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我们曾经走过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几个月前,一次偶然的机缘,我有幸看了几遍电影《为你而来》,每一遍都触动着我的心弦。我们当地最近放映一次,虽然坐在最后一排,可是这次观看却让我体会更深,我更加体会到师尊的无量慈悲,也体会到作为一名九九年以前的老弟子,一定要珍惜大法,珍惜我们曾经走过的路。

影片中有一处下世前的场景,一位尊者感知到机缘到了,这万载难逢的机缘终于到了。这个场景仿佛在唤醒我生命深处明白的那一面,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当初抛下神的光环,发愿与师尊一起下世正法的伟大壮举,内心顿时感到神圣庄严无比。

还有一处场景,主人公在去天安门的前一晚,与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们汇聚在一起,在北京的一栋居民楼里,大家用歌声唱出了自己的心声。看到这里,仿佛过去的一切都从新浮现在我眼前:我七岁开始得法,十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后来家庭长期遭受迫害,大学时迷失在常人中一段时间,出国后再次回归到大法中,经受各种考验,渐渐走向成熟,所有的一切辛酸苦辣,历历在目。

生命深处的醒悟:大法弟子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悉心保护,这一路上看似是弟子在经受魔难,实际上却饱含了师尊的无量慈悲。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激,泪水早已湿透了衣衫。正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1]。

一、北京证实大法之行

一九九九年年末,我跟父母半夜趁值班警察不在,和家乡的其他几位同修聚集在火车站,连夜搭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去天安门证实大法。

经过了几天几夜的长途火车,我们终于到了北京。倒了好几趟公交车,北京的公交车上挤满了人,上下车都很困难,好几次大家差点都走散了,人生地不熟的。快到了黑夜,我当时又饿又累,一阵孤独感不禁袭来,一行人停靠在马路边,等待着来接应的北京同修收留我们暂住一晚,大家一批一批的被接走。我和父亲在等待的最后一批人中。几个小时后,我们被安置在了一栋单元楼里。進了房间,里面已经有很多来自各个地方的同修了,大家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都感到很亲切,到了饭点,一些同修把自个从家乡带的馒头、咸菜放到桌子上招呼大家一起吃,虽然当时为了充饥嘴里嚼着又硬又冰的馒头,可是心里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这时一位同修看到我问:“小朋友,你这么小咋还来了?”我当时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是来证实法的!”满屋子的人听到后哈哈大笑。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都睡不着,因为第二天我们就要去天安门了。我跟一个老年阿姨头对脚躺着,我们彼此敞开心扉的交流,没有年龄、地区的分别,互相为明天去天安门打气加油。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父亲一起搭了一辆出租车走了,我们从家乡来之前父亲带了一条“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藏在了我的上衣里,父亲把他手抄的经文也藏在了我身上。一路上,父亲示意我不要说话,避免提前暴露身份。到了天安门广场,四处都充满了紧张的气息,特别是到靠近金水桥那里,有很多便衣。想要从那里过,就必须说一些辱骂大法的话。不一会,母亲和家乡的其他同修也赶来了,我们一行人分开,先买了些面包和水充饥,然后商量着把横幅举在哪里。

最后我们决定,在天安门前的汉白玉柱子(华表)下面打出横幅。恰好那时候便衣看不到了,周围人也很少。父亲就一手拿着横幅的另一端,跨过汉白玉柱子下面的护栏,站在柱子下面,母亲顺势展开了整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站在另外一端。其余的同修都站在横幅下面,开始做抱轮的第一个动作“头前抱轮”。

我永远难忘那一瞬间,历史仿佛在那一刻定格,时间静止了。天空是那么蓝,我们都静静的站在那里,和平的向世人表达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的师父是被冤枉的!”

