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定兴县杨村乡政府人员迫害法轮功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定兴县杨村乡政府在先后几任书记策划、指使下,跟随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一些官员利用公权力充当打人凶手,非法毒打、抓捕、抄家、骚扰等恶毒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杨村乡政府官员及雇佣打手

韩吉庆:杨村乡政府原党委书记,定兴县内章乡西靳村人。二零零零年前后,一位法轮功学员(张连荣,明慧网上有报道)被迫害致死,至少有十二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送洗脑班,七人送拘留所、看守所,一人送精神病院,三人被迫流离失所,勒索法轮功学员不少的钱财。二零零零年,非法关押在乡政府的法轮功学员五十八名,关押在派出所的十七名,每人勒索五千元钱,有的六千多元钱,才让回家,非法关押的时间长的达四个月之久。韩吉庆是主要责任人。

董少杰:男,杨村乡后接任党书记,涞水人。董少杰在杨村乡曾非法劳教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法轮功学员多名。有一次,想绑架杨村乡房家村一名法轮功学员,因家中无人,大门锁着,他亲自带领本乡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司法所、派出所一些不法分子,非法翻墙进去,土匪强盗似的乱翻,找他们想要的,目无法律。请见《大陆邪党书记、公安人员遭恶报实例》,后董少杰遭遇车祸而亡,时年四十三岁。

段平德:原政法委书记,定兴县北田乡南南菜村人,配合恶警去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等。

任金田:后任政法委书记、(610)主任,易县人,家住定兴县城,在众人面前讲:江泽民不让做好人,你们不改,就挨整治、挨打。你们要学坏,偷、抢、泡妞、赌博、贩毒、卖淫,我们还不管了呢。你们学什么真善忍、做什么好人啊?我们就是专门管做好人的……恶人们拿着诽谤法轮功的报纸和书念,然后把法轮功学员拉上台逼迫骂人,不骂的就拉出去毒打。

二零零零年前后,任金田担当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角色,经常带领部份官员和打手邪恶的毒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间,一天晚上,在乡派出所关押着几十个法轮功学员,乡政府派去十几个彪形大汉,把法轮功学员都叫到院里,有的被绑在树上,大部份逼迫跪在地上,他们用手轮圆胳膊扇耳光,穿着大皮鞋踹前后心,用电线拧成绳抽打法轮功学员的头、脸,手背,打了一小时左右才收场。打人的事次数无数,邪招颇多,邪恶至极。抄家,骚扰等无恶不作。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司法所所长赵常亮、政法委书记任金田、借用干部房立明、和花钱雇的打手王华、耿长军、许言等人,群打一名女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扇耳光,把她反背铐站着,逼她骂人,不骂,就用电线鞭子抽、军棍打、酒瓶子砸脚踝骨、烟头烫嘴、烫手。

又一位女法轮功学员,30岁,定兴县杨村乡杨村人。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上访,她被一便衣恶警劫持到一个地方,刚下车,恶警就对她拳打脚踢,后来,她被拉到一个关犯人的地方,把她随身带的财物全部抢走。定兴的恶警把她绑架到杨村乡派出所,任金田(乡政法委书记)领几个恶人围着她打,任金田用足了劲打了她一个耳光,她的眼直冒金星,肿了好长时间睁不开。恶人们接二连三的打她嘴巴,又是打又是踢,杨建民(杨村乡派出所协警)用手铐把她的两只手铐在一起(左手绕过脖子、右手从腋窝下伸过)。他们把她摁在沙发上,用那种硬的细铁丝,好几根拧成麻花,打她屁股,臀部都成了紫茄子色。最后勒索了现金6000元,还有家人营救她吃饭请客共花去近万元。

任金田、赵常亮、王华、任卫过等恶人,逼迫五柳庄一个女学员双腿跪水泥地,用胶皮管、笤帚把抽打,以恶作剧侮辱。调戏年轻女学员,将一名女学员打昏后,拖到司法所长住的屋子里,单独关了好几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初的一天深夜,杨村乡政法委书记任金田、司法所长赵长亮,带着几名恶徒,把一名法轮功学员家的大门砸开,绑架走夫妻二人,家中两位九十来岁的老人追出门外,两个年幼的孩子哭着、喊着、追着汽车跑。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乡政府,在会议室,任金田为首的十几名打手蜂拥而上把丈夫围上,一名恶徒问还炼不炼,丈夫说炼,这帮打手就上去拳打脚踢,然后铐上手铐带入另一屋残酷迫害,拳脚相加,用警棍、塑料管整整打了一宿,直到昏过去为止。任金田、赵长亮、王华等一帮恶徒轮流打那位妻子的嘴巴,用警棍狠命的抽打后腰以下,直到打得两腿不能站立。然后又把她拖入小屋,三名恶徒用警棍乱打致昏,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耿常军:男,现年46岁,杨村乡花钱雇的打手,杨村乡张里村人,手机号码13831208846。二零零零年前后,积极配合乡非法官员邪恶的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后回本村任张里村党书记,几年后因犯经济错误被拿下务农。但又想方设法让他的妻子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至今,他的女儿,现在定兴县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

