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 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大家好,我今年二十五岁,是一名从一九九六年就得法,但直到今年才刚刚知道怎样修炼的青年大法弟子。

去除障碍得法的观念,真正走入修炼

从小到大,我都以应试教育的消极心态对待修炼。参与了神韵在线客服的项目以后,我这样的观念改变了。为了保持纯洁的心态面对客户,我必须先纯净自己,并严格的要求自己,因为我们的行为和心理活动直接影响计算机另一头的人的反应。在我贪玩、浮躁、心性低时,对方的态度象镜子一样,反映我内心的状态。更严重的是,我心性低时,总是在即将出票的关键时刻被干扰,突然网络中断,失去让客户买票的机会。当我提高了心性,心很静时,值班时来咨询或买票的客人就比较多。

参与项目期间,我坚持大量学法,看明慧网,刻意注意保持纯洁的心态,所以学法时看到的内涵和以前大不一样。这种感觉很美妙。《转法轮》书中的每一个句子,从小到大读了无数遍,都再熟悉不过。可我就象第一次看到一样,师父把更高的内涵不断的展现给我。

看到更深的内涵,然后对照自己的行为,我慢慢的学会了向内找。刚开始是一个执着心一个执着心的去,到从纵深去找产生执着心的观念,多个执着心同时去。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关,自己一次一次的摸索着去过。有的关过了很多遍,每一次都摔的泪流满面,可是每一次都会有更高的认识。到后来,我发现只要把观念反过来想,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想,看似凶猛的关,我把心一摆正,马上就撤掉,柳暗花明。

经历了一步一步提高上来的激动和美妙,我发自内心的想好好修炼,而不是象以往处于消极的状态。这也很难,干扰很大。精進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要想每天都做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基本要求,包括学一讲法,炼五套功,发四个正念,加上救度众生,如果要完成这些所有的事情,不控制自己的睡眠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我这几年都处于很困、没有精神的状态。想象中的自己,是把这些事情全完成了再睡觉,然后第二天早早起床再开始这些事情的循环。可是,晚上到十二点就困的不行了,可还没完成所有的事情。而且多年来,我一直处于在梦境中被干扰的状态。

因为贪玩,每天晚上都清晰的梦到背着行李去世界各地旅游,很折腾,很累。早上起来比睡觉前还累,得不到休息。总因为太累,赖床,起不来 ,感到很苦恼。师父说:“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一天工作下来好象没有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1]所以我很纳闷,为啥我炼功了,早上起来累的脸都是灰色的呢?思考以后,我认定这是魔对我的干扰。

要去除魔的干扰,要心性提高了才能做到。我经历了一段挣扎的过程,心性提高不上来,抓着执着不愿意放手。我意识到,因为习惯从小被家人带着修炼,现在我独自在国外,被这个被动修炼的心理给挡住了。

我开始从头学习怎样修炼。看《大圆满法》,我对照自己的每个动作,然后看师父的教功录像,认真的反复看,看每一个动作的细节,发现小时候从家人那里学的动作有些是不标准的。我对着镜子纠正自己的动作。从理论上,我也明白了要想修成神体,就必须要炼功。炼功会让自己身轻如燕,也会让神通更强大。我仔细看每一套功法指导我修炼的东西,再仔细听师父的口诀。比如炼第五套的时候,师父在开头说了一句“似静非定”[2],到中间却又说“深度入定”[3],我才头一次明白原来前三十分钟是静的状态,但没达到入定,后三十分钟才要入定。我感到惭愧。虽然我在两岁时就得法了,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以一个新学员的姿态虔诚的开始修炼。

后来炼功就不一样了,我从之前象完成任务一样的炼功,到真正的体会炼功时的无穷美妙。感受到师父给我灌顶,那种不可言说的舒服。法轮在身体上旋转,和推动法轮时真实的顺着它的形状在推动它。最美妙的就是什么都不想的时候,真的和师父讲的一样:“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这都是我们这个功法所必须出现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4]我从一年炼不了一、两次功,到现在基本上每天都炼功,因为炼功实在是太超常,太神奇了。

