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阜宁县原国保大队长汪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原江苏阜宁县国保大队长汪华和阜宁县政法委副书记陈朗(兼阜宁县“610”办公室主任)及汪华丈夫杨明志(阜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相互勾结,迫害众多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她亲自或直接指使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强行摄像、照相、恐吓,抢走私人物品,无处不翻的抄家,绑架、拘留、劳教、判刑或强制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残酷折磨,她总比别的恶警更奸猾,想方设法查抄大法资料和书籍等,为直接迫害找借口。达不到对法轮功学员定罪、重判的目的就不肯罢休。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而失去生命;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被他们一伙人迫害的妻离子散。

汪华由于迫害法轮功特别积极卖力,罪恶累累,大约二零零四年前后被中共记“二等功”。法轮功学员曾当面劝阻她停止作恶犯罪,告诉她善恶有报是天理。她却说:“我就不信这一套。”

一、汪华个人和家庭信息

汪 华 (女),现年64岁(已退休),原工作单位:江苏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原阜宁县公安局政保股)。大约一九九九年她接替了前任政保股股长陆相生岗位,任阜宁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提升为阜宁县国保大队大队长,二零零八年从国保大队队长退居二线,又在阜宁县“610”非法机构一段时间后退休。

手机号:13390726698

杨明志(汪华丈夫)是阜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杨建青(汪华儿子,35岁左右)和儿媳两人都在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工作。现在汪华和杨明志都在张家港市和儿子生活在一起。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事实。

1. 汪华是导致法轮功学员汤其国、李顷等死亡的罪魁祸首

◎ 法轮功学员汤其国(男,当时50岁左右,阜宁县医院职工), 二零零六年被迫害离世。汪华和陈朗逼汤其国放弃信仰,汤其国不愿放弃。汪华便指使阜宁县人民医院两个科室的主任杨培军、王安硕两人将汤其国绑架到阜宁县精神病院,被强制打不明药水,逼吃不明药物,让汤其国生不如死,导致正值中年的汤其国后来一直神智不清,于二零零六年痛苦离世。

苍天有眼,杨培军和王安硕当时都遭现世报应。杨培军从他办公室楼梯上滚下来摔断大胯骨打钢板;王安硕的儿子婚后三天被家人送到阜宁县精神病院医治,两天后就在被迫害死的汤其国住过的房间,王安硕的儿子自杀身亡。

◎ 法轮功学员李顷(男,离世时62岁,原是部队转业干部安置),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访,被阜宁县公安局政保股长陆相生(陆相生退位由汪华接班)带回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阜宁县公安局汪华指使警察师志顺带回非法关押城西派出所、阜宁县看守所,期间汪华他们动用刑警队的警察将李顷劫持到水上派出所,钉上死刑犯戴的那种镣,并用穿裆铐铐住,使人无法直立行走。安排三班警察轮流非法审讯,三天三夜不让睡觉,迫害三十七天没有认罪的情况下,又把他关押到保安公司监视居住,迫害一个多月后由汪华指使恶警将他送大丰方强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二零零三年(黄历二十七日),在汪华指使下,恶警徐登峰半夜敲他家门,一下闯进四个人,把他家中翻的一片狼藉,当一无所获时,就把李顷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关押阜宁看守所。公安局副局长田学武和政保股汪华对他非法审讯,制造冤假错案,强行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四年。精神上,肉体上都严重受到摧残。以后日子,李顷经常被“610”曹恒培等人监视和国保大队警察骚扰。

大约二零一三年左右,一天上午李顷骑摩托车带着妻子洪友风去她娘家哥哥家,下午回来时,李顷说找个人说句话,叫妻子在路口等一下。妻子在路口等个把小时不见人,以为人已回家,就自己乘车回来了。当天晚上他们女儿接到建湖县公安局电话,说李顷出车祸死了,在当地医院抢救无效。在妻子和女儿都不在场的情况下,不知什么原因非要剖腹,家人去问情况无果,至今是个谜。

◎ 法轮功学员蔡寿峻,(女),七十多岁,年轻时满身是病,冠心病、心脏病、高血压、高血脂,经常到医院抢救,有时抢救都来不及,家里经常备着氧气包。她30多岁就被单位病退了。修炼法轮功以后从未吃过一粒药,没打过针,医院的门都没进过,并且还学上骑自行车,精神特别好。可是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师志顺带回来强制关押。从此,经常被公安局汪华他们骚扰。二零零零年三月,再次去京上访,被劫持回来,由阜宁县国保大队陆相生、周古伯、师志顺等警察将蔡寿俊绑架回来,由于她拒绝说“不炼”两个字,被戴上死刑犯的手铐脚镣送进看守所。原来她的肚子比怀孕十个月的妇女还大,几年了去过北京、上海多少个大医院都讲没有办法治疗,只能回家等到最后。可是在被关押的第一夜里,肚子突然小了一圈,出来个把月变成正常人的身材。

