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在银川看守所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我和同修A从北京站坐上了去宁夏省会银川的列车。因前一天听说A的姨那里的同修什么资料都没有,我就决定马上去一趟,妻子也非常支持。

当时师父已经发表了经文《心自明》,我抄了一份,还带上一些现有的资料,乘火车向西北疾驰,感觉特别浓重的黑云笼罩了整个天空,一丝亮光也没有,我心生坚定的一念,对A姐说: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把黑云捅个窟窿!瞬间,我感觉浓浓的黑云真的裂出个缝隙,一丝光亮伴着红云穿射下来。

其实,到银川后我们准备第二天就回去,大姨说多待一天吧,说联系了城里的同修,明天准备去交流一下。我和A姐就出去了一下,回来时,看到家门口来了很多的警车,阵势非常大。警察已经抄了家,一个头目在等我们,就这样我们被绑架了。

晚上,我们被辗转了三、四个派出所、分局,身份证被他们搜走了,感觉他们在另外的房间里很忙碌的样子,隐约听说此事惊动了北京高层和安全部,最后折腾到午夜,我们被关入银川看守所。

一、胸牌写上“法轮功”

在往看守所里走的时候,我还很忐忑,但我已经历过两次非法拘留,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心里渐渐坦然。

進了监号,里面的人还都比较平和,牢头也不算恶。第二天,牢头给我一个胸牌,我一看写着“邪教”两个字就说:我不要,法轮功不是×教,给我就把它撕了。他说必须得戴,不然哪儿都不能去。我说不戴,他也没办法,就给了我一个空白的胸牌。我想要让人知道我不是罪犯,是炼法轮功的,就在胸牌上写了“法轮功”三个大字,还挺显眼。

第二天早上出操的时候,旁边监号的人,刚出门一下就看到了,很惊奇,欣喜的向旁边人喊:“法轮功!这有法轮功!”大家对我笑,非常友好。

银川看守所规定必须都得出操,包括戴着手铐脚镣的重刑犯。操场上所有人排队做广播体操,戴镣铐的重刑犯等就在前面站着看。我觉得做操不对劲,正想着,就看到远处有两个女性一前一后缓缓的走着,前边的戴着手铐脚镣,好象承受着痛苦却带着一股坚毅,细一看,竟然是A姐,我心一震:真是种神聖庄严的感觉!我想,她一定是坚定大法,被迫害。我不做操,我要让大家知道法轮功在受迫害,法轮大法好!我当时就抬起了双臂,闭上眼炼起了法轮桩法的头前抱轮。只听得有人喊:“他炼法轮功呢!”周围很乱的样子,有人过来扒拉我的手,我不动。就听值班警察说:把他带到前面来。几个人架着我,带到前面。我想:不让炼功,那我就让大家听听法轮功师父讲的是什么,我就开始背师父的《论语》,大声的背着,周围的那些重刑犯在看热闹,我真心想让他们在这特殊的地方听闻大法。

七天以后,我因绝食反对迫害也被铐上手铐脚镣,出操时和重刑犯一起。其中一人说:“你那天背的太好了,听着真有道理。”他甚至还记住了几句原文,我听了特别高兴,大法就是神奇,真的有威力,他们听進去了。我告诉他们:那都是大法师父写的,都是正的。有人说:“我妈就是炼法轮功的,炼的挺好的,我愿意她炼。”有人说:“别看我们今天和你站在一起,明天判决一下来,不死刑立即执行就万幸了,但我们都支持法轮功!”这些面临死亡的人对大法的正念让我特别感动。谢谢师父慈悲苦度众生!

警察拿出手铐,给我戴上了背铐,就是两只手一上(从肩膀上)一下(从腰部)在背后铐起来,两臂特长的人还好一些,一般人自己两手在后背是够不着的,硬拉在一起背铐起来非常痛苦,时间长了严重的会残废的。打着背铐,我背法没停,我真是很珍惜这种机缘,希望这些有缘人能多听一些大法。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听我又背起了其他经文,警察倒是没说别的,看我没有停止的意思,就带我回到办公室。他坐在了椅子上,我的嘴一直没有停,背《精進要旨》中的《博大》、《真修》、《为何不得见》等短经文,还有《洪吟》中的《境界》、《做人》、《法轮世界》等师父的诗词,不停的背,就想让人多听一点,哪怕他是刑事犯或直接迫害我的警察,哪怕是只有他一个人。那个警察坐那也不说话,一直静静的听着,等他们出完操都回去了,我也背的差不多了,就停下来。警察问:背完啦?我说成了。他就起身把我的手铐打开了,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回去了。

