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二十年 沉冤遍中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据明慧网报道: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农行法轮功学员王可非,因坚守信仰和坚持正义,多次被关押迫害,遭到“手铐脚镣”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她又被当地公安非法劳教,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加害,在劳教所遭毒打、奴工奴役、关单间、绑铁床罚站、野蛮灌食等摧残导致吐血,加上医院折磨,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日,王可非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当时由于家人一直在追查亲人冤死真相,没有配合劳教所各种强行火化的阴谋手段,使王可非的遗体一直在殡仪馆。

王可非
王可非

二零一五年,王易非的丈夫戈登前往中国,到吉林女子劳教所寻找王可非的遗体。

但劳教所主任拒绝让家属看遗体。她说:“你们要看遗体,我可以答应你们,但你们要同意她不是被迫害致死的。”家属说:“你们没有证据证明她是正常死亡的。简单一句话,她不是正常死亡的!”家属最后空手而归。戈登告诉美国福克斯11台,他永远不会停止努力。

十八年了,王可非被虐杀的冤情未雪,尸骨尚存。杀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正义不得伸张。然而,这并不是中国大陆发生的个案命案冤案,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的漫长时间里,诸多的冤假错案,命案惨案,积案沉冤,比比皆是,遍布中原。

刘秋生,河北省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涯村人。二零零二年二月(腊月二十几),刘秋生回家过年时被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在派出所、被捆在椅子上毒打,持续两小时,导致其昏死,脸被打变形,内脏受损。

刘秋生
刘秋生

此后,他又被毒打过多次,被绑“死人床”灌食,十四天后(正月初)刘秋生被毒打致死,年仅四十三岁,身后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刘秋生的遗体遍体鳞伤,眼睛睁着,右耳、右脸、嘴唇、右肩、右胸黑紫,背部有瘀血,法医用镊子一摁后背,口中吐出血水,肺部发黑,大脑内有破伤、积水。法医解剖后,立即将其内脏、大脑取走,刘秋生裸露的遗体被弃置不管。公安要火化刘秋生遗体,其家人强烈反对,冒着风寒守了遗体一晚上。第二天,天刚黑,阜城县公安局出动大量警车,在局长林泳涛的指挥下,仗着人多势众,把刘秋生遗体抢走,扔进车里。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长春有线电视网,向人们播放了法轮大法真相视频。江泽民对此极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达“杀无赦”密令。随后吉林省警察绑架了5000多名法轮功学员。

参与长春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依次为:刘成军、梁振兴、侯明凯、雷明、刘海波
参与长春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依次为:刘成军、梁振兴、侯明凯、雷明、刘海波

在大抓捕中,长春绿园区医院医生刘海波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侯明凯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被捕后于两天内被折磨致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四至二十年重刑,其中刘成军、梁振兴入狱后被迫害致死。

王永东,男,三十五岁,原山东沂水县法轮大法辅导站副站长。是沂水县县城阳西街人,以卖菜维持生活的个体户。

王永东
王永东

二零零一年十一前夕,沂水县中共政府再次在全县范围内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将抓捕到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到沂水镇冯家庄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摧残迫害。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八点左右,王永东在沂水县县城东市场(沂水县城汽车站附近),被沂水县公安局治保科警察非法抓捕,并在市场遭到警察的凶残毒打。随后恶警张觉远、张志田、王京文等六人把王带到王家中,强行搜查。在警察们的非法搜查过程中,王没有配合警察的无理要求和指使,并指明警察的所为非法。警察们气急败坏,再次对王永东毒打迫害。到上午十点钟左右,王在家中被迫害致死。随后,警察们将王永东的尸体从四楼上抛下,制造了王永东跳楼自杀的假相。

张德珍,山东蒙阴县旧寨中学女教师,曾经遭受中共不法之徒多次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该县岱崮乡又一次不幸落入魔掌,被县国保大队警察强行投进看守所。

张德珍
张德珍

时任县“六一零”主任类延成及警察鲍西同、田列刚等对她拳打脚踢,并用橡胶警棍轮番毒打她和十多次野蛮灌食摧残。最后,在类延成、看守所长孙克海和中医院长郭兴宝的密谋下,由看守所狱医王春晓与县中医院的医生强行给张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药,将她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恶人们又一次给她注射了一针毒药后,张德珍这个善良的女子,还没来得及与家中亲人们见上一面,便含冤离开了人间,时年三十八岁。

