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善良农妇丁国琴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分水镇善良农妇、法轮功学员丁国琴,给派出所送菜被警察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两年半,劫持到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手脚不能动弹,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在成都双流监狱医院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家人要求把遗体带走,按当地的风俗土葬,监狱不许;家人要求拍一张遗照,监狱也不准许。家人只好捧着骨灰盒,把丁国琴带回老家。

一、噩耗传来

丁国琴的家人第二天一早就赶到医院,医生向丁的家人介绍“病情”,说丁国琴有尿毒症,脑梗,心脏病……熟悉丁国琴的人一听说丁国琴有这些严重的疾病,都觉得不可思议,不可信。如果丁国琴有这么些严重的疾病,监狱体检后是绝对不会接收的。那么,监狱接收的是一个健康的人,而这个人为什么进监狱不久就什么病都出来了呢?仅十个月时间就连命都没有了呢?

人命关天啊,一个鲜活的生命在非法囚禁中,短时间内说走就走了!中共的劳改营里隐藏着多少残害生命的秘密?掩盖着多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从明慧网获悉,丁国琴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被泸州市江阳区分水岭镇派出所绑架,关押看守所近一年时间,家人得不到关于丁的相关信息。直到二零一八年八月下旬,其家人才惊闻,丁国琴已被非法判刑两年半,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

按监狱的通知,家属要三个月后才能探视。当丁国琴的儿女第一次去监狱探视时,见母亲是被人背着出来的,手脚都不能动弹了。确知,入监不到三个月,丁国琴已被迫害成四肢瘫痪。不几天,家人接到监狱丁国琴病危的通知,并说人已经送进了成都双流四川警察医院(监狱医院)。

二零一九年新年过后,丁国琴的儿子到监狱医院探视,见经过一番“救治”后的母亲是被人抬出来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这时她的头脑还清醒,还能隔着玻璃与儿子对话,嘱咐儿子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待好父亲,父亲一天天见老。

不久,医院告知丁的病情恶化。儿子到病房见到母亲时,大袋的液体还在滴,母亲却已经昏迷不醒了。儿子回家准备后事,棺材的油漆未干,两天后监狱打来电话:人走了。

送别仪式上,远亲近邻都来了。青烟袅袅,躺在棺材里的老人静默无语,永远地沉默着。谁也不知道,这位饱含冤屈的老人临终前要告诉人什么?她最想告诉人们什么?她是怎样被中共的公检法构陷的?在中共监狱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里,她又遭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二、喜得大法,脱胎换骨

丁国琴,泸州市分水岭镇农村妇女,以前人家常叫她“聋子”。她出生贫穷的农村,八岁起左耳朵开始灌浓(当地叫灌耳心),长期流脓,夏天浊臭,不敢近人,几十年如此。发病时,疼痛难忍。左耳早已丧失听力,右耳也要顺着那股风才好使。一九九九年六月底丁国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仅两、三天,耳朵干燥了,不流脓了,几十年治不好的左耳恢复了听力,“聋子”这个跟随了她大半辈子的名字从此销声匿迹。

丁国琴个子矮小,以前全身松散、虚胖。就她的话说,人没个人形,走路也散趴趴的不好看。修炼法轮功后,师父为她净化和调整身体,她的身体从里到外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面部、身体的肌肉变得结结实实;身材变的匀称,皮肤变的光滑;走路、挑担子,象有风在推着,轻飘飘的象风筝一样。以前拿东西要垫凳子的地方,后来一伸手就拿到了,她的个子长高了半个头。她说,她的骨头都是换过了的。看她的锁骨就象一个结实的项圈,有位医生说这骨架简直堪称标准。

二零一零年,丁国琴在修炼中遇到一次病业大关,突然吃不下饭了,全身发抖,心脏狂跳,浑身发黄,象黄鳝一样黄,人从头到脚都萎缩了。丈夫与儿子吓得不行,非要把她弄到医院去。在县医院通过各种现代仪器检查,确诊为肺癌晚期。医生说,情况好可能活二十天,情况不好二十天都活不过。回家后,亲朋好友们都赶来见最后一面。

