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延寿县国保加害善良夫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遭绑架、构陷,五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夫妇俩自辩无罪。近日,自称国保的人再非法提审栾翠柳,并到杜永堂家骚扰,企图再搜罗迫害证据。

杜永堂幼小的孩子与老实家人无端遭此蓄意迫害,生活陷入痛苦。孩子非常想念爸爸妈妈,还不知下学期去哪里读书……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哈尔滨市各区县、大庆市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当日上午十点左右,栾翠柳在家中被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绑架,下午她的丈夫杜永堂也被蹲坑绑架,家中留下幼小的孩子。自从他们夫妻被绑架后,栾翠柳的父母不得不来到他们家帮助他们带孩子。


杜永堂夫妇照片

栾翠柳正直善良,很坚韧,此次被绑架后,她因为坚持自己无罪,不背监规,被打骂过。尽管铁窗囚禁,但栾翠柳不配合任何签字,国保非法提审了她六、七次,劝导、引诱她认罪,都被她拒绝了。栾翠柳表示,她虽然被非法抓捕,但不可耻,她说自己无任何罪错,要求放人,“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

此后,杜永堂、栾翠柳被尚志检察院非法批捕,并被构陷到阿城区检察院,检察院公诉到阿城区法院。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阿城区法院对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跨地区非法庭审。在法庭上,他们夫妻二人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令在场的法官、法警、公诉人、辩护人、家属和旁听人员都听明白了:依照中国的现行法律,抓捕杜永堂栾翠柳夫妻是没有任何证据的,夫妇俩的信仰和行为完全是合法的,根本都是无罪的。

他们的两位辩护律师当庭依法要求无罪释放两位当事人,法官何静波只得宣布庭审结束,择日宣判。

国保再骚扰 家人生活艰辛

杜永堂的孩子今年刚好小学毕业,面临升初中的问题。现今的中国大陆几乎一个模式,家里有初中学生必须得在县城有房产,如果没有房产,就不允许孩子在县城读书。杜永堂的孩子已经在延寿县读完了小学,但是这么多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得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虽然勤劳,但还没能在延寿县买得起一处房产,依然居无定所。

现在杜永堂的孩子面临初中无处就学的问题,家中的三位老人(杜永堂的父亲和岳父母)商量着去看守所会见一下栾翠柳,问问她该怎么办?孩子总不能小学毕业就失学吧,结果哈尔滨市看守所却不允许家属会见。

另外,在五月三十日开庭后不久,一个自称是阿城国保的人来看守所非法提审栾翠柳,想诱骗栾翠柳一些所谓的犯罪证据,被栾翠柳识破并拒绝。

栾翠柳非常惦记孩子和老人们,而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不遗余力,又去了延寿县栾翠柳的家中,追问帮助他们带孩子的栾翠柳的父母,追问都谁来过他家?还伺机寻找能使杜永堂和栾翠柳被判刑的证据。

依照刑法,案件一旦交到检察院阶段,公安就不得再违法插手去搜集证据;如果案件到了法院阶段,检察院也不得再违法补充证据,不知尚志国保是隶属于公安的“国保”,还是检察院的“国保”,还是法院的“国保”呢?即使是法院的“国保”,现在杜永堂夫妇的案子已经开过庭了,他们的辩护律师也绝不会允许在开庭后,再拼凑任何证据,来非法构陷量刑判刑。

不知尚志国保想把这次庭审推翻重审?还是因上次开庭时,他们夫妇当庭揭露国保非法抄家时拿走金项链隐匿不报的事实而报复呢?

现在的办案终生负责制度的实施,使得任何办案人都不应再滥权违法,否则,终有一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和追究。

现在杜永堂家中的三位老人非常的恐惧无助:原来还有一些好心人同情他们,能给予一些帮助,现在经国保这样的骚扰,很多人都回避他们,更没有人敢来家里,怕家中被国保安装了监控监视设备,现在杜永堂家中孤苦无助的老人和孩子在艰难中度日。

请善良的朋友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也请阿城法院何静波法官做出良知的审判,早日让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回家照顾老人和孩子。

案件主要责任人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