恶徒们怕罪行暴露,便连夜制造假证和伪证,他们谎报县委说张系自杀,对张的家人说其死于心脏病,并恐吓、威胁、暴打了张德珍的哥哥张德文,强制他在火化书上签字后,匆匆将尸体火化,又派恶徒窜至张德珍的家乡,抄了其哥哥张德文的家,抢走了张德珍生前部份照片,企图做死无对证的假相。一同被绑架的刘淑芬(女,沂南县岸堤镇塘子村人)也被迫害致死。

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是被中共迫害得最残酷最为严重的案例之一。

陈家合影: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
陈家合影: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

陈运川老人和老伴王连荣曾多次被绑架、关押,并被强制洗脑、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已被迫害致死。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也先后被迫害致死。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狱后又被判刑四年。陈运川一家六口累计被迫害的人次:被迫害致死五人,被非法判刑三人,被非法劳教两人,被强制洗脑五人,被非法关押三十九人次,被绑架四十八人次,流离失所三人,累计遭受各种类型迫害达一百零五人次。目前,全家六口只剩下大女儿陈淑兰还活在人世。

原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被沈阳市610、公安和平分局绑架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迫害。

高蓉蓉
高蓉蓉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当晚,高蓉蓉连续遭受7个小时电击严重毁容后,不堪折磨,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逃生,摔伤。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在家属强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简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后被法轮功学员救出。有关部门不但不追查酷刑折磨高蓉蓉的责任者,公安部还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在罗干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的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年仅三十七岁。

四川宜宾市兴文县法轮功学员黄顺坤(黄顺昆)被非法判刑十年(时年六十三岁),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被成都阿坝监狱迫害致死,次日遗体被强行火化。被绑架关押四年零七个月以来,黄家人只在法院非法开庭前见过黄顺昆的面,直到火化前才允许家属探望五分钟遗体。

赵淑媛
赵淑媛

新疆克拉玛依市钻井公司环评监理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因帮助老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被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赵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监狱,仅仅两个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全面迫害法轮功的狂潮巨难,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以及枪杀令、暗杀令、活摘令的催逼下,各级“六一零办公室”操纵公、检、法、国安、武警、医院等机构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灭绝迫害。

二十年来,经核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超过四千多人,数十万被非法劳教判刑、强迫做奴工,数千名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众多无辜法轮功学员遭到百种酷刑、失踪、虐待、活摘器官;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六一零办公室”或政府、企业设立的“洗脑班”进行邪恶的“转化”,遭受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及敲诈勒索、被逼迫失业、失学、离婚或流离失所,株连亲朋等。所涉及社会面之广,所造成无形损害之深远,都是古今中外之最,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法律、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其制造的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震惊了全世界。

面对中共强加的冤屈和凌辱,善良坚强的法轮功学员们,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被迫走上了漫长的讲真相、和平反迫害之路,坚持不懈地揭露中共的罪恶历史和流氓本性,揭露中共迫害善良的谎言罪恶,澄清大法传世救人的福音真相。广大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和正义律师,不断的依法要求复议、辩护、上诉、申诉、举报、控告,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伸张正义,讨回公道,洗雪冤屈,减少迫害,制止迫害,扶正公检法司走上真正的法治轨道。但这些所谓的执法机关,在政法委、610的操弄下,只讲政治,不讲法律,只讲流氓,不讲法治,不断地或非法维持枉判、或秘密诬判、或概不立案、或互相推诿、或打击报复,在大陆造成了一个公民上访不理、投诉无门、求告无门、伸冤无门的邪恶局面,使原本造成的大量冤假错案命案,难以昭雪。

漫漫二十年,诸多的冤假错案,诸多的命案惨案,诸多的积案沉冤,已经遍布中原。在这场残酷迫害中,中共江氏犯罪集团成员的主要犯罪行为严重践踏了本国宪法、行政法、民事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及国际公约,仅刑法而言,就触犯了数十项罪名: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抢劫罪、盗窃罪、绑架罪、强奸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诽谤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强迫劳动罪、滥用职权罪、枉法追诉裁判罪、侵犯通信自由罪、报复陷害罪、非法摘取贩卖器官罪等。这场由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多年来,联合国、美国、欧盟、澳洲、记者无疆界组织、人权律师团等政要、记者、律师、人权观察家、艺术家、正义人士,都纷纷谴责中共的暴政罪恶,严正要求中共停止迫害,追究犯罪。特别是美国已经开始制裁中共人权迫害犯罪(包括对法轮功的迫害犯罪),禁止人权犯罪分子踏上美国国土,冻结他们及子女的财产等。目前被打虎落马的中共高官,大都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的人,包括迫害法轮功的周永康、李东生。希望相关人员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不要继续跟随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不要助纣为虐,走上参与毁灭中华民族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5/漫漫二十年-沉冤遍中原-390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