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尊重庆第二期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我今年八十九岁了,每当回想起二十五年前,即一九九四年参加师尊在重庆第三钢铁厂礼堂举办的第二期讲法传授班的幸福日子,都会热泪盈眶,心情激动不已。

在这二十五年的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了修炼大法的幸福与艰辛,风风雨雨的走到今天,我更加珍惜大法,感激救度众生的师父。我把这段珍贵的、幸福的回忆讲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

我出生在一个穷苦人家,从祖辈起几代人都礼佛、敬佛,我外婆就是全心修佛之人。我从小就萌发过出家修道之心。随着岁月的流逝,直到成人懂事,这颗修道之心依然没有淡去。

曾经有名大师传授过我太极拳,在一次重庆武术比赛中,我还得过太极拳第一名。在气功高潮中,我练过许多气功,也有密宗师父主动要收我当徒弟。从一九九三年开始,我就萌生出上峨眉山出家的念头,并与朋友相约,处理好尘世中的事情就一起去。

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一天下午,朋友突然跑来跟我说:法轮功师父要来重庆办法轮功学习班,正在报名,听说这功法不错,先前在重庆已经办过一期了,我们先不去峨眉山,去参加法轮功学习班看看。当时我一心想要出家,就对她说我不去,还是坚持要到峨眉山出家。我还对她说:参加学习班还要交学费,我也没有钱。朋友说:咱们还是去听一听吧,看看讲什么,你没有钱,我借给你。

在朋友的游说下,最后我同意了和她一起去报名。那天下午,我和朋友赶到报名处时,工作人员正在收摊子,当我们说明来意后,一个工作人员说:你们真有缘,现在正好剩两张票,这票好象就是给你们准备的。因为这个奇遇,非常信命的我开始对学法轮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二)

重庆第二期师父讲法学习班从五月二十日至二十九日在重庆市第三钢铁厂礼堂举行,每天下午两点开始上课,师父讲一个多小时的课后,就由师父带来的弟子教五套功法。

开班那一天,吃过中饭,我就急忙坐车赶往第三钢铁厂,心想早去能抢个前排好位子,由于大部份学员都是从常人起步修炼,第一天大家都和我一样的心情,都想抢个好位子。

第一天听完课后,从第二天起,就没有这种现象了,大家都互相谦让了,很有次序的排队進入礼堂。礼堂可容纳一千多人,由于参加学习班的人很多,没有买到票的,由于求法心切,就站在走道上,听说礼堂外面也有好多人。

下午两点,师父准时出现在主席台上,我看到师父很年轻,十分高大,大家都被师父的祥和慈悲的面容所感染,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激动,开始不停的流泪,我只觉的我与师父似曾相识。我想盯着师父多看看,但是好象被什么给挡住,就是看不了。

当师父讲到“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1]这段法时,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一生中向往和追求的不正是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吗!在师尊讲法的九堂课中,我都是流着眼泪听完师父的课。

五月的重庆虽然未入夏,气温还是比较高的,但是一進到礼堂,都会感到非常凉快舒服。师父在课堂上问学员:热不热?学员都齐声回答:不热!因为大家都感觉一阵阵凉风吹来,非常凉快、舒服。

师父讲第三堂课的时候,叫大家把双手平抬起来,然后问学员:大家有没有什么感觉。学员们一起回答说:有!这时我感到两手掌心都有法轮在旋转。

(三)

大概在第五堂课中途休息时,我正在和一些学员交谈心得,突然感到有人碰了我的左手背一下,我转头一看,是师父到了跟前。那时我紧张的不知所措,就象一个小孩子,傻傻的站着,现在想起真是后悔,为什么当时不会向师父问声好!怎么就想不起来和师父握握手呢!这时武汉的一位学员赶过来拍照片,周围的学员看见了,也凑过来和师父一起照相,就这样,七、八个学员围过来,我就站在师父的右边紧挨着师父,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这张照片至今还完好的保存着。

师父讲到第七堂课时,要求每个参加学习班的学员都写写自己听课后的心得体会。我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几天听课下来我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如何做人的道理……我有很多体会,有很多话要向师父讲,但是由于自己没有多少文化,从来也没有写过什么东西,所以急得我一夜都没有睡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了一个晚上,快到天亮时突然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首诗,我赶快起来写下了这首诗:“提笔激动珠泪滚,见师胜过见亲人;高兴之中难入睡,昨夜热泪共天明。感谢师父来指引,望师度我出红尘;勤修苦炼真善忍,去掉常人执著心……”第二天我就把写好的诗交上去,并发誓要跟随师尊修炼到底。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是怎么写的,怎么交给师父的都不知道了,而且现在要我写,连字都不知道怎么写,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加持的结果。

(四)

参加了师父讲法传授班后,我整个人都变了,感到无病一身轻,我知道我就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我想这么好的法,要让更多的人来学,于是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洪法之中。

我开始向亲朋好友介绍法轮功,到公园、到社区宣传真善忍的美好,还将法轮大法洪传到省外,有慕名来学功的从不推辞,热心传授,使更多的人都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使许多人成为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打压法轮功开始,由于我是听过师尊讲法的学员,邪恶非常害怕,因此我受到了残酷迫害,曾经遭绑架关押、劳教迫害。因为我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常常被警察指使在押人员殴打,被逼用舌舔卫生间蹲坑等,我被送到劳教所时,浑身都是一块块青紫的伤痕。在劳教所,我坚持信仰被罚站、被辱骂,被强迫干奴活。但是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因为这是我一生的追求,生命的希望。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坚持向世人讲真相、救众生,至今从未间断。我现在已经快九十岁的人了,仍然红光满面,皮肤细嫩,白里透红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头脑清楚,口齿伶俐,身体硬朗,人家说我看上去象是个六十来岁的人。

我用大法给予我的一切,用我的变化,向世人讲真相。我在讲真相时,多数都是对着一个群体讲。在公园里我看人家锻炼完身体,或者搞完什么活动,就主动迎上去和他们攀谈,告诉他们我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而且还当着他们的面,踢踢腿,做几个灵活的动作给他们看,他们都很惊奇,问我养生秘诀,这时我就用我个人亲身经历来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对他们说:我原来在电瓶厂工作,与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因为长期从事有铅的工作,先后都由于慢性铅中毒去世了,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的好好的,这都是得益于我修炼了法轮功。

有一次,我到一个公园讲真相,看见有一群人坐在草地上听一个象是领导的人在讲话,等这人讲完话后,我就过去对他说:我能不能给你们这些人讲讲话?他说:你讲什么?我说:讲讲如何祛病健身。他说:好呀!他就要求大家好好听听我讲如何保养身体的秘诀。我向他们讲了我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大家都认真的听,不时发出赞叹声。讲完后我还每个人送了一份真相资料和一个护身符,那天我身上还剩下三十六份,刚好他们也是三十六个人。

这么些年来,我每天都出去向世人面对面的讲真相,从未间断过。我要把我曾经发过的誓约付诸行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