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武汉市东西湖区原政法委610头目曹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曹斌任东西湖区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二零一九年四月开始至今,任东西湖区司法局局长。过去十年间,曹斌紧跟元凶江泽民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操控指使当地公、检、法、司、街道、居委会等部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曹斌还亲自出面指挥、抓捕、威胁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给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庭造成巨大的伤害。

一九九九年,江氏出于妒嫉,为了自己的权利和私欲,在其他常委都不赞同的情况下,多次表达他执意迫害法轮功的恶意,还一意孤行的成立了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具体办事的办公室,因为成立时间为六月十日,故该办公室被称为“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办公室”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于十年浩劫中的“中央文革小组”和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严重破坏法律实施,制造出无数冤假错案。善恶终有报,“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尤其头目遭恶报的事例屡见不鲜,故,“六一零”头目又称“死亡位置”。

曹斌个人和家庭信息

曹斌,CAO,Bin,男,现年约五十八岁,出生地: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农场,家庭住址: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海景花园D区5栋501,手机:13329700482(曾用)。

曹斌早年是从部队(副团职)转业到武汉市东西湖区城管局任职,任东西湖城管局副书记、副局长、执法局(二级)局长。自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任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主任、综治办主任。二零一九年四月免去二职,现任东西湖区司法局局长。

'原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六一零主任曹斌近照'
原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六一零主任曹斌近照

曹斌的父母:父亲曹文秀,与其母,住东西湖二雅路富丽雅花园D1栋2单元106室。父亲曹文秀是东西湖区原建设局副局长。
曹斌的妻子:是东西湖吴家山某小学的教师。
曹斌的儿子三十多岁,患有精神病。
曹斌有一个弟弟、几个妹妹:
其弟弟:曹尚(音)。
其妹妹:曹娟,在东西湖中国电信局工作,手机号18907196823 (曾用过)。曹娟的丈夫:凌良光,在东西湖设计院工作,曹娟的儿子:凌云志。
其妹妹:曹艳,在东西湖城管局环卫局,二妹夫张光堂,原东西湖东山堤防所长。
其妹妹:在东西湖长青泵站。

一、曹斌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十年期间,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在东西湖区被骚扰、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留、迫害进洗脑班、看守所或监狱的学员有:徐慧明、邹双武、周翠娥、戴菊珍、毛慧兰、郭淑军、黄洪运、邹双芬、龚玉兰、李木三、洪桂梅、窦堰生夫妇、王春红、汪锁仙、谢青云、王玉、王巧兰、严春梅、王文革、刘珍俐、李金香、何艳、王用强、王用刚、彭雪梅、胡望香、李克明、郭诗惠、祁望桃、潘有香、余菊梅、邬明、张启发、老黄(将军路街)、孙爹爹(将军路)、朱翠珠、汪长征、黄志勇、郭武海、郭武胜、李赤华、胡亚萍、张甦、夏明清、张春连夫妻俩。毛婆婆、王姓女法轮功学员、余菊梅、程静、徐建新、小徐、王保兰、还有十六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在东西湖区被迫害的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有:康佑元(硚口区)、吴小泉(武汉市)、刘桂华、刘三姐(武汉市关山)、朱太婆(武汉市)、张荆州(湖北荆州市)、欧阳翠荣(湖北汉川市)、方雄华(汉川市)、袁婆婆(武汉市)、彭亮(武汉市武昌区)。

现已知道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百多人。其中:批捕、庭审十六人、劳教判刑 十三人;绑架抄家一百一十三人次;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十二人次)、安康(公安)医院共八十九人次;开除公职和流离失所三人;勒索现金三千元;

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组织利用的街道、社区居委会人员、派出所上门骚扰,有的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填表、写保证等。还有几次,曹斌亲自去到学员家里骚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

二、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期以来,曹斌利用六一零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采用跟踪、监视居住、监听电话、无故骚扰、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抓捕、绑架、关押、非法勒索,非法抄家、搜身、抢劫财产、威逼口供、谩骂、殴打、关禁闭体罚(剥夺睡眠,长时间站)、精神洗脑、株连、劳教、劳改、判刑等手段进行迫害。

1、被非法庭审的学员:

郭淑军(被非法庭审,被勒索三千元)、洪桂梅、窦堰生夫妇(东西湖区常青花园,诬判二年)、黄洪运(非法批捕)、汪锁仙(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诬判四年,经上诉中院于二零一七年三月,解除冤判回到家)、刘珍俐(非法劳教一年、诬判三年、)、胡望香(诬判三年)、汪长征(诬判四年半)、黄志勇(诬判三年半)、郭武海(诬判三年半)、张甦(诬判六年)、欧阳翠荣(湖北汉川市,诬判三年半)、方雄华(汉川市,诬判三年)、毛惠兰(诬判三年半)、李三元(非法劳教一年)、邹双武(非法批捕)。

