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与旧势力签约 走证实大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我在收拾房子的时候,在露天阳台上踩到了一只大马蜂,我的脚被蜇了一下,因为我是修炼人,也没有理会,后来我的脚底就烂出了一个豆大的坑,一直流着清水。因为对讲真相、学法、炼功以及做家务都没有什么影响,所以我一直也没有管它。虽然不疼也不痒,但是一、两年过去了,它就是不愈合,一直向外流水。

有一天,一个同修来劝导我,同修说:“你血糖都二十多个了,还不去医院看看。”我说:“我都不知道我的血糖有多高,他们怎么知道的?”说后一笑了之,也没在意。但是脚一直在流水,没有发展,也不愈合。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有一位朋友在镇区以外有三、四公里的地方,租了一个有两亩地的农家小院,让我给她去看守院子,并帮她喂养鸡鸭等家禽。我虽然白天在那儿喂鸡、种菜,但一直没有在那儿住,每天忙完后就关门回家里去做饭。

二零一八年四月的一天,突然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我的大脑里闪现出了一念头,我去农家小院居住。因为当地邪党一直把我们夫妻当作重点人物对待,经常被骚扰,我觉得去农家小院住一段时间,有一个清静、稳定的修炼环境,对做三件事也有好处,因此就暂时搬到那儿去住了。

第一天晚上,我正坐在屋里学法,看到师父法身来了,师父站在那儿,身后有三、四个护法神,师父带着护法神在屋子里帮我清理了环境。当时,我怕受到干扰,所以,我就问:“你是李洪志师父吗?”“你是师父吗?”连问了三声。师父看着我只是在笑。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自己的右脚已经肿起来了,象紫茄子一样。并且化了脓。没过几天我的脚心烂了直径有三、四厘米的洞,直接烂到了骨头,每天都会流出大量的脓血。我就不断的用卫生纸擦去,一个月就用了五大袋子卫生纸(大约一天需要三包纸)。脚面子乌黑,肿的像铁块似的,一敲当当的响。

有一天,儿子下班后去看我,我正在擦脓血,被他发现了,哭叫着非要拉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我就在心里想师父讲:“我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你哭叫也没有用,也动不了我的心,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他就用手机拍下来,说让别人去看。有人看了之后说:“这个脚不上医院好不了”。儿子也上网去查找,说去医院也很难治愈。

一段时间内,同修到家里找我也找不到,后来打听到我去农家小院住了,就去那儿看我,他们一看我的脚也害怕了,我们就一起学法、交流,查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对法的认识。并且在农家小院里还绽开了一朵灿烂小花。

不长时间,大门前来了几个人,在我院子外的大水渠两边测量。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之后知道了,要在我们大门口建水闸。没几天,施工队来了,正好驻扎在我院子的门口,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就抽时间,找机会向他们讲真相,逐渐的把他们的大老板、二老板、施工员以及技术员等很多人员都明白了大法真相。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们都成了朋友。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脚底下的洞,连皮带肉一块长,象补网一样,很快脚底就痊愈了。没过几天,在对应的脚面子的部位又鼓出来了,长了一个大包,几天就裂开了。从裂口里支出两块骨头和一段筋。我一摸是块骨头,用手一揪,没揪动。

到了晚上,腿疼那真是撕心裂肺的疼痛,疼得我咬着被子打着滚哭,这时我就想起了师父讲的法:“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心是最难把握的。”[2]我就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也高声大喊:“我最舒服了!”这个时候又来了许多邪恶的魔干扰我,把我的房顶架起来,又往下扔,有时还能听见有一些人在我房顶上像跳蹦蹦床一样在上面跳,我就想着师父讲:“我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当时,我晚上不敢睡觉,就感觉睡着后,就很容易被邪魔带走。所以,一旦有些迷糊,我就赶快把自己叫醒,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这样坚持了两、三天这个状态就过去了。

我感觉自己已经承受到了极限,这时,我听到很多人在喊:“快点,抓紧时间急救!抓紧时间急救!”我睁开眼看到师父正站在我的面前,对着我微微在笑,师父向窗外看了一眼就走了。我顺着师父看的方向向窗外看去,院子里有很多的人,一眼望不到边,一下我就精神起来了。这当天晚上有一位同修也同时做了一个梦,说本地区不知发生了一件什么大事,惊动了上界。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还得抓紧去救度众生,不能停留。

第二天早晨神奇出现了,两块骨头还有一块筋带着脆骨一块支出来了,用镊子夹着就拿出来了,也没有血丝。同时,我的身体真是脱胎换骨一样啊,我心里那个敞亮劲啊,象打开一扇大门一样真痛快!同时对师父感恩之心无以言表!身体就像换了个人一样,走路轻飘飘的,脚面子很快就恢复了原状,但我的小脚趾比原来后退了一大截,筋骨完好无损。

中午时分,我脚上肿的像铁皮一样的硬皮也脱落下来了,整个一个脚的形状,敲敲那个脱下的皮子还当当的响,这个脱下的皮子被我大门外干活的工人看到了,老板的儿子小康问我说:“大娘,你的脚不疼吗?你不害怕吗?都那个样了,就象铁皮一样。我看到都害怕。原来我只是看着你的脚不得劲,没想到会是这样,你还出去讲真相。”他觉得不可思议。我跟他说:“我们有师父看护着,没问题的,请你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福报的。”并帮他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少先队。

当时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大娘,我认为这个宇宙中不只是咱们人类吧,我觉得外面还有人。 ”我就按师父讲的,我能理解的,我给他解答了这个问题。

老板知道了这件事情后,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就直接给工人们下命令:“工作时不戴安全帽可以,但不带护身符不行。”此后,他们大批干活的人都做了三退。在这之后,他的工程队也得到了福报。

发大洪水的时候,别的施工队所有筑的工程坝堤,都被冲垮了。而他的工地在最下游,按理说这个坝提更容易被冲垮,但是老板带领着工人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还让我帮他们念:“法轮大法好”,最后他们筑的大堤完好无损,工程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一天晚上,我在学法的时候,旧势力坐在我身边跟我说:“你跟我签的约是死,你这几年了,你怎么老不死呢?”我就合上大法书,告诉它:“我跟你签约的时候,是因为你不让我下来才签的。可我和李洪志师父早就签了约,我只承认和我们师父的签约,你的签约我已全盘否定,一律不承认。师父教我的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大法弟子救人急需人手,我怎么还能听你的呢?我只听我们师父的。”它唉声叹气的走了。

夜里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刚要睡觉,这个大魔又来了,它说:“我对你也没有办法了,你不死,我就蹲你。”它就从天上落下来蹲我的腹部,蹲的我手脚不自觉的往上抬,我就翻过身来,它又一拳把我打翻过来。我坐起来告诉它,“你蹲我也没用,我就要跟师父回家。”它就气急败坏的走了。我就起来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对我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新年之际,有两位同修听说我身体不适,过来看我,跟我交流,说身体也是不舒服。我说不要理它,身体不舒服正是提高的过程。两位同修说:“我们来看看你就放心了,我知道什么魔难你都能走过来,我们都很放心。”我说:“只要听师父的话, 什么魔难都能过的去!”

谢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个人口述,同修整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