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李秀娟遭野蛮灌食、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娟,一位大家公认的贤妻、良母、孝媳,只因坚守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一八年遭中共公检法人员的绑架、酷刑、诬判。以下是她自述遭迫害经过。

我叫李秀娟,今年五十七岁。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一点左右,有人敲门说是查水表的。我一开门,就闯入四名便衣警察,拿出证件说是弓棚乡派出所的。说你被举报了,你家是某小区某栋某单元,你叫什么名字,之后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二百四十张书签,十三本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要带走我,我说不能跟你们走,李淑花七天就被你们害死了,他们说有这事?然后要带走我,我不配合。他们打电话来两个警察拿来手铐把我铐上,几人连拖带拽,把我从楼上往下抬,塞进车里。把我丈夫也带到公安局,说他是包庇罪。警察又到我家搜塑封机,把我丈夫的手机、平板电脑一台和一台电脑主机全部抢走。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劫持到看守所。信仰无罪,迫害有罪。为维护人权反迫害,我不穿号服,绝食抗议。

野蛮灌食加不明药物

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共三次。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五、六个普通犯人把我抬到医务室,狱警把我绑到靠背椅上,护士李艳玲用管子从鼻子插进胃里,那滋味非常痛苦。第一次绝食五天,灌的是豆粉加一种药,每次灌食都得一个多小时,之后眼睛发花看东西重影,腿软,全身无力。第二次绝食十天也是豆粉加不明药物,灌一个多小时,回来后眼睛发花,看东西重影,腿软,全身无力。耳朵叫唤,听不清说话,嗡嗡响。第三次绝食两天先戴上夹然后灌食,灌的是奶粉加盐和药物。灌一个多小时,之后我视物模糊,耳朵叫唤,听不清说话,嗡嗡响,听力明显下降。

大个子李姓医生给我灌食时还骂我。我告诉他:我们没有犯罪,也没有触犯法律,你们这么害我,对你们不好。

遭上酷刑刑具“约束带”

他们灌完食后,就直接给我戴上约束带(也叫背背夹)共戴三次。每灌完一次都要戴夹。约束带是一种刑具,上夹前先把两只手、小臂在胸前,用一种有腰带宽的带子(象手铐但不是铁的)将两只手铐上,约束带是用铁夹子和类似尼龙料的宽带制作的,从胃部、两个大臂戴上约束带、在背后上铐,铐的越紧越痛苦。开铐时用钥匙打开。我疼痛万分,大声喊叫,郭树学找狱警,狱警不但没松铐,还上一扣。

第一次戴两天一宿。第二次戴一天一宿。我实在受不了,跟狱警说不行了,要窒息了,狱警才打开。第三次从早上戴到晚上十一多,我发正念把约束带弄下去了。到中午狱警又给我戴上了,连脚一起链上,不能上厕所。也不让上厕所,我说大解,狱警说穿号服才让上厕所,我实在无法承受只好穿了,之后我又不穿了。

戴夹后心脏非常难受,坐立不安,不能平躺着,因后背是铁铐,侧躺一会胳膊极其疼痛,只好下地走,整个胳膊,大小臂、手全肿大呈紫色,因夹的太紧阻止血液循环,皮肤被损坏,血流受阻使心脏供血不足,导致缺氧,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描述。

车平平、郭树学遭到的折磨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车平平被非法关押在榆树市看守所迫害。她一进去就喊“法轮大法好”!被狱警李国良打好几个大嘴巴。强行戴约束带。

法轮功学员郭树学绝食抵制迫害,被灌食三次。每次灌食用五、六个普通犯人抬着,每次都要灌一个多小时,灌的食物加药物,回来后插管不拿下来一直插着,灌完后连拉带吐,不能起来,起来就摔倒,视力模糊,看东西重影,腿软,全身无力。耳朵叫唤,听不清说话,听力失聪,耳背了。直到送监狱前仍然耳背。狱警王平说:“我得躲开大眼(摄像头)。”她怕被录像。她有一晚接了八个真相电话。

警察威逼我丈夫作证人

办案警察逼问我丈夫:这些物品是不是李秀娟的?丈夫不回答。警察威胁说:“你不说就是包庇罪。”我丈夫被逼问不过说:“你说是就是呗。” 警察说:“不行!必须明确回答是或不是。”办案法官也威胁说:不作证就是包庇罪,就可以抓人。要翻供的话,做假证照样可以抓你。多么阴毒。后来在法庭上,没有一个证人出庭作证,只是宣读证人证言。这是违法的。执法犯法在当今已司空见惯。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半,我被非法判刑一年,勒索罚金五千元。这期间我已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我不服诬判,上诉到长春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又非法维持原判。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男,四十多岁。
副所长郭占山,男,四十五、六岁。
副所长郭占山和副所长姓孙的专管监室。
狱警李国良,男,四十多岁。好打人。
狱警王平,女,三十二、三岁。
狱警张义媛,女,二十七、八岁。
大个子李大夫,男。
护士李艳玲,女,五十多岁。

榆树市法院:
审判长孙利
审判员徐俊乾
陪审员高军
书记员张笑梅

长春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石泉
审判员万明元
陪审员何福
书记员温恒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