她说,那时我家里正在修房子。房子也停工了,丈夫、儿子筹划着卖掉猪为我备棺材,办后事。女婿外孙都来了,大家哭哭啼啼的,晚上轮流值班,白天黑夜不离人的守着,都在等待着我落气的一刻。我安慰大家说,没事,放心吧,你们都回去,我不会死的,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

丁国琴说,一日似睡非睡中,看见了师父开颅给她调整脑袋。不几天,她这个被医院诊断活不了几天的晚期癌症病人就神奇的康复了,大家不得不说这是奇迹。

丁国琴说:“修炼大法十八年,我度过了十八年的快乐时光。从修炼起,我身体非常舒服,一年四季不冷不热,不饱不饿。十冬腊月盖毯子,不穿毛衣、绒衣。大热天出去干活,就象在树荫下一样凉爽。我干活动作飞快,别看我个子小,我一个人可顶三个人的活干,可挑一百多斤的担子。特别是明白了向世人讲真相事关重大的法理,我就决心利用卖菜的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做好救人的事。这样,我得干好地里的活,保证有足够的菜源。有时野生菜、野生菌我也能剜上大半背篼。卖菜有了车费,生活费,还救了有缘人。”“修炼后我的眼睛很特别,农村的夜晚到处漆黑,晚上我到镇上去担潲水,不照手电,挑着担子一路小跑;晚上到农户家散资料传福音,不用照亮,看什么都清清楚楚。”“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很多。我拿瓢舀水,瓢还没接触到水面,缸里的水就涌起很高的浪花;下雨出门不戴雨具,头发、衣服的表面一点点湿,里面却淋不透,mp3挂在胸前好好的。常人只知道吃肉很香,根本不知道修炼人的乐趣。修炼法轮大法,真是妙不可言。”

近年来,丁国琴时常背上背着一大背篼新鲜蔬菜,手里还挎着一个装的满满的大竹篮,到城里的市场来卖。她的蔬菜不打农药不施化肥,成了一个品牌,熟悉的人都认着买她的菜。有时她卖完菜回家不乘车,驱车四十分钟的路程,她说,“我不多一会儿就走到了”。徒步行走对她来说,轻松得如脚踏祥云。

丁国琴健康快乐,一说一笑的,热情开朗。这么一位可亲可敬的老人,怎么刚进监狱就脑梗、心脏病、什么尿毒症都出来了呢?在医院医治了几个月,人还医死了呢?

三、监狱的罪恶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的丁国琴又被秘密劫持到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监狱任用重刑犯(杀人犯、大毒枭等)充当包夹,帮教。狱警与充当包夹,帮教的犯人狼狈为奸,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泯灭人性的、极其残酷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一被扔进监狱,就由监区长把其交到帮教、包夹手里,由她们在密室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第一轮的暴力转化:罚站、罚坐。一动不动的盯着墙、或电视机屏幕,笔挺的站着、坐着,连续几小时,十几小时,甚至通宵;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冷冻,挨饿,拳打脚踢、扇耳光,吊、铐、捆……无所不用其极;不间断的播放谎言音像,高分贝的噪音分分秒秒刺激着人的神经,下流的辱骂声不绝于耳;不准拥有生活必需品,连手纸都不准使用……如此种种,把人逼到了如临绝壁一般的境地,生命连维持生存的基本权利都没有了。监狱就靠这些心狠手辣的包夹、帮教在极短时间内“把人拿下来”(即达到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法轮功学员在承受的极限中,身心俱损,毁灭性的受损。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唐明海被诬判,入狱当日就被狱警殴打,不到半天就挨打两次。她说,那些当包夹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想打就打,不用找理由,不用找借口,象疯子一样即兴打,包夹、帮教几个人打,合伙拉到阅览室里避开监控打,时常是一阵耳光,专打脸。

