法轮功炼好了,这是他们把我打的,我浑身的病又犯了,他们看我伤太重,不敢收。

回去之后,派出所向我家人勒索三千元钱,把我放了。

回家后,胳膊不好使还是残的,脸都洗不了,可我知道我得炼功,胳膊不好使、疼,我也坚持抱轮,疼啊!钻心的疼啊!那真是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啊!身体的痛、心里的苦搅在一起真说不出那滋味,太难了!母亲看我痛苦的样子,还在坚持,打心里心疼我,为我难过的直哭。

我的母亲也学大法,我回家后,房子被丈夫卖了,外出打工,租的房子又破又冷,孩子上学也没钱,我的身体状况极差,工作也没了。母亲想给我办退休去单位要手续,单位声称炼法轮功的不管,不给手续,母亲被一顿呵斥回到了家,每日想起我的凄惨状况,以泪洗面。上火吃不下饭,最后以病业形式离世,都是这场迫害造成的。那时经常想起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

三、无怨无恨,走过家庭魔难

后来我地区大抓捕,我再次被绑架,被劳教一年。回来后,家里发生了巨变,丈夫做生意赔了,把原来新装修的房子也卖了,孩子上大学没有钱,还欠了外债。

丈夫租了一个破旧房子,是自己烧火取暖的,冬天屋里冰冷,咋烧都不暖和,炼功都冻手,吃了多热乎的饭都暖和不过来。丈夫把气都撒到我身上,经常对我打骂,拳脚相加,不顺脾气就骂,我不能说话,张嘴就得挨打。他每次施暴都疯狂的失去理智变的很凶。我是大法弟子,通过学大法我知道,可能是哪生哪世欠他的或伤害过他。而且,我受迫害几次被绑架,他承受了很多身心的压力与痛苦,我能够感受到,也能理解他,对他没有任何怨恨。我再苦,我有师父,有大法,可他这样对我也会造下业力,很可怜,我发自内心的想救他。我还一如既往的对他好,关心他,体贴他。

多亏身边有位同修对我帮助很大,经常在一起学法交流、讲真相。每天早晨,我和丈夫出早市,北方的冬天早晨是很冷的,回家没有暖和地方,丈夫看我没有一点怨言,每天还乐呵呵的,对我也好了。

我小叔子看中一处房子,想让他哥买,然后给他们一家和我婆婆住,照顾婆婆,我们还住外面。开始时我心里也过不去,好不容易买个房子还不让我们住,不公平呀,总是睡不着觉。当我静下心来问自己还修不修,这不和常人一样了么?小叔子也没地方住,他要住就住吧,我接着租房子。我是大法弟子,有大法就幸福,和常人有什么可争的,什么能带走?每当心里不平时,就想,修炼人首先要考虑别人,要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生命。就在我心里放下时,丈夫说:房子更名时写你的。我说:写咱俩吧。他说:不用,就写你。

从这件事后,丈夫彻底的改变了。我讲大法真相他也不管了,回来后还把屋子烧的热乎的,给我做好饭。在大法的指引下我走过了这场家庭魔难。

四、师父救我性命

妹妹由于修炼法轮功被绑架、送進监狱。监狱为了让妹妹放弃信仰,使用多种酷刑折磨迫害,九死一生,人已不象样子。我为了营救妹妹同修,一年中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两次异地监狱,看看妹妹是否还活着,找监狱长要求放人,找各个监管部门制止监狱的非法行为。

可就在二零一七年七月的一天,我在去监狱的路上不慎被车撞飞落地后,右侧太阳穴上部的头骨粉碎,内脏器官都在出血,当时已不省人事,被送進医院抢救。手术取出头骨后,我被送入重症监护室,三天后我醒了过来,说出家里电话,家人才知道我出了车祸。一周的时间离开了重症监护室。同修经常叮嘱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同修们无私的付出和照顾下,一个月就出院了。

这在常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家附近有个人,也是骑摩托出车祸,脑骨粉碎,昏迷就昏迷了好多天。住院住了好久,现在已经四、五年了,说话都说不清楚。

回家后,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没过多久全都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了。常人都说修炼大法太神奇了。谢谢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修大法的人是最幸福的。

在此也借明慧一角谢谢那些照顾过我的同修们,同修们不怕辛苦冒着三伏酷暑,顶着烈日,一天给我送四次饭,往返八次,有留在医院照顾我的,有发正念的,有送饭的,有放下工作专程来照顾我的。在这期间,肇事车主看到这些人的无私付出非常感动,真诚的对同修说:据我观察,你们不是病人家属,你们能这样真心为别人付出,了不起,你们这些人太好了。丈夫和孩子也很感激,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态度彻底转变了,说:你们这些人太好了。丈夫还发自内心的跟我说:“多亏了这些人,你的一生能有这么好的朋友,这辈子没白活啊!”

我知道,这一切全是源自于大法,源自于师父,是师父造就出这么好的生命。是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造就了这么伟大的无私的弟子们!

结语:

我修炼大法之前疾病缠身,活着痛苦,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真的是活不起死不起呀,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再痛苦我都得活下去。学了大法以后,师父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教会我如何做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5]宽容忍让,不记他人之过,不争不贪,处处为别人着想。可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制造“天安门自焚”等嫁祸法轮功欺骗世人,我与这些警察无冤无仇,我们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这些警察在谎言的欺骗下,为了金钱权力,泯灭良知毁坏了千千万万个家庭,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惨剧,我们大法弟子用生命捍卫这“真、善、忍”宇宙大法,是希望能够唤醒世人的善念与良知。不要再做恶了,只有用行动赎回你们的罪孽,同化大法,方能得救。愿世人都来了解真相,同化大法,返本归真,生命才会美好,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