以后几年汪华一伙几次给她办洗脑班,几天半个月不等,很多时候叫她丈夫(中学校长,常人)陪着,她用自身说法,拒绝所谓的转化。不但她自己身心严重受到摧残,后来她丈夫被吓的不敢让法轮功学员去她们家。国保和“610”人随时都会到她家骚扰,就在她二零一七年离世前十几天,她已经睡在床上不能动了,不能说话了,国保和“610”人还给她在床上照相,迫害她。

2.遭汪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 法轮功学员杨亚平,女,当时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杨亚平去北京想为法轮功说句公正话,在北京广场就被绑架,在朝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天,遭阜宁县公安国保师志顺等人劫持回当地,城北派出所所长从她身上搜走八百元钱;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在关押期间,居委会主任农英带着七、八个人想抢她家电视机等物,因家中没钱,一看实在无物可抢,勒索家人八百元才离去。

二零零零年,本着善意再去北京上访,被阜宁公安国保汪华和师志顺押回阜宁水上派出所迫害,戴上手铐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非法拘留在阜宁看守所三十七天,又劫持到阜宁保安公司迫害三十天,向家人每天勒索四十元生活费,强迫写四书,不写逼她家人写,威胁给钱就放人,不给钱就劳教。接着又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强制“转化”,因为不转化,从此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每天生活在跟踪、监视、窃听、蹲坑的恐怖之中。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国保汪华和师志顺闯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她劫持到阜宁水上派出所,师志顺强迫她承认莫须有的事情,不让她开口说话,一说话就打她耳光,直打得她眼冒火花,师志顺打累为止。还有“610”主任陈朗和汪华指使邱金标和另外两人对杨亚平大打出手,大冬天扒下她身上所有衣服、棉鞋,只允许穿一套内衣、光着脚从晚上八点蹲马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在这期间不让她动,只要动一下就抓她的头发,打耳光,三个人还轮流的反拧她的膀子,使她疼痛难忍。这样施用暴力整了四天四夜,嘴巴被打得变形,嗓子都喊哑了。

接着将她劫持到建湖县看守所继续迫害二十多天,正是过年期间,她突然晕倒不省人事,“610” 主任陈朗和国保汪华不把她送到正常医院抢救,而是送到阜宁精神病院,昏迷七天七夜,强关精神病院四十多天。国保和“610”人不让她出院。家人帮出了院,刚到家不到五分钟,国保中队长徐登峰和周古柏就闯到她家,大发雷霆,问是谁批准出院的?全家人和警察吵起来:把好人劫持去折磨成生命垂危,你们不承担任何责任,医药费还要我们家自理,炼法轮功的人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他们被问得哑口无言,自知理亏走了。

然而没过几天,师志顺和徐登峰就利用她家没人的机会,拿着一张劳教三年的判决书,没通知她家任何人,就将她劫持到句东劳教所,经检查身体血压高到200,心脏也有病,而且身体极差,劳教所不敢承担,拒收。当晚他们又将她劫持到阜宁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敢承担责任,拒收,他们才将她劳教三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国保大队长汪华、沈玉和、徐登峰、嵇如飞、杨月娥等十六个人闯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翻了个遍,抄走大法书籍、师父照片等。她女儿受到很大的惊吓,哆哆嗦嗦地缩在她爸爸怀里哭喊。杨亚平被劫持到东风派出所,关在一间小屋里,天气很热,没有窗子,门二十四小时都是关着,没有风扇,不让她洗澡、睡觉,看守她的人每人到屋里抽支烟就出去透透空气,屋子里的烟雾就象失了火一样,她提出要透一下空气,他们都说:你是政治要犯,不行。第五天,她开始呕吐,头晕目眩,昏迷倒地,再次把她送到阜宁精神病院,又昏迷四天四夜才醒过来。被强关精神病院近两个月,她家人都不知道被关在何地,由假警察和找来的三陪女看守,不让她走动。“610” 主任陈朗和国保汪华还指使精神病院的医生对她用不明药物。

被绑架精神病院近两个月后,国保大队长汪华、徐登峰、嵇如飞又把她劫持到城西宾馆非法审讯三天三夜,后来强行关押阜宁看守所,因为身体差阜宁看守所不敢承担、拒收。仍然设法送很远的大丰县看守所迫害,在大丰看守所期间她又晕倒在地两次,血色素不到五克。大丰看守所不敢承担责任,由国保大队长汪华通过盐城市“610”、公安局赵开庆强制性的将她带回投进阜宁看守所,阜宁看守所见状曾多次向国保汪华他们提议这个人不能再关押了,国保大队长汪华他们不死心。

