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也从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我上小学时赶上“文化大革命”,参加工作当了一名监狱警察。从小到大受无神论灌输,根本不懂什么是修炼,也不知什么是佛、道、神。但是很小的时候就在想一个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上中学时问老师,老师回答说不是我这个年龄该想的问题。我总是为不知道生命的意义而苦闷,因此学习成绩忽上忽下,老师诧异,我说学习好坏有什么意义?

参加工作后与世无争,给官都不愿当。我觉得人生荣华富贵也好、贫穷低贱也罢,不过几十年,有什么意思?迷茫中消磨时光。内心总是苦苦琢磨,总想知道人活着的目地是什么。

一、喜得大法,走上返本归真路

三十七岁那年,我得了急性类风湿,中午一觉醒来发觉全身动不了,经医生针灸勉强下地。此后经常犯病,几年后身体非常糟糕:全身关节疼痛、血压低、低烧、心跳缓慢导致胸闷气短,非常痛苦。西医中医都看不好,结论是类风湿导致的,还说这种病最后就是心衰,用了几种偏方也不行。无奈之下抱着怀疑的态度试试气功能不能治,练了两种气功感觉没什么效果。本来对人生就迷茫加上身体的痛苦,万念俱灰。那年同事给我一本《法轮功》,我一看以为又是什么气功,当时就还给了他,说不看,不管用。每当想起这件事就后悔的想流泪,早得大法该多好啊。

直到一九九七年夏天,亲戚送来一本《转法轮》,希望我能学,说很好很多人都在学。我读了之后,激动不已,书中解答了我所有的困惑,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修炼法轮大法就能返本归真!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我为今生幸遇大法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看书炼功时间不长,关节不疼了,呼吸顺畅了,浑身轻松、走路飘飘,骑自行车上坡象下坡一样快,那种从没有过的舒服感觉美妙的无以言表。我不是为治病而学法炼功的,疾病却荡然无存。我象换个人似的,一切苦恼都烟消云散,精神焕发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

修炼时间不长,我还遇到一件有惊无险的事:那天骑自行车过十字路口,突然蹬不动了,车子象定住一样,就在同时一辆带拖挂的汽车在我面前呼啸而过,我也没害怕,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谢谢师父!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让无神论在我心中轰然倒塌。我每天有时间就捧着《转法轮》读,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着我,我决心一定好好修炼。

不久我还参加了一次大型法会,大礼堂里有几千人,坐不下的就站着,四个小时的法会,我站那儿一动不动,期间有同修要替换我坐下,我摆手示意,听的全神贯注唯恐落下。听烦了党八股式的报告,今天听到同修的发言令我耳目一新也令我非常震撼,上台发言的同修谈修炼法轮大法后的体会,神奇的令人不可思议:有吸毒戒了毒瘾的、有祸乱一方的小混混变好的、有得了绝症神奇般康复的、有因青光眼失明又复明的、有小偷怎样变成一个品质高尚人的,等等等等。当时我想如果都来炼法轮大法这个国家该多好啊。

二、洪法、维护法、坚定修炼

为了让更多人受益,每逢休息日我和同修一起到处去洪法,带上干粮一天走好几个村庄。有时骑自行车来回一百多里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刚洪法回来还没到家就听说四二五上访的事,我赶快买了两斤蛋糕往家奔,進门就跟孩子说:我出远门你自己在家行不行?我一人带孩子,孩子从没离开过我。出乎我的预料,孩子也不问去哪儿赶快说:“去吧、去吧!我都十四岁了你还不放心吗?”从北京回来后,形势越来越紧,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我和同修又去了当地信访局、省信访局、中央信访局,希望政府了解真相: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谁学谁受益,学的人越多越好,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都有好处。

回来后单位象炸了营一样,说正准备开车去找我,原来身份证往中央信访局一递电话就打单位了。那时单位压力很大,“上面”老是施压:说我再去北京上访他们大小官员“乌纱帽”难保。我说给个正常的修炼环境我哪儿也不去。可是江泽民集团对善良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如临大敌,单位紧锣密鼓的给我做工作让我说“不炼”好向上级交差。一天到晚各级领导找个没完,我就正好借机向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说知道好可是没办法,“厅里”、“局里”差不多天天催。他们还把我母亲接来,告诉我母亲说我不写不炼的“保证”就劳教我。我母亲吓的抱着我的腿给我跪了好几个小时,连哭带劝。在魔难面前真的是剜心透骨的痛。

一天单位主管拿着局里来的“传真”给我看,流着泪说单位说好话也不行了,局里再给十天时间,不写“保证”就开除,说要不你辞职吧,比开除还好听点儿。我说:“我修炼后工作干的更好,为什么辞职?你们也没有理由开除我,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因为我不写保证卡我的工资,每月只给我几百元生活费的情况下,我照样早来晚走,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工作兢兢业业。”他说这些我们都知道,可是最后我说如果真被开除了,我就去要饭,走哪儿把法洪扬到哪儿。

我被单位“软禁”一年多,买东西时单位派“专车”。我就利用这期间写了大量条幅智慧的送给同修,“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