二、心脏跳的比吃饭的人还有劲

看守所给在押人员是每天两顿饭,每顿一人一碗菜汤和一个大馒头。开饭了,我说我没有犯罪,不是犯人,不吃这里的饭。同监号的人劝了几句就不管了。

一天晚上,同监号五十岁的B说自己会中医,可以给我号号脉。号完脉他说:“还行,可再过两、三天你就不行了。”过了两、三天,他又给我号脉,说:“现在心脏跳的还挺有劲的,可再过两、三天你就不行了,怎么也得喝点水呀。”我每天绝食绝水,但仍和大家正常交流,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管号的狱警S,四十岁左右,人很和气,每天来看情况,让我吃饭,我很坚决,跟他说话总是声音洪亮,意思是让他放心我身体没问题。又过了两、三天,同监的B再一次给我号脉,号完了他很实在的说:“真好,想不到,你的心脏比我的跳的还有劲呢!”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声音里充满了对大法的敬佩,他真放心了。

这样不知不觉很快就过去了六天六夜,我身体完全正常,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不适,精力也非常充沛,这是现代医学认为绝对不可能的,现代科学根本解释不了的,但却真实发生了。当时我没想那么多,没想干点什么,无意间展现了一个大法的奇迹。

我曾经讲过小学历史,当时唐玄奘法师西游取经路过沙漠,皮囊打破,坚定西行四天五夜,昏迷醒来后水塘就在眼前的神迹,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今生,我为自己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比自豪,我也深深的知道,这神奇背后完全是师尊巨大的承受,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第七天早上,狱警来了,宣布我绝食违反监规,惩罚是戴刑具,跟着就给我戴上脚镣和背铐,马上转到另一个监号。

途中经过几个监号,每个监号的人都伸着脑袋看热闹,他们都挺支持和尊敬法轮功。其中一个监号的牢头老大,我们一点都不认识,可他就象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真诚而喜悦的喊:“老C,来我们号吧!我们照顾你。我们这关过某某,你认识他吗?也是炼法轮功的,几套大刑都挺过来了,真是条汉子,我们都佩服他!我们把他照顾的可好了。你去的那号不会照顾人,来我们号吧,我让人天天伺候你。”我特别感动。以前的大法弟子做得好,开创了好的环境,后来的同修就受益了。

三、背铐自动开 看到透明的小臂

到了新监号,牢头也不错,让人给我撕了旧毛巾把脚腕子缠上,说不然走一会儿路就得把肉皮磨烂了。因为我上了背铐什么都干不了,牢头还叫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专门全天照顾我,他是个细心的人,把我照顾的特别好,早晚给我洗脸刷牙,最不好意思的是小便也得他帮助。不知为什么我在被绑架的那天晚上在几个派出所不断的小便,排了很多水,绝食绝水期间,没有大便,但每天都有小便,不知道这些水是哪儿来的?后来这个人走了,又换了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照顾我。

第一天晚上,我的背铐不知怎么自动开了,我惊喜的说:手铐开了。同监号的人都让我不要声张,说这样可以少受点罪。这样我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我又被铐上了。打背铐还真不方便,只能眼睛看,象没有双手的残疾人一样,什么都干不了。最难受的是睡觉,不能仰着睡,只能侧着睡,而这样不管翻到哪边都要压着一只胳膊,躺不平,那只胳膊压一会儿就又麻又疼,就得翻身换一下,就这样一夜不停的倒腾,天天这样睡不好觉。

有一天清晨,我朦朦胧胧感觉醒了,自己躺的平平的,两条胳膊自然的搭放在胸前,我很奇怪:“我不是打着背铐吗?”这时真的醒了,就感觉两条胳膊缓缓的向两边移动,最后和打着背铐的两只胳膊合为一体,我真实的看到两只小臂是象玉一样的,但不是白色,是透明的。我想是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身体,那个体没打背铐。

我一九九六年正式修大法,很少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身边同修经常看到多彩的法轮等,我什么都看不见,到今天为止,修炼二十二年了,那次是唯一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另外空间。谢谢师父的鼓励,让我超越所有的苦痛!

