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过时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老祖先留下的一句话。然而,现在除了年岁大的老人,相当多的年轻人却不以为然。甚至,有的还会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有的人老做好事,可是苦不堪言,有的人总欺负他人,活得却挺滋润。真的是这样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过时了?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们先讲两个流传的小故事:

“修桥补路双瞎眼”,北宋年间,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个十来岁、腿患残疾、父母双亡的孩子。孤苦伶仃,十分困苦。村子前面有条河,人们过河很不方便。年复一年,谁也没想改变它。只有这个孩子天天捡石头,堆在河边,人们问他干啥,他说要搭桥,让乡邻行走方便。大家哄然一笑,走开了。但是,年年月月,他都在坚持捡石头。

乡邻让残疾的孩子打动了,捐钱、出力,开始建桥。请来石匠凿石头,这孩子帮着搬石头,可是一不小心被凿飞的石子,崩瞎了双眼。人们心里愤愤不平,叹老天不公。瞎了眼的孩子,还每天摸索着做力所能及的事。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桥要建成了。

天下了大雨,似乎要清洗石桥上的灰土。人们在桥上庆祝,这时雷电大作,一道雷电过后,人们发现这个小孩被雷击中,已经死去了。乡邻哭天抢地,心中悲痛。这时,恰逢包拯包相爷路过,人们询问为何上天不公,要这样对待这样一个好人。包青天也说不上为什么,挥笔写下了“宁行恶 勿行善”,拂袖而去。

回到京城,包拯本想上奏一路上遇到的大事,但是皇帝心不在焉,很快退朝。退朝之后,唯独把包拯留了下来。原来,皇后生了一个小太子,哭个不停,谁也没有办法,皇帝只好把包拯叫到后宫,让他看怎么回事。

包拯放眼一看,这个小太子胳膊上有块胎记,别人看是胎记,可是包拯看却是六个字,“宁行恶 勿行善”,而且是自己的笔迹。包相爷惭愧至极,上去在小胳膊上胡噜了一下,字迹全无,在其他人看起来,是胎记消失了。皇帝不明白怎么回事,让包拯用阴阳枕去地府查明真相。

原来,那孩子上世作恶多端,罪业甚大,要用三辈子还那一世造的罪业。上天原来安排,第一世残疾孤苦;第二世瞎了双眼;第三世遭雷击而死。但是,这个孩子,残疾无助却一心修桥做好事,于是天公让他一世还两世的罪业,让他瞎了双眼,可是这个孩子毫无怨言,瞎了眼还摸索着帮忙修桥,天公念其发心至善,就让他一世还三世的罪业,遭雷劈而死。

以苦为乐,积德行善,还完了罪业之后,转生为太子,得到的是天子福份。

中国有个成语,叫作“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说一件事的发生,是福还是祸,很难从表面上来断定。进一步说,一件事发生了,是好是坏,背后很多更深的内涵才是决定因素。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还有一个小故事。

“七来七往的怨”,从前有一富翁,家财万贯,却无一男半女,非常苦恼。于是,无奈之下富翁纳了一名小妾,不久小妾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富翁非常高兴,对小妾和他们的儿子十分宠爱;可他的大老婆因此心生嫉恨,表面上喜欢孩子,可是心里却另做打算。

小儿子长一岁多,家里谁也不怀疑大老婆对小儿子的爱心。一天,趁家人不注意时,用一根细针在小儿子的头顶,就是百会穴狠狠扎了一针。小儿子不会说话,只是不停哭,家人没有办法,七天之后,小儿子死了。不久,小妾获知是大老婆下的毒手,郁郁而终。

没过多久,大老婆居然怀孕有喜,全家人很高兴,富翁丧子丧妾的悲痛也减轻许多。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日夜呵护,视如掌上明珠。然而女儿长到一岁时,却突然夭亡。富翁的妻子尝到了失去孩子的巨大悲痛。

一年多以后,大老婆又有身孕,孩子到两岁多没了,如此一共七个女儿,个个漂亮可爱,就是命不长,或三岁、四岁,最后一个女儿长到14岁,已经定亲,却在出阁前一天的晚上,无缘无故地死去了。富翁的妻子生不如死,悲伤欲绝。

路过一位救度苦厄的阿罗汉,来到富翁家,要见大老婆,大老婆已是奄奄一息,无心见这位僧人,阿罗汉执意相见,只能由别人搀扶,大老婆向阿罗汉诉说失去七个女儿的无比悲痛。

阿罗汉问道,“你们家的小妾在哪里?她是怎么死的?”大老婆心内一惊,“这出家人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呢?”于是让仆人奉茶,请僧人开示。妇人此时默然无语,心中惭愧不已,阿罗汉说:“你杀她的儿子,令她忧悲懊恼而死,她心有未甘,所以前后七次来投生作你的女儿,也让你饱受丧女的痛苦。”

