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新生 给了我幸福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我是一名不识字的农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十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我们一家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我丈夫是孤儿,因为亲生母亲有严重的精神病,无法抚养,他七个月大时被送到无儿无女的大爷家。他十五岁时大妈早逝,十七岁时大爷也病故,从此成了孤儿。

他十八岁入伍当工程兵,在部队长期搞工程建设,钻山洞挖隧道,由于环境恶劣,得了一身病,不能再给当局出力了,八年后,在没有给他任何治疗的情况下,就让他退伍回家了。因我们俩家住在一个院里,我父亲看他是个孤儿很可怜,就把我许配给他。我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可丈夫的病也越来越严重,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担当家庭的重任,家庭生活十分困难,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丈夫一病六年卧床不起,以药代饭,也不见效。期间我也曾四处找所谓跳大神的烧香烧纸,也都无济于事。后来众亲友帮忙凑了点钱,去秦皇岛医院检查治疗,四个医院都不接收,甚至有医生对我说:“不要抱有希望,尽早离开他。”回家后,我们全家哭了一夜。亲人朋友都叫我给他准备后事。那时我整天以泪洗面。

大儿子正上小学,因交不起学费被老师赶回家中,我们一家抱头痛哭,爸爸抱着大儿子的头有声无力的说:“不是咱家没有钱哪,钱都叫爸爸给糟没了。”那时真是借钱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彻底绝望。

祸不单行,我又被查出甲状腺瘤,在亲人朋友的帮助下,又给我凑了点钱,让我去治病,可我对生活早已绝望,我想放弃治疗,甚至放弃生命,但每次拿起农药瓶的时候,想想我的两个儿子和可怜的丈夫,又不忍心离开他们,我怕两个儿子变成孤儿,怕丈夫没人照顾。想来想去,最终我去了秦皇岛218军区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可是花了不少钱并未见效。

我想这回可完了,钱也花了,病也没好,不能吃饭,连喝水都困难,就这样整天看着两个孩子流泪。大儿子九岁正上小学,小儿子四岁,正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要与他们分手了。我娘来看我的时候,我边哭边对妈妈说:“等我要走的时候,你要在这多照顾他们爷三几天再回去。”就这样妈妈也陪我哭了。

在过年正月初一那天,我妈给了我小儿子一块钱的压岁钱,他用两个小手捧着钱跑到我面前说:“妈妈,这是姥姥给我的压岁钱,我不压岁了,给你吃药吧。”我看着小儿子可怜的样子,心就像刀子扎一样痛。我们农村有个说法,正月初一不能哭,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对孩子说:“妈妈对不起你们啊。”就在这种情况下,丈夫又添了精神病,说走就走,真是像天塌下来一样。

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来了一个好心的亲戚告诉我们说:法轮功能治病,不要一分钱,并拿来了《转法轮》让我们看。丈夫一看就爱不释手,书中明确的阐述了人生病的根本原因和人来到世上的根本目地。同时也告诉我们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事考虑他人等许多高深法理,是世上难找的一本宝书。

从此丈夫走上了修炼之路。炼功不久,他的身体就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精神恢复正常,折磨丈夫多年的疾病痊愈了,能下地干活了,脸上充满了幸福快乐的笑容。

我亲眼见证了丈夫身心的巨大变化,也感到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从此我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在病痛折磨的十年中,我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中,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看着两个幼小可怜的孩子常常以泪洗面,真是活不起又死不起,连吃上一顿饱饭都不能,抚养两个孩子长大成人都成了不敢想的奢望。可我们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没花一分钱,李洪志师父就把我和丈夫的这些顽疾治好了,一个破碎的家庭从新获得了新生。

如今两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大型国企担任项目经理,从不吃请受贿,给公司节省大量财力物力,受到各级领导的好评与重视。他每次回家都给师父上香谢拜,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叮嘱我们,农活可以不干,但法不可以不学,功不可以不炼。

两个孩子都娶了如意的媳妇,生了聪明可爱的小宝宝,两个儿媳妇都很孝顺,还盖上了新房,其他孩子们虽然不修炼,但也能按着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家里盖房时,小儿子穿着短裤骑着摩托车去买材料的路上,被一个机动车挤翻,可人车无恙,路上的人都吓坏了,小儿子回来说,他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没事没事”,因为师父说过“好坏出自一念”[1]。我听了很高兴,小儿子心里装着大法,没有像常人一样去做。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幸福的家。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所以我只能在修炼的道路上精進再精進,用慈悲的心来完成师尊叮嘱我们的救度众生的大愿,快救人多救人,使那些被邪党谎言欺骗毒害的众生早日清醒过来,认清中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来报答师父对我们一家的救度之恩,同时也希望天下所有的人都能了解认识并走入大法中来。

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