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法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我是在二零零零年五月恶党对法轮功弟子迫害最严重时期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二零零二年初,因参加当地大法弟子的修炼心得交流会,被绑架,三个月后,从洗脑班神奇走脱,从此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路。

那场迫害使我失去了人中的一切,工作、住房和家庭。我神奇的从洗脑班走脱后,我很快在外地找了一份轻松且待遇不错的工作,在我离开原居住地踏上飞机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情突然变得非常轻松,感觉整个生命放飞了。在其后的十六年中也确实印证了那份感动。从此我在修炼路上,无牵无挂,驶入了快车道。

在外地工作了五年多,业余时间就是做三件事。辞去工作后,我到了现在所在的城市,专职在资料点工作,全身心做着救人的事,默默的兑现着自己的誓约。这一做就是十一年,虽经历了大大小小的风风雨雨,在师父的看护下,也都一一闯过来了。

屹立不倒的资料点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个县级城市,这个资料点几乎是当地唯一的资料点。我去后不久,原来在该资料点工作的同修遭绑架迫害,且再没回到大法中来,我就独自承担起这份工作。

我明白这个资料点在当地的重要性,而且由我一个人在承担,所以维护资料点的安全就更加重要。邪恶的无数次的攻击,每每都在师父的提前点化下避开。期间,资料点搬了很多次家,有时决定搬家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甚至在半夜开始搬,其间的艰难可想而知。

初期,我也多次提出要资料点遍地开花,可和同修协商后都未果,我也就很用心的维护着这个资料点,一直坚持不用手机,且未因为没有手机而耽误重要的事,真需要同修协助时,同修总能及时出现在我面前。平时除必要的送耗材、取成品外,尽量让同修少来资料点走动,每次遇到有重大安全问题时,就及时通知当地同修发正念,整体配合,效果都很好。

在早些年,机器出故障比较频繁,更换新机器也比较快,有时拿到外面去修,但是小地方,修机器的商家不多,一次去修打印机,我看修机器的人将机器接上电脑后,立即就脸色异常的拿着手机匆匆出去了。我发现不对了,立即沉着的抱上机器,回来后,我连接电脑,发现电脑上显示出我的打印机最近打印的文件中有大法内容。

有了这次教训,我就很少去外面修机器了,有了问题,就上天地行论坛咨询,或从学法中得到灵感,或求师父帮助,时间长了,基本自己能解决问题了。

随着正法时间的推移,后些年买的机器也越来越好使,问题出的比较少了,甚至很有灵性。近期使用的佳能7280打印机就多次出现一开机就自动双面打印,而我还没在电脑上做此项设置呢,打印出的资料也正好是需要的。

因是满树结果,几乎所有资料点的事都是集中在我这里,我的时间也被占用的满满的,但我始终把学法摆在首位,这么多年,《转法轮》背过很多遍了,每次总还有背不准确的地方。现在我学《转法轮》都是把书放旁边,记不清楚的地方就翻开书看一看,接着背。我外出办事时也总是保持低调,早些年,几乎很少面对面讲真相,只是坚持用真相币购物。和我接触的同修出于对资料点的安全着想,非常不赞成我外出讲真相,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二零一六年。

这个资料点从二零零七年建立至今安全运作十一年了,当地同修感到很欣慰,而周边地区的资料点有的不长时间就被邪恶破坏掉了。那里的同修也问过我们这里的同修,我们是怎么运行的?我说:资料点稳定运行,并不是我们谁做的多好,是因为这是师父要的,有师父呵护,才能不出问题,才有这个结果。确实是这样的。

其中也出现过危险。有一次我们刚搬了家,当地公安人员就跑到那里撬门入室,扑了空,没得逞。

还有最魔心的一次:资料点搬到一个同修亲属的一套房子里,同修亲属已去世几个月了,搬進去,才知道是这套房子,才发现它有多脏多乱:一進屋,就是一股刺鼻的老鼠尿骚味,到处都是一堆一堆的老鼠屎,从屋里清理出了死老鼠和泡在酒里的一大瓶小蛇,还有许许多多的各种其它宗教中的光盘、书籍等。老鼠很猖狂,晚上睡觉刚一关灯,它就跳到我枕头边,在我耳边吱吱乱叫,大白天,跳饭桌上,抓碗筷,每天早上起来,在漱口的水杯里、接自来水的桶里和灶台上,都有老鼠屎。

还不只这些,另外空间的干扰也格外严重,打印机在工作时,若我人不在机器边守着,离开一会儿回来,老鼠就将打印出的资料弄得乱七八糟,拂的满地都是,那段日子,我每天都在清理那个环境,精力、时间耗费很大,心里有些烦躁,没守住心性,和租房子的同修抱怨这个环境太脏乱,结果造成间隔,租房子的同修也被干扰着几次希望资料点搬走。一次正打印时,突然四个打印机同时停了下来,几秒钟后,又全部从新启动各自的打印任务,同时电脑上的打印机图标由原来的四个凭空变成了八个。当时我就觉得精神上承受到了极限,这种种乱象分明是在内外夹攻,同修发狠要让资料点搬走,那时我只想立即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就在从凳子上站起来的一瞬间,我被电脑桌的抽屉重重的撞了一下,同时,电脑的屏幕上跳出一个对话框,显示的内容是:“你最近看过的文章,其中有一篇题目是《师父就在你的身边》。” 我立刻被震住了,马上冷静下来,意识到我这样冲动、不理智,正好上了邪恶的当,我恰好应该反过来看问题:这个环境如此杂乱,邪恶在这做了这么多手脚,将来一定会有更大更重要的事要在这里完成。

