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大学中国古典舞教学讲法

李洪志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什么是中国古典舞?从根本来讲,中国古典舞“身法”,从古代就多来源于武术的“一武(舞)两用”的神传之技,而“身韵”多来源于戏曲中的“身段”。早期“中国古典舞”叫“戏曲舞蹈”。
  为什么有人说中国古典舞是北京舞蹈学院创编的新舞种呢?其实北京舞蹈学院的舞蹈,身法也是来自武术与戏曲,为了适应学院式的教学,参照了芭蕾舞的一部份初级的基础训练方式,为了看上去更象现代概念的舞蹈。而毯子功更是来源于中华文化几千年传统的各种杂艺。说白了,北京舞蹈学院没有创编中国的古典舞。北京舞蹈学院创编了“中国古典舞”的名字,把原有的“中国戏曲舞蹈”改成了“中国古典舞”的名称。
  北京舞蹈学院自己也承认,身韵是采用了戏曲中的身段,而舞蹈的身法中的元素,多采用了戏曲舞蹈与武术的身法。其实戏曲也承认身法来自武术,早在远古时期,戏曲就采用了中国传统武术的身法。那么也就是说呢,中国古典舞是早就存在的东西,不是北京舞蹈学院发明的。
  那北京舞蹈学院为什么说古典舞是它创造的一个新舞种呢?当然它除了把“戏曲舞蹈”改成“中国古典舞”之外,还制定了中国古典舞的一套教学方法。“中国古典舞”这个名字是它改的。因为北京舞蹈学院早期把中国古典舞也叫作“戏曲舞蹈”,结合了芭蕾舞的那个教学方式。当然不止这些,北京舞蹈学院还采用了学院教学中国古典舞的方式。过去在中国学习艺术都是用传统的方式教学,由戏班子中的老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教学的,有的也是同时带很多学生,甚至整个一个戏班子几十人。但是呢,中国的古典舞蹈進入艺术学院教授“中国古典舞”的方式,也许当时是北京舞蹈学院第一个开始的。他们后来的年轻学生不是太了解这些,加上中共邪党对中国历史有目地的破坏,学生不了解中国历史了,就说成了“中国古典舞”是它们发明的一个新舞种了,这本身是不尊重历史与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
  其实北京舞蹈学院建立的同时,中国各个省与各种艺术团体同时也都在使用中国这种舞蹈教学与演出了。我们飞天艺术学院的郭校长,四、五十年代时,所在的中南艺术剧院就用这种舞蹈演出了。那时北京舞蹈学院还没成立呢!北京舞蹈学院成立前后,也就是说,中国很多艺术团体就在用这种中国古典式的戏曲舞蹈演出了。
  大家知道,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教学中,舞蹈的技术名称、要求,所采用的身法、身韵的名称也全部是照搬戏曲的,而且是一模一样的拿过来的。什么“冲、靠”,“含、腆”,“拧、倾、圆、曲”,三圆轨迹,平圆、立圆、八字圆,手、眼、身、法、步,什么亮相啊,精、气、神等等等等许许多多东西。所有的舞蹈要领,欲右先左、欲上先下、欲后先前、欲前先后等等都是从戏曲中搬过来的,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些东西不是它创编的,是原来中国古典的舞蹈中就有的。自从北京舞蹈学院,把中国的“戏曲舞蹈”名称改成了“中国古典舞”的名称以后,中国各个省从地方至军队,从业余到专业(职业)的艺术团体,以及各大专院校中的这种舞蹈都叫成了“中国古典舞”的名称,除了戏曲学校与戏院之外。
  那么讲起来就说到神韵与飞天大学了,那神韵与飞天大学不是用了中国古典舞吗?其实神韵与飞天大学,当初是采用了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教学中的那个韵律。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的身法教学中,规范了一个固定的韵律,而这些元素本身是早就有的。神韵只是采用了它教学中的韵律。懂我说的这个意思吧?(大家点头)神韵与飞天大学只采用了北京舞蹈学院的韵律。
  因为中国古典舞,目前在中国一个省一个样。就是北京的几个大学,也不用北京舞蹈学院的韵律,甚至公开的持否定态度。全国没有一个艺术团采用北京舞蹈学院的舞蹈训练或演出,因为都各自认为,自己的是最好的中国古典舞。奇怪的是就连北京舞蹈学院的青年舞团,也把自己的中国古典舞搞的面目皆非,掺進了所谓的中国式的现代舞。这真是一个对北京舞蹈学院的最大讽刺。自己都不尊重自己,怎么叫别人尊重你?甚至把假的所谓汉唐什么东西当作古典舞教学,其实都是狐狸的动作,很妖气。真为这个中国舞蹈最高学府惋惜。
