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父真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我是因身患严重的糖尿病而于二零零四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我和我的家人亲身体验到好多神奇事儿,使我深深体会到:只要大法弟子心正,时刻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只要信师信法,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

我能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人,时刻沐浴在佛光之中,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自豪。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和我丈夫、儿子、孙子第二次生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一个和睦、幸福、完整的家。谢谢师父!发生在我和我身边的神奇事儿很多,下面我仅举其中的几个例子与大家分享。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好的吗?”

我身患严重的糖尿病,从小就爱吃水果和甜食。但却不能吃,浑身没劲儿,一到吃饭就发愁,这不能吃,那也不能吃,能吃的东西我却不爱吃,一吃饭就掉眼泪。光觉着没活头儿、是活受罪。

二零零四年夏天,侄媳见我身体不好,就劝我炼法轮功。我一听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还能祛病健身,就同意试试。因中共的迫害,当时环境很残酷,我丈夫脾气不好,由于对法轮功不了解,又害怕,知道我炼功后对我大发雷霆。后来我就偷偷的炼,不让他看见。

学法炼功后不久,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上有劲儿了,能做饭也能收拾家务了,有时也能干一些地里的轻活了。有一天,我正在北屋里坐着,忽然听到我丈夫在东屋里对全家人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看你妈这些日子身体这么好了,还能干活儿了,精神也好多了,也不闹脾气了,脸上也有了笑模样儿。”我一听立刻快步走到东屋门口对他们说:“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好的吗?”“你是怎么好的?”丈夫好奇的问我,“我是炼法轮功好的!”我理直气壮的大声回答。

从那天起,无论环境多么残酷,丈夫不仅再也没反对过我炼法轮功,还经常拿出钱来做大法资料。我县的一位同修被非法关押时,他积极主动的开车拉着同修们到外县看守所为同修发正念。

断脚腕五十天就能走了

二零零六年秋后,我和丈夫开车到地里拉玉米秸,为了多装点儿,在车的两边都加上木板。装好满满一大车,我坐在玉米秸上,丈夫开车往家走,由于车装的很高,路又不平,路上一颠,车整个翻了个个儿,一车湿玉米秸和木板全砸到我身上,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当时看见的人赶紧跑过来,七手八脚把我拽出来,才松了口气。有人说:“好悬哪!快看看伤着哪儿了没有啊!”我试着想站起来,可是左脚就是不听使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一定要自己走!”我让丈夫递给我一把铁锹,我慢慢的拄着铁锹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车前,在丈夫的帮助下上了车。

这时儿子闻讯赶来,非要我上医院去检查,我知道我的脚腕已被砸折了,但我是修大法的,我有师父管,只要我信师信法,决不会有事的。越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越得坚定的信师信法,心里不能犯一点儿犹豫。我坚定的对儿子说:“你要是硬把妈送到医院去,你就是在害妈,你要是孝子,你就顺应妈的心意,把妈送回家,妈是不会有事的。”儿子听了只好把我拉回家。

第二天,我的整个儿脚都肿起来,呈青紫色,连腿都肿的老粗,脚腕上部整个儿都断了,很吓人。儿子担心我有糖尿病,伤口不好长上,天天给我试血糖,极力劝我上医院,我坚决不去。

因为脚踝上边和脚折为两截,想动时就得用手托着脚和脚踝处,我叫丈夫给我找来竹板放在脚腕底下,用布条把腿和脚固定在竹板上,可是这样绑了不一会儿,就痛得我受不了了,我赶紧解开后,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我这不是用常人的办法吗,我是个修炼人哪,用常人的办法能解决修炼人的问题吗?有师在有法在,我怕什么?我就信师信法,把一切都交给师父!那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1]。受伤的腿一天一个样,二十多天,我就能自己在床上活动自如。只是我一直不敢下地试着站。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家来了一个不经常来的人,在院里和丈夫说话,说了没几句就问我丈夫:“我婶子呢?”丈夫说:“她的腿摔了一下子。”那人说:“是吗?我看看她去!”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那人進屋就说:“婶子,没事儿,你赶快下来锻炼吧,老是不活动,腿就萎缩了。”说完这句就走了。那人走后,我越琢磨越觉的蹊跷:心想:“这个人轻易不来我家串门,来了不和丈夫聊天还找我,到屋里来后只说了叫我下床锻炼这句话,拔腿就走了,这分明是师父派他来点化我,叫我下床锻炼哪!”我想:伤筋动骨一百天,那是常人中的理,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2]。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时刻保护我,我一定能走!我立刻下床试着走,用右脚支撑全身,断了的左脚辅助,两条胳膊伸开,两条胳膊随着一瘸一拐的腿,上下配合一起一伏,就这样我从里屋走到外屋,再走到院子的平台上,我一边走一边高兴地对家人们说:“你们看,我这才五十天就能走了,我可没花你们一分钱哪!”孙子见我走路的架势,高兴地说:“看我奶奶走路象大雁飞一样哎!”