发自内心的喜欢炼功,想要炼功,人变的精神了。只要不炼功,身体就会沉重、混沌、犯困、浮躁、容易累。但当我好好炼功以后,连续很多天睡眠很少都不觉的太难过,而且心态会更静,更柔和。炼功对我精神上所起的作用太超常了,所以我从不喜欢炼功,排斥炼功,变成如果哪天没炼功,心里面就会难过,沮丧。

建立美展项目,从个人修炼过渡到正法修炼

五月份时,在明慧网上看了一篇庆祝法轮大法日的报道,讲真善忍美展在美国小公园举行。当时我想,我们也可以在多伦多办呀,就给美展的协调人打了电话。想不到我俩不谋而合,觉的很神奇。虽然事先没沟通过,但俩人的想法一致。后来经过很多事情,让我觉的,如果你经历过一两次巧合,那可能是运气,但如果你经历了无数次不可解释的巧合,那就一定是安排。

我当时只是有想办一场美展的想法,可协调人想的更大,他想办成一个长期的项目。为了配合他,我联系了青年组和身边认识的同修。可是协调人很忙,承担的责任很大,所以他的时间很少。具体很多联系的事情都是我在做,所以很多人就把我当成了协调人,让我觉的压力很大。

在美展项目里联系常人、讲真相的过程中,碰到很冷漠的人。我的亲人因修炼曾在中国遭受残酷迫害,要我去叙述和分享这个事情是需要勇气的。这是我从六岁的幼年到成年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放在内心深处,从不跟常人说,但常常会暗自流泪的事情。成年后为了讲真相会说出来,但内心却是消极和痛苦的。当我把自己内心深处最敏感和脆弱的事情说出来,得到的是冷漠的回馈时,我特别生气的对同修说,我最讨厌这种冷漠的人了,感觉他们很差劲。

但碰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巧合,我问自己,为什么总碰到冷若冰霜的人?我想到相由心生。对方的冷漠是我空间场物质的反映。找到了,我有保护自己的心,不愿意从第一方的角度证实大法,害怕重现小时候接受的异样的眼光,害怕自尊心受到伤害,所以总是通过第三方的角度,从家人受迫害的角度讲真相,带着怕心、冷漠、顾虑心去讲,没有做到慈悲。感觉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保护自我的心理很难放下,就象一个生死关一样。

在美展项目里,保护自我的心被触及的淋漓尽致。作为协调人之一,听到很多不同同修的意见和想法。有抱怨、不满、不理解和对我的看法。在项目里,在协调人的位置上需要放下自我,倾听同修们的想法,从他们的角度去考虑,理解他们,才不会出问题或有间隔。所以当我意识到我被项目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的时候,我感到沮丧,跟同修说,感觉修炼状态跟不上正法進程,静不下来,消极,难过。以前打坐就算疼的直不起腰来,坐一个小时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现在静不下来,只能坐半小时。同修告诉我:“你想太多了,这是私心,当你为私的时候,就只在意感受,总是被伤害,不开心,但当你为公的时候,感受就影响不到你了。”

碰到挫折,我想逃跑,没有修口,用消极和抱怨的方式跟项目里的同修说了我的情况和想法。通过这件事发觉自己怨恨心很重,开始思考,怨的根源是什么。我发现这和师父的要求是相反的,和大法弟子来世的目地更是背道而驰的。师父在讲法中已经讲的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把谜都破了,不停的讲大法弟子的誓约和使命,就是以生命的担保换来的,来下世救度世人。所以我想,之所以有抱怨心,它的起源就是私心,是旧宇宙中的特性。要同化新宇宙,要去私心,从为他的基点看问题,就不会有抱怨了。