不到一分钟,就听见远处警车的鸣笛声,立刻来了好几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一拳把我父亲打倒在地,其他警察开始分别抓人。我们先是被一起带到一个面包车里,我父亲的脸一直在流血,血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我看到其中靠窗户的一位阿姨同修关怀的看着我们,她看到我们上车之后,双手冲我们合十点点头,虽然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语言,可是那一刻我觉得不再恐惧。

后来我被强行塞進了另一个警车里,蜷曲在一个有铁网的后备箱里,好象是装警犬的。车停下来我被扔在了一个派出所的走廊,最后和家乡的其余人一起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我父亲和另外一个大学生分别被单独关在了另外的房间里。不一会,我就听到了另外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鞭子抽打的声音,声声刺耳,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声。

我们呆的这个房间里开始一直没有人,可能是想让我们先听周围房间被鞭子抽打的声音,从而产生恐惧。过了很久,来了几个警察,先是问我们都是哪里的,我们都不说,又换了一批,这一批是连威胁带恐吓。其中一个警察把拳头快举起来,对着另外一个十几岁的女孩進行恐吓,看她不为所动又放下来了。另一个警察开始考我的母亲背《洪吟》,然后他把擦鼻涕的纸往我母亲脸上扔。母亲不仅没有生气还把地上乱扔的脏纸捡了起来。一会又来了一个女警察让一个大姐姐写悔过书。那位大姐姐写完后女警察看了很生气,因为大姐姐写的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好,署名是无名氏。我当时看到这些场景对身边的同修们都心生敬佩。

到了晚上,警察开始动刑了。不让老年人还有小孩子上厕所,对母亲和家乡的另一个阿姨开始上“斜背铐”(将一个人的两只手,一只从肩膀上面背过去,一只从背后背过去,然后两只手铐到一起)。这种铐法时间长了会致残的。家乡的那位阿姨本来就很纤瘦,长时间的被这样铐,我看到她整个人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脸色发白。母亲也是被铐的很难受,汗水从她脸上开始一滴一滴的掉下来。即使这样,她们还是坚持不说来自哪里。我被直接带到了一个有铁栅栏的房子里,里面的同修都静静的坐在那里。到半夜的时候,我被警察从铁栅栏房子里提了出去,我和母亲都被带到了派出所门口。(我们当地的警察看我们不在家里,连夜坐飞机赶到了北京来抓我们回去)我还记得当时有四、五个警察要把我的母亲抬到车上,母亲在那里放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些警察就抬不动母亲了,最后又调来了好几个大汉费了好长时间才把母亲扔到了车里。

我们被暂时关押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里,母亲被戴手铐和我一起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允许吃饭。我被一个警察带到厕所搜身,连袜子都被要求脱掉。

第三天晚上刚好是除夕夜,警察给我喝了半碗的粥,等警察不在了,我就坐在他们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到了凌晨,我们被正式从北京接走,一路上我想着父亲还不知在何处,心里无限的凄凉,也不知道下一刻等待着我们的又是什么。

二、迫害中讲真相

回到家乡后,父母都被非法判刑关押,我家也被抄了,警察象土匪一样把家里洗劫一空,连保险柜里的钱都被拿走了。第二天,我去上学的时候想,我以后再也不能象过去一样了,以后这个家只有靠我自己了。上课的时候我都会被警察叫去教导处训话,有一次,老师出于好奇,自习课的时候把我叫去问话,问我法轮功好吗?我说好。我说我爸爸妈妈都是好人。老师说,我明白了,你去吧。

虽然父母不在身边,可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也经历了很多不同的考验。有一年过年去小舅家拜年,我骑着自行车去的,还给舅舅带了一个礼盒。一進门小舅就说:“今天舅舅问你一句话,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舅舅脸一下沉了,“好的话你爸妈还被抓進去了?”我说那不是我爸妈的错,那是警察抓好人。而且我爸妈修炼后身体都变好了这您是知道的。小舅说:“我不管其它的。反正今天你要说好你就走人,从此我不认你。你要说不好。就留下,舅舅给你准备好吃的招待你。”我丝毫没有考虑,脱口而出“法轮功就是好的”。然后舅舅二话不说,就把我和我的自行车还有我给舅舅拿的礼盒都扫地出门。虽然被舅舅赶走了,可是我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我觉得这是对我是否坚信大法的考验,而我顺利通过了。