就这样,不到两个月,我就和孙子一起走着到处散发《九评共产党》了(那年《九评》刚刚发表)。

丈夫的“手术”

我丈夫出门到新乐县时,经常和一个朋友住在一起。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他俩都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整天不住声的咳嗽,晚上根本睡不了觉,憋得受不了。我知道后打电话叫丈夫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丈夫虽然还没修炼,却非常信师信法,每天只要是闲着就用心的念,晚上睡觉前都忘不了,直念到睡着了。丈夫的朋友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得了肺癌,二零一五年正月里去世了。我的两个儿子和女儿老催他们的爸爸去医院检查,我丈夫说:“我也不去检查,检查也是肺癌,俺俩(和他朋友)得的是一样的病,去医院也治不好,我就念法轮大法好,就把我交给师父了,也只有师父才能救了我!”就这样,在我的不断鼓励下,丈夫一直念了好几个月。

有一天早晨我刚刚睡醒,丈夫就对我说:“我的病好了!”我满面狐疑的看着丈夫问:“你怎么知道你的病好了呢?怎么平白无故好的这么快呢?”丈夫高兴的说:“师父给我做手术了!”原来头天晚上十来点钟时,丈夫迷迷糊糊的躺着,但并没有睡着,似睡非睡中看见师父来了,从他的肚子里捧出来一堆瘤子,有开花的,还有不开花的,并说:“看你这瘤子长了多大了啊!”

听完丈夫象神话一样的叙述,我感慨万千。从此以后,丈夫果然病症全无,好了。一个月前,丈夫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他从每天吸烟三盒多到戒烟,没有师尊的加持,是根本做不到的。我从内心深刻体会到:师父伟大,法伟大!

儿子死里逃生

我儿子和儿媳也很相信大法,他们结婚上拜时,我让儿媳第一个先拜师父。

二零零五年大概是五月份,我儿子骑着摩托车带着朋友去办事儿,走到一路口被对面飞驰过来一辆轿车撞个正着。我儿子和他的朋友被撞飞到半空中,离地面足有一房多高,我儿子手里还攥着摩托车把,摩托车碎片不断的从半空中落下,他们两个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才跌落在马路中间的花池里。人们赶紧把他们俩送到县医院,马路上看见的人都说:这俩小伙子都够呛,可能一个也活不了。

电话打来,我心想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我儿子不会有事的!我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医院一眼就看到儿子在走廊里一瘸一拐的去给朋友拿药,我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并告诉儿子如果没事就别住院了,也别要人家的钱。就这样儿子回家了,汽车司机非常感动,同时也明白了大法真相。

孙子有惊无险

二零一二年秋天的一天,儿媳在平台上洗衣服,不到一岁的小孙子自己在平台上的小车上玩儿。小男孩特别不老实,儿媳一时没注意,孙子上到了小车的顶端,因小车一头太沉失去了平衡,连人带车翻到平台底下的水泥地上,我家的平台本身就高,加上小车的高度,孙子即刻被摔得昏死过去,不哭也不动。

儿媳吓得大哭,边哭边叫我。我奔到现场,当时也吓哭了,赶快叫家人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快救救我可爱的小孙子吧。念了一个钟头后,小孙子才哭出声来,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的孙子终于得救了。事后我向内找,自己当时被吓哭了的表现是动了情,同时也是自己没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这一关没有过好。

不知什么时候,小孙子脖子后边长出来一个硬硬的、圆圆的象杏核大小的疙瘩,鼓的很高。到县医院去看,医生说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建议到大医院去看。家人心里犯嘀咕,决定第二天去市医院看。我想:“我孙子是师父赐给我的,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家的孩子能有什么事儿啊?!”我把小孙子叫到跟前对他说:“你是大法小弟子,能背好多大法诗词,师父一定会保护你的,你就信师父,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行吗?”小孙子高兴的答应了。第二天一看,小孙子脖子后的疙瘩不翼而飞! 全家人无不为之惊叹,我们又一次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儿子一家住在楼上。一天,小孙子不知从哪儿拿到了一把剪刀,谁也没注意,他用剪刀剪破了地上的电线,剪刀触到电线里的铝丝上,顿时冒出了一个大火球,同时把我孙子打到了一边。在一阵后怕过后,我心里倍感一家人有师父管简直太幸福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大法弟子无论在日常生活之中,还是在讲真相救人中,哪怕是一件小事,只要在法上,都能体会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身边,保护着我们,看护着我们。有师父真好!

我修大法快十四年了,在这近十四年的修炼过程中,真正认识到坚定的信师信法是第一重要的。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会修炼如初,才会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多的救人,才会连绵不断的出现神迹。我真的打心眼里无限的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师尊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一切。今后我一定要更加勇猛精進,时刻用真善忍大法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有缘人,以报答师尊无微不至的关怀与保护!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师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