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宁夏银川市公安局一处张安忠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张安忠,男,宁夏银川市公安局一处610人员,原银川市国保支队副队长,家庭住址为:宁夏银川市太阳都市花园7-4-602。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安忠一直疯狂作恶,时常以“法西斯”自居,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累累,以下是明慧网曝光的张安忠的部份恶行。

1、劫持、刑讯逼供栾凝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后,银川市公安局政保处张安忠、李存、马某等人多次找到宁夏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义务教功)栾凝,一方面声称集体炼功、学法交流是“非法集会”,政府很快会作为“×教”打击的;另一方面暗示如果栾凝与他们合作可以为其提供“经费”,被栾凝拒绝。

九九年九月十九日,栾凝与宁夏十几位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朝阳区租住的民房里,被人诬告遭朝阳区洼里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拘留。二十三日,被银川市公安局李存、张安忠等人从北京转到银川看守所。李存、张安忠等几次非法审问栾凝,栾凝不配合,几天后李存将栾凝从看守所押到当时的银川郊区公安分局审问。李存伙同新城公安分局几个警察轮番的对栾凝扇耳光、或用脚踢、用拳打逼供,让说出赴京上访的细节,栾凝还是不说。李存便叫人拿来手铐将栾凝双手举起来铐在暖气管上。大约四、五个小时后栾凝满头直冒冷汗、接近昏迷,李存才叫人将手铐打开,放下来。当时栾凝两臂剧痛,两手冰凉、僵硬麻木已完全没有知觉。此后几个月当中,两个大拇指一直是麻木的。

栾凝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五个多月时间里,被强迫做奴工“撕胶”,就是从废旧橡胶轮胎里把尼龙线绳撕扯出来,每天干活都超过十个小时,有时候干到深夜甚至通宵,完不成分配的任务就不许睡觉。此后,栾凝被诬判三年关押至银川监狱。

2、绑架郑永新,抄家劫掠

法轮功学员郑永新到北京上访并给世人散发真相传单,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被银川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存、张安忠、马自力等一伙人非法抄家、绑架,当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到了宁夏第一劳教所。

3、绑架张晓萍,抄家劫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午,张晓萍的理发店里坐满了顾客,张晓萍和三个店员正在忙碌。突然,宁夏公安厅黄建忠、银川市公安局张安忠、李存、银川市老城区公安分局张顶生、马自力等七八个人闯进来,其中还有一个扛着摄像机的。这些人进店后象土匪抢劫一样到处乱翻:把张晓萍的包打开,将《转法轮》和电话号码本抢走,把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乱翻了一气。他们冲进店里时,有的客人烫发正烫了一半,有的正在上卷抹冷烫精、有的理发只理了一半。他们边到处乱翻,边对顾客说:赶快走,还等着干啥?要把客人都赶走。有位顾客打抱不平说:张晓萍干什么了你们这样做?一个警察说:谁再敢说话就一起抓起来!他们翻完后,把顾客都驱散了,将张晓萍和三个店员绑架到老城区公安分局,审问后将店员都放了。随后这些人又押着张晓萍到家抄家。因为没有钥匙,几人在她家门口等着。张顶生带几个警察去张晓萍丈夫单位骚扰并恐吓他配合抄家,她丈夫拒绝了。押着张晓萍的警察打电话叫锁匠打开门,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张安忠抄到几张资料,砸到张晓萍的脸上并辱骂她。当天把她关押到银川市看守所,两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4、绑架李世林、李金花兄妹

法轮功学员李世林、李金花兄妹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底前后相继从劳教所回家。银川市满春乡派出所和城区公安分局(现兴庆区公安分局)的恶警经常到他们父母家骚扰,为避免父母受迫害,他们兄妹就租房搬出去了。

二零零二年一月,银川市公安局的谭江萍等为了能“过好年”,就到李世林父母家找人。李世林兄妹俩不在,恶警就把他们七十岁的老父亲绑架到满春乡派出所关了一夜。第二天,李世林兄妹得到消息回家后,李存、靳春花、谭江萍,张安忠等恶警当即把他俩绑架到警车上,欺骗他们说是到银川市公安局,实际警车直接开到了银川市看守所。李存、张安忠等人到看守所提审李金花时,李金花质问为什么骗人?这伙人说:“不骗你们,你们怎么能来呢。”此次,李金花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李世林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5、酷刑逼供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陈淑娴、陈洁姐妹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晚,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陈淑娴在银川市内悬挂真相横幅时,被不明真相的市民构陷,新城区(现金凤区)派出所警察将她绑架到公安局,随后将她劫持到银川市看守所。银川市公安局政委张勇、处长张安忠、胖子李处长、副处长靳春花(女)、恶警余光龄,为了得到口供,把她从看守所劫持到市公安局办公大楼五楼,一间专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刑讯室。