  飞天大学在成立初期,在教学中要学它的韵律,就必须拿一些舞蹈组合来学。其实也可以用中国民族学院的舞蹈韵律,也可以用地方上的,任何一个省的舞蹈韵律,也可以直接采用戏曲中的舞蹈韵律。因飞天艺术学院当时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的教师是多数,也就自然的采用了老师们的韵律。不过这种韵律本身是对的,是符合神韵要求的,所以教学中就采用了北京舞蹈学院的韵律。
  说起这个韵律,从修炼角度看,中国文化是神传的,也是神照看的。所以当年北京舞蹈学院搞这个古典舞教学的时候,高层生命早就知道,将来神韵要用的。那么这个舞蹈的背后,一定是有神帮助的。神韵要用这种舞蹈救人,可不是小事。人类文化一茬一茬的是重复的。它和史前最早期神为人类奠定的文化是不是符合的?所以神韵用之前,就必须得把用的东西搞出来,为神韵救度众生而用。从这一点上看,早期北京舞蹈学院搞中国古典舞教学的奠基人,确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了。
  神韵与飞天大学发展到今天,大家看看,飞天大学与神韵艺术团,和北京舞蹈学院的身法要求上,已经基本上不一样了。神韵与飞天大学在古典舞教学的追求上,与北京舞蹈学院完全不是一种理念。前者要走传统的路,找回这种舞蹈的最高境界、神传文化的精髓。而后者是随着社会的下滑中,赶时髦赶潮流中变异着传统古典的东西。目前还把中国式的现代舞、当代舞、假汉唐,所谓汉唐舞其实真的是被狐狸利用搞出来的动作,加進了古典舞系教学与表演。这话他们一定不爱听,因为触动了他们的利益、情感。可是学了就会被狐狸附体,不能说看到害人的东西而不管。这种东西大摇大摆的進了人类的大学,虽然可悲,也是时世造化。
  北京舞蹈学院也好、飞天大学与神韵也好,目前看,中国古典舞的基本元素在舞蹈中完全一样。只是身法要求不同,走向不同,韵律也在身法的放长中改变着。当初飞天大学与神韵只采用了它的韵律,但是神韵今天的这个韵律,和北京舞蹈学院的已不相同了,实际上,已经渐渐的拉开距离很远了。
  大家知道,神韵已经走到舞蹈的身法的最高要求中了。这种身法技术不止是中国古典舞自身在求索。各种舞蹈与肢体艺术都在探索。是从古到今人们一直都在寻找,有人讲,没人会的舞蹈技术。这已经走到所有舞蹈的最高峰上去了,叫“身带手”、“胯带腿”。已经放长到了目前为止,任何一个舞种都做不到的技术训练,连芭蕾舞、艺术体操,也都在思考,在寻找着这些东西。只听说,谁也不会教,谁也摸不到它,目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运用的。但是大家都知道“身带手”、“胯带腿”。这也是师父传出来的。现在神韵与飞天大学、飞天艺术学院师生都在学,都在做,做的最好的就是零七班和一七班。教学中对学生的训练,已经使神韵的中国古典舞,不是北京舞蹈学院的范了。舞蹈范基本上是神韵自己的,自己的韵律了。那实际上,这和北京舞蹈学院的,已经不是一回事了。你看它同样的组合,前几天看到北京舞蹈学院的组合录像,你们把那个组合用神韵的身法做出来,那完全是两回事了。也就是说呢,神韵当初只采用了它的韵律,渐渐的走了自己的路。目前韵律由于肢体动作的放长,而独树一帜了。大家一定要清楚这个问题。
  实际中国古典舞的本身啊,它真的是“古典”的几千年的文化结晶。连北京舞蹈学院自己也把这叫古典舞,它都没办法脱离那个“古典”两个字。它为什么叫古典舞啊?现代的新舞种怎么叫古典舞啊?这不矛盾吗?因为它开创了现代这样一个教学方式。而古典的东西是原有的,元素是原有的。是这个概念吧?(大家点头)
  我过去跟大家讲,我说呢,神传文化嘛,中国就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是神全盘在照料中展现出的文化。全世界所有的人,不管是什么人种,都在中国当了一朝人,都在中国转生了两百年,又到其它地方转生,这五千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所以这个文化呢,说白了,是全世界人都经历过的。所以全世界无论什么民族的人,一看到神韵所表现的传统节目,特别是他们一看到中国古典舞演出中的文化展现,就觉的似曾相识。表现出来的人类从古就有的普世的价值观,传统文化的思想、生活方式,他们全都理解。就是因为人们记忆中,有过这种文化。因此神韵在救度众生的时候,他们能够理解,能够被救度。所以你用任何一个民族的东西,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理解上都会有困难。