迫害二十年来,我被非法关押近十年。五次遭绑架,被非法关押,遭劳教、洗脑班、监狱迫害。历尽精神、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多次惨遭酷刑:上绳、吊铐、电棍电、灌白酒、除季节性换衣服时让洗十分钟澡外,几个月不让洗漱、洗澡、换洗衣服,包括整个夏天。拳打脚踢:打的昏死过去又被踢醒、揪着头发撞墙经常撞的头晕脸紫黑;警察警棍暴打:打的两腿紫黑拐腿两个月,臀部形成两块手掌大的硬块好几年才消下去;不让睡觉:熬的晕过去摔在地上,牙床磕塌陷牙齿磕松动嘴里流出很多血,脸和头发黏在血泊中,“六一零”主任还说:如果死了就说你自杀!不让穿棉衣、棉鞋冰天雪地罚站十八小时;劳教所一警察穿着皮鞋把我左脚大拇脚趾甲盖踩捻掉,踩完后还罚跑步。在监狱被打的昏死过去还说装的。二零一七年,我终于走出邪恶监狱回到家中。是大法的威力让我闯过了一次又一次魔难。

我与众多的大法弟子虽然经历了血雨腥风,依然坚定信仰,因为真、善、忍在心底深深的扎下了根。

虽然迫害还在持续,我与众多的大法弟子依然奔走相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因为我们知道法轮大法是人类得救的希望。

三、笑对魔难,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

走出黑窝,迫害并没有结束,回来后得知一進监狱退休金就被停发,回来后也不给,在经济上继续遭到迫害。多次索要无果。为了维持生活,我找了一份半天的工作,帮人做生意。

亲戚说人家做生意都找年轻貌美的姑娘好招揽顾客,你都老太婆了谁买你的东西啊!我笑着说大法给我健康的身体赋予我智慧,一切都是超常的,你就看着吧。面对陌生的工作、满目的商品确实有点懵,两百多个品种,两种价格:批发价和零售价,而且还不断的增加更换新品种。尤其是批发时,得立刻从众多的商品中找出、搬出客户所要的商品,既需要脑力也需要体力,每件商品大多五到十斤。我问在这儿干了六年的一位姑娘,来了多长时间记住价格的?她说用了半年时间。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应该做好。我把价格写下来再按同等价格分别归类,再按整理好的价格表整理商品,这样又能辨认商品又便于记住价格同时又把商品摆的整整齐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记住了所有商品的价格,不到两个月我就能独立经营了,而且也不感觉累。我在时老板可以放心的休息半天,她说做生意这么多年,把身体累垮了,我的到来让她轻松了很多,高兴的夸我一个顶仨。顾客夸我态度好,说以后就上你这买东西;有的说这个店真整洁,上这儿买东西舒心;有的顾客说老板真有福气,找到这么好个帮忙的,老板说:是呀,我用过的人中她是最好的,最聪明的,说我给她带来了财运。我说你应该感谢我师父,这都是大法带给的福份。

有个客户问我:多大了?我说六十多了,他摇着头说:不信,不会超过五十。其他店员说我已经六十多岁了,人家炼法轮功的不说谎话,他说真看不出来,就象四十多岁的。很快这条商品街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了。

一天,一个老者進门就问:有光盘吗?把我问愣了,我还以为他来买东西,他看着我又问了一句:有《江泽民其人》的光盘吗?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啊?他说这条街的人谁不知道啊。有的人上门来听真相做三退。跟我在一起的店员说:“你心态真好!对谁都那么好,每天都是快乐的,要不回退休金也乐呵呵的,要是我,早跟他们干起来了,以后得向你学习。”

四、讲真相 做大法弟子该做的

我有两次是因为面对面讲真相被抓捕关押的,但是我还是坚持面对面讲,有时间就出去讲。骑上电动车跑的飞快,集市上、马路边、城市、乡村、办事途中。

自从《九评》发表后,我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一是考虑做书同修的不易,再者更便于人们直接的、尽可能多的了解真相。开始人们不理解,有的说你们这么好那么好某某党为什么还反对啊?我就给他本真相小册子,说炼法轮功真的很好,能使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某某党为什么反对?再给你本《九评》看看你就知道了,因为它坏所以它反对,就象咱们生活中一样,人做好事有人说你好,有人说你傻,是不是?他们就会说好好好,回去把这些都好好看看分析分析。也有的人说:“你们炼就炼呗,为什么还反党啊?”我说你们也知道、谁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某某党极其残忍的迫害好人。迫害好人是不是就助长坏人?所以官员贪腐、道德下滑、风气败坏,人人都成了受害者,其中包括你。让你看《九评》是为了让你看清它的真面目分辨正邪,是为你好。他们会高兴地说谢谢、谢谢。

现在就不一样了,大街上有人老远就问:有新的吗?有,这周的。几个人看见都围过来自己从包里翻,有的拿小册子、有的拿《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有的问不是还有更厚的吗?你说的《九评》?下次给你拿来。

年前发台历、挂历,有的说多给点,儿子家、闺女家亲朋好友都要。拿一大包出去很快一抢而空。今年二月中旬给一个人讲真相,他说我今年没得到台历,你给我两本,我老家还有套房子。我说都什么时候了年前就发光了。他很自信的说:今天天黑了明天中午几点我在这等你。我赶快去就近同修家拿一本,宁可自己不用。第二天中午我提前十分到那儿,那人来的更早,见面竖起大拇指高兴的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说话算数。还有的人一再说:“代我向李大师问好!”有的离开了还在后边喊:“别忘了向李大师问好!”

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7/风雨兼程也从容-389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