张安忠虚伪、狡诈地对陈淑娴说:“你们法轮功在网上说我们打你们,我打你了吗?我一指头也没动你。”经过几番逼问毫无所得后,张安忠叫嚣:“现在不收拾你,等人都走完了,我再收拾你,看你能撑多久?你还没有尝过这滋味呢。”恶警们边恐吓边利诱。到了晚上九点钟,恶警开始强迫绝食一天的陈淑娴吃饭。四个恶警分别卡住她的头,扳住她的脸,捏开她的嘴,往里强灌。嘴里还不停地说流氓话。陈淑娴紧紧咬住牙,胖子李拿来一壶热开水,说道:“你不吃,我拿开水烫死你,看你吃不吃。”说着,倒了一杯滚烫的开水强行灌入陈淑娴的嘴里,当时就把她的脸部、嘴巴烫伤了。

到了夜里,大楼里基本没人了。恶警们把陈淑娴拉到墙角,将双手分别铐在两面墙专设的两根铁管子上。双脚分别用两副手铐铐住,然后拉开,铐在两面墙下沿处专设的铁管子上,身体被呈“大”字形拉开,然后把四副手铐顺铁管子从两边拉,越拉越紧,身体被拉裂似的疼痛。他们还不停地打骂陈淑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又换了一种方式:把陈淑娴双手的背铐,悬空吊起,向上推她的双臂,疼得陈淑娴满头大汗,不停地呼喊。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恶警们又换第三种方式折磨她:把她半蹲式拉开双手,铐在两面墙上,逼问她是哪里人?陈淑娴仍然什么都不说。恶警又把她的双脚拉开铐在两面墙的铁管子上半蹲着。陈淑娴几次要求上厕所,他们都不允许,即使允许,恶人们嬉皮笑脸、寸步不离地跟到厕所,陈淑娴无奈憋了一夜。

天快亮了,胖子李用警棒抽打陈淑娴双腿,一会功夫,两大腿外侧被打的皮开肉绽,渗出的鲜血把裤子粘在了腿上。陈淑娴依然不说,恶警们气得狠命地用警棍抽打她。受了一夜折磨的陈淑娴感到一阵头晕、恶心,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久,陈淑娴渐渐清醒了,可是眼睛却睁不开。她听到恶警们窃窃私语:“这下怎么办?赶快再掐仁中,掐虎口,这下事情严重了。”他们慌乱的折腾中,陈淑娴慢慢睁开了眼睛。恶警们又把她铐在铁管子上。

后来,陈淑娴被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她每次被非法提审折磨后都无法走路,但看守所仍逼她干重体力劳动,干不完分配的任务就不让吃饭。二零零三年三月,银川市西夏区法院冤判陈淑娴三年半。

陈淑娴被绑架后,十一月天气转冷,陈淑娴的妹妹陈洁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前往看守所给陈淑娴送衣物,两人返回时,陈洁被跟踪。十一月十六日,陈洁被恶警抄家劫掠,包括三箱真相资料、光碟、彩印不干胶,约有四万八千多元存款的一张存折,手机及所有证件等。恶警将陈洁绑架,还将三个无辜世人抓走,其中两人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血肉模糊。后来她们被市公安局公安一处610办公室主任张安忠带走。

恶警把陈洁劫持到国保大队后,用包着胶皮的电棒劈头盖脸地毒打她,并且大骂:“打死你们就象踩死一只蚂蚁,看一会儿交到另一个地方别人怎么整你。”

恶警张勇、张安忠、余光龄、靳春花合伙折磨她。晚上,政委张勇开始对陈洁进行非法审讯,开始伪善地欺骗陈洁,陈洁不配合,一晚上审讯没有得到想要的。张勇又诱惑陈洁说:如果你说出资料来源,就给你房子,给你安排工作,并按劳取酬(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按功劳给钱),陈洁还是不配合。恶人们便穷凶极恶地用酷刑折磨她:把她吊在四根铁管子支起来的吊刑用具上,用钢丝鞭子抽打。恶警余光龄折磨她三天三夜,不允许吃饭喝水,还说:“不说出资料来源,无休止地吊下去。”恶警轮流折磨她,靳春花还对她破口大骂、拳打脚踢。张安忠说:“你姐姐金刚不动,我看你有多硬?”之后,恶警又把她送往银川市洗脑班继续迫害。后来,甘肃省会宁县公安局将陈洁非法拘留十五天,陈洁此后被迫流浪在外。

6、跟踪绑架张四喜,劫掠钞志明家

二零零三年六月初的一天,宁夏隆德县法轮功学员张四喜夫妇在银川市购买物品后,又到了灵武市法轮功学员钞志明家。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长李存、610副主任靳春花、副支队长张安忠等人沿途暗中跟踪。到了钞志明家的大院前,李存指挥一帮恶警翻墙入院,冲入厨房,拉倒了正在做饭的钞志明老伴朱秀英,并强行将她拖拽数米,朱秀英的胳膊当场被扭断,钞志明的脑血栓当时复发。一伙恶警大肆劫掠,劫走手机、小灵通、两台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三台打印机、录像机及钞志明儿子放在保险箱内的现金和其它物品,合计价值人民币近六万元。