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每周末都会骑自行车去当地一个很精進的A同修家里学法,看《明慧周刊》,跟上正法進程,同修还教我讲真相。有一次去劳教所看母亲,我趁警察不注意,把兜里事先准备好的《明慧周刊》塞给母亲,我希望母亲能够坚持下去。在我母亲被非法关押的几年里,她因为拒绝转化,被打毒针,警察找到我,说我母亲绝食了,她们希望我能说服她。我去了劳教所,远远的就看到母亲缓缓的向我走来,她因长期绝食,人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她坐在我旁边,我摸了摸她的裤腿,宽大的裤腿里只剩下骨头了,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我不忍心母亲受罪。可是我又知道,我不能用亲情去逼迫母亲放弃大法,因为我知道大法对她而言比自己的命还重要。还未等我开口,母亲就对警察说,“我不会改变的,谢谢你们的好意。”然后凑到我身边问了问我的近况,看到我很好,她也就放心了。

我的父亲长期被关禁闭,酷刑折磨,我一直无法去看望他,后来刑期满后因为在当地领导视察时说法轮大法真相又被延期继续劳教。他好不容易出来没过几个月又再一次被便衣从家里带走判刑。当时家附近周围围满了观看的群众,有一个正义人士因为不满警察蛮横的做法,也被一起带走了。

接下来我就和刚被释放没多久的母亲一起生活,虽然家里遭受这么多魔难,可是母亲却一直不忘救人,一到周末,母亲就带着我出去发资料,我们各自背着一些资料就出发了,为了省钱我们很少坐公交车的,都是步行,饿了就吃黄瓜和西红柿充饥。往往发资料要走上一天,一直到很晚才回家。多少个夜晚,我们走街串巷,好几次,走到了死胡同里,突然冲出来大狼狗,我害怕极了,母亲告诉我不要怕,念“法轮大法好”,让狗不要叫。果然,大狼狗好像听懂了母亲的话,乖乖的转头默默的跑开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照例和母亲一起出去发资料,我们走了很远很远,因为第二天就是新年了,母亲想多发一些资料,所以很晚了,我们还在发资料,因为想早点结束回家,我有几次就有点敷衍,遇到不好放资料的地方我就不想发了。母亲总是告诉我,要认认真真的发,每一家都不能错过。有时候路走的太多了,母亲会给我揉脚。她看我真的已经很累了,为了鼓励我,有时还会把我这个大姑娘背一会。趴在母亲的背上,我觉得我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了!我有一个这样好的母亲。虽然父亲还在受迫害,可是我们三个都在大法中修,就是最幸福的!

没过两年,母亲因为发资料被人举报,当时警察看到她还扇她的耳光。母亲再一次被非法劳教。接下来的日子,又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常常会想起母亲在的时候背着我,我们一起走夜路发资料的情景,周末再次回到当地A那里,A建议我可以写真相信。我就尝试着开始写一些真相信,当我第一次决定写真相信的时候,我想我要是早上不吃饭,省出来的钱就可以寄一封真相信了。结果那天我没吃早饭,肚子却一点都不饿,我想都是师尊加持我,知道我有一颗救人的心,谢谢师尊。

在修炼上A一直对我帮助很大。一年,我回老家拜年的时候,A帮我准备了很多资料,我记着A教我讲真相的话,心里想着要救人。在回老家的一路上,表哥和我一起坐在车上,我趁旁边人不注意,就赶紧给表哥塞了一个真相小册子,表哥开始有点不高兴,问我:“你爸爸妈妈都被关進去了,你这么小咋还搞这些事情?”我说:“法轮功本来就是被冤枉的,我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后才变的更好了,这些都是法轮功的真相,你有空看看,对你有好处的。”没想到他说,好。然后我又给了他一个,嘱咐他带给他父亲看,他也欣然接受了。一路上,虽然我坐在颠簸的车上,可是心里好高兴,我想,我也开始救人了,我也可以讲真相了!

慢慢的我越来越会讲真相了。有时晚上和表姐出门在家附近广场的健身器材上玩,我会故意把声音放的很大,跟表姐讲法轮功其实是好的,新闻联播上播的都在撒谎,我认识的某某人都炼法轮功身体变的可好了。有时候,旁边的阿姨就会感兴趣,跑过来问我到底咋回事。有时候我会主动跟旁边的人搭话慢慢讲真相。每次讲完真相后,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好亮啊!

