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善恶 坚修大法心不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从小体弱多病,性格倔强。婚后更是脾气暴躁,在家说一不二,一不顺心就打丈夫,他脸上经常被我挠破,公婆从不敢多言,孩子也不得安宁。因气性大,身体各种疾病越来越重,慢性肠炎、肺气肿、风湿性关节炎,特别是心脏病,每天心跳的站立不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痛苦难熬……

喜获大法 改变人生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七·二零”前走進大法修炼的。得法后开始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思想上发生了根本转变。仅半个月的时间,我的病全好了。特别是在家里再也不像过去那样蛮不讲理,横行霸道了,而是反过来兢兢业业照顾公婆。

婆婆双目失明,瘫痪在床,我帮她穿衣服、喂饭、端屎端尿,把婆婆收拾的干干净净。一次她说丢了一千五百元钱,三番五次说是我偷的。每次我都心平气和跟她解释,最后帮她找到了。

有一次公公不顺心,拿起铁锹冲着我的脑袋狠劈下来,第一次我躲闪过去了,第二次劈在胳膊上,皮都劈破了,我一点也没生气,照常每天及时给老人做可口的饭菜。公公见人就夸:“俺家儿媳妇学大法可好了。”丈夫有时打工在外,他的姐妹多,我自己一直照顾公婆四年,从不攀比和计较,直至二老去世。

村里人看到我的转变,有很多人来我家学法轮功,大多是身体不好的老年人,他们炼功后,身体也好的很快,品性也提高了。有一个历来愿意骂大街的人,炼功之后不骂人了,村里不少人说:“这个法可是真法啊!还能让这样的人变好,真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突然黑浪滚滚,大气候反过来了——江泽民下达恶令,从中央到地方,所有媒体,电视、广播、电台、报纸、期刊,开始全面造谣诽谤、诬陷打压法轮功,全国各地到处抓人。我们村的学员刚高高兴兴的在一起炼了二、三个月的功,就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遭到镇压,大家都哭了。

酷刑折磨心不动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身心受益者,应该走出去维护大法。二零零零年末進京途中中转时被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当地派出所送往当地拘留所。途中把我身体撅成一百八十度扣在椅子底下长达十二小时。之后又被关洗脑班,由市政法委,国保大队,“六一零”的恶人继续升级骚扰迫害。

当我看到师父说:“还一点,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1]

二零零二年我再次进京,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并放声高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一拥而上,用绳子勒住我的脖子拖進警车里,还往死里打我,我高声喊:“师父!”他们才停了手。在东城看守所期间,警察用电针、电棍、用带牙子的手铐把我扣在铁椅子上、身体向后掰九十度等酷刑折磨我,一个姓吴的副局长五天五夜不让我睡觉、吃饭,让人拽着我从一至五楼楼梯走了七十个来回。

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让我走过了在北京遭到的七十天的非人折磨。到第七十天时我叫警察把纸笔拿来,说我要报名。可我写的是:“我要做李洪志师父堂堂正正的弟子”,就这样他们把我送当地看守所。我被非法劳教,关进辽宁马三家黑窝。

刚到马三家,警察白天晚上不停的利用广播、电视、酷刑、洗脑至半夜十二点,长达十一个月。二零零二年底,警察开始对全所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强制“转化”,从综合楼一楼到四楼,层层灯火通明,惨叫声、哭喊响成一片。我被两只手交叉式的扣在后背,离地吊起来,胳膊脱环了,时间多长我不知道。恶警又把我裤子脱下来用粗棍子猛打,我感觉疼的肉都飞了。恶人拿来纸笔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写上:“我们是佛法修炼,对人民对社会是有益的。”于是他们把我关进综合楼三楼黑小号,用大锁头把我手和脚锁在大铁椅子上,八天后又把我两只手铐在后背,用绳子把板和双盘腿捆在一起长达十多个小时,腿肿的和裤子一样粗。

之后某队长又把我带出去,扬言要捆死我。我不配合,伤心的对他们说:“我是做好人,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有人听后溜边走了。这个大队长把我按在地上,用皮鞋跟狠打我双眼,双眼被打的出血成血红色。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就把我藏到三楼楼梯口下的小小的储藏室里,我听到外面敲锣打鼓欢迎来参观的人。

我学法少,还不会背,但我知道师父讲的一切法理都在这部《转法轮》里,我一遍一遍的背“转法轮,转法轮,转法轮……”这三个字,并严肃的告诉自己:“你要比磐石还要坚,大法弟子是宇宙的保卫者,在宇宙成住坏灭时,众生有难时,我要用生命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

二零零四年底,马三家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疯狂折磨,恶警拿来纸本写着:“你回去还炼功吗?”我说:“这功多好啊,炼。”“中央下条文不让炼法轮功了,你知道吗?”我说:“那是当权者个人的说法,不是法律。”一个男恶警一脚把我踹倒,把我腿双盘上用绳子和脖子捆在一起把身体压扁,将两只手铐在后背,用棉被把我捂住。由于剧痛和闷热,汗水湿透全身,人几乎没有呼吸了。见我不妥协,他们又把我带到一黑屋子里,仍然将我的腿双盘,把头往下压,两只手向上用手铐扣着,再将胳膊往后掰……就这样,我的下身瘫痪了。

两个男警察拎着我把我扔到床上。奇怪的是第二天我的身体象没发生过这事一样,好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一切。恶警骂我:“你是一级精神病,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用高压电流电你!”我义正辞严的说:“我没有精神病,出去我就告你们!”