优秀国家公务员、泸州纳溪农机局财务人员杨太英,坚持正信,写的思想认识不符合监狱的要求,狱警强行罚站,杨太英抵制迫害,呼喊“法轮大法好”,犯人脱下她的袜子堵在她的嘴里。然后把手脚捆起来抬进密室,上身与腿呈九十度坐在地上,犯人骑在她的脖子上,压弯腰,让头贴在紧捆的双腿上。两天后杨太英走路都一瘸一拐的;然后白天出工干活,早中晚罚站,有时晚上站到十二点,甚至通宵达旦……

泸州市合江九支镇四十多岁的小学教师刘小林,因控告江泽民,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大约二零一六年年底被劫持到龙泉女监三监区。刘小林被罚站通宵,一天二十四小时白日昼夜的站,一段时间后站到晚上十二点。期间被暴打、被淋冷水,全身湿透不准换,在当风口冻;经常是粒米不粘的站着挨饿,终日在极度疲惫、饥肠辘辘中煎熬。三个月严管的身心摧残,刘小林瘦的皮包骨,脱了人形;神情郁闷、恍惚,不说一句话。一个乐观向上、笑吟吟的优秀教师形象不见了。据知情人说,现在刘小林不敢进浴室洗澡,看见淋浴就想起那泼在身上的凉水,深感恐惧。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龙泉女子监狱就迫害死了胡霞、严红梅两名法轮功学员。充当帮教、包夹的犯人们,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残、致精神病、甚至致死,不负法律责任,不受监狱监规处罚,反而得到中共监狱高额的减刑分。

丁国琴被秘密劫持到监狱后,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遭受到监狱何等残酷的折磨致四肢瘫痪?为何又死在救治的医院里?详情目前还无人知晓。有人说,一天看见她被包夹押着上楼,吃力的扶着楼梯扶手,停歇在那里,向上迈一步都艰难。包夹还一边对人说,看嘛,这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这样的。

四、诱捕,秘判,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五月,一个周一的晚上八点左右,泸州市江阳区分水镇派出所警察三人,闯进丁国琴家中一阵乱翻。一个人在追问下说自己姓王,其他人不敢报姓名。他们撕下丁国琴床头上有“真善忍好”字样的挂饰;取下丁国琴挂在自家房顶上的“真善忍好”条幅;抢走两本大法书籍,不开清单,还叫丁国琴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

二零一七年九月中旬的一天,丁国琴在镇上卖菜,分水镇派出所三个警察说要买她的腾腾菜,讲好价钱后,叫给送到派出所去。丁国琴送菜到派出所后便一去无回。后来分水派出所警察将丁国琴的背篼、菜钱二十元、和一双胶鞋送回丁国琴家中;再后来不知谁用电话口头告诉其家人说,人在看守所,可以送钱、送衣物棉被去。

一直在家种地、卖菜的善良农妇丁国琴突然被抓、被关,她的家人非常痛苦,非常担忧,又听谁说要判刑,全家人一筹莫展。期间,丁国琴的家人去找分水派出所要人,分水派出所推说是弥陀派出所抓的,弥陀派出所办的案;找弥陀派出所,弥陀派出所说案子已经交给江阳区法院了;找到法院,法院却说没有这个人的案子。丁国琴就这样被黑整,被置于漫无休止的非法关押中。

丁国琴被非法关押在泸州看守所近一年时间,没有人告知其家人丁国琴被关押的理由,没有谁向其家人送达执法机关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所必须出具的拘留通知书等等相关的法律手续和法律文书;至于丁国琴何时被逮捕的,何时被庭审,以什么事实,以什么法律依据判的刑,家人更是一概不知。直到二零一八年八月下旬,其家人惊闻监狱打来的电话,才知道丁国琴已被判刑两年零六个月,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秘密送到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

监狱告知要三个月后才可以会见。大约二零一八年十月下旬,丁国琴的儿女到监狱探视,见母亲是被人背着出来的,说手脚都动不了了。母亲流泪,儿女痛哭。中共监狱的铁窗高墙内,究竟掩盖着什么样的黑幕?三个月不到就把一个谈笑风生,精神矍铄的老人折磨成了这个样!

