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妈,妈,真的是你吗?”女儿象看陌生人一样将信将疑,又上上下下打量着向她走来的我。“对,我是你妈!”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是啊,不怪女儿不相信,谁能想到,几天前还站不起来、只能躺在床上、喘气都费劲、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我,能下楼来还能正常走路了呢?

陷绝境 命在旦夕

我今年七十一岁。今年三月初,我忽然感觉腹胀,连续多日不排便,而且上不来气,肺部象压了块东西,家人带我去医院拍了片子,回来告诉我说没事。紧接着,女儿要领我去市里最好的医院做全身检查,我强烈反对。我说:“我啥感觉也没有,哪也不疼,检查啥呀?”最后拗不过家人,就去了。

到医院一看,所有的亲戚都来了。我说:“你们咋来了?”他们赶忙说:“我们就是在这碰上的,在这碰上的。”再碰也不能这么巧啊,我心里划了个问号。检查前要喝许多液体,喝得我最后看到矿泉水都恶心,开始检查了,一项又一项,躺到机器里那个憋闷啊,心都慌。

我很早就知道法轮功好,知道危难时求大法师父,师父就会帮助。每次检查难受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默地想:“求求师父帮帮我!让我顺利做完。”感觉真的好受多了。

检查完了,医生安排我住院。我一看是血液科,而且同病房的都是癌症病人,我感觉不对劲,借口上厕所,来到医生办公室。“大夫,我到底是什么病?你告诉我,是啥我都能承受得了,我不怕。”我冷静地说。大夫支支吾吾:“没,没啥……你就是耽误了。”

一个疗程六天的化疗开始了,女儿交了十多万的医疗费,让大夫用最好的药,一针就是一万多。打化疗针时会有反应,我每次都求大法师父,结果打针时一点反应没有。

六天后,我出院了,回到家后,化疗的副作用上来了,大把大把的掉头发,吃不進东西,吃啥都恶心,喘不上气,排不出便,而且全身开始浮肿,腿肿得用手一摸就出三道沟,躺不下,坐不住,全身都难受!我冲女儿发脾气:咋给我治成这样了?

家人再次把我送進医院,打营养液和消肿,肿消下去了,我一看自己的身体,全身皮贴着骨头,几天的时间,体重就从一百一十斤一下掉到八十斤,已经站不起来,而且皮肤发黑,小腿的骨头象刀一样立着。一照镜子,自己都不敢认了,面色土灰,又黑又瘦,头发稀疏,眼神呆滞,这不和死人一样了吗?我清清楚楚地感到死亡离我越来越近,花多少钱也没用,谁能救我啊!

瞬间,“法轮功”三个字清晰的显现在我脑中,唯一的一线希望象火苗一样一点点蔓延:炼法轮功!只有这一条路了,我不能在这等死!想到这,我把心一横,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地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不治了!”

家人急忙跑过来。我说:“再住我就死这了,我不治了,我要出院,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有什么事我不埋怨任何人,赶快回家!”女儿着急的说:“回家也得开些药回去吃啊。”我坚决地说:“你要开你拿家去,我啥也不用,我想好了,我要炼法轮功,法轮功能祛病,我就证实证实这个大法有多大的威力,有多神奇,反正我也这样了,就用我证实一下!”

修大法 重获新生

回到家后,我只能躺着,整个人都脱相了,单位同事小孙来看我,她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老弟子,非常精進,同来的还有几个同修,一直鼓励我,增强我的信心,还给我讲许多神奇的例子。说也奇怪,她们边说,我边感觉自己的胳膊在长肉。

开始炼功时,我站不住,站到地上直哆嗦,我就分几次炼,炼一套,就得躺床上休息一会,到第二套功法了,我想,这也不能分开炼啊,干脆我就站着炼,三十分钟真炼下来了,身上感觉有劲了。新炼功音乐,抱轮有一个小时的,那我也炼,我就看看我能不能坚持下来。有了这一念,真坚持下来了,我那个高兴啊,师父啊,谢谢您!

知道早上三点五十分有集体炼功。我想,我这个命都是师父给的,这点苦还不能吃,这点苦还算啥,起来!炼!除了炼功,我每天至少学两讲法,和老伴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啥也不想,什么病啊,什么难受啊,就是学法炼功。几天的时间,我就从皮包骨头、站着都打颤的状态迅速改变着,皮肤由黑变白,也有了血色,腿也有劲了,眼神也活跃了,人也精神起来,一切难受的状态不翼而飞。女儿几天没见,就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女儿惊呼:法轮功太好了!太神了!

因为有辆救护车停我家楼下,邻居都以为是来拉我的,所以在小区里见到我时,吃惊地张大嘴:“啊?大姐,你、你……”不信是我,又凑到我跟前,仔仔细细端详我,我笑了:“是我,我没死,我好了。”

女儿后来说,医院诊断我的肚子里都长满了癌细胞,认为根本就没有治疗价值了。而我现在健健康康。女儿见谁就跟谁说:“我妈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见证了我起死回生的经历,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我!现在女儿和我二嫂都走入了修炼。

遇车祸 奇迹再现

五月中旬,我又经历了一次生死大难。我和老伴在马路上正走着,一辆小面包车开过来,从车里飞出一根钢绳,一下子就缠在我小腿上了,车继续往前开,我被车拖着往前走。我当时什么感觉也没有,就感觉自己咋躺地上了?老伴急了,大声喊那个司机,车停下来了。

“杀人也不能这么杀呀!”老伴气愤的和司机理论着。我说:“快给我解开呀!”人们才反应过来,赶快过来把绳子解开,扶我起来。我摸摸身上,哪也不疼,脑袋也没有磕碰,咋摔地上的?不知道,一点没感觉。

七十多岁的人被汽车拖走,皮都没破,谁能相信啊?可真就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二次生死大难,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师父给了我两次生命!极尽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我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是真实的,法轮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