他们未得逞,但继续千方百计迫害我。我悟到不能一味的在这里承受迫害,要出去证实法,于是开始绝食。绝食八天后,他们害怕我死在那里,只好放我回家了。

投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一到家,我就立即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开始时发真相资料,而后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一天晚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心怀对师父对法的正信,走在夜间的小路上,没有怕。到了村头,狗汪汪直叫,我心中对它们说:“神到此,救众生,一切不正的东西让路!”村里的狗果然不叫了,我顺利的把资料送到了家家户户。

我和同修到周围地区大量发真相资料和光盘,心中只有一念:让众生知道法轮大法好,明白真相得救。夜间我背着真相资料走在路上,同时大声背诵师父的《巡回歌》[2]。不论是严寒酷暑,还是在下班的路上,有放牛的,走路的,乘凉的,问路的,我都尽量不放过机缘,面对面讲真相或送他们真相资料,去集市上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小册子。有的世人接过真相资料高兴的说:“谢谢你,谢谢你啊!”

一次在集市上给人讲真相,一个磨剪刀的人站起来大声说:“你不要讲了,前几天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在这儿讲被警察抓走了。”我上前说:“大哥,你是不知道真相啊,我给你讲一讲。在中国警察是在抓炼法轮功的,可台湾、香港,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警察都保护炼法轮功的,维护人权和信仰。法轮功能救人,我就是个例子。我炼功前喝酒、打麻将、赌钱、甩哒老人,最后一身病。炼功以后身体好了,恶习改了,精心伺候公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品质高尚的好人,这多好啊!你不信到我们村去问问。”我又讲了江泽民以权代法,利用手中的大权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炼功群体进行残酷的迫害……

我还没说完,旁边一个小伙子立马就站出来说:“大姨我退!”告诉我他加入过的恶党组织和他的名字,让我帮他退出,乐呵呵的拿着真相资料走了。

有次赶大集,看到个大妹子,我走上前去问她:“姐妹,你听过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吗?”她说,“没有啊!”我就给她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及我自己受到的酷刑折磨及法轮功学员为何劝人“三退”。她全听明白了,就在人群里高兴的举起拳头向天发誓似的说:“我退出共青团组织!”我赞扬她做的真到位,以后一切会顺利的。

新环境中修心性

一天亲戚A来个电话说某医院需要一个做饭的,我去了,院长和我谈话,说了工作中的要求和规定。我听后没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但告诉他我能做到诚信、真实,遵守院里的一切规矩,相信我能做好。现在找一个好人是很不容易,院长的话里话外好象不放心。我说院长这样吧,你们试试,我先做一个星期,行不行那时你们再做决定。院长听后说:我从来没遇过这样诚恳的人,并高兴的说我给你每月加二百元钱。我上班了。

三天后院长一進厨房到处观察,边看边说:“有起色,有起色。”因为学法和心性跟不上,到第四天身体有点顶不住了,汗水湿透了全身,大夫们正在吃饭,我说对不起,我有点顶不住了,眼泪快要掉下来了,意思是不想干了。大夫们齐声说,“马上就好了,我们大家帮着收拾。”

A整天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三天两头翻脸不认人,瞪着大眼睛,有人没人吵个不停,每天阴沉着脸好像谁都欠她似的。我心想,现在修炼了,要是以前我早就给你两巴掌了,你就欺负我们炼功人!一到吃饭的时候,她脸拉的挺长,指手划脚的说你这没干好、那不干净,摔筷子,摔东西。大夫们都看不下去了,我心里气的好象鼓起个大包似的,争斗心又上来了,我说别人没说什么,你成天搅和什么?她拎风走了。

一次A让我帮她买鹅蛋,我很爽快的就把鹅蛋给她买回来了。第二天早晨她把鹅蛋送回来了,说:“你买的鹅蛋太贵了,我不要了。”我就把鹅蛋又拿到集上去卖了,赔了钱。就这样把埋藏的妒嫉心拽出来了,看到她就烦,就觉得别扭,从心里不想见她。

我慢慢的静下心来开始向内找自己,她为什么对我这样,我是不是在前世和她有什么恩怨?是不是师父利用她让我在法上真正提高?想起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3]“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3]

我明白这些法理后,知道得改变观念了。她再说什么我也不动心,还能笑出来了。看到她的脸也好看了。感谢师尊把我的这些人心去掉了。

在正法最后时刻,弟子在这道德下滑的浊世里要把握好自己,不要被污染,时刻理智、清醒、正信正悟,走好师尊给安排的回家路。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快救众生。

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帮助整理修炼体会,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巡回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5/明善恶-坚修大法心不动-385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