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不忘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我是农村男性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和儿子去城里侄子家,想借点钱做买卖。侄子是炼法轮功的。他向我们介绍法轮功,说修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还知道如何做好人。我听着正合我意,那天我和儿子每人请回来一本宝书《转法轮》

我一开始看这本书就觉得很好,通俗易懂,看完第一遍就明白了一个做人的道理,怎样能做个好人;看完第二遍,就觉得书中写的那是天机,讲的都是高深道理;看第三遍就爱不释手了,很多时候做着活,手里也愿拿着书看,不愿放下。

这时侄子回老家来教我炼功动作。那时就是一心想看书,我说不炼功不行吗?他说不炼功上不了天。当时觉得这句话很高,当然现在不觉得高不可攀了,因为这是真正的佛法修炼啊!

再后来,侄子给我们请来师父教功挂图,接到挂图的当天晚上,我就看到了师父法身進了我家院子(师父穿的衣服和挂图上的颜色是一样的),我感到太神奇了,更增加了我的修炼信心。

得法前,我有多种顽疾,胃病、心脏病、神经衰弱、头晕、腰疼等。晚上,依靠安眠药入睡,吃饭就更难了,甜的不行、辣的不行、酸的不行、凉的不行、硬的不行,只能吃点软食。经多方求医没有效果。后来,连小道治病都看了,还是无效。当时我家里就象小药铺,抽屉里桌子上不是西药就是中药丸,就更不用说花了多少钱耽误了多少时间了。

从我炼功那天开始,学法炼功就成了我的必修课,从不间断,就连大年三十晚上也没停过。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时间不长,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干活有使不完的劲。到现在二十多年里,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吃啥啥香,身体倍棒。

有一次,村上要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检查身体,村医生诚心敬意的找到我说检查身体,免费(意思是怕我心疼钱,舍不得去查)。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1],我就相信师父说的。我对村医说:没有病,检查什么呢?把那个时间省下来给别人去检查吧。

因为我们在农村以农活为主,农活不太忙时就去做买卖。得法初期的那些年,我们做买卖小枣的生意,出去时,总要带些资料送到各家各户,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做买卖我是和儿子搭伴(“七·二零”前,他也修炼),按大法要求不看重利益,本着该我赚的钱我就要,不该得的就不取。

仅举一例:有一次在枣市场卖枣,外地商人买了我们的枣,过秤交钱时,发现他带的钱不够,就又退给我们一部份枣,结账时,按买主的算法,多给了我们一千斤枣钱,我们没有要。市场过秤的人说:怎么不要呢?请客也好啊!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在哪儿都得做个好人。大家都很赞许,这样的事遇到过多次。

有一次在村里收购枣,在这家屋里看完枣一出门,一条大花狗把铁链子挣断了,把我身上咬破了三、四处,狗主人吓坏了,按常理说,得赶紧去打狂犬疫苗,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主人说这回遇上好人了。没打针,三、四天就好了。

还有一件小事,和邻居两个人就一个地界丈量后正好,都不多不少。可是邻居却要求我再多给他让一点地。我们修炼人不应该执着利益,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我就把自己的地界往里移了一点,他很高兴,从那以后,这人对我很尊重,我也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的家人都做了“三退”。他没入过邪党组织,却经常要真相资料看,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近些年来,我又改做收废品的生意。这样更有利于我去讲真相救人,我讲大法的美好,我们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讲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也讲传统文化中商道的“无尖不商”和邪党误导的“奸(尖)商”不是一回事。过去买卖粮食是用斗量,斗平为够,那时的商人斗平了再给添上点,冒尖了才让拿走。卖布的量够了再多量出一点表示真诚。

我们修炼人应做的更好,收废品算账时,不够整元的就多给人家几毛凑个整数,卖废品的人家都很高兴。在收废品中经常捡到钱(我单另放着)从几毛到百元大票都有,都想法还给人家。实在找不着的,我就捐给资料点去救人,给丢钱的人积点功德。做买卖也有差账的时候,少要了人家的我就算了,该人家的不管多少都给送回去,时间长了四邻八村都认识我,人们看到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不象中共造谣宣传那样,再讲真相也比较顺利。

我和废品收购站也有差账的时候,少给我的就跟站长说一下,给就要着,不给就算了,也不执着。多算给我的,我就送回去,我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第一次送钱的时候,站长还有点不相信,次数多了,站长和站长的妻子都说:你真是好人,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做好人的,都能做到这一点。接着给她讲真相。她们家三口人先后都做了三退。后来她们常和我兑换真相币。花真相币真有福啊,他的买卖越来越好。

我们这儿十里八村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更要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做。我这些年收废品多数是大家到我家里或者在外面碰上,告诉我到哪里去收,很少到街上叫卖。我做买卖替别人考虑,我也告诉人家怎么方便怎么卖,人家说不愿卖给别人,就愿卖给我。有一个拾废品的(拉了一大三马车)等我等了一个来月,就不卖给别人。过秤算账,人家连看都不看,我都给人家写一个清单,给清单也不要,说就信着你炼法轮功的了。

这是大法的威德,师父的威德,是师父教导出来的修炼人。

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只要师父说的我都信。“七·二零”后铺天盖地的迫害压向大法弟子,我曾是邪党党员,第一次乡里来人叫村支书找我,说让我考虑邪党党员与修炼,只能选一个。我说我决定修炼。第二次乡组织委员亲自找到我家,问我是选择修炼还是选择邪党党员?我毫不犹豫的说选择修炼大法,他看我态度坚决,就走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找过我。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感到迷茫时,我就把自己交给师父。在绝食的五、六天中,体会到了辟谷的法理,“不吃不喝,那叫真辟谷。”[2]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后来本县拘留所警察利用犯人迫害我,让犯人用脚踹我,用烟头把我的手烧起黑泡等,我不恨他们,他们是受蒙蔽的众生,但是我不忘自己的使命,有机会就背法,向犯人讲真相,善待他们。明白真相的犯人表示,出去后也要修炼法轮功。

这些年修炼中不忘讲真相救人,迫害前几年真相资料较少,我就用毛笔写大标语出去贴。用圆珠笔和小字帖(正好当时有揭露江泽民的罪恶二十条)到村边电线杆上贴,在这期间修去了很多执着心,学法中法理逐渐清晰了,感觉救人的紧迫。我不断讲真相,越是所谓的敏感日越出去讲真相,在讲真相劝三退时,有三言两语就退的,有讲半天也不行的。有恶语相加的,也有要打电话举报的,什么情况都遇到过。但是从来没有怨过别人,救不了人只有找自己的不足和差距,下次做好。

二十多年就是信师信法走到了今天,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大法教我做事先想到别人,这件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我这个人执着心很多,特别是名、利、情都很重,现在都在渐渐的修去。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有许多过去不懂的事,现在懂了,过去不明白的事现在明白了。

我悟性差,有时走极端,也有摆不正两边关系的时候,我就多学法,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我要在正法最后的最后走正自己的路,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