范春古:男,后接任政法委书记、(610)主任,老里村人,住定兴县城,继续追随江泽民指使本单位职员及打手,非法抓捕、抄家,骚扰,关押,毒打,体罚法轮功学员,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先后几任所长策划下,1人被迫害致死,至少有12人被非法劳教、16人送洗脑班,7人送拘留所或看守所、1人送精神病院、3人被迫流离失所。

史玉东:接任杨村乡派出所所长,任职期间,绑架、构陷、审讯、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

房养贺:一九四八年生,房家庄村人,原定兴县杨村乡乡政府人大主席,此人自从一九九九年至今,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极极配合邪恶迫害监视法轮功学员,非法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二零零一年前后任房家庄村支书期间,限制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出门向他汇报,经常撕真相标语等。房养贺固用电话0312-6978241、手机:15031211540、家属手机:13651119730。(注:这些电话是以前的)

姚洪全:后任杨村乡乡长,定兴县杨村乡姚家庄村人,手机号:15028208561。二零零八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骚扰、抄家、送劳教等。

赵常亮:原司法所所长,家住定兴县城,恶人打手,跟随任金田毒打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和任金田是同犯。

房立明:原乡借用干部,杨村乡房家庄村人,一个女儿,现在他和女儿都在定兴县城买了楼房,在定兴居住。在任期间,二零零零年十月,曾几次去学员家要把法轮功学员弄到乡里办洗脑班,家人做担保保下才没被抓去。有时还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

赵勇:男,杨村乡司法所长,曾不断干扰法轮功学员,上门逼迫写保证、签字。

张宝森(现在定兴县国保大队)、任卫国、(杨村乡杨村人)耿常军(杨村乡张里村人)、张伟星(一九九九年任乡政法委书记,定兴县北河镇红树营与红树村人):杨村乡花钱雇的打手王华许岩:二零零零年前后,这些打手将法轮功学员反背铐起,拳打脚踢,扇耳光,用几根电线拧成鞭子、用军棍抽打法轮功学员的头、脸,用酒瓶子砸脚踝骨,用烟头烫嘴唇,烫反背铐起的手等。每个人都有过用各种不同邪恶形式迫害过法轮功学员。

张海远:后任武装部长,杨村乡张里村人,专职撕大法不干胶真相标语,有时碰到法轮功学员贴不干胶时,他还用手机给法轮功学员照相。

郭定全:杨村乡派出所原任所长, 定兴县肖村乡南兴村人, 家住定兴县城,指使本单位职员及打手,非法抓捕、抄家,骚扰,关押,毒打,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先后几任所长策划下,至少有12人被非法劳教、16人送洗脑班,7人送拘留所或看守所、1人送精神病院、3人被迫流离失所。

刘昊:杨村乡政府官员,从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开始,到八月二十二日刘昊伙同其他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敲门,骚扰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杨建民:派出所协警,现年60岁左右,身高1米8左右,定兴县杨村乡房家庄村人,手机:13703323002,始终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骚扰、抓捕、几乎都离不开他,有时下手打法轮功学员。杨建民等一帮恶人毒打七十岁的赵姓老年法轮功学员,军棍打折,电线鞭子打开了花,就这样天天打,半个月后,老人整个臀部被打成了茧。

荆英杰:后任杨村乡派出所干部,跟随所长史玉东迫害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荆英杰、史玉东、杨建民迫害实例: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下午五点钟,杨村乡派出所恶警荆英杰、史玉东和乡政府恶人杨建民带定兴县国保大队四个恶警到杨庄王姓法轮功学员家,不由分说就要把王姓法轮功学员带走。王的丈夫大喊:“乡亲们,(警察)抓人来了……”乡亲们听到喊声,都围向王家,王的儿子躺在警车底下,不让带走妈妈。最后,警察打电话,又叫来三辆警车和警察,强行把王姓法轮功学员绑架走。恶警还要把王姓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带走,在众乡亲正义谴责下,没得逞。后来王姓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定兴拘留所几天。