  从另一方面上讲啊,中国古典舞早期的时候呢,史前神在传给人类文化的时候,就知道在中途流传中人会把这个古典舞给传走样。大家知道人讲发展,要标新立异,发展中要跟别人不一样,或者想要做的更好。其实呢,这些思想都是在改变着传统。你再改变,都没有原始的、神传的那个好。你觉的一时的,觉的挺新奇、挺好、挺有意思,可是内涵没有东西,不能被神维护延续。那也就是说呢,神传古典舞的当初,就考虑到这些问题了,就没有直接完整的传古典舞。在宫廷中传一部份,在这个民间传一部份,在这个戏曲中传了一部份,而这个真正的身法呢,保留在武术中。
  大家知道这个武术在历史中可是很严肃的。过去学武术是打打杀杀的,在战场上要用的。你要乱用就会被杀死,所以不敢乱用,就能够有效的保存着那个身法的不变。是啊,几千年来武术的套路,那个身法就一直在武术中流传着。到了近代呢,这个中共邪灵就是为迫害中国人,破坏中国传统而来的。武术是传统文化,它看到了也要破坏。所以就叫人搞出个新武术来,而把中国的传统武术全部丢了。也许深山里面那些个修炼人,他们还有,当然根本的东西都在他们那。但是就是社会上传的东西,已经被中共邪党给破坏了,完全用新武术替代了。那么就是说,过去几千年中,传统武术它有效的保存了这个身法。
  在中华大文化圈里面,艺术是相符相容的,它是能够互相借鉴的。比如很多的艺术形式都借鉴了毯子功,很多的艺术形式都借鉴了武术的身法。是吧?戏曲中流传的身韵的部份,它也是极其关键的。因为你要表现内涵的东西,就会显出其价值来。象芭蕾那样直白的,是不要求表现内涵的。然而中国古典舞就必须得有身韵的那一部份,能表现你内心的情感,能表现你要展现的东西。就象神韵舞剧刻画人物,它能够起这样的作用。有了这个东西,它能够刻画人物;有了这个东西,它能刻画剧情;有了这个东西,神韵才能够有小舞剧用来救人。从这个角度,就会看出神传文化的这种价值与意义。
  神传文化有个特点,要考虑人类的阴阳平衡,一样东西要正、负两用。那么武术不能单一的为武术而武术,那就要“一武(舞)两用”,音同字不同,甚至一武多用。神做事情不会单一的,就为了一件事情去做。每当世上有一样东西出现的时候呢,它连带着各个空间的关系。要考虑这在各个空间起什么作用,在高低层空间起什么作用,在纵向空间,横向空间都起什么作用。出现的东西,都必须在各空间是正面的、能协调好关系的,你才能立于世上。否则,你那个东西立不起来,不会被承认,也不会被流传的,得神承认的。所以神传的东西,不是只传这一样东西不管其余,他是要理顺一个巨大的生命圈里面的关系。所以这个东西简单吗?它不是简单的。
  有的时候艺术界争论起来也蛮有意思的。这个戏曲界说呢,北京舞蹈学院你创立了什么古典舞啦,那东西是我们戏曲的。真的都是它的,特别是身韵,全是它的。那搞武术又说了,你戏曲中的舞蹈,那都是我们武术中的。是啊,所有的几乎都是,就是身韵的东西也是从武术的身法中发展出来的,都是这样。那么追根的结果,真的就说到武术中去了。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讲“一武(舞)两用”呢?追根揭底,追到最后,是“一武(舞)两用”。文用,那就是舞蹈;武用,那就是打仗用的。一文一武,一正一负。文化嘛,人的文化就是这样的,你一样东西传出来,在人世间必定是两面的。你光传善不行,它还必须得有恶的那一面的东西;你传恶的,那也不行,你必须得有善的东西,因为人世间的东西是善恶平衡的、阴阳平衡的。这个东西就是这么来的,这就是人的文化。
  那中共邪党为什么从天到地谁都反对它?因为神不承认它,不是善的,也不是神允许的恶。它是变异的,不入流的真正邪恶的东西;宇宙中没有它的位置,只是在末后时期人业力大的时候出现的。表现上再坏、再强势也没用。神用它给业力大的人消业,用完就销毁它了。但是神在人中传的高层法理用来度人的那是不一样的,不受人一层理的限制。
  归根结底,师父说的很简练,但是我说的很准确,就是这么来的。大家听懂了?(大家点头)
  (全校教职员工及舞蹈学生齐声:谢谢师父!)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