意识到以后,我明白了,以前我的冷漠,源于没有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因为自己执着于私,也就是自我保护,把救度世人当作将来审判时不被问罪的一种筹码,而不是发自内心的为他,为了让他们能留下。意识到这一点,我做了个梦。梦到在冰川世纪的冰雪和狂风中,我和常人亲人们在高处的桥梁上艰难的往前行走,看不到头。狂风把我刮到空中,如果我被刮走,就没命了,可亲人却不顾危险的拽住我,不让我被吹走。我悟到,冰川世纪,是我内心冷漠的境界的体现。所以这一次让我亲身体验经历自己出现生命危险的惊心动魄,和别人在我生命面临危险时,不为自己考虑,为他的无私的伸出援手的意义。

我从新审视了自己做项目的基点。虽然希望救度更多的人,让更多人留下,但却夹杂着很多不愿意放下的私心。我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起床炼了第五套功法,发现状态跟之前静不下来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我感到很静,第一次感受到超过了疼痛的境界。以前腿疼痛,会觉的难受。可这次腿疼,却没有痛苦了,虽然它在那里,可是我感受不到它对我起作用了,很平静。我打坐超过了一个小时后,顺便还接着盘着腿,又发了一个正念。我感受到,心性提高后,以前做不到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会简单做到。当然了,修好的部份隔开的也很快。到后来盘腿近两小时,我又能感觉到剧痛了,生出了害怕腿断掉的怕心,就拿下来去睡觉了。早上起床读法,本以为只睡了一个半小时会很困,没想到却很精神。

在这之后,我的改变就是能够主动的去跟身边的人讲真相,想要救他们了。我找到资深领导办公室,跟她讲了我的故事,讲的差点流泪了,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问她我能不能给公司做一个演讲,放一场电影,或者大家一起去看美展。资深领导用迫切的眼神看着我。给她讲了之后,我有点躲着她,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堂堂正正的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跟身边认识的人讲真相,而不是用第三人称,被迫害者家属的身份去讲,所以讲完后好多天我都在反思,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有更稳妥、更合适的讲给她听的方式。在这之后我一见到她就觉的很尴尬,目光闪躲,出于怕心和顾虑心走廊里看到她,我都绕道走。

出乎我意料的是,一星期后,资深领导度假回来的第一天,主动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帮你问了人力资源了,我很想帮你,但公司有明文规定不能支持信仰方面的活动。”我想不到她把这件事情摆的这么重。在她度假回来的第一天,那么多会要开,那么多邮件要回,那么多事情要处理,她却记得帮我问,说明在她心里面我提的这个要求的份量。而且,我们俩的关系并没有象我想象的因为这件事情而变的尴尬。在这之后我们聊了很多私人的东西,感觉到一个生命在做选择的时候,有了对大法正面的行动,发自内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这件事情对我的启发很大,我开始渴望去给身边人讲真相,想要主动的去给更多身边的人讲真相,不再害怕别人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而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就是大法弟子,希望世人快来听真相,得救。

公司里有个小姑娘突然约我喝咖啡。我抓住这个机会,跟她说,法轮大法是象瑜伽一样温和的打坐,可是在中国却被迫害,很不可思议。我问她,你愿不愿意签明信片上的请愿书?她说,她要看看。我把明信片放在她桌子上,她迟迟没有还给我,我心里面很忐忑,担心她知道我早有酝酿,就是为了让她签字,精心安排和策划了,事先也在心中排演了。我想,如果她知道我是这样的,会怎么看我,以后还是朋友吗?她应该不会再找我玩了吧?想不到,她痛快的签了字,而且之后连续很多天都要我和她一起去喝咖啡,根本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觉的我是有目地的接触她。

后来,我又约同事一起吃饭,和同修一起去跟她讲真相。虽然这场讲真相是计划好的,心里面感到有障碍,害怕别人觉的我约她出来就是有目地的,所以我就想,哎,算了,自然一点,聊些自然的话题,我不提签明信片的事情了。想不到同修很自然的把明信片拿出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我同事就毫不犹豫的签字了,没有任何猜疑和排斥,跟我害怕的那种状态截然相反。之后她也没有疏远我,回家以后反而还跟我发短信,很开心的跟我聊天。

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师尊是想让我从不自信,躲避在个人修炼的状态中走出来,真正发自内心的救身边的有缘人,真正的走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救人行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四章 法轮功功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