有一次,我在家门口等着剪头发,坐在椅子上的时候,看到理发店里有很多人。我就想赶紧给她们讲真相,我夸理发师给一个奶奶头发烫的真好,那个奶奶很高兴,我就跟她拉开话题讲真相。她开始有些迟疑,觉得我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懂这么多,后来讲的真相多了,她就开始认真听了,有时还问我一些问题,我都一一解答,我看着她整个过程,眼神由怀疑变的相信。理发店里的其他人也都在静静的听着,不做声。从理发店出来后,我感到全身上下从未有过的轻松,舒心。

又过了几年,父亲从劳教所出来了。父亲开始在当地做技术支持,周末不上学的时候父亲带我跑到很远的地方给同修买耗材,在电子商城的时候父亲正念十足,每次跟店家讲了一会真相后还会给他们送真相光盘,父亲走在哪里都讲真相,我跟着父亲也学了很多讲真相的技巧。父亲也经常会带着我去居民楼发资料,下雪的冬天不管晚上天气多冷,我们俩都穿行在各个小区里,分头发资料。每次发资料,从楼上到楼下,我都悬着一颗心,直到出了楼我才松一口气,浑身都会紧张的捂出一身汗。到下一次父亲就和我交流,发资料前要有正念,不要怕。有了父亲的帮助渐渐的我在居民楼里发资料不怕了。父亲总是会跟我在心性法理上交流,叮嘱我要多学法。

《九评》刚出来的时候,我也学着大人们,夏天晚上乘凉的时候,就给自己包里放些《九评》去湖边,给乘凉的人讲真相发《九评》,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相信只要念正,想救人,师父就会保护我。所以过去我在中国讲真相发资料从来没被抓过。

三、走回修炼的路

在中国,我的修炼一直都是跟着父母和同修的,我自己其实对法的认识和理解都不是很深,渐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上了大学后,远离父母,失去了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慢慢的我被常人社会所带动,工作后又留在了外地,每次回家父母都叮嘱我要多学法,我都听不進去,一个修炼人长期不学法,慢慢的就会被旧势力拖走。直到有一天,我跟常人朋友在家里视频聊天时,我看到视频里我的头顶出现了一团火,那簇火焰在我的头顶燃烧,我觉得很新奇,还跑去找父亲看。父亲看到后沉默了,他默默的回房间里和母亲商量着什么,第二天他郑重的把我叫到他和母亲前,跟我说想要我出国留学,希望我能在海外的环境中好好修炼。母亲后来做了一个梦:梦到她路过几座山,几座小山中间有一座大山,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孩子一直在向大山磕头跪拜。母亲看到那个孩子心里觉得非常可怜。这时候天空中出现洪亮的声音对母亲说:“这个孩子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她照看好。”

后来母亲就和父亲准备让我出国了。可是我的签证却迟迟拿不到,甚至身体还出现病业假相,我开始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弟子了。以后修炼的路必须靠我自己走下去,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开始每天晚上看师父新经文,看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流泪,我明白我错过了太多太多了,我发自内心的求师父:“师父,请帮帮弟子,我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履行誓约救人!”第二天,我的签证就下来了。

离开中国,我只身一人来到海外,刚开始非常辛苦,早上五点起床到下午三点打工赚钱,下午四点到九点上学,回到租住屋后我开始打真相电话直到凌晨一两点,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只睡三、四小时。虽然很苦,可是心里却很高兴,我又回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

如今,我来到海外已经五年了,这五年,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考验,真的是“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我终于走出了自己修炼的一条路,并不断走向成熟。

看《为你而来》这个电影,让我想起当年曾经和我一起走上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同修们,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大法中?师父讲过:“从九九年“七•二零”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你们要珍惜自己,你们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们。希望你们走好以后的路。特别是那些没做好的,要格外的小心,要珍惜还有的时间。”[3]

时间真的不多了!同修们,回想当初我们同心下世,为救众生,放弃神体,同化大法。人世中我们相继得法,在大法遭受迫害的时候我们排除万难,一起走上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而在这宇宙万象更新的最后时刻,我们也一定要精進修持,正念正行啊!最后以电影中的歌曲《寻求》让我们一起珍惜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路吧!

我跨过高山
越过重洋
去寻找我要去的地方
我知道那是一个真实
虽然有时依然迷惘
终于我找到那个地方
那是我们回归的天堂
真善忍
他重现在我心中
从此我不再迷失方向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