孙艳立:原派出所指导员,到法轮功学员家诱骗法轮功学员去派出所有事,后他亲自开车把法轮功学员送去洗脑班。

刘玉新:杨村乡派出所干部,经常伙同他人去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佘东臣:派出所协警,杨村乡杨家庄村人,二零零一年,在本村任支书时,就参加绑架法轮功学员,经常去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三月初,河北保定定兴县杨村乡北宅村善良的村妇李姓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讲真相遭北京警察绑架,后被强行关押在定兴县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姚杰:一九四八年生,杨村乡村书记,杨村乡西各庄村人,配合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派专人看守监视法轮功学员,他发令谁举报法轮功学员的事,悬赏一万元钱。

许建国:常委,杨村乡杨家庄村人,二零零八年,许建国和村民佘谦二人举报本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致使学员被非法拘留关押,后非法劳教。经常撕法轮功学员贴的真相标语。

佘谦:村民,杨村乡杨家庄村人,二零零八年,佘谦和许建国举报本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致使学员被非法拘留关押,后非法劳教。

张永根:杨村乡西里村原村邪党支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构陷法轮功学员,诽谤大法。一天晚上,雷击,他家电表起火,顺着电线进入屋内,他正靠墙坐着,险些电死。这是神佛对世人的警告,可是他不醒悟,仍旧迫害法轮功学员,带着派出所的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杨洪彬:杨村乡西里村村委会。从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开始,到八月二十二日带领杨村乡政府官员刘昊和杨村乡派出所杨建民等三人,敲门骚扰杨村乡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杨大伟:杨村乡西里村书记,电话13722294836,和有一个姓玉的乡书记在一个瘦长脸司机和马田宝的陪同下去骚扰法轮功学员。

华庭禄:杨村乡召村书记,长期监视、骚扰本村法轮功学员,多次打小报告。

张贵明:定兴县杨村乡杨村人、任东祥、任文全:曾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

彭建章:一九四六年生,原卷子村党支部书记,卷子村人,已离职。二零零零年前后,其人诽谤大法、谩骂法轮功学员,配合乡政府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在职期间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两名被非法劳教三年。

郭玉龙:一九五九年生,杨村乡五柳庄村人,村党支部书记,任职期间,配合不法官员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进福:一九五二年生,杨村乡五柳庄村人,村610组长,在职期间,经常骚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致使本村李建中被逼流离失所,妻子刘珍艳被绑架到洗脑班,家里老人孩子担惊受怕。

房福顺:一九四六年生,定兴县杨村乡西重楼村人,村党支部书记。二零零二年,他和乡派出所的孙艳立等人骗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去一趟,结果把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到洗脑班里去了。还有一次,他租车到法轮功学员打工的单位威胁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不然就去洗脑班去吃苦。

郭军:50岁上下,杨村乡西重楼村人,新上任村干部,二零一九年春,在迫害大法非法敲门行动期间,他两次带领派出所的警察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照相。

牛伯金:杨村乡乡长,男,家住杨村乡,哪里出生的不详,在任期间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骚扰、绑架、抄家。

房养贺家电话:6978241

秦刚:杨村乡派出所干士,男、现年40岁左右,杨村人。多年来,中共人员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骚扰、绑架等都离不了他。

赵大田:男、50多岁,杨村乡西各庄村治保主任,西各庄村人。从中共迫害大法开始至今,赵大田仇视法轮功学员,每次都参与本村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明目张胆的领着恶人骚扰、绑架,抄家,随时盯梢监视法轮功学员。因作恶过头伤天害理,十年前,一天晚上8、9点钟,其儿子开车在定兴107国道上钻到一辆大货车底下,当场惨死,后儿媳改嫁,留下一个可怜的孙子,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仍然还不回头。

以上法轮功学员列出的迫害者,不是仇恨,这些人是被蒙蔽最深的“被利用者”,是最可怜可悲的。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已持续二十年了,形势已大不同,切不可再善恶不分、参与迫害了。

迫害者周永康、李东生、周本顺、张越这些高官都没人给他们撑腰,咱们乡村一级的干部在红色恐怖中,充当了中共的打手,哪个中共高层人员能替你们负责?亲自执行了恶法恶令,等到迫害一结束或者报应一到,如何承担自己所犯的罪行?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面对昭昭天理,很多人已在思考、采取行动。希望你,即便面对压力也能保持善良本性,即便历经风雨仍然清澈澄净。真心希望你能选择“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机智。未来,没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将会无比庆幸;而对于终于明白了真相、改过迁善的人们,可以检举、揭发迫害指使者,此时正是你将功赎罪的好机会,

人在做,天在看。你的选择,决定着你的未来。

定兴县杨村乡政府电话:0312 6974508 0312 6974510 0312 6974726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