中共监狱的医院能真的去救治法轮功学员吗?二零零八年,泸州古蔺法轮功学员李正灵、熊秀友被监狱酷刑折磨的奄奄一息,送进医院后惨死在监狱医院;二零一六年过年前夕,监狱医院把生命垂危的泸州法轮功学员陈世康秘密押送回家扔给家人,随车的警察威胁其家人不准对外走漏消息。陈世康回家仅二十天左右,便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泸州古蔺法轮功学员张自琴,绝食反迫害,在每天被灌食的情况下,还被监狱医院长期的、大量的、密集的抽血……丁国琴被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在中共的监狱医院里她会得到什么样的“救治”呢?一个四肢不能动弹的人,吃喝拉撒全要人伺候,中共的监狱医院,能给予法轮功学员人性的关心、与精心的照顾吗?

丁国琴的儿子曾与监狱签了字办“保外”,但是被告知办“保外”很难,层层调查,层层审批,还要经省级医院鉴定。不管等多久,大家都会觉得丁国琴有回家的希望,就有康复的希望。谁知时隔不久,保外还没办下来,丁国琴就死在了监狱的医院里!

如果丁国琴在头脑还清醒时保外回家,迫害真相就将大白于天下。如此,监狱会让她保外回家吗?监狱对她采用了什么残酷手段,进行了什么样的毁灭性摧残,人们暂且不得而知;然而一个一心想着要讲真相挽救世人的人,突然卧床不起,身心被囚,那种心系众生安危的牵挂和痛苦,可想而知。

五、一份未发表的心得体会

为缅怀含冤离世的丁国琴,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了解大法弟子,现将丁国琴的遗言——她本人自诉、由同修帮助整理的心得体会交流稿的部份公之于众。

心中有法就知道怎么做好

一九九九年六月,我从一位回娘家探亲的同修那里请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我不认识字,学法就靠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可刚听法学法才二十来天迫害就开始了。当时我与当地的同修还不认识,当地集体学法的环境也被破坏了,我想找个同修切磋都找不到。怎么办呢?大法的法理内涵很深,但表面上的那层理则通俗易懂,一听就入心,就明白。我想,不管什么时候得法的,能不能找到同修,只要心中有法,就知道怎么去修。如,中共的电视抹黑法轮功,说什么修炼法轮功的只顾自己炼功,追求圆满,不管家庭,不要亲情,不干活等等。用法来衡量,一看就知道这些宣传都是谎言。我想,我就要证实师父、大法在教导我们做好人,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个好人 。我要从我自身做好,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我在镇上开饮食店卖早餐,做馒头包子用最好的面粉,做白糕用纯白糖,不用化学品。一次幼儿园来定白糕,叫我下次加点漂白剂,白糕显得更白些。我说不行,不能那样做,你不买都行。我的生意很好,来小店光顾的人很多,每天的东西都卖光。

一个女人在镇上开店,很不容易。一天一个地痞无赖来勾引我,见我不动心,就耍流氓报复。他找一个女人在我店铺的摊位前面摆摊卖白糕,故意挡住我的生意。每天,特别是人多的赶场天,把我的摊位掀翻,当众大骂,骂的都是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一骂就是大半天。下午我准备第二天的买卖,他又到我店铺来骂。我想到师父说的:“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1]“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我们大多数是在人与人之间心性的摩擦当中去转化业力,往往在这其中体现。”[1]我心中有法,所以遇到这么大的矛盾一点也不慌乱,忍的心平气和。事情持续半年了,我也不动心。街坊邻居好生奇怪:这么大的欺辱,她居然象没事一样?这人咋的了?这人不傻呀?后来人们看不下去了,纷纷谴责他。

