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相隐(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主义所谓的理想和革命就是要把人变成非人。
——摘自本文

* * * * * * *

(接上文)

四、“爱有阶级性”的共产暴政

1943年延安整风期间,陈伯达发表《人性·党性·个性》一文,认为“人性并不是先天带来的东西,而是某一种社会生产关系的产物。所以,在阶级社会中,人性的问题就是阶级性的问题。”

有了这样的歪理邪说之后,挑起亲属之间的敌对,就上升到了具有阶级高度的正当行为。

范元甄原是毛泽东秘书李锐的妻子,李锐在延安整风中被诬陷为特务关进监狱时,范元甄的革命情感汹涌澎湃,曾写道:“摆脱了他正是一个解放,想到这些我是很冷静的。在所谓感情上,我真是对他毫无留恋了。”范元甄很快投入到“左王”邓力群的怀抱。

中共窃政后,胡适离开大陆,次子胡思杜没听劝留下来了。1951年,中共秋后算账,胡思杜为保全自己,被迫批判自己的父亲,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一文,与父亲划清阶级界线。但中共还是没有放过他,1957年“反右”运动中,胡思杜被打成 “右派”,上吊自杀。

中共的文革就是革传统文化的命,打掉的是最基本的人伦、道德与良心。1966年,安徽蚌埠固镇12岁的张铁夫为响应文革,把名字改为张红兵。1970年2月,母亲方忠谋在家中表达了对毛泽东不满的想法,被张红兵告发。

多年后,张红兵忏悔地回忆说,那时革命成为一种条件反射,脑子里全是红歌。他担心父亲没有真的揭发母亲,就写了揭发信投到军代表门缝里。信末写道:“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谋!枪毙方忠谋!”4月11日,方忠谋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被枪决。

早在三十多年前,前苏联的一位同龄少年,在苏共的宣传下,把弑父罪行包装成了英雄事迹。

前苏联红极一时的12岁少先队员帕夫利克,在1932年向前苏联政保局告发父亲特罗菲姆是阶级敌人。特罗菲姆在庭审时向儿子说:“我是你父亲啊?!”帕夫利克却面向法官说:“他曾是我父亲,但我不再觉得他是我父亲。我的行为不是作为一个儿子,而是作为一名少先队员。”特罗菲姆后遭枪决。

帕夫利克被苏共塑造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前苏联儿童加入少先队时,必须在他的像前宣誓。“向帕夫利克‧莫罗佐夫看齐”也成为前苏联少先队歌中的名句。

《孟子·公孙丑上》中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共产主义所谓的理想和革命就是要把人变成非人。

明代翰林学士宋濂在其《猿说》一文中提到武平盛产的猿猴,被人抓到后剥了皮,猎人再用皮鞭打小猴,小猴知道是母猴的皮,悲鸣不已,放弃抵抗,被抓住。有的小猴就抱着母猴的皮死去了。

呜呼,哀哉!动物尚存伦理,共产邪灵控制下的人,连畜生都不如啊!所谓的党性、阶级性其实就是失去了人性后的魔性大发。

五、中共裹挟亲人参与迫害法轮功

有的人讲,中共改革开放,人们生活水平也好了。也不搞运动了,现在不一样了。果真如此吗?

中共前三十年煽动夫妻反目、亲属成仇,制造人伦悲剧,鼓动告密,致使亲朋为敌。在1999年7月至今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这些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为达到强迫人放弃修炼的目的,离间亲情、断绝生活出路、搞臭名誉、消灭肉体,甚至活摘器官,其邪至深,令人发指。

◎女儿被父亲举报,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2019年7月13日刊登了一则河北法轮功学员揭露的亲人参与迫害的实例。

河北省藁城区岗上镇镇长的女儿学法轮功,人长得很漂亮。在1999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初,中共就胁迫这个镇长劝他的女儿放弃信仰,可是她对法轮大法很坚定,无论怎样也不放弃自己的信仰。

后来这个镇长竟然对迫害机关的人员说,我没有办法了,你们看着办吧。于是邪恶之徒就绑架了镇长的女儿。姑娘拼命地挣扎、不配合恶人,她的裤子都被恶人拽下了一半,她大声斥责公检法司人员耍流氓。

一个柔弱女子哪挣得过众多邪徒,最终她被硬扔进了车里面,关进黑窝。镇长的女儿到底在黑窝里经历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她从黑窝里回来不久就去世了。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中共让一位父亲亲手撕毁了他花样年华女儿的青春与生命。

◎丈夫掐死妻子,器官被强行摘取

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杨丽荣,女,34岁,坚持修炼法轮功。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恐吓。2002年2月8日晚,在警察离去后,任职计量局司机的丈夫怕丢掉工作,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杨丽荣被活活掐死,丢下十岁的儿子凄惨离世。

她丈夫立即报案,警察赶来现场。体温尚存的杨丽荣被剖尸,说是验体,很多器官被取走,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地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

杨丽荣的丈夫韩宏因杀人罪被判刑十三年,她八十多岁的公公瘫痪在床,与十六岁的孙子相依为命。中共这场迫害,毁了无数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儿子构陷母亲和嫂子,嫂子被杀害,凶手逍遥法外