在阜宁看守所时,一天夜间上厕所从床上晕倒在地,醒来后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动,和植物人一样。看守所和“610”及汪华都在推卸责任,他们叫几个犯人将她抬到看守所大门外,通知家人接回去。女儿放学回家见到妈妈这样趴在床上失声痛哭。杨亚平的生活起居、大小便都由将近八十岁的婆婆照看,亲朋好友、街坊邻里都很愤怒。就这样国保徐登峰还经常到她家骚扰,汪华还逼她写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保证书,不写法院人员对卧床不起的她就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 法轮功学员陈秀珍(女)当时40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她被当地公安局劫持到公安局政保股非法讯问,恶警到她家抢劫,很多大法资料被一抢而空。二零零零年二月,她去北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正话,被汪华一伙绑架到阜宁城西派出所一天,又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二十四天,并被“罚款”(经济勒索)一千元交尧桥村。二零零零年五月,被汪华和“610”陈朗他们劫持到崔湾村办洗脑班迫害,村里刘秀萍、阜城镇副书记刘培林参与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三日,陈秀珍被阜宁公安局副局长田学武、汪华带一帮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先后被绑架到水上派出所、城西派出所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又被劫持到文化宾馆迫害,第十六天看身体快不行了才以所谓“取保候审”的形式放人,期间骗她丈夫交四千元。后被强制送句东劳教所劳教3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公安局副局长曹志强、汪华指使下,徐登峰、周古柏、陆相生、师志顺等带一帮人,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敲门不开、从她家阳台翻进去,非法闯入家中抄家、暴力绑架,夜里二点多钟被绑架到东风派出所和城西宾馆,对她拳打脚踢,额头被曹志强打出包。十五天后被劫持到盐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迫害三年。

◎ 法轮功学员缪平(女),七十多岁,原盐城市二建集团公司财务负责人。二零零一年三月,缪平因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真相。被阜宁公安局田正武、汪华(女)带领一帮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并将在上海儿子家过年的缪萍非法强行绑架,关押到滨海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六月缪萍因在邮电局邮寄真相信,再次被绑架到盐城军分区宾馆非法审查,汪华(女)和国保大队中队长徐登峰等十六人将缪萍单独关押折磨,四天四夜不准睡觉,两个警察 一班轮流交替。连续十三天迫害后被冤判三年六个月,在南通女子监狱遭非人迫害。

在二零一一年底,由阜宁610叶兵为首带领几个人到缪平家,企图绑架她到洗脑班,缪平因否定阜宁“610”非法组织企图绑架她到洗脑班的阴谋,智慧走脱。

◎ 法轮功学员陈玉梅,女,50岁左右,一九九九年十月五日,因去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先后在朝阳派出所、阜宁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九九年十一月再去北京上访时,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迫害,恶警强迫蹲马步,铐扁担铐,把手铐提起来拖着打转跑(叫开飞机),不让睡觉,每天给两个窝窝头,喝点冷水。强行每个人买二百元的衣被(本人没钱就从其他法轮功学员那儿扣除),被阜宁公安局师志顺他们劫持回来后非法拘留二次共十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被恶警师志顺劫持到阜宁邪党校洗脑班迫害,后被绑架到滨海看守所迫害一个月,阜宁公安局叫她的丈夫交二千元赎金才放人,赎金至今没有退回。二零零一年夏天,被恶警师志顺绑架到阜宁公安局核对笔迹,其家人受株连,多个亲戚被抄家。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晚,被汪华、恶警师志顺等十多个恶警从家里绑架到阜宁看守所迫害,十天又被非法提审,不让睡觉,诱供、逼供,恶警则轮流换班,被迫害得昏倒在地,头破血流。三十八天后被强迫签劳教书。在不通知其家人的情况下,将其劫持到句东女子劳教所用各种手段精神折磨、强制洗脑。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钟,被阜宁公安局汪华指使恶警绑架到新区、城北派出所,夜间被转到城西旅社非法审查、不让睡觉、洗澡,手被铐住挂在墙上酷刑折磨,最后被冤判四年。

◎ 法轮功学员魏洪森(女),阜宁农业银行职工。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请一天假,带着一颗纯正美好的心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告诉法轮功多么的好。被北京丰台派出所关押,后被阜宁县公安局劫持回来,关押拘留所15天,勒索3000元罚款。交保安公司限制人身自由,同时扣发工资,每月只发200元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她被阜宁县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陈朗、副主任曹恒培和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汪华及丈夫杨明志指使警察徐登峰、师志顺、周古柏、赵素平非法绑架到水上派出所,丈夫被绑架到三灶派出所,后又被关押滨海看守所37天后劫持到阜宁“一家人宾馆”7天(在她工资中扣4200元说是费用),最后冤判七年,关押在南通女子监狱,同时开除农业银行职员工作。期满回家后不准续交养老保险金。被绑架到阜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阜宁县“610”副主任曹恒培和公安局国保大队汪华等一帮人把魏洪森交到她临时居住地扬州,二零零九年在扬州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 法轮功学员司云(女),五十多岁,阜宁城镇居民。二零零零年二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阜宁警察师志顺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绑架到看守所30天。二零零三年三月,被“610”副主任曹恒培、周古柏等人绑架到阜宁迎宾饭店洗脑,逼写不炼功保证,被拒绝。二零零六年九月,被阜宁国保汪华、周古柏、(610)办公室邱殊绑架到盐城洗脑班迫害,因身体出现严重病症,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被阜宁国保汪华带一些恶警非法抄家、绑架,抢走大法书籍、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被非法关押在盐城阜宁等地看守所近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八年绑架到南京女子监狱迫害。