朱秀英的胳膊被拧断后,被送往灵武市医院急救。因朱秀英先前有糖尿病,此次迫害导致糖尿病复发,扭断的胳膊难以愈合,花去医疗费一万余元。老俩口拖着病残的身体分别找灵武市公安局和银川市公安局要求赔偿医药费,负责人和肇事恶警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恶语威胁。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某恶狠狠地说:“看你们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此后,朱秀英因长期伤口无法愈合,最终瘫痪离世;钞志明脑血栓反复发作,医治无效离世。

此次张四喜被绑架后冤判三年,遭恶警毒打折磨,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含冤离世。

7、诱捕张文娟等人,绑架、酷刑折磨张晓萍、申冬梅,抄家抄店劫掠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宁夏银川市公安局以宁夏反×教邪会、新华街街道办事处和中山北街街道办事处的名义,在银川市步行街搞了一个诽谤法轮功的展板。展板上有污蔑法轮功师父的照片和“自焚”伪案的宣传。张安忠等恶人穿着便装并携带照相机散布在周围拍照、蹲坑。110警车也开到了展板不远处,并从上面下来很多便衣。

当日上午,很多法轮功学员得知消息后赶到现场,恶人们便伺机作恶。有个便衣以“有人举报你”,突然强行翻看法轮功学员张文娟的包,并将张文娟和另一法轮功学员绑架,之后一伙恶人到张文娟家劫掠走很多真相资料。此后,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张晓萍和申冬梅被绑架抄家,张晓萍的理发店也被抄,张晓萍出租给别人的房子也被抄,屋内柜子锁被撬坏,几个租房客被绑架到新华街派出所关押了一宿。第三天,孟长义命令吕建荣、张顶生、张安忠等人,开两辆车把俩人强行劫持到了消防总队内宁夏610洗脑班刑讯逼供。孟长义殴打张晓萍致使下颌骨错位。恶警贾玉斌把申冬梅按在地上,拿着手铐要强行铐申冬梅,致使申冬梅惊恐过度昏死过去,半个多小时后才苏醒过来。几天后俩人又被劫持到银川看守所。

孟长义、王满、张顶生、吕建荣、张安忠等人对张晓萍实施:头上套塑料袋、打背铐、半蹲吊铐等酷刑折磨。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张晓萍被迫害至皮包骨头、脱相、生命垂危,身体机能衰竭,医院签了病危通知书,张晓萍才取保候审回家。

8、偷偷拍照,跟踪并上门骚扰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宁夏银川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谢毅强二次非法开庭,其间有人扛着摄像机到庭给多名法轮功学员录像。恶徒张安忠等藏匿在法院门口的一辆灰色轿车内,对到庭的法轮功学员偷偷拍照,之后对法轮功学员跟踪并上门骚扰。

9、劫持冯建红,抄家抄店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银川市金凤区法轮功学员冯建红正在店里营业,王满、市公安局张安忠到店里强行将冯建红劫持到铁东派出所。随后王满、王世元、金凤区公安分局的孙文戈等五人又劫持着冯建红到她家抄家,其中一人扛着摄像机到处乱照。这些人把冯建红家翻了个乱七八糟,什么也没翻着,不死心再次到鞋店乱翻,还是没翻着,才将冯建红放回。

10、劫持、殴打王相臣,抄家劫掠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王相臣在银川市西夏公园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中学生诬告,遭银川市金凤区巡警大队人员绑架,当时就给他铐上了背铐。当晚,银川市公安局的张安忠、市国保大队的王世元伙同西夏区公安分局的共三人押着王相臣非法抄家。到了他家楼下,王世元等人从他身上搜出钥匙,上楼后不敲门强行开门入室。

王相臣妻子和儿子看到突然闯入的陌生人惊呆了。张安忠和另一人从背铐上提着推着王相臣上楼。王相臣在楼梯间大声喊:大家都出来看,警察知法犯法抓好人啦!张安忠用拳头捣王相臣的头。上楼过程中,张安忠等人时不时将王相臣的背铐往上抬(使人更痛苦),致使王相臣的头不断地撞到墙。三人进屋后,象土匪一样乱翻一通,劫掠了他家中的打印机等物品及两千多元现金。当天没有归还钥匙。

抄完家后,西夏区国保大队的人将王相臣劫持到了银川看守所。王世元第二天又带人,拿着钥匙到他家里抄了一次家,把家中的台式电脑也抄走了。此后,王相臣被秘密非法劳教两年。

11、绑架隆竹云,抄家劫掠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隆竹云正在家中,有人欺骗隆竹云丈夫把家门打开,多名恶警突然涌入其家,非法抢劫了隆竹云的私人物品:大法书籍、mp3、电脑和一些资料等,将她绑架到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朔方路派出所,随后又关押到了银川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

这伙恶警在隆竹云家作恶之后,又到隆竹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家中乱翻一通。参与此次迫害的有:银川市公安局的张安忠,朔方路派出所的恶警龚刚、程振杰、马晓雷,还有王朝水、李兰(女)、刚从看守所调来的靳姓警察、一警号为120153的恶警等。

12、绑架陈华,抄家劫掠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家住银川市兴庆区的法轮功学员陈华在家中被银川市国保大队张安忠、武建国等人从家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数日后回家。恶警还抄家劫掠了她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