李秀美(梅),山东省潍坊青州市神旺村一位善良的女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自己的小叔子王兴元及“六一零”帮凶李兴义等七人以“拿邪”为名活活掐死。

2005年11月3日,李秀美的小叔子王兴元向中共构陷了修炼法轮功的母亲李文淑、哥哥王兴家、嫂嫂李秀美,并伙同“六一零”恶警亲自将自己的三个亲人投入当地所谓的“法教班”强制洗脑迫害。

期间,李秀美拒绝放弃修炼,青州“六一零”恶人将李秀美非法拘禁在李兴义家中强制洗脑,并让王兴元、王建萍、李兴义、钟玉香、崔春凤、王有斋及其妻子等七人在李兴义家对李秀美进行酷刑折磨。

恶人为迫使李秀美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采取了包括熬鹰、掐脖子、用擀面杖在她身上擀等各种酷刑,11月24日夜,这伙恶徒以“拿邪”为名将李秀美活活掐死在李兴义家中。

李秀美遗体脖子上有明显被手掐过的伤痕,大腿青紫有伤。家属报警后,在家属们的要求下,法医作了鉴定:除上述外部伤外,发现李的内脏被打破。

法医在中共的授意下,不顾家属反对,借口化验,强行摘走李秀美心脏等器官。李秀美的尸体火化时,五脏六腑都被摘走了。

中共为了掩盖真相,将李秀美的丈夫王兴家偷偷非法劳教两年,2007年7月31日,王兴家从山东第二劳教所出来时,被直接劫持到潍坊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恶人们威逼他“不要仇恨”,“不要报复”, 王兴家被非法关押近半年才让回家。王兴家回家后才知道,在他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他的儿子也在工作时被炸死了,而导致爆炸及幕后原因,没有人能说清楚。

杀害李秀美的七个凶手在青州“六一零”的公然包庇下,陆续从看守所回家了,对外谎称“监外执行”。

◎妹妹被酷刑折磨后,又被哥嫂举报

佳木斯市佟雅芹女士,今年五十七岁。2010年3月17日,她的朋友法轮功学员马春利无辜被警察绑架,佟雅芹去找警察讲理,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在那里,佟雅芹经受了被禁止睡觉,四天四宿铐手铐,饭里下毒等残酷迫害手段。

八十岁的母亲也炼法轮功,由亲戚搀扶着,长途跋涉,坐一宿火车赶到哈尔滨,想看看日夜思念的女儿。狱警强迫母亲污蔑法轮功师父才准接见,遭到老人拒绝。狱警竟无视法律,不让母亲会见佟雅芹。

佟雅芹被非法关押几个月后放回,来到哥嫂家。哥嫂长期听信中共谎言,不明白真相,认为坚持修炼是不识时务。哥嫂把母亲接到自己家,控制母亲不让和佟雅芹见面,还强迫母亲放弃修炼,并吓唬佟雅芹说要举报她。

佟雅芹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痛苦万般,被亲人举报的阴影一直压在心头。同时她非常担心母亲的处境,想尽各种办法和她相见,但只能在哥嫂居住的小区里转悠来转悠去,不敢敲门。她时常站在远处,眺望着,待看到母亲摇摆不定的身影时,心里才有一丝安慰。如此,度日如年。

终于有一天,佟雅芹鼓足了勇气去敲门,一进屋,被谎言迷惑的嫂子失去了理智,不到五分钟就把佟雅芹举报了,警察来了,哥哥配合嫂子让警察把佟雅芹带走,并说佟雅芹有“前科”,炼法轮功在劳教所呆了一年。

面对哥嫂不明真相的疯狂举动,佟雅芹的心在滴血,含着眼泪离开了哥嫂家。如果不是被中共和江泽民的弥天大谎迷惑,哥嫂怎么会狠心举报自己的亲妹妹呢?

六、迫害者只有抛弃中共才是出路

中共窃政后,通过各种政治运动致使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在已经持续了二十年的疯狂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人数达4200多人,实际人数目前尚无法统计。

在利用、欺骗、胁迫亲属参与迫害法轮功案例中,本文举例只是冰山一角,更多惨绝人寰的罪行明慧网上有很多记载。

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让人要重德行善、尊礼守义,尊老爱幼,子孝父慈,这是上天和神给中华民族留下的宝贵文化,也是人类得以在神的眷顾下生存发展的根本。

《共产党宣言》中开篇就毫不掩饰的宣称自己是“幽灵”。对此,《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深刻揭示:“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这一结论同时揭示了中共为什么要摧毁传统文化和迫害正信信仰法轮功的根本原因与目的。

上天不会无视中共的邪恶。从2004年11月掀起的全球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运动,迄今已经齐聚了全球3.3亿退党勇士的正义力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正义国家也正全方位围堵中共,并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发起了实质性的制裁。人类彻底抛弃中共的时代很快就会来临。

在此,再一次的劝诫那些还在执行中共所谓迫害法轮功政策的人,只有立刻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各级各类迫害元凶们的犯罪证据,等待大审判来临之际,将他们绳之以法,才能减轻你们的罪责,才能为你和你的家族留一条出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