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成都唐志强遭中共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双流区唐志强,修炼法轮功后,从一个瘫卧在床10年的病夫,成为一个对生活充满信心的健康人,在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由于坚持修炼,遭到不法人员关押、抄家、恐吓、骚扰等迫害,致使身体状况恶化,于2005年12月9日含冤离世,年仅40岁。


唐志强生前照片

瘫卧在床十年的他康复了

唐志强,原来系成都化纤七分厂机修工(总厂在成都市磨子桥),原来是厂里的小浑浑,脾气暴躁 、酗酒、打架、样样来,常常滋事,导致家庭破裂,最后一次酗酒被人用酒瓶打伤头部后瘫卧在床近10年。

1995年春天,法轮大法的美好像春风一样很快洪传到该厂,有人说:能让唐瘫子站起来,我们都来学。当时,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工人的带领下,来到该厂男单身职工宿舍。刚到门口,一股臭气迎面扑来,带路的人受不了拔腿就跑了。

法轮功学员们在门口看刭床上斜躺着一个人鬼不分、胡子头发长到大腿处,双眼眯缝,嘴里叼着一支8分钱一包的经济烟的黑不溜秋的男人,身上、床上、屋里散发着异常熏人的臭味,他就是人们介绍的唐志强。当时瘫卧在床近10年了,现在自己不能上厕所大小便,满屋臭气,其他人受不了都搬走了。

由于他生活不能自理,靠厂里专人照顾,送饭的人也不愿进屋,只把饭菜放到门外,让他自己爬去门边拿。从此,再也没有人来过。

唐志强见几个人进来,玩世不恭的脸上显出诧异的表情……他对法轮功学员的来访非常感动。学员们给他讲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后,他表示愿意重新做人,只要能让他站起来,他就叫那个人“千岁”,能让他走出厂区,他就叫那个人“万岁”,并欣然接收了学员随身带去的宝书《转法轮》

第二天,又去了几个法轮功学员,由三人架着唐志强去洗澡堂洗澡,后又带到理发店剪掉了长发和胡子,换上了学员带去的衣裤。其他学员从厂里找来大小扫把、火铲、水枪,把墙面和屋子彻底清洗一遍,丢掉他床上肮脏的被褥,换上学员送去的铺被,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环境。

以后每天由三三两两的法轮功学员轮流去看唐志强、关心他,督促帮助他认真学法,要他按“真善忍”的要求从做好人学起,尊重别人。唐志强再次被感动了,表示要用行动回报法轮功学员的关心帮助。

送饭的人看到唐志强的变化和法轮功学员的无私帮助也深受感动,又开始把饭菜送近床前,嘱咐他别再把饭菜倒在地上,他也欣然答应,并从心里对送饭人说谢谢!

半月后,唐志强读完《转法轮》,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烟也戒了,他提出想要学功。于是法轮功学员决定在川齿厂食堂放师父的讲法教功录像,办为期9天的学习班,每天由四个男学员用竹椅绑上竹竿抬他去学习。

九天下来,他终于站起来了!别提唐志强有多高兴,功也学会了,脸上出现红润,暴躁的脾气也改好了,人也谦和了,主动和别人打招呼。他发自内心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体验了大法的神奇,表示要更加努力地学法炼功做好人,努力早日走出宿舍,向世人洪法。法轮功学员们也鼓励他。

三个月后,唐志强真的走出宿舍,在厂里转悠,厂长看见他了,非常高兴。他生活能自理了,不再让厂里派人去照顾了。

看到唐志强惊人的变化厂里要求学功的人也多了,于是1995年初秋,辅导站决定在该厂举办为期9天的学习班。厂长爽快地将厂里的电影院无偿地支持办班,并让伙食团开放,让近千名来学法学功的人享受职工一样的伙食费,后又把俱乐部和球场坝子无偿给每周全县来的辅导员学法炼功用。

当时所有来参加学法炼功的人都从心里感谢该厂厂长的大力支持。而通过弘传大法修炼法轮功,该厂也出现变化,该厂的许多人也把以前贪便宜的习惯改了,不再拿厂里的线团和节布回家了。

1996年春天,成都、温江、双流的法轮功学员在双流体育场开展弘法三天的活动。唐志强一个在病床上瘫卧了近10年的他,怀着无比兴奋无比感激的心情,也徒步从川棉厂走了14里赶到双流体育场参加活动。通过唐志强的前后变化和现身说法,大家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更多的人来学法炼功,争做好人,过去农村插秧抢水打架的事件没有了,拾金不昧更是层出不穷,助人为乐蔚然成风,连派出所所长也说只有法轮功才能做到。

讲真相被迫害

就是这样一个教人修心向善、强身健体的好功法,却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遭受了二十年的迫害。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胁迫下,各地各级公安警察等人员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成都化纤七分厂公安科怕唐志强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三天两头到唐志强的住处来监视、查收大法的书籍,非法抄走了唐的23本大法书,师父的法像、炼功图等。

有几次唐志强正在默写大法经文时被恶人看见,因此,他被带到公安科软禁起来,并将他关1月之久,逼他写决裂书。他一再吵着要书,厂里没法,只好在公安科附近的球场坝子、医务室近处隔了一间房子让他搬进去住,便于监控。

但唐志强一直心存一念:大法救了我,使我重获新生,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捍卫大法,还师父清白。因此,唐志强用自己在大法修炼中发生的神奇变化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街边的电桩、墙壁、菜市场都是他写大法标语的地方。厂公安科人员看见后,软禁了他几次,他成了厂里迫害的重点。但只要恢复自由他仍坚持讲真相。

那时唐志强白天和法轮功学员们出去讲真相,有空时还帮助一外出打工的女人哄看孩子、买菜;晚上12点后,穿上法轮功学员廖素云(已被迫害致死)专为他做的外出穿的布鞋,提着红、黄、白、黑、绿几种油漆走到学校大门、电桩、桥头等处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口号。再把头天写的被人涂抹了的标语又用其他颜色补上,天天坚持反复涂写。

这期间,唐志强时常忘了吃饭,还把仅有的200多元的工资也省下买油漆。2002年他又把床单、被里和衬衣、背心等撕成条幅,写上真相标语,晚上12点出发,挂到去双流的三岔路口、树枝、电杆上,4点左右回厂,又准备次日用品。

唐志强讲真相曾多次遭到抓捕迫害。有一次在金花桥头写大法标语时被巡警抓住,送他去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警察暴打他身体肝、肾部位,强制吃不明药物,还掺在饭里(他回来后给学员讲的,并掀开衣服让学员看),常被打得痛昏在地。警察还骂他活不过半年。唐志强一次被打昏死后,厂里公安科将其接回他住处,他坚持炼功半月后能下床走动。

2004年3月29日,唐志强在做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绑架,当天整个夜晚遭到几个警察轮番拳打脚踢和羞辱,一直到天亮警察下班为止。

唐志强被强行送看守所非法关押5个多月,在和看守所办交接手续时,派出所警察用肘撞击他后背的穴位,使他立刻生活不能自理,就是进出卫生间也开关不了门。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唐志强遭到拳打脚踢等迫害,身体和精神受到很大摧残。唐志强被保外就医后,恶党不法人员三天两头到他的住处来监视、抄家、恐吓、骚扰,致使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法轮功学员们去看他,他用手指心表示;心不动!半月后全身浮肿人事不省,于2005年12月9日含冤去世。

唐志强的重生让我们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唐志强的死让我们见证了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至今迫害还在继续,只有解体这个邪党才有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