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玉莲是被大连看守所害死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叫张桂兰,是大连理工大学退休教师,被迫流离在国外,现居日本大阪。我看到了明慧网上讲有关迟玉莲的报道,想把我知道的一点真实情况讲出来。

迟玉莲
迟玉莲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早七点半左右,我从家里被大连市沙河口区高家村派出所绑架到大连市看守所,关押在女子监区第六监室。在监室里,我给一些被关押人员讲法轮功真相时,她们问我:“阿姨,你知道吗?你睡的铺上死个人(室内没有床,两个板铺,指的是小铺),也是你们炼法轮功的?”

她们一说,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迟玉莲”,于是我问:“她是哪的?”她们说:“是栾金村的”。我说我认识她,她叫迟玉莲。是去年(也就是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被抓进来,听说一周后就死在里面了,不知是怎么死的。

下面是她们给我讲的,有关迟玉莲死的过程。

迟玉莲是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从家里被抓的,她进去就绝食,到六月三日,有一周的时间,整天乐呵呵的,虽然不吃,但精神状态很好,说说笑笑的。

那天,午饭后(迟玉莲没吃饭),大约有一个小时吧(那里没有表,时间只是估计的),迟玉莲被叫出去了,出去时还乐呵呵的,很精神,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不到两个小时,迟玉莲被送回来,人就蔫了,头都抬不起来了,是两个人架回来的,躺在床铺上,不吱声。大家都吃完晚饭(迟没吃),迟还躺在床铺上,不吱声,好象死了。

室里的人怕出事,就向上报告。等晚上十点来钟来了四个人(大所长、小所长、狱医、还有一个人),他们进来之后,来回扒拉扒拉迟玉莲的头,没说什么就走了。第二天,也就是当晚的凌晨,大约四点来钟他们(指大所长即看守所的所长、小所长即第六监室的警察、狱医)又来了,说拉她去看病,但同室的人觉得这人已经死了。

看守所里的人心里很清楚,人已经被他们害死了,为了以后编造谎言,假说是送去看病。实际上,在他们给送回来的时候,人即使没死,就已经是不行了。在那不到两个小时里,他们对迟都做了些什么,给迟迫害到什么程度,只有他们看守所里参与迫害的人清楚。

谈论此事在场有:监室室长吴文(犯人)(家住大连市体育场附近,现早已动迁,是和公安警察勾结,以帮人往城里迁户口,抓钱),还有姓栾的(她属于偷漏税,抓她丈夫没抓到把她抓来,以此逼她丈夫出来),叫什么名字我记不清。

背景情况:

迟玉莲,四十四岁,家住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镇王家村,个头不高,一双大眼睛明亮而有神,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勤劳而又节俭、心灵手巧,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型的女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迟玉莲在家中做饭,被凌水派出所纪某带领周水子派出所警察闯入绑架、抄家,第二天被送往姚家看守所。六月五日下午四点,她丈夫接一电话,询问迟玉莲有无心脏病史,家属回答:没有。电话又说:迟玉莲突然昏倒,怀疑是心脏病,已送医院抢救,家属又问:可否探望?电话称:你明天上午到拘留所来一趟。第二天家属到看守所后,被某所长告知迟玉莲已于昨晚六点左右在送往新世纪医院抢救途中死亡(未出示任何证明)。

家属要求看一眼尸体。看守所称必须同意做尸体解剖,否则不许见尸体,而且须签字,因为做尸体解剖是法律程序,你签不签字我们都得解剖。其家属被骗签字后,当家属面做了尸体解剖,其家属发现尸体手腕处有很深的手铐印,由于当时过度悲伤没有仔细看下去。随后尸体被看守所保存,在火化前不许家属自行处理。(按有关法律规定,解剖需经家属同意,尸体由家属自愿处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