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性的“巧合”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家人身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大家偶然会碰到一些看似巧合的事情,经常会让我们觉的这件事情太出乎意外了,太神奇了。这样戏剧性的“巧合”接二连三地发生在我家人身上。

以前我为人比较自私,容易走极端,也沾染上了社会上的一些不良习气。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性格脾气有了很大的改观,变的温和而善良。我的父母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是他们也在认同“法轮大法好”中直接受益了。

(一)

我母亲前几年有一天在手上出现了一个囊肿,疼痛难忍。她当时去了附近的医院看医生,一个硕士头衔的权威主任医生给她做了检查,诊断结果是这个囊肿是恶性肿瘤,很危险。我母亲回家后一想到我父亲以及我们兄弟以后谁来照顾,就觉的思想压力很大,一个人坐在家里痛哭。随后在我家附近的医院治疗几天后,我母亲转到了我们本地的专业肿瘤医院。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让母亲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是刚开始她不是很相信,所以做得也不是很积极,后面我给她播放神韵节目的光盘时,刚开始她也没有很认真看,但是她病床旁有一个被撞伤腿的小姑娘却是很认真地在看,她说过去她看过神韵光盘的节目,觉的太好看了!小姑娘的认真也带动了我母亲对于神韵光盘内容的关注,慢慢她也投入進去认真观看了,后面她越看越觉的好看,她说神韵演员的服装、色彩搭配、天幕背景、演员舞动的动作等等太美了,这个总导演真是太了不起了!

通过观看神韵光盘,她明白了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也从正面认同了“法轮大法好”。在肿瘤医院我母亲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后面的诊断结果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个囊肿是良性的,切除了就好了。我们总共只花了一千多元钱就使我母亲的病彻底痊愈了。

(二)

我父亲的身体原来一直是大病没有,但是小毛病不断,有段时间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一些身体不适的状况。他的尾椎很痛,有时甚至影响到他正常的出行。我母亲就陪他到我们本地的大医院去检查,检查拍片的结果是在腹部出现了二个用肉眼都可以清晰看清楚的小洞,医生说如果一个月内情况依旧,那么就要住院动手术,否则会危及到我父亲的生命。

原来我一直都在给我父亲讲法轮功被中共残酷迫害的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好”,但是因为我父亲原来退休前是中共公安中的领导,被中共媒体抹黑法轮功的反面宣传毒害很深,所以当时无论我怎么去说,他都没有从心中真正去接受。当我父亲把检查结果给我看时,我郑重的对我父亲说:人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现在我们要做的不就是保命吗?

也许是我的真诚打动了父亲,我父亲同意了再次完整的看翻墙从明慧网免费下载的真相光碟《我们告诉未来》。为了让他的观看不被轻易打断,我每天下班后都会抽时间陪他一起看,在认真地看完全部真相光碟内容后,我父亲清楚明白地知道法轮功原来是被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然后我再告诉父亲只要一有空就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我说这就象一个人徒步去深山迷失方向、出现了危险,他身边有一部手机,他可以通过手机与外面救援人员建立联系后让自己获救,但是如果他首先心里不相信这一切可以做到,那么他就不会有拨打电话的动作,从而使救援人员可以准确定位找到他使他获救。那么当我们在某方面发生困难、痛苦时,我们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如果说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那么我们默念不就是在与之建立联系吗?这个和手机与基站建立联系有什么两样呢?我们越是相信,越是信念坚定,可能就象手机信号一样这个联系就越紧密,在建立和谐良性共振的情况下,可能就会使个体生命的情况往好的方面发展。

我父亲明白后让我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写在一张小卡片上,这样他可以随身携带,随时可以默念。我母亲也在帮着他念,一个月后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父亲原来腹部很明显的两个小洞,一个已经完全消失了,另一个也已经钙化了,医生说不用动手术住院了,我笑着对我父亲说:如果我们能念得更诚心念得更多,或许连那个钙化的情况也应该完全没有了。

(三)

前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我父亲去市一医看病,主治医师说喉咙这里有一个大的囊肿,因为无法判断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所以必须开刀取出来检测,因为是在接近头部的位置,所以这样的手术当然也存在很大的风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在这时,我父亲原单位退休的一些同事又因为待遇不公准备上访来找到我父亲,让他也一定要加入一起去维权(他因为身体原因不想去,但是他过去的那些同事又一定要通过各种方式软磨硬泡也想把他拉上)。这些事情的叠加效应让我父亲一时间压力巨大,夜不能寐。

那么我就在和我父亲继续深入去讲清真相的过程中,陪他看新唐人《细语人生》栏目中的与健康相关的大法神奇系列节目,消除他的各种担心及压力,树立一个常人应该具有的正念。

我们修炼人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碰到的任何事情,首先就是找我们自己的不足,这是一个法宝。我发现自己过去在针对父亲讲真相揭露邪党罪恶方面的不深入细致是关键所在,一方面当然是通过各种机会去向父亲深入去讲清这方面的真相。另一方面就是不承认这种干扰迫害的同时大力发正念清除它们。一定要相信我们自己的能力,师尊把一切路都铺好了,就差我们自己去做了。

后来我父亲带着很大的压力去医学院复诊,我母亲陪着他去医院同时也在帮我父亲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在家针对此事调动自身的所有生命因素参与清除干扰迫害我父亲的因素。十分钟不到,我母亲打电话兴奋的告诉我,结果出来了,主治医师说不用开刀了,一般药物就可以解决了。我对我母亲笑着说我早知道了。

通过接二连三的 “巧合”,我们家人明白了这样的绝处逢生不是“巧合”,而是因为他们认同大法、支持大法得到的福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9/戏剧性的“巧合”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家人身上-389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