一天,这无理的喧嚣戛然而止,一切归复平静,仿佛大浪之后风和日丽。我的心性在矛盾的魔炼中得到了提高,我体会到修炼人境界升华后的那种美好,其妙难述。

我开店铺,镇上许多基督教、其它教的人来向我宣传,拉我如伙,我心里想到大法不二法门的法理,就断然拒绝,守住了心性,以后这种干扰就没有了。

因又一个小孙子出世,我退了店铺回家养猪,务农,带孙子。我养七、八头猪,不仅活干得好,孩子教育的好,儿子儿媳没有吵吵闹闹说要离婚的;孙子外孙四个带得有条不紊;家务打理的好,婆媳关系处的好。

迫害中,我坚持修炼,做好人,大法弟子乐观向善的面貌在人群中有了威信。有的人有什么难处愿意来找我商量,希望我能出个好主意。如有户人家的媳妇跟别人跑了,丈夫想离婚,找我诉说。我就劝他要处处体谅别人,多为他人着想,宽厚待人,不打不骂,把媳妇接回家好好过日子。结果挽救了这个家庭。

在当今中华传统被中共破坏了的年代,如果双方出现矛盾,参与解决的人,很少站在体谅对方的角度上去劝和的。很多都是站在维护一方的利益上去教唆着如何争,如何斗,结果导致双方都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在开导别人时,用从大法“真善忍”法理中悟到的、常人能够接受的理来讲道理,劝善,大家都很信服。找上门来求助解决各种矛盾的好事我做了很多,大家从中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善,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我得到了村里的多次表彰,二零一六年村里给予的“好婆婆”奖状,至今还贴在我的门上。

讲真相开创环境

我刚得法学法,师父就为我净化、调整身体。大法的神迹在我身上的体现,如几十年的耳聋几天就好了,个子奇迹般的长高了,身材变样了,能挑能抬,身体强壮,精力充沛等等,大家都有目共睹。但是在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的毒害下,人们被蒙蔽了,中毒了,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真相,而相信了谎言,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产生误解,甚至敌视。有的人一见我就回避,或冷言相讥;兄弟姐妹们一见面就严厉的“劝”;乡亲们红白喜事聚集一堂,我到那里就会遭到冷落,遭受白眼,被奚落等等,我感到压力很大。

我想,法轮大法教导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让人身心受益的事实真实不虚。什么是邪?反对法轮功的才是真正的邪。师父说;“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我想,迫害法轮功只能猖狂一时,不会永久,难道我们正的还怕邪的不成?我又悟到,师父说我们是“真、善、忍同修”[1],那么我们就得说真话,讲真相,为师父,为法轮功正名,体现出“真”来;我们还要维护“善”,人们被谎言毒害了,我们就应该帮助人们把被强加的错误认识扭转过来。

当我从法中悟到大法遭到迫害时大法弟子该怎么去做的时候,心中一片光明,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我时时都表现出乐呵呵的状态,别人骂我、讥讽我、歧视我,我都不在乎,照样干活,修炼,过日子。有人说,你干活还攒劲,不知道累吗?你的身体怎么那么好?于是我就大讲修炼法轮功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逐渐的我越讲越主动,越讲越起劲,个别讲,人群中讲,亲朋好友中讲,村里的大聚会中讲,对警察、对干部讲。我说修炼法轮功我的耳聋好了,(后阶段讲真相我还说我癌症好了)连身材都变好了,现在根本不用吃药了,无病一身轻,干活浑身有劲,活得真是舒服得很。我活干的好,家务理的好,儿子、孙子教育的好。是因为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教导的好。我讲的顺理成章,振振有词,声音洪亮、乐观、自信。