◎ 曹秀英,女,70多岁,教师。曹秀英以前是个胃癌晚期的危重病人,炼法轮大法以后一分钱医药费没花身体痊愈,看到她出现的奇迹,一家五代人都随着走进修炼大法之路。她的丈夫和大女儿是在机关单位上班,丈夫(已故)原是阜城镇公务员。他们把不该自己所得的钱财统统的归还给当地政府,就连买的一套房子都归还给政府,本应该洪扬因学法轮大法后思想升华的可贵、伟大。而它们反而给曹秀英这一家人扣上“反革命的帽子”,给这一家人带来了很大的灾难。阜宁公安局国保大队汪华和非法组织“610”人员经常到他们家骚扰、恐吓、多次威胁要绑架曹秀英,她的丈夫被迫放弃信仰法轮功,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精神崩溃,使他病倒在床,不久离世。汪华和盐城市“610”,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企图绑架曹秀英去盐城洗脑班,曹秀英被逼离家一段时间。

◎ 法轮功学员洪友凤(李顷妻子),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扣发两年工资,每月只给300元生活费。二零一零年一月,在讲真相中被世人诬告,被国保中队长徐登峰绑架、抄家,抢走私人财物,非法判刑3年6个月。

◎ 法轮功学员司霞 ,女(当时50岁左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 被光明派出所拘留7天 罚款200元二零零二年六月传师父一篇经文,被国保大队汪华和徐登峰抄家绑架东台看守所迫害20多天,又绑架到响水看守所迫害10天。被县“610办公室”主任陈朗、副主任徐子军和汪华关进职工学校“洗脑班”迫害。为避免再遭迫害,她从高墙跳下腰椎摔成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六年 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汪华、周古柏、(610)办公室邱殊和社区把她绑架盐城市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汪华和610)办公室曹恒培、顾宏全及东风派出所和社区无理由把她绑架到x宾馆迫害7天。

二零一二年六月讲真相被人诬告,被向阳派出所所长曾祥文和两个警察绑架,关押在阜宁县看守所一个月后,直接送镇江句容劳教所劳教一年。

◎ 蔡寿仁,女,六十岁,学炼法轮功后,把以前拿回家的棉花结算成钱送到居委会,人人称赞她是个好人中的好人。二零零零年二月,她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阜宁看守所,居委会得知蔡寿仁的情况,居委会人到国保将蔡寿仁担保回家,后来国保汪华他们和610经常到她家骚扰。二零一二年四月,阜宁国保汪华和“610”陈朗、周建华合谋将蔡寿仁绑架到兴化洗脑班,在里面每天从早上六点三十到夜十一点强制性的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十多个人经常动手强制性将她按手印“转化”,连续三个月的时间,她绝不配合。最终多个彪形大汉把他们写好的强制性将蔡寿仁手印摁上,就算她是“转化”才放她回家。

3.汪华几十次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 张彩文,(男,30多岁),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7天;二零零一年被拘留47天关押阜宁县看守所,被打掉两颗门牙,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 朱 红(女,30岁左右),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40天,勒索4000元,在单位1500元股份被扣发;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50多天,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被分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7天。

◎ 多次遭绑架关押到洗脑班或受到恐吓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刘秀云、王玉英、蔡寿俊、蔡寿仁、周阜生、何桂芳、徐兰、徐洪英、陈秀珍、陈玉梅、邓翠芳、洪友风、贾芬、李顷、刘洪霞、刘秀云、司霞、郑锦超、司云、魏洪森、杨亚平。

4. 和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汪华一起作恶的帮凶

盐城市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赵开庆
阜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杨明志(汪华丈夫)
阜宁县“610”办公室主任:陈朗
副主任:曹恒培
副主任:徐子军
副主任:叶兵
专职迫害法轮功骨干: 邱殊(女)

阜宁县公安局副局长:田学武
副局长:曹志祥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沈于河
国保大队中队长:徐登峰
国保大队骨干:师子顺
国保大队骨干:周古柏
公安局东风派出所:王成女
阜宁县司法局股长: 周建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