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心加正念 枯木发新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我家住两间平房,冬天生炭炉取暖,养的几盆花也就搬到有炉子的房间里过冬。我儿子也住这个房间,过上几天,他就给它们浇上一遍水。可不知怎的,有三盆花逐渐的枯萎变黄了。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三盆花都枯死了,枝叶也都干了。

我们全家都很惋惜,也很纳闷,照顾的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而我儿子却还象以前一样按时浇水,跟活着的花一样对待。我阻止他,他也不听。我心里说,这么大的人了,还死心眼,花都死了,还浇水,白费力。

又一年的春天到了,天气变暖,我们就把房间里的花搬到了院子里,也包括那三盆枯死的,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这些花浇水,当然也包括这三盆,看到儿子的举动,我的想法依然是儿子怎么这么愚,花都死了还浇水,做无用功。

随着天气逐渐变暖,我们突然发现,那几盆枯死的花都开始发芽了,有一棵从枯枝上发出了两个新芽,有一颗从根部发出了新芽,翠绿的枝芽破土而出,粗壮有力,另一棵也慢慢变绿,枝头冒出了两片新叶。看到这些枯死的花又神奇的活过来了,枯枝发新芽,我们全家都很欣喜,心中升起无限希望。我对儿子说:“谢谢你救了它们,要不是你坚持浇水,没有放弃救它们,它们也许真的就枯死了。”儿子自豪的说:“是我救了它们。”

三棵花的死而复生,使我想到,从表面看,三棵花干枯了,可能隐藏在土壤下面,还留有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一旦有了适宜的温度、水分,它仍然能爆发出生命的活力。如果从表面上看,枝叶干枯了,把它扔到一边,它也许就真的死掉了。

修炼所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在这个正法时代,一切都有可能,一切生命都有来头。由此我想到我们的修炼也是这样,特别是讲真相救人更是这样。我在讲真相过程中,会碰到这样的情况,看到某个人一脸凶相,说话粗声大气,出口伤人,但他却很快接受大法真相,几句话就三退了。他表面上很粗鲁,可心底很真诚,有善良的一面。

我有个侄儿在公安系统担任要职,三十多岁就升为局长。一开始我以为他因工作关系很难接受大法真相。没想到我跟他小俩口讲了三分钟,小俩口就都明白了,也三退了。侄儿在回老家的路上,跟他的新婚妻子说:“我这次回老家是寻根的。”得大法福音,这不是做人的根本目地吗?

我二伯哥一家很崇拜共产邪党,尤其二伯哥很崇拜毛魔头,二嫂和侄儿我多次给他们讲真相都不听不信,侄儿在外地工作,三年中回家四次,我四次都没讲通。第四年回家探亲,我忍不住还给他讲,这次他接受了大法真相,也同意三退了,二嫂二伯哥都接受了,这出乎我的意料。

二伯哥是出了名的毛魔头崇拜者,居然也三退了。有一次,我当着二伯哥的面劝他的朋友三退,二伯哥还帮着说:“快退,是好事。”二伯哥一家和姊妹们关系都不怎么好,他们全家唯独对我没意见,二伯哥还多次在众人面前说我是活菩萨。我知道自己离大法的要求差得很远,是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得大法的救度而感恩,也许看到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人的善行而佩服。

我的婆婆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也是女强人。由于邪党迫害法轮功,我多次受迫害,被多次绑架,進过看守所、拘留所、派出所、劳教所、洗脑班等被迫害,也曾被迫流离失所过,多次停发工资,全家人受到邪党的深深伤害,婆婆因此对我修炼法轮功很抵触,误解是我学法轮功给他儿子、孙子和她本人带来了痛苦和不幸。每次见到我,都劝我不要学了,看劝不动我,又劝我在家学,千万别出去跟人家讲。

我知道婆婆是受了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加上共产党的恐怖迫害,使她不能正确认识法轮功,我也知道今生我们能成为一家人,也是缘份所致,所以我尽量给她讲真相,可十几年来,也没能让婆婆真正明白真相。

二零一六年七月,婆婆不慎摔成大腿骨折,卧床不起。在照顾婆婆的过程中,我用在大法中修炼出的大善大忍之心照顾她,使她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同时,我也用大法中学到的做人的道理开导她,缓解她的心理压力。在住院期间,同病室的人都说我比婆婆的亲闺女对她都好。我也有意告诉婆婆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才变好的。大法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在她的儿子女儿女婿中,作为儿媳的我照顾婆婆是最细心的。

这次婆婆从内心里认识到法轮大法好,不让我给她拿尿盆,说我看大法书,手要干净。自从婆婆真正明白大法真相,她几天内身体大有好转,饭量大增,九十多岁的人,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壮实,骨折的地方已痊愈。这出乎村里人的意料之外,村里都夸我对老人照顾的好,老人身体才恢复的好。我告诉他们,我婆婆是念了“法轮大法好”身体才变的这么好。