2、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

郭淑军(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黄洪运(武汉市第一拘留所)、严春梅(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李金香(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刘珍俐(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谢青云(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十天)、王用强(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十天)、王用刚(东西湖区径河拘留所十五天)、邹双芬(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十五天)、汪锁仙(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胡望香(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汪长征(武汉市东西湖径河看守所)、黄志勇(武汉市东西湖径河看守所)、郭武海(武汉市东西湖看守所)、彭雪梅(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戴菊珍(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毛慧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王文革(武汉市第一拘留所)、

3、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有:

汪锁仙(柏泉洗脑班)、谢青云(某洗脑班)、彭雪梅(市内某洗脑班)、朱翠珠(额头湾洗脑班)、王玉(二道棚洗脑班)、李赤华(柏泉洗脑班)、胡亚萍(额头湾洗脑班)、夏明清(额头湾洗脑班)、邹双芬(柏泉洗脑班)、刘珍俐(柏泉洗脑班)、王文革(杨园洗脑班)、戴菊珍(海口洗脑班)。

4、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安康医院的法轮功学员:

黄洪运、周翠娥。

5、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王春红。

6、诉江后被骚扰:

自二零一五年八月底诉江以后,武汉市东西湖区各社区开始不间断的骚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东西湖区至少有十五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是社区人员直接找上门、有的是社区人员打电话询问学员的家人。

三、在社会及教育系统污蔑法轮功

1.悬挂张贴邪恶横幅展板诋毁法轮功

曹斌在政法委任职期间,东西湖区六一零经常指使各街道和社区人员,在社区附近或居民区用展板等形式污蔑诋毁法轮功及创始人,用漫画的形式丑化法轮功师父;还有的悬挂污蔑法轮功的条幅、横幅,毒害世人;同时东西湖区的一些出租车、公交车的LED屏也出现了不断播放所谓反对×教的滚动字幕。

2、曹斌还配合邪党在教育系统污蔑大法

二零一零年,受东西湖区六一零指使,武汉市吴家山第四中学在校内搞诬蔑法轮功的邪恶展板,由湖北省反邪教协会提供的图片,持续约五天,毒害众多师生。

3、利用手机微信和媒体污蔑法轮功

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武汉市很多行政事业单位人员(包括学校)被要求登录邪恶微信,微信里有邪党十几年来反复重复污蔑法轮功的大量谎言。二零一七年底,东西湖区教育局被要求其管辖学校的教职员工用手机后六位数+单位+姓名的方式上微信号为“wuhanfanxiejiao”的邪恶微信,并统计上报。从二零一八年一月底、二月初开始,武汉市东西湖区等各单位人员的手机微信里陆续出现了挑拨民众恶意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污蔑法轮功等等的信息。

二零一七年,武汉东西湖区将军路养殖场范春副书记等人受六一零指使串通武汉媒体,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在武汉《长江日报》刊登由记者黄征、通讯员段晨晨、齐阳、张大军炮制的谎言文章,对法轮功学员王保兰进行恶意诽谤,不少人在手机和电脑的网页上都收到和看到过这个违法报道,认识王保兰的同事、朋友都在议论,都知道是在说王保兰,这种恶意诽谤侵犯了王保兰的信仰自由,侵犯了她的名誉权,给她造成精神伤害。王保兰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在了解她的民众中都有一杆秤,纷纷为王保兰鸣不平。

四、曹斌任职期间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东西湖区“六一零”近十年来至少有法轮功学员十二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东西湖政法委、“六一零”还把绑架的学员送到额头湾的“硚口洗脑班”或武汉市其它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东西湖“六一零”又在柏泉农场西湖一大队杂湾四十一号武装部的民兵基地搞起了洗脑班。近年又在东西湖区海口办了一个秘密洗脑班。

这个洗脑班非常邪恶,把法轮功创始人像片放在地上、椅子上强行要学员坐和踩。

门前挂一个摄像头,能追随人转动,人还没靠近就开始喊话,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不许靠近,开启激光……”马上强烈的激光扫射过来、缠绕人身,并能跟踪,躲也躲不掉,无法靠近。

东西湖洗脑班对外宣称“学习班”或“法制教育中心”,是可以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洗脑班有一套邪恶的精神扼杀手段,让人信念崩溃,精神死亡。强迫法轮功学员听他们的诽谤,歪曲大法的话,妄图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同时也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消灭的一部份。

五、曹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曹斌自二零零九年任东西湖区政法委“六一零”主任后,指使东西湖公、检、法、司、居委会等相关部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摘自明慧网报道的部份案例。

