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私方可彻底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大约半个月前的一天,我突然产生剧烈的偏头痛,神经一抽一抽的疼,间隔只有几秒钟。

在大约一年半以前,我已悟到旧势力的渺小、低下和脆弱,所以一直是无视、铲除它们,并没认为它们能够干扰到自己。又因为看到师父最近的讲法:“我说人活着就在造业,吃、住、行、人与人的社会行为都会造业。”[1]“所以,我们平时作为一个修炼人,吃点苦、遭点罪不是坏事。”[1]所以,我认为自己这是在消业或者是师父帮我再一次清理大脑,没有管它。

然而这一疼就整整疼了两天两夜,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我这才觉出不对,因为再这样下去会干扰我做讲真相的事情了。

我母亲也是修炼人,她说:“这可能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我帮你发正念清理它试试”。于是,她和我儿子(也是学员)就帮我发正念半个小时。这期间,我的头痛明显好转,只疼了几下。发完后,我儿子浑身疼,手都抽筋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们不用再帮我了。”

然后,我就开始自己发正念,非常强大的正念、毫无间隙、持续的发,头也不疼了,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吃点东西,就背上包出去发真相材料去了。

经过这件事,我认识到:要无条件、彻底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彻底”是最重要的。

我周围有些同修,长期挣扎在病业或家庭干扰中,虽然也在一直发正念,但半年甚至几年都很少有改善,正念不起作用的主要原因就是未能做到“彻底”。

以前我也走过这样的阶段,当遇到魔难时,先向内找自己有没有漏,去掉执著、发正念……现在意识到,不能这样被动的做。师父说:“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2]

作为一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我们已经走过了个人修炼阶段,现在是助师正法时期。就是说,现在邪恶对我们的干扰迫害,其实是针对着师父和大法来的,是为了让师父的正法之事无法圆满。借口就是因为学员有执著心、有业力,所以为了“帮助学员提高”而给我们制造魔难。

个人认为,如果想法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为了自己不难受、为了自己圆满,而向内找或承受消业的,出发点是出于私,把个人放在第一位,没有把救人、助师正法放到前面,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我们遇到任何事情或者魔难,都要先为正法考虑、为救人考虑,这才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存在的意义。我们是为正法而存在。

我们只有放下自我和一切私心,我们的正念才是真正的正念,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这样的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其实是很快的(当然我不算快,因为一开始走了弯路,对旧势力的迫害没有认识到,对法的理解有误)。

当我看到师父的讲法:“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1]。我感到很难过。师父在正宇宙大穹,宇宙中的天体早就做完了,只剩下了地球这里,师父把救度常人这个荣耀,给了我们,让我们成为正法中的一分子。而因为我们做得不好,没有从法理上悟上去,未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未能救到所有该救的人,才致使师父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拖慢了师父整个正法的進程。

当然,不是说走过个人修炼阶段就不修自己了。只要在常人中,就会受常人心影响,就会有执著或业力。但我们的提高是靠师父的大法,在学法中,我们就可以提高上来,就可以发现自己的执著和不足。还可以与同修交流,上明慧网看交流文章,看与别人的差距,提高自己,大家比学比修。在平常与他人产生矛盾时,也应向内找自己;甚至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可对照法来衡量。但我们决不靠旧势力的迫害来提高。

以上所针对的学员都是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老学员交流,谨供参考。新学员情况又有不同。请大家都以法为师,不可照搬。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0/无私方可彻底否定旧势力-390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