算起来,让婆婆明白大法真相用了十九年的时间。许多常人由于受党文化的毒害和对迫害法轮功的恐怖,不敢听真相,有的因受电视媒体的谎言欺骗,仇视法轮功,根本不看不听大法真相。看上去这些人不能得救了。但是,只要他还有一点良知,还有一点点判断是非的能力,就有一线希望,就看我们大法弟子有没有决心,有没有恒心,有没有熔化钢铁的慈悲之心,去唤醒他们,持之以恒的去讲去做,我们对他们也要充满信心。

也许有的多讲一次,有的多讲两次、三次他们就能得救了。一个人的得救,也许成就一个庞大生命群的得救,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多讲一次呢?我们多一点努力,很可能换来很多生命永远的问题。师父在正法,法轮大法就是来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就应该把得救的信息告诉世人,让他们回归正道,得到大法的救度。

现在很多法轮功学员修到很高层次,发出的每一念都威力强大。如果这样的学员动一念,这个人没救了,就把这个人定住了。那可就等于做了大坏事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动正念。保持正念,充满信心,就觉的我一定能救他。师父说过:“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 我们只有保持慈悲正念,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对于找回昔日的同修,我们同样更得有耐心、恒心。有的去找昔日同修交流,见同修不想回头,不听劝,就觉的他不行了,很难走回来了。可是,我们问问自己,我们是不是站在他的角度去想一想他(她)的症结在哪里?平日里去关心过他们吗?对昔日的同修同样要讲真相,要怀有慈悲之心,慈悲这个生命千万年的等待,也许最真诚最朴实的几句话,就能唤醒昔日同修从新修炼的信心,回到大法中来。我相信在他们心灵深处,仍然埋藏着对大法修炼的渴望。只要我们都坚持,一切都有可能。

对于病业中的同修,我们更要有耐心。有些同修在病业假相中无奈去世,非常惋惜也非常痛心,没有走完正法修炼的路。有的同修没把修炼看成是第一位的,一边在大法中修炼,一边着重常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造成执着心难去,没及时向内找,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旦这种情况出现,病业中的同修要多学法向内找,千万不能失去信心。师父说:“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师父还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要加强正念,去掉根本的执着。周围的同修要坚持不懈的提醒、督促、帮助。

在我周围就有这样的例子。一个七十多岁的女同修,出现了糖尿病并发症症状,卧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一条腿不灵便,脚趾腐烂流水。由于和儿媳有矛盾,学不進去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邻居们去看她回来议论,都并发症了很难治好了。有的同修去看她,给她发正念也不见效果。但她自己仍没忘记自己是修炼人。同修也从法理上同她交流,督促她多学法、向内找。经过短短的十几天,同修正念起来了,脚趾头不流水了,并开始结痂了,一个多月就完全恢复了健康,又走入了救度众生正法修炼的行列。

还有一位男同修原先有心脏病,刚走進大法,师父就给他清理了身体,二十多年的心脏病好了。但这位同修几年都修不去喝酒和看邪党新闻的执着,因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痊愈七八年的心脏病复发了,躺在床上失去了知觉,看看眼睛,瞳孔都要散开了。他的女儿同修、妻子同修、妻子的妹妹同修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迫害他身体的一切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三位亲人同修坐在他身边发正念持续四个小时。他终于恢复了意识,自己爬起来说:“这是旧势力迫害我,今后要多学法,信师信法好好修炼。”

后来该同修戒了酒,也不再看电视了,真正认真学法,但邪恶仍虎视眈眈,只要学法少,一放松,他就又动弹不了,但意识清楚。他就躺在床上让妻子同修读法给他听,只要不睡觉,就学法听法,等他睡着了,妻子同修就给他发正念。妻子同修每天只睡两个多小时,妻子同修做饭上厕所,他都感到邪恶的东西随时夺走他的生命似的。

就这样,妻子同修前后坚持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妻子同修在发正念时,看到有一个象鳄鱼一样的东西从他的空间场摇着尾巴走了,同修继续发正念,这东西就消失了。第二天睡醒觉,老年同修就感觉身体完全康复了。几年过去了,该同修和家人同修一直做着救度众生的项目,三件事做的都很好。

在高层空间的神看来,现在常人社会业力滚滚,是个十恶毒世,已经不能再要了,不值得再救了。可我们的师父没有抛弃我们,甚至对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都要救,这种洪大的慈悲,大善大忍,我们能理解几分?对这些业力满身的生命的救度,师父要怎样的承受和付出,我们又能理解几分?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也报答不了师尊的洪恩。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