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正念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在家洗了一整天衣服,最后洗完两床小棉被,已是晚上十点半,觉的有些累,棉被没脱水,就拿到我家三楼露台上去晾。

晾杆高,棉被重,我搭了个木凳。踩上木凳,我还是够不着,于是我双手托着又重又湿的棉被,猛力往上一跳,木凳脚断了、往后倒了。我头着地,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顿感后脑勺剧烈的疼痛,团着的棉被正好蒙在我的脸上、身上,但脑子清醒。那一刹那间,我就想着: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不会有事的,顿时头不疼了。我腰椎骨和肋骨正好硌着木凳子,此时感觉有人把木凳子从我背后拖出一米多远。但是,我已经动不了了,湿棉被蒙在我脸上、头上,使我马上就要窒息了,又加上腰和背剧烈的疼痛,我蜷缩着躺在地上。

家里没有其他人,不知过了多久,我想着不能就这样走了!我说不出话来,就在心里用了最大的力气喊:“师父,救我!”瞬间,我的手能动了。我用尽力气,把脸上的湿棉被掀开,喘过气来了,能发出声了,又喊一声:“师父,我不能躺在这里,我要站起来呀!”一股力量使我一下坐了起来。腰和背的剧痛,真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我心里背着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任由泪水和汗水往下流。

我双手扶着栏杆,慢慢的从顶楼往下挪至二楼的卫生间,用了两、三分钟冲了一个冷水澡。

又从二楼慢慢爬到一楼,已是凌晨一点多钟,我被疼痛折磨的脸部浮肿。终于熬到了凌晨三点二十分,我无力梳洗,支撑着给慈悲伟大的师尊敬了一炷香。

到三点五十分开始炼第一套功法。我根本无力站立,左手摸了一下腰椎,腰椎是软的,没有骨头,我这才知道腰椎骨断了一截,再摸右边肋骨,断了两根,又想:“怎么办呢?”又求师父:“师父,我要站起来呀,我要炼功,今天我还要上街救人!”师父的口令:“结印。”我一下子站起来了,不觉的腰背疼了。可是炼完第一套功法,我又站不稳了,但不觉的疼,就是没有一点力气。那就炼静功吧!虽然盘腿很吃力,但我还是努力扳上去了。师父口令:“变掌。”我坐着就睡过去了。醒来一看,已是早上五点四十分。我合十站起来。就这样,我站起来了!腰背骨不疼了,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激动,惊喜!我马上明白了,就这一睡,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的腰骨、肋骨接好了,简直不可思议,是师尊替我承受了业债啊!我心里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

我把被汗水打湿的一身衣服换掉了,丈夫替我给儿子带小孩回来了,看见我的脸色难看的吓人,问我怎么回事。我给他讲了一夜的经过,丈夫也无比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这时已是早上六点多钟,刚发完正念,肚子饿了,吃完饭,又把两件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洗了。坐下来静心向内找,近期自己在修炼中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哪些地方不符合大法的标准要求,被邪恶钻了空子,以此来迫害我:自己在修炼中求安逸之心,怨恨心很重,对人缺少善心,我把这些人心、情除掉,请师父加持,从新做好。想想自己的修炼状态,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这次的经历,使我深切体悟到:心中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了的关;唯有做好三件事,同时修好自己,才能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1/坚信师父-正念过关-390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