妇人一下子明白了这二十年来,虽然暗中害死了小妾的儿子,但是死去的小妾,并不仅仅答应夺去妇人的生命,就算事情的了结,而是让她每一次女儿出生之后,都时常担忧女儿的命运,在极端的痛苦中,度过她的一生。

妇人又向阿罗汉哀求忏悔,并希望皈依佛门,阿罗汉知晓妇人劫数已过,二十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可以让她明白善恶有报的道理了,于是点头允诺,愿意救度。

有句话说,世事如谜,的确是这样的。世事几个能看透,争名斗利苦一生。在生活中,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被一件又一件偶然的事情烦恼呢?可是,事实上又有哪一件事情是偶然?有人说,眼见为实,看不见就不相信,哪有神?哪有佛?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谁不相信就不存在的。

看见是好事,它可不是一定是好事,看见是吃亏,说不定可以得到真正的福份。

然而,中共从一九四九年开始,从人们一入学开始,到中学、大学、工作,一生中都在灌输无神论思想。文革十年浩劫,破四旧、毁寺庙,彻底断绝了中国人与传统文化的联系,其后,又以“一切向钱看”,让所有人都在利益中忙忙碌碌,什么善、什么恶,一概置之脑后,“道德值几个钱”成了口头禅。

受中共无神论毒害最深的人,就是所谓端公家饭碗的人群。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以来,当法轮功学员给施恶者讲善恶有报的天理时,他们大都说:我是共产党员,不信神,不怕报应,我做了某某事怎么不报应我呀?等等。

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才不顾个人安危站出来讲法轮功真相。然而,在天道真相面前,中共媒体从来不会把下面的消息公之于众,对于公安、司法部门而言,更是封锁禁区,不让他们知道这些真实的信息。

潘石,辽宁省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潘石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谁劝也不听,被朝阳市“610”(迫害法轮功非法专职机构)树为“先进典型”,在城乡演讲二十场,演讲时他叫嚣:“我不怕报应,就打、就抓(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我跟定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潘石演讲刚结束的两个月之后,他突然脑出血,暴死在大连街头,年仅41岁。

张峰,原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警察。张峰在建陵派出所期间,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敌视佛法,多次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弟子遭其威胁、毒打、非法劳教。张峰口出狂言:“我不怕报应。”并把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当作往上爬的政绩。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张峰猝死在礼泉县公安局,死时38岁。

袁国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和顺共同乡治安主任,口出狂言:我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身体越来越好,法轮功怎奈我何?我根本不怕报应,我也不相信报应。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上午,袁国峰突感到身体不适,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二岁。

也有人叫嚣在前,果报临头之际,也能心知肚明。吉林省女子监狱刑事犯徐艳辉,在包夹法轮功学员耿继峰时,辱骂大法师父,耿继峰劝她不要骂,徐艳辉不但不听,反而叫嚣不怕报应,结果她在吃饭时,刚一张嘴,两腮颌骨“喀嚓”一声脱落下来,三天不能说话,后来徐艳辉对耿继峰承认自己是骂大法师父遭报应了。

罗东升,男,原河北省涞源县公安局政保股(后改名为国保大队)股长。从1999年开始,罗东升就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勒索钱财,极尽迫害之能事。2005年,罗东升的妻子心脏病加重,去北京治疗,花了不少钱。罗将近一年未能上班。法轮功学员对他及他的家人讲真相,其父摆手不听,后来得癌症身亡。罗有所醒悟,上班后请辞,不干了,后来调离了国保大队。

奉劝那些心存侥幸,还在继续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610、国保、警察、法官、检察官等等,也许你自己,或者你身边的人,做了恶事,却没有后果,那是上天留给你的机会。如果良心发现,那么一定是阴霾散去,如果执迷不悟,继续迫害好人,那么当阴德耗尽之际,也是恶报来临之时。

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上半年中共至少绑架法轮功学员2014人,335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4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显示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仍在持续,相当多的公、检、法人员,还被中共恶政左右,干着害人害己的不法行径。

任何人都不忍心看到或听到这样的恶报实例。明慧网经常刊载许多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的事例,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真诚的为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谎言欺骗、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而深感惋惜。前述因果报应的鲜明实例,值得人们深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3/“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过时了--390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