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我、妒嫉心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最近一段时间发现向内找时,很多心到了一个地方后像被个东西吸纳了一样。觉得那个东西像个柱子从上到下贯穿在我的身体内(其实这么说不太准确,只好这样形容),知道不好,是个强大的障碍,可是又叫不准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狂妄自大?傲慢……好像都不是很准确。好像都只是那个东西的一点而已。直到前两天与同修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在不断的向内找以及背法中,似乎看清了那个东西——自我。

几年来,一直觉得在修去“自我”这个东西,但是仅限于认识到的。师父讲过:“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现将在本层次中对自我及妒嫉相互依存的认识整理出来,与大家交流,如有不正确或不在法中的地方还请大家慈悲指正。

身边有一老年男同修A,很倾心一位也是我身边的单身女同修B,经常找借口到单位去看她,使B很反感。

有一天又去看B,B忙着交班没怎么理他。我就在B的对面,他转过来就对我说:她对我很冷淡啊。正好我也下班,在回来的路上与他交流了我的一些想法,过程中他就只说有情,只字不提色。当我提出色的问题时A总是轻描淡写,这时我的争斗心就起来了,我说你掩盖,你骗谁都是骗自己。为什么别人你不关心你就关心她,她对你有一点态度的变化你就这么在乎,有事没事你老往这跑,可以交流的男同修那么多,你咋不去看看他们?修炼到最后了,这么严肃的问题你还不认真挖挖自己,还找借口放纵它……

当时觉得自己做的对。

第二天上班看到B,突然间因为年龄问题商场不允许商家再用她了。我们交流了一会。我说:可能有要归正的地方了,如果提高上来,认识到了也许就不卡了。我又提到了手机问题,我说如果你要在与同修接触必须要重视手机安全问题。B提到A总来找她,是不是自己也有色心啊。我随即又来了一句:苍蝇也不是随便落哪,它也得找适合它的环境,又举了些她哪件事、哪件事是色心的体现。可能是话语冲击她了。我感觉她有点不愿接受。我这心又起来了:啊,还不承认。虽然没再继续说,心并没放下。她说:你说话党文化的东西太多了,都是人在修,都有人心,你太强制了,这么说话太容易伤人了。

其实看到同修有问题善意的提出,同时找找自己有没有问题,可是心态是什么样的呢?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2]而我说完却让人家难受了,没过十分钟,牙就疼上了,还出了一些血。当时意识到:这两天说多了。

我知道让我看到这些都不是偶然的,自己在色的问题上一定也是没修干净。先放下这个不说,就查查自己为什么要说别人呢。为什么那么执着自己的认识呢?还要强加给别人,那么想说,想说就说——不能忍。说的时候开始还是平和的交流,别人不听你的你就不舒服了。总想去改变别人,强制别人(之前有同修提醒我教育孩子的时候有些太强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很深处觉得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认识的好,高高在上。谁都不如你,狂妄自大。而且这个东西藏得很深,很隐蔽。

第三天,一同修来我家,说到我哪件事做得不对,不在法上。其实也知道同修说的对,可内心深处总有个东西想解释解释,还有点不服气,觉的都挺尽力了,你还觉得不好,我做好的你一点都不说。我几次想说话,都插不上嘴,她一直在说。同修走后,我就想:为什么就不愿意听不好听的话呢,为什么总想解释,为什么就想说呢,还是不能忍。不忍的背后还有一个东西,就是觉得自己还行、还可以。

修得好的同修都是把自己放在低处,而我总把自己摆在高处,不谦卑。对了错了的,总觉得自己修的还不错。这怎么能提高呢?太狂妄自大了。每次到这个时候就能体会到文章开始说的那个东西。

过后我问一同修:为什么说别人或被别人说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觉得自己不错呢,它是个什么东西呢?因为它,我不善,不能忍,不爱听不好听的话,让我强制,让我狂妄自大(有时甚至还把这种狂妄当成是正念),让我傲慢,让我争斗,让我狭隘,不能容,表现自己,自以为是,让我不能向内找,总盯着别人……我觉得生命变坏与它应该有很大的关系。她说:应该是妒嫉。同修还说:大家都在按照法修,当你总强调自己的认识,想让同修按照你的修是不是觉得你比法还大了。这不危险么。觉得她说的也对,可对妒嫉心并不是认识的很清晰。

在她走后我背法,当时正好也是背妒嫉心那块,背到“这个人在单位里,他觉的别人都不如他,他干什么什么行,觉的确实了不起”[1]一下子猛醒,那种种表现都是妒嫉,而觉得自己行的那个东西,就是产生妒嫉心的根本原因哪。申公豹也是因为首先觉得比姜子牙厉害才妒嫉姜子牙封神哪。气功师坐在那听课时就觉得不爱听,别人都不如他……脑子里一连串的想起法中多次提到过:“我能学了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我能学的这么好,我比别人都强,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1]“在这个班上现在就有人感觉自己不错呢,那个说话态度都不一样。”[1]“我们这么多学员都没有他明白,别人没有他知道的多”[1],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都从这出来的。而师父讲妒嫉心时,这个表现出现的是最多的。自我越强妒嫉心也必然越重。

此时更能深刻的认识为什么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1]妒嫉心是依附在“我”上,从某种程度上讲,自我和妒嫉是划等号的,它就是它,它也是它(个人认识)。

看清这个关系后,这几天,很多相关的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不再是分类,啊,这是显示心或狂妄等等,而是直接点到“自我”,去的非常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3/对自我、妒嫉心的一点认识-390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