案例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法轮功学员汪长征、黄志勇、朱翠珠在东西湖辛安渡发救人的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辛安渡治保主任赵海洋恶告,十一月二十四日晚,约二十人左右的便衣到黄志勇家抄家近三、四个小时,抢走私人物品。二零一零年五月,汪长征、黄志勇分别被非法判四年半、三年半的重刑,后被秘密劫持到邪恶的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案例二: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晚九点多,三四辆小车停于郭武胜、郭武海兄弟住处,近二十人包围,二年轻力壮男子不知从何处翻到二楼郭武胜夫妻居室阳台,其他人从一楼破门而入,门框及门锁均已撞坏,这群自称是“市里区里来的”人,伙同辛安渡派出所办案人扬智、代赤军、代贵华等人,抄走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及大法资料等,他们出示的搜查令除一个盖章外,没有局长签字,没有批准日期,见证人有社区工作人员李望娣、彭某。

案例三:

二零一零年初,王玉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家人去接人时,王玉已经被东西湖“六一零”曹斌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恶人也在她饭菜和饮用水中下毒药,导致王玉精神失常。回到家的王玉,脑袋开始剧痛,家人发现她说话语无伦次,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发呆傻笑,之后总是乘家人不注意跑出家,几天几夜不见踪影,至今精神仍不正常,一个很聪明的姑娘就这样被中共毁了。

案例四: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胡望香被东西湖法院非法审判,八点三十分,胡望香的家人要进庭旁听,曹斌直接出面阻止,说只能看电视不可以进法庭,这是政策。还诡辩说让家属看电视就是旁听。

九点二十分许休庭。胡望香的姐姐和胡望香的两个儿子看了电视走出法院,看到了公诉人刘涛。想到公诉人整个都是造假、制造冤案,自己的母亲平白无故蒙受奇冤,身为七尺男儿,却不能为母亲讨回公道,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就走向前去,想找刘涛问个究竟。

这时,曹斌一声令下:“抓起来!”警车里几个国安和站在周围的几个便衣蜂拥而上,将胡望香的老姐姐和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围在中间,拳脚相加,电棍噼噼啪啪响个不停。

案例五: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刘珍俐在住处被东西湖区新沟镇派出所警察缑朝俊、燕岭保安队长柯正清等七、八个保安绑架。第二天,棉纺织厂不法人员在刘珍俐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翻窗(三楼)入室,再次对刘家进行了土匪式的抄家,不知抢劫了多少财物,离开时敞开大门,扬长而去。而刘珍俐被劫持到东西湖柏泉农场西湖一大队杂湾四十一号的武装部民兵基地洗脑班,关押迫害了四十多天。

案例六:

迫害法轮功之后,王用强家附近长期有人蹲坑监视,家里电话长期被监听,他家楼道前原有一棵树,因监控的人认为挡了他们的视线,竟然把树也砍掉了。有亲朋好友去他家玩,事后就会有新沟镇街燕岭社区居委会的人或片警到王用强家查问,有时甚至直接翻客人的包包,王用强平时买菜、走亲访友都有燕岭社区的人跟踪。曹斌还曾带着武汉市国保和东西湖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到王用强家骚扰。

案例七: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汪锁仙在开屏里社区附近贴法轮功真相粘贴时,被吴家山街开屏里社区书记张鎏、综治主任雷钢看到,随后雷钢就打电话给开屏里社区片警刘少安,他们派社区成员余桃安、密焕运跟踪学员,后法轮功学员汪锁仙被吴家山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汪锁仙被强行抽血,警察还强迫她写所谓“保证”,汪锁仙不配合回答恶警的问话,被警察狠狠的殴打。

汪锁仙被绑架后,她的亲人一直持续的到东西湖政法委和各迫害单位要人,东西湖政法委六一零头目曹斌曾多次威胁汪锁仙的亲人。曹斌威胁汪锁仙的大妹妹说:你小妹再来,我就抓她。汪锁仙的哥哥找曹斌要人,曹斌威胁:你敢跟我讲法律?你别以为我办不了你,我一个电话就把你办了。曹斌还拿汪锁仙小儿子的工作进行威胁。

案例八:

戴菊珍,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被劫持到“海口洗脑班”仅三天,就出现“病态”,倒在地上,血压、血糖很高。到第三天的下午,洗脑班才把戴菊珍的丈夫叫到洗脑班接她回家。回家后戴菊珍都没有完全复原,坐着还行,站着就恍恍惚惚,走路也晃悠,一直没口味。戴菊珍被绑架到洗脑班前身体都很正常,她怀疑在洗脑班里被暗中下了药。

海口洗脑班具体的迫害方法:不准法轮功学员结印、立掌发正念,不准炼功打坐。洗脑班白天晚上在教室放污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大音量广播强迫学员听,桌子上、地上、坐的椅子及椅子靠背都写着污蔑法轮功的字句,脚都没处放,吃饭规定十五分钟。吃饭只许学员一个人在教室吃,吃完的碗只准放教室,自己在厕所洗后,洗脑班派人再把碗拿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