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手机成为座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修炼过程中,在手机的问题上我是这样对待的,手机刚开始普及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小灵通,后来换上了普通手机,再后来换上了智能手机。

有了智能手机,儿媳就给我开通了微信(便于让我看孙子幼儿园的监控,好能了解孙子在幼儿园的情况。在这之前女儿、儿子都想让我开通微信,我不同意),这下家人高兴了,都与我建了微信。那几年,我的手机就是通电话与跟家人视频,没有跟任何外人建微信,明慧网的《所有大法弟子须知》发表的当天,我看到了,立即删除了微信,将手机恢复到了出厂状态。

删除微信后,家人谁都不关心我与他们的视频问题,从来没人问过我微信怎么没了。这样就简单了,手机只是个电话了。说到简单,在如何对待手机的问题上真的很简单!只是如何摆正当今社会这个外星人的科技产物与大法弟子修炼之间的关系,也是能否放下的问题。

邪恶看好了手机,想利用手机迫害修炼人、迫害全人类,阻止我们走师父安排回归传统的修炼之路,那我们还不赶快放下它?!不能让它在大法弟子心里占有一席之地,手机这个产物虽然在我们身边还存在,只是我们在修炼过程中为了符合常人状态善用它而已。

下面谈谈我对手机的使用,从有了普通手机开始说起,只要一出门就随身携带手机,偶尔忘了带,心里总会想着家人是否会联系自己。但是,有一点给自己规定死了,只要去同修家就把手机电池拿掉,出了同修家门赶紧把电池安上,怕家人为我担心联系不上。换上智能手机后,不能拿下电池,去同修家也就不带手机了,其它时间或事情还是一出门就带手机。实名信息诉江以后,随着心性的提高和在法上的理性认识,渐渐的认识到了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或者发资料也不应该带手机,在家也不应该让手机在自己的房间里,悟到了我也就这样做了,有时家人问为何不带手机,我就实话实说,家人为了我的安全也就不说啥了。

到了去年,看了师尊说:“你知道这个电话监听啊,我们身上带的电话,告诉大家,每一个都是监听器。”[1]

之前总认为自己在手机问题上处理的挺好,看了师尊新讲法中的这段话,悟到师尊点化我在手机问题上没做好,心里“咯噔”一下,我怎么没做好呢?我还老去提醒同修注意手机安全呢,只要是做三件事我就会把握与手机之间的尺度,除此之外我是出门随身带手机的,我反复看这段法,心里问师尊:“不要手机了?不符合常人社会状态,要?怎么做呢?”这时师尊把这段法中的四个字点给了我:“身上带的”,心里一亮,谢谢师尊!弟子明白了,我不把电话带在身上,它就起不到监听的作用。当时就定下一念,只要除恶未尽,我的手机就是座机。我告诉手机:你不能带在我的身上,你就呆在家里的客厅内。

手机不在身上带着,觉得很轻松,除了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无论在何时何地,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失去讲真相的机会。回头看看从前,当时觉得挺精進,三件事都做了,可是很牵强,认为每天出去讲真相就是讲真相,其它时间尽管有讲真相的机会,想想包内装着手机也就不开口了,有时也会觉得不对劲,只是很无奈,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反正三件事每天都在做,这样一想对自己也就有了安慰。出门身上不带手机就不同了,只要有与人交谈的机会就能说到真相上来,没有了从前那种一开口讲真相就象有眼睛盯着一样。

师尊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2]

自从把手机当成了座机,对这段法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

心性提高了,法对我的要求也高了,有一次,丈夫在外地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我当时不在家,他急了马上给女儿打电话,女儿说:“我妈出去不带手机。”丈夫马上给儿子打电话,问儿子:“你妈出门不带手机,你姐觉得这事很正常,你也觉得很正常吗?”儿子说:“这种事发生在咱们任何人身上都不正常,在我妈这儿很正常,等我妈回来给你回电话。”丈夫说:“不用了,我没事,只是想问问你们好不好。”晚上女儿给我打电话过来,让我跟她爸解释,说她爸生气了。儿子回来说他爸非常理解我,很高兴。

这关应该是我过,却让两个孩子挡住了,我心里有丝欢喜,欢喜心起来了,师尊看到了。有一天,我家居住的小区停电,到了傍晚还没来电,儿子的网上购物到家了,因为停电放不到快递箱,快递员给儿子打电话说,把快递放在了小区大门口的保安室,这里规定只能暂时放一个小时,让人下楼来取,儿子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取快递,没人接,我回来发现还没来电,不能乘坐电梯,得走楼梯,我住在高层,我上楼梯速度快,中间一次不停,回到家喘着粗气,看到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就给儿子回过去,儿子接起电话不同往常先叫声妈再说话,这次上来就说:“你要手机有什么用,注销了算了……”声音就象打雷,越说越激动,我一声不吭喘着粗气听着,儿子最后说:“你要带上手机哪有这事?!看把你累的,还得跑一趟。”我说了声没事。几分钟我就把快递取回来了,不喘粗气了,按常理应该更喘粗气,心里静静的什么也不想,全身感受着师尊的慈悲,暖暖的,从前只是知道师尊慈悲,身体感觉不灵敏。我给儿子回了电话,告诉他楼道很黑,检查一下手机的电量是否足,回家时要靠手机照明。儿子在电话里说:“知道了,谢谢妈妈提醒。”前后几分钟就象什么也没发生。

无论看到明慧网中有关于手机交流文章,还是与同修交流时说起手机问题,我的心中总是有一丝得意,认为自己对这个问题处理的好,同时伴有埋怨心,认为手机问题几乎涉及到每位同修,是个普遍问题,又不是个别同修的大关大难,放下并不难,只是个重视问题,看到有同修因为手机给整体带来不安全因素,就开始埋怨上了。

通过以上家人在我的手机问题上的种种表现,使我看到了自己因放下而产生出的执着心——放不下自己“放下了”这颗心,弟子有了心,师尊还得想办法帮我去这颗心。想清楚了也就理顺了,现在没有了从前对手机的那种概念,它只是一个现代化的工具,有电话就接听,该打电话就去打,不把它带在身上连那种轻松的感觉也没了,就是去外地同修家办事,走上几天不带手机,家人也没有任何意见。我出去做事,时间只要超出一上午,我会告诉家人的:“我去同修家,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每次都是这句话。

在这里与同修重温师尊的讲法:“现在所有你们身上带的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连接互联网的东西,都是窃听器。现在对大法弟子越来越感兴趣的还不只是中共邪党了,我告诉你们,很多国家都在监听你们。你觉的我是个普通学员,没事,你打电话,连你们说的家常话、你什么时候买菜吃饭他们都做记录的,分析你的整个人等。你知道商家分析商业情报怎么分析?也是这么分析的。对你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你只要有一部手机带在身上。”[3]

本人在现阶段所在层次的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1/让手机成为座机-391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