我周围的环境在讲真相中发生着变化。上边有人来调查,身边就有人明的、或暗地里为我说话,保护我。镇上的,村里村外的,陆陆续续有十几个人来找我学功。这些学功的人中出了一些奇迹,有绝症、顽疾好了的;有脑瘫、癫痫好了的。一天一个等死的风湿心脏病患者,她的儿子与她通话时,儿子一听她妈声音洪亮,不是原来那气息奄奄的声调,就疑惑的问:你是不是我妈哟?在中共无理打压的黑暗岁月中,大法在一方悄然传播,现在,我的一些亲戚也开始接触大法了。

讲真相就是“真”的法力的体现。大法弟子长期坚持不懈讲真相,真的能使人得救,能改变环境,能开创出新的天地来。

讲真相、救众生

我明白了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很重要,很紧迫,除散发资料外,我还以卖菜的机会,在镇上,及进城给买菜的人三退。写不起名字,就把三退的人名牢牢记在心里,或者准备好纸、笔,叫三退的人自己把名字写上。往往菜还没卖完,就已经退了十几、二十个了。最多的时候大半天退了约三十人。

在镇上,我给当地人劝三退,一次没讲通,第二次、第三次接着又讲,直到劝退;在城里,一个地方卖菜时间稍长一点,很多人都知道我的菜好,没打农药,没施化肥,也都知道我这个卖菜的在救人。有的人一次没退,第二次到市场上来主动找我退。有的人问,你说你怎么救我?你怎么救得了我?一听我说的有道理,就说,给我退了吧。有时给一个人还没讲完,旁边就有人插进来说,给我也记个名字吧。有时几个人争先恐后的来退。有的退了表示感谢,要送衣物,送钱给我,我都谢绝了。我说是师父教我们救人的,不收钱。

一天遇到一个大爷,在我背篼里翻,看有没有资料,没翻到东西就把手机关了。他是有目的来的。第二次见到他,我主动跟他打招呼,送一把菜给他,跟他讲起真相来。我说我们在救人,天要灭中共,你要赶快三退,戴过红领巾不退一样有为中共当陪葬的危险……他高高兴兴的退了。

二零一七年七月初,我常去的那个巷道里的露天市场封闭了,换到一个室内的大厅里。开始几天大厅里还没有空调,里面闷热,买卖的人都不习惯进去。那天我也出了大厅,刚出大厅,很多人围上来抢菜,拿不拿钱,给多少钱,我一概都顾不得计较了,我怕菜没有了,人还没救着几个。于是我只管讲,请你们记住“轮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坏事干多了,大跃进、计划生育、各个运动整死那么多人,天要灭它了,赶快三退,让神佛为您抹去宣誓的印记吧,这样您就平安了,将来大劫到来您就能得救了。旁边的有人说我傻,只顾讲,卖菜钱都不要了。有个大爷说,整个市场只有这个卖菜的不一样,卖的菜好,还救人。

说这话的大爷姓蒋,他也是第二次劝才退的。他说,你就在这个市场卖菜,我好给你宣传宣传。他隔天来给我买菜,我讲真相,他就在一旁大声说,只有法轮功好,法轮功卖的是真品。共产党坏,是整人的,是骗、是诈……

六、结语

法轮功是在乱世中救人的佛家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准则,教人修心向善、返本归真。丁国琴是中国农村一名平凡而普通的农妇,也是上亿法轮大法弟子中不平凡的一员。她含冤离世,离我们远去。如果她今天还活跃在城市、乡村,那会有多少人聆听真相,守住善良,得到大难前的救度啊。

丁国琴遭绑架构陷的整个过程,及迫害致死经过,全是中共黑箱操作而为。中国邪恶党迫害修炼人,就是为阻挡众生得救。希望知情人提供丁国琴及更多大法弟子遭迫害的详情,提供各类迫害者的名单,为蒙冤受害的大法弟子申冤。

希望参与迫害者赶快醒悟,停止迫害,为即将来临的大清算、大审判收集其他人的迫害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留下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2/四川泸州市善良农妇丁国琴被迫害致死-390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