四、绝食二十多天一身轻

刚到这个监号,绝食绝水这么多天的,他们都没见过,所以都来劝我。我感谢他们的善意,但也很坚决。从到这个监号,犯人就被警察要求对我施行灌食,北京的看守所通常是冲奶粉鼻饲就是插管灌食,这里条件差吧,就让犯人把馒头掰碎了放到小塑料可乐瓶里泡半天,然后几个人把我摁在地上,用可乐瓶灌,我不配合,他们就掰开嘴拿牙刷撬我的牙,差点把牙撬下来,我急了,他们看我坚决,不敢再撬,就硬灌,進多少算多少,能交差就行了。

过了几天,牢头拿他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奶粉,冲了给我灌,硬没灌進去,除了剩下的半瓶都糟蹋了,他非常生气,晚上组织给我开“批斗会”,挨个数落我,牢头怕我身体被弄坏了,激动的说着家庭的责任,同室的人都认同他说的,旧势力在用这个办法孤立我。我非常理解这些善良世人,也感谢他们,平静的对待这一切。第二天,环境就神奇的变了,大家对我都很善意,昨天的指责好象根本没发生过。战胜了人情的魔难,大法的纯正在世人心中屹立。渐渐的,他们看到我真的很理智,而且身体好好的,也明白了我不是一时冲动的以死相拼或者以这种方式所谓的“冲出去”,他们越来越感到大法的神奇,更理解了我只是坚定的反对迫害法轮功,就不再硬灌,只是比划比划,做做样子后向狱警汇报而已。

再后来,他们看我真没事,而且了解了更多的法轮功真相后,也就不再灌我了,连做样子都不做了。牢头和我象亲兄弟一样,无话不说。

那时候的狱警都很关心我,可能因为我是从北京来的,又来的非常突然,在他们眼里比较特殊吧。S警察常来看看,开始时劝我,后来越来越同情我,一次真心的对我说:“我信了,你是真的绝食,你悄悄吃点吧,别把身体搞坏了。我在给你找他们(指抓我的国保警察)呢,我说你还在绝食,催他们放你。”我很感谢他,但我说法轮功讲真,我不会悄悄吃的。银川看守所在郊区,国保在市里,S警察真的找了他们好几次,对释放我起了很大的作用。

后来我也曾被非法关押过洗脑班、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法院、监狱,接触了数以百计的各类警察,这位S警察是我见到的最善良的警察,真心祝福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天上午,牢头突然从外边跑回监号,一路激动的喊着:“老C,放啦!放啦!放你啦!”他陪我去办公室,然而打开手铐、脚镣的钥匙却被某狱警带回家了。他们就用锤子砸开了锁,去掉束缚,我一身轻松。我和大家告别后往出走。国保大队长在等着我,我看到了他无比吃惊的眼神,他认为我绝食绝水二十多天,应该是快死了,得抬着出来,最起码也得人架着啊!

A姐精神也很好,真是久别重逢啊,我们一起往外走。看到园丁在浇水,我跑过去,欣喜的捧起自由的水,洗洗脸,喝上一口。国保大队长看着我的状态,又一次震惊,他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六月三十日,我们重获自由。第二天,A姐的大姨到火车站给我们送行,想起接站时她一身沉重,满脸阴云,今天神清气爽,走起路来充满了内在的力量,真是脱胎换骨。听说为了营救我们,很少和警察打交道的她,成了派出所、分局、看守所、国保的常客,很重的怕心没有了,展现了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采。

北京那边,A姐八十多岁的姥姥和她母亲堂堂正正的去本地公安局要人;我妻子天天在家给我们发正念,加持我们,还给S警察写信,给他讲真相,呼唤他的善良本性;母亲同修也不动心,放下亲情的执著;还有很多同修在默默的加持我们。无比的感恩,慈悲的师尊净化了我们大家!

十八年过去了(编注:本文成文于二零一八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经历了许许多多。回首往事,唯有感恩师父!我要珍惜今天,不再懈怠,踏踏实实的走好修炼的路,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