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轮功学员李学锦遭劳教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上海法轮功学员李学锦被闵行虹桥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因进食困难,被关押到提篮桥监狱强制输液近三个月,后被非法关押到青浦女子劳教所“转化”迫害。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回家后,李学锦持续遭骚扰、监控。

李学锦,女,一九六零年一月十九日出生在上海,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遭闵行虹桥派出所非法抓捕,当场左手臂弯被青年男警察扭伤,后被送闵行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闵行公安局副局长黄明带头对她实施迫害。

在闵行拘留所里,李学锦被迫吃脏、硬饭菜,使得她便秘近半个月,导致难以下饭,她就向所警反映。而警察认为她是绝食,所长强行将她送往提篮桥监狱,在那里,李学锦被狱警指使的犯人捆绑在床上,被迫输液近三个月。期间,李学锦也曾被提篮桥监狱断断续续抽验血约五次。

随后,李学锦被非法关押到青浦女子劳教所,所警李卓玲、蒋绮晾、许洁洁、邵冬生等指使犯人邱桂琴、徐风英、金菊花等,从精神到肉体上不断折磨她,大冬天,让她睡靠门边的床,而门与窗却不准关,李学锦时常被冻得两腿抽筋,腰酸背疼,导致半夜被惊醒。而大热天,狱警却又让李学锦在窗前暴晒,导致背部与其余部位皮肤脱皮。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每天早晨五点左右起床,李学锦被罚坐小凳,身体保持挺直姿势十六、七个小时,否则犯人就会叫骂或用脚踢。因每天早晨起床前,李学锦打坐、发正念,后半夜值班犯人恶意举报她,李学锦被关禁闭迫害近三个月。久而久之,长期坐小凳,导致身体僵硬,疼痛,站立困难。狱警再指使犯人用播放器开大声音,放嗓音,轰炸神经。

李学锦由于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曾经从二楼摔下过造成腰椎骨骨折,在上海劳动鉴定中心也被鉴定过。一九九八年,李学锦炼功后,身体基本康复,在她被非法关押在青浦女子劳教所期间,让前夫邮寄上海劳动鉴定中心的证书复印件到劳教所。

然而,李学锦仍被迫长期罚坐小凳,导致身体血液不循环,两脚肿胀,又由于大小便受限制,无奈只得时常憋屎憋尿,又导致尿路感染,时常便秘,也导致肛门便后出脓、出血、脱落外翻。李学锦向狱警李卓玲反映要求就医,遭拒绝,狱警只肯让所内杨医生看诊,她常开三天病假给李学锦,但因其余所警不认可,近一个月,李学锦继续被迫害强制罚坐小凳。

由于所内不准炼功,李学锦的身体健康得不到保障,因李学锦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狱警邵冬生就指使几个犯人对她推、拉、压、叫,听,强制让李学锦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李学锦认为自己修炼真、善、忍,没有错,第二天,就写声明所写的东西作废,邵冬生就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迫害,要整死李学锦。直至李学锦被非法关押结束,狱警不准她采买食品,致使李学锦营养不良,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离开劳教所时,走路两腿发飘,头昏,脉搏微弱。

长期以来,当地“610”非法组织人员刘金龙在中共“敏感日”,就指使社会闲杂人、里委、警察跟踪、监视、监听,给李学锦的家人和她本人,在精神与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与痛苦。

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
闵行公安局副局长:黄明
青浦女子劳教所所警:李卓玲、将绮晾、许洁洁、邵冬生
犯人邱桂琴、徐风英、金菊花
闵行七宝镇当地'骺''非法组织刘金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