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清原县郑广发、金凤芝夫妇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郑广发、金凤芝夫妇,二十年来没有过上几天安稳日子,长期遭受中共不法人员骚扰、监视,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判刑。

下面是郑广发诉述他们的遭遇:

我叫郑广发,五十六岁;妻子金凤芝,五十五岁,原辽宁省清原县南口前镇人,夫妻修炼大法,身心受益。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诬陷抹黑法轮功,我们从此被骚扰、监视不断,受到多次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二十年来,我们没有过上几天安稳日子,说说我们夫妻被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夫妻抱着小儿子(两岁半儿)进京上访为身心受益的大法讨个公道,回来后,被非法关进清原县公安局车库里,由南口前镇政府接回被迫办了五天“洗脑班”,当时书记是姓吕的,张贵祥、王慧昌主管迫害法轮功。每人被罚款一千一百元,因没有钱,更没做违法的事,经交涉后,被迫交了二百斤大米。

十月二十日,南口前镇政府再次把我们夫妻拉去办洗脑班,我们夫妻带着孩子,白天,被他们散布邪恶言论洗脑折磨,晚上睡在教室的桌子上。他们让签字还得罚钱,否则,不许回家,当时我在南口前镇医院烧锅炉(取暖)多年,口碑不错。第二十二天时,医院院长来了,把我保出来去医院烧锅炉,我们才免于被罚款。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晚八点半左右,妻子被南口前镇派出所警察王德刚强行绑架,送到清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日,南口前镇政府又办洗脑班,妻子还被关在马三家,我抱着孩子绝食抵制。四日,我被强行送进清原看守所,孩子被母亲接去。非法关押五个月,又被送进抚顺武家堡教养院强关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早七点,妻子正在院子里喂鸡,我在屋里正准备要去上班,从院外传来:“郑广发在家吗?”妻子闻声望去,有三个陌生男子正向我家走来。妻子回答道:“没在家!”他们转身走了,妻子赶紧回屋告诉我,我们就赶紧把门锁上,妻子又给弟妹打电话,让她也赶快躲起来,我们从后窗户逃走,向后山奔去。我们刚走五分钟,我们家就被团团包围了。

弟妹接完电话,刚穿好鞋,就听有人来了,她也从后窗逃出奔山里去了。从此,我们夫妻被迫流离失所,我去了沈阳,妻子去了抚顺。大儿子十七岁(正在读高中),小儿子七岁都推给了母亲。

由抚顺公安一处伙同清原县公安局,出动五十辆警车,开足马力,直奔南口前镇霸王沟村、耿家堡村、什排地村。每到一处,就把大法弟子家团团包围。这些人闯进大法弟子的家就象电影里的鬼子进村扫荡一样,到哪哪家就一片狼藉,看见大法弟子就抓。就连正在办丧事的大法弟子家也不放过,把正在为父亲守灵的大法弟子于凤英同样抓走。

霸王沟村大法弟子盖春林,在家正在种地时被绑架,在南口前镇这个小山沟里,一下就绑架了五十多名大法弟子。有的被劳教,有的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此次行动相当邪恶、嚣张、恐怖。走时发出刺耳的警笛声。抚顺市公安一处迫害手段极其邪恶残酷(抚顺市公安一处国保支队队长郝建光)。5月6日,盖春林在洗脑班就被迫害死了。马熙君被迫害得半死,才让家属接回。当年大法弟子王秀霞就是被抚顺市公安一处迫害死的。此次迫害,他们认为我是头,他们第一个去的就是我家。

我家被监视了一个多月,五一前后,妻子回家种地,被村干部颜秀荣(书记),张树海(会计,已死)发现。晚上,妻子在隔壁邻居家住的,听到我家人员不断,小狗一直叫个不停,下半夜两点半左右,才没有动静。

妻子从后窗进屋,拿了点钱和衣物,穿越山地,走了近两个小时,才打车去抚顺,暂住了两个月后,去清原县打工,后来就被迫定居在清原县。听说,妻子那次回家,从村向外出的几个路口都有人在把守堵截。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我们夫妻同一天先后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的关勇伙同清原县国保大队的王兴传、张景武、李新等六、七个警察绑架到清原镇天桥派出所、遭到刑讯逼供,第二天被送进清原县看守所,半月后,强迫送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半个月。

二零一一年五月末,我在上班的路上,被清原县国保大队徐向春、张景武绑架到清原县看守所(原因是二零零九年,有个同修贴真相粘贴时被绑架,说出是我给的)。张景武从我身上搜出四十元真相币,房门钥匙,在无人在家的情况下,私自打开我家门,把大法书,师父法像抢走。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半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进马三家就被罚站,教养院整天播放诽谤大法的电视。我不配合,王队长就扇我耳光,几天后,当时教养院正在赶制一批奴工活(加工服装),缺个蹬缝纫机的,就把我叫去蹬缝纫机直到出狱。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十点多钟,我妻子和两位同修,在南口前镇北口前村公路正准备要挂真相条幅时,被抚顺市国保支队彭越等七、八个便衣警察绑架(起因是同修开着私家车在抚顺地区挂真相条幅时被监控到,跟踪过来的),连夜送到抚顺市刑警队。在南杂木换车时(原坐的警车返回清原,从抚顺又调来警车)一个年轻的警察非法审讯妻子,问妻家住哪?叫什么名?妻子什么都没有回答,这个年轻的警察就开始扇妻子耳光,用拳头打妻子的胸口,妻子笑着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你打我干什么?你家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吗?”“你再讲,就挖坑把你埋了,打死也白打。”他气哼哼地说,一把把妻子拽上车,给戴上黑头套。到刑警队后,把妻子关押在一个屋子非法审讯。妻子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宿,第二天下午,被送到抚顺新抚区福民派出所非法审讯。傍晚,被送到抚顺市看守所。

非法关押二十二个月时,我妻子被抚顺市新抚区法院非法诬判三年半。审判长:刘毅。陪审员:姜莱、张丽。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入监队一宿,第二天就分到十监区三小队。先被关进小屋里,让看监规,十余天后,写三书,妻子不写就罚站,不许动,站了一个多月后,妻子还是不写,看管她的两个包夹明白一些真相,两个包夹为了完成任务,她俩在三书上签下了妻子的名字。妻子劝她们这样做对她们不好,她们回答说:“不用你管,好、坏与你无关”。在小屋共呆了四个多月后去车间干活,期间不让家属接见。

妻子始终坚信一念:无罪,拒签监狱里的一切书面材料。妻子后来把包夹代签的所谓“三书”写了个作废声明交给了队长。

队长就罚妻子的三小队全体四十余人,坐板两小时。后来,妻子愿意做奴工就做, 不做也不管,也不给分什么任务。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才结束冤狱。

二十年来,我们夫妻几乎是在非法监视、非法关押、漂泊流离中度过的,我们无怨无恨,只希望,世人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更希望至今还在稀里糊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刻停止迫害,赶紧了解法轮功真相,用实际行动赎回因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过,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