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俱灰时幸得大法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叫兰,今年六十四岁,是个不怎么识字的普通农村妇女。回想我这辈子,我说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就是得到并坚定的修炼了法轮大法。因为大法救了我的命,温暖了我的家。因为我的得救,我那嗜烟如命的丈夫前几年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出生在农村,是家中老小,从小受父母宠爱。出嫁后丈夫也很疼爱我。可不知为什么,婆婆偏偏看我们俩口子不顺眼。无论为她做多少事也讨不了好,还编瞎话满街嚷嚷败坏我们的名誉。从小听惯了好话的我,心里别提多窝囊了。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辩,就只能生闷气。

百病缠身 万念俱灰

都说“气恨伤身”。时间不长,我的身体就出现了病状。儿子出生后,身体更差了。一是不定时的下身流血,一流就是一个多月;二是不定时连续几天高烧,烧过之后全身持续发冷,夏天穿棉衣、盖棉被还冷的不行,大热天带孩子出去玩,把孩子放到阴凉地,我自己就在大太阳下晒着,不然就冷的打哆嗦。

我病成这样,婆婆连一天也不帮我们看孩子,还讽刺挖苦我们。倒是邻居们还会轮番来帮我们照料孩子。

有一次我流血躺在床上不能动,丈夫只能带着幼小的儿子到地里刨玉米根子。回来的时候看到孩子被玉米根扎的满脸是伤,我心疼的滋味就别提了。面对着劳累的丈夫和委屈的儿子,我就更加恨婆婆了。恨越多,病越重。后来我们搬到镇上居住,守着西医中医我不停的看,可病情就是不见好转。有一次西医为了给我消炎,一下子开了六十针青链霉素,让我连续打。打完针,发烧、怕冷的症状也没减轻。

一家中医院为了治疗我的流血,一次给我开了五十剂汤药连续吃。为了好病,一剂药熬五大碗汤,都是丈夫给我熬,恨不能让我连药渣都吃下去,指望它能治好我的病。每天一看那大碗的药我就恶心,拿起来放下,拿起来放下,直到凉了才憋着气喝下去。那日子真是太难熬了。可是五十付药喝完,原有的症状一样也没见起色,还是动不动流血不止。

我绝望了,西医中医我全都不信了。对着镜子照照自己,嘴唇发紫,脸色灰暗,很吓人。拿起笤帚扫两下子地都累的站不住。心脏跳着跳着停了,血供不上去,得歇一会接着跳。孩子照顾不了,什么活也干不了。在外辛苦打工的丈夫整天提心吊胆惦记着我的身体。回到家里歇不上一口气,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照顾孩子,一大堆活等着他干,还得给我熬药。他每天身心疲惫,满脸愁云。可是被疾病折磨的我不仅不能劝慰他,还经常冲他发火,以发泄内心的郁闷。那时我们的家,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我已经活不下去了。时常想着怎样死。我已万念俱灰。

我得救了

那是一九九七年皇历三月十三日,住我家楼下的嫂子来找我,叫我去她家学一种气功,说叫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是市里来的人教。有气无力的我不愿去,也不相信还有什么办法能治我的病。但是碍于情面不好推辞,就不情愿的去了。

第一天市里来的人就教我们炼功的动作,我没学会,第二天又去了,心想散散心也好。就这样连续的去。几天后市里来教功的人走了,动作我还没全学会,也没弄明白这功怎么回事。之后就跟着邻居们天天学炼功,权当散心。

就这样大概学了二十多天,一起学功的一个妹妹让我和她作伴到市里去请大法资料。我担心晕车不太敢去,同伴说:“咱炼这功就是祛病健身的,去吧没事的。”我就跟着去了。为了对付晕车还带上了一根黄瓜。公交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我摇摇晃晃的站了一路,结果真的一点没晕车,带的黄瓜也没用上。往常在车上坐着都晕的呕吐不止,基本不敢坐车。这来回四十多公里连坐车加走路,不仅不晕车,还一点也不累,到家了还劲头十足。我这才意识到:炼功管用了!