后来诉江这一大事就是在这里圆满完成的。我是当地第一个控告江泽民的,收到高检、高法的回执后,协调同修也连夜写了控告状,我帮着整理打印好,又陪同同修到邮局寄出了,协调同修收到回执后,就全面带动当地同修大面积的站出来提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几十个同修的控告信全部是在资料点整理打印成文的。后来邮寄受阻,又全部由资料点通过网络传递给最高检,也有一部份同修的控告信是发到中纪委网站的。我们又及时将写好的控告状发给明慧网,后来许多常人也匿名举报江泽民,其举报信也是由资料点通过网络发到高检去的。

资料点新添了一台电脑,将上网和连接打印机的电脑分开使用,避免安全隐患。

已去世的房主在生前并未接受大法真相,大法的护身符被弄的脏兮兮的压在砖头下。我的天目看到她和她已故多年的老伴都在这屋里,她是带着很重的怨气,并不接受这里被大法弟子当作资料点用,所以她就捣乱。我用意念和他们沟通:现在这里已被大法弟子选中当资料点用,对你们和你们的整个家族来说都是非常荣幸的,你们也会受益无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尽快离开这里,将来你们会有一个好去处。如果再不走还捣乱,我就发正念解体你。

我将原屋主的所有照片收拾好,打包拿给租房的同修保管。自那以后,再没见到他们,也没出现被捣乱的现象了。征得租房同修的同意,将那个已被老鼠屎尿充分浸泡散发刺激臭味的布艺沙发扔了,将几个窗户都换上了钢纱窗,杜绝了老鼠。环境日渐变好,使资料点正常、平稳的走过了那段时间。

破除旧观念的障碍 再精進

大约两年前,我开始反复在梦中看到一个场景:一个剧院,自己知道那是与我有关的地方,两层楼,就象神韵演出的那种场地,来的观众都是我已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可是观众连一层的座位都还没坐满到一半,二层还完全是空着的。

我悟到,法在不同层次对弟子有不同的要求,我不能只局限在资料点,还要出去面对面救人,让观众坐满剧场。二零一六年前,我面对面讲真相“三退”的只有大约一千多人,现在我需要在这方面补充。经过反复思考后,我决定把做真相币的这一部份移交给其他同修去做,这部份不需要多少技能,只是熟练操作即可,只是花时间较多。这样我可腾出一部份时间来。同修不情愿,但在我的坚持下,也就同意了。

于是从二零一七年一月起,我几乎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出去时,保持正念,有时背着师父的法出门:“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1]面对满街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和越来越多的特警、巡逻警察,我只想着:“这些对大法弟子都不起作用!”并提醒自己要有一个好的心态,“三退”人数少时不嫌少,劝退的人数多时不生欢喜心,偶尔没有救下任何人,就当散步。

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就象云游,什么人都会遇到,很能魔炼人心。众生盼得救的急切心情和得救后的那份喜悦真让人感动。

一次我坐公交车去了邻近城市。赶上学校放学,我和一群学生逆向而行,边走边给迎面来的学生讲法轮大法好,讲了几个后,就听到好象后面有人在喊:“喂!等等……”我并没意识到是在喊我,还继续往前走,走了差不多有半条街了,一个初中模样的女生气喘吁吁的追上我,脸热得红扑扑的问我:“退出少先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她的同学听我讲完后告诉了她这事,她就追来了。

我告诉她:你们老师不是告诉你们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吗?烈士就是死人,戴了死人血染红的这个东西不吉利,而且入少先队还要宣誓把命献给共产党,为它奋斗终生,这是毒誓,退出来就是让这个毒誓作废,不起作用,保住自己的生命,将来能躲过大灾难,平平安安。在我说的过程中,她的两个同学也过来听,听明白了,三个学生一起退出了少先队。

有一次我骑自行车到郊外去讲真相,遇到一位老太太,就送她一个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可保平安。老太太高兴的接了护身符。原来老太太已是位百岁老人了,告诉我她家就在那竹林后面,她指着那片竹林,说:“我已很久没出门了,今天就想出来走走。”

生命久远的期盼终于在这一走一过的霎那间,在师父的安排下了了大愿。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负面的因素也相伴其中,遇到那种大吵大叫的,就说声:不信就算了。不多和他啰嗦,不被纠缠,发着正念离开。一次遇到一个可能是政府官员的人,我本和他走对面,我告诉他“三退”的事,他恶狠狠的回应了几句,随后又返回来跟在我后面,并开始打电话,我意识到这人动恶念在干坏事,就快速过马路离开,发着正念同时心里求师父帮助。我只走了几分钟后,发现周围的街道环境变得陌生,因那地方附近的几条路我已很熟悉,就这几分钟不可能走很远,心里奇怪问路人我刚离开的地方怎么走,回答我还很远,要坐几站车才能到。

回来后,我查了公交车路线,就那几分钟,我跨过了五个公交车站的路程。是师父赐予了我“神足通”功能,帮弟子脱离了险境。

多数时间我是骑自行车外出,也出现过神迹。表面上看,这个空间是我骑着自行车在街上找有缘人,而梦境中我看到的却是师父骑着自行车载着弟子在象河床一样的泥泞中救人,遇到大泥坑时,师父就将弟子托上岸边的干净地方,师父独自骑车在泥泞里继续救人。我悟到,大法弟子只是听师父的话,在世间传递着大法的信息,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从二零一七年一月到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我劝退了二千三百九十三人,不久前我再次在梦中看到那个我以前多次看到的剧场,一楼的座位已坐满了,二楼也快满了,只中间还有一少部份座位空着,我想,不能满足,剧场坐满了就换体育馆,继续努力。

生命为法来,现在正法未结束,满街都是人,只想多救几个人,将来大淘汰时,没有太多的愧疚和遗憾,因为我们尽力了,没有遗漏的已多次给过世人被救度的机会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9/生命为法来-383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