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在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下,走过了二十多年的修炼道路,在今天的助师正法中,大法弟子应该具有自觉协调的整体意识与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的责任感,这是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应具有的素质。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无条件的圆容师尊所要的,是我的本份。

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我地接连出现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其中一名是片区协调人。身边的同修被绑架,我们都是头一次经历,一时不知怎么营救。

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这时我想,这事既然让我碰到了,我就得管,认真负责,抓紧去做,参加营救同修,就是否定邪恶的迫害,就是消减邪恶的干扰,营救过程本身就是修炼,就是对整体配合的考验。

片区内能参与营救的同修较少,营救的事情较多,而且时间紧,我们几个同修很忙,营救难度较大。营救事情较多时,我的急躁心就上来了:“怎么这个事还没办完呢?要影响下一个事了。”抱怨心也出来了:“怎么没有几个同修参与营救呢?”而且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怎么做的这么不到位呢?”“怎么认识不上来呢?”

正当我急躁和焦虑的时候,其它片区的同修,很快的到我们这来了,大家商量如何去营救。经过和有经验的同修商量,准备往分局和派出所附近和周围小区,贴真相不干胶揭露邪恶。准备实施时,有几个同修来找我们,说:晚上做个梦,梦见有同修被迫害,如果不干胶的内容激起警察的负面因素,会给同修造成危险,要制止我们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应该改为邮信的方式做。

一时之间,同修间争论起来互不相让,造成间隔。甚至别的片区同修的头几年的事也给拿出来,说造成多大的损失,你们还跟他们瞎跑!同修之间造成间隔。后来只是一部份同修去贴了。

这些事情的出现第一次让我感到了原来修炼不是那么简单,光有不畏邪恶坚如磐石的心还不够;大法弟子之间也不总是明月清风,人在修炼,人心出来时也会阴云密布、险象环生。

师父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2]“可以在明慧网上报道,叫学员把邪恶了解的更清楚一些、报道出来,叫当地学员大力揭露这些坏人。这些是明慧要协助的,也把有些地区没这样做或做的不足告诉学员。”[3]我觉得揭露邪恶、营救同修、救度公、检、法众生,这事应该做,我们应该继续往前走。

后来的营救中,我也认识到了自己陷在具体事情中,没用大法来衡量,自己有求结果的心,急于求成的心,没有耐心听同修的意见,把常人在单位干事的模式、方式、方法,带到修炼中来了。而且向外求,看同修不配合,不参与,埋怨心也出来了。

流于表面做事,忽视了在营救项目中修心,没有学好和理解好师父关于大法弟子要互相协调的法理,没有重视协调的作用。只是想做完事,就去面对面讲真相。所以当营救受阻、同修有不同意见时,没有和同修诚心在法上交流,提高心性,而是怕受伤害、狡猾的避开矛盾,甩开有意见的同修,自己做,做不下去的时候,就依赖有经验的同修,让他们想办法,推给有经验的同修去做。

一种东西促使我不愿接触一位本片区的协调人,连续以种种借口不与她见面。有个保全自己如何不受伤害的私心。我在内心还有依赖心,渴望这位协调提高上来,我好轻松一些;而且这位协调人看法让那个“自我”受不了。

通过学法和向内找,我找到自己很顽固的不爱听不好话、爱听好话的心,而这却是检验一个修炼者的基本标准,因为这颗心长期没有本质上的突破,导致自己不宽容,心地狭窄,其实正是我心性需要提高的时候,同修的负面表现都是人中的假相,正是给我修炼提高用的。

师父说:“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4]

尽管我和同修的看法仍然不同,也不应该妨碍我们的配合。我在自己和同修的心态都非常好的情况下,平和的提出自己的看法,或默默的做着片区的协调,因为就应该把看到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圆容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