我身体好了!真想不到啊,太神奇了!当时我感觉象做梦似的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可这就是事实。我遇上大好事了,我时来运转了!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激动的不行。

一开始人家就说,学这功不能光炼动作,还要看书修心性。我没当回事,拿来的《转法轮》这本书也没看。这下我认真起来了,赶紧把书找出来看,也让丈夫看。由于我只上了不到两年学,书中大部份字都不认识,看的很慢,也看不大懂。丈夫匆匆看了一遍说,这功好,叫人做好人,还能祛病健身,你好好学吧,我全力支持你。就这样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每天恭恭敬敬的学法炼功,有不认识的字就象小学生一样问孩子问丈夫。我不会查字典,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把它“画”在一张小纸上(我基本不会写字,只能叫画),然后在旁边画上我认识的同音字,贴到墙上或床头、桌子边上,随时看,反复记。这样的纸条贴的我们家满屋子都是。

要说丈夫对我的支持还真是全方位的。无论是在家和外出,是凡学法、炼功、洪法他全力为我提供方便,还跑前跑后协助我做好多事。尤其教我识字,什么时候问,什么时候教。很多不认识的字找不到我认识的同音字标注,就只能一遍遍的问他,有的时候我问的都不好意思了,他依然不厌其烦的教我。在他的帮助下,加上学法点同修的帮助,我很快认全了书中的字(现在几十本大法书和大法资料我全部能流利的通读)。

随着不间断的学法炼功,我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大法法理的伟大和神奇,明白了按“真善忍”做人是值得人一生追求的光明大道。这时的我心胸开阔了,对婆婆的怨恨越来越淡;身体健康了,浑身是劲,走多远的路也不累,什么家务活都能干。脾气也好了,对谁都不发火了,说话还总是笑呵呵的。见到这一切,丈夫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他常常说的就是:“你炼法轮功给我去了三大心事:第一,我外出打工不惦记你的身体了;第二,我回家不用干什么家务了;第三,我不用花钱给你看病、买药了,省心省力又省钱。”

此时我家一扫往日的愁云,每天沐浴在法光里,喜气洋洋。

魔难中从不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出于对大法教人做好人的恐惧,疯狂镇压法轮功,恶毒造谣诽谤大法和大法弟子,欺骗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但是我对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信念没有一丝的动摇。在最恐怖的那些日子里我也没有中断过一天学法和炼功。丈夫对我的支持也从未改变。因为我们都亲身见证和体验了大法的伟大和神奇。

之后的这些年,我遭中共迫害,三次被非法抓捕,我的心、我的言行没有向中共做一丝妥协。娘家侄女心疼我,说:“姑,你别炼了,共产党这个弄法你受得了吗?”我说:“没有大法,别说你一个姑姑,就是十个姑姑也没了。”而丈夫面对强大的压力,除了设法营救我,没劝过我说一句妥协的话,哪怕是为了减轻迫害违心的说,他都从没这样做。因为他知道我的命是大法给的,不让我修大法就等于要我的命。

大法是神奇的,也是严格的。只要对大法坚信不疑,就没有闯不过去的魔难。

丈夫终于走進大法

记得二零一零年前后,我出现过三次比较大的病业状态,我连想都没想过要问医吃药,凭着我对大法的坚信,对师父的坚信,很快就过去了。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家中厨房干活的时候突然腿不会动了,浑身说不上的难受,一度还晕了过去。但我坚信大法,一点不害怕。这不可动摇的信念使我闯过了这次魔难,当天就恢复了正常。这几次经历恰巧都被丈夫亲眼见到,他一次次的惊叹大法的神奇!

这期间,我也时常劝他和我一起修炼大法,因为修大法的意义太大了。可他总是不动心,常说:“你好好炼就行了,我坚决支持你。”现在想来可能是抽烟的习惯障碍了他。因为他知道大法修炼要戒掉不良的抽烟、喝酒的习惯,而他的烟瘾特别大,离了烟就不能活似的。

直到五年前,他和在外面工作交往的朋友之间发生了几起人情上、经济上的矛盾和纠纷,使他很受伤害,不知如何面对是好。在这闷闷不乐的时候他拿起了《转法轮》,想用大法来消愁解闷。

这次看书和从前不一样了,他看到了更深的法理。原来大法不仅是祛病健身做好人,是让人升华到高层次上去。人来到世上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回到你先前那美好的世界中,永远脱离人身之苦……他看到了高深的法理之后,觉的遇到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机缘不修炼太可惜了,于是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底决定开始认真学法炼功,按大法的要求做真正修炼的人。

真正修炼后没几天,再拿起烟抽就不是味了,又麻又辣抽不了了。他又一次赞叹大法的神奇:没想到阻碍他得法的烟瘾这么快戒掉了,还省了一笔钱呢。他兴奋极了。

随着修炼,郁结在他心头的苦闷慢慢消散了。现在他每天都过得幸福快乐,人也变的更和善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2/万念俱灰时幸得大法救度-390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