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手机监控和间谍软件”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发表《手机监控和间谍软件》。文章谈到“進入七月以来,全国各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的绑架迫害案件。江西九江地区近期也出现多起绑架案,很多位同修被邪党绑架迫害,资料点被破坏,给证实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让人感到十分痛心。

绑架迫害的发生与同修自身的修炼状态息息相关,但是从表面上,还是能看到诸多不符合法的因素存在。如果能够在这些问题上切实注意,可能就能从一定成度上避免迫害的发生。为此,就安全问题与各位同修交流”。

这篇文章对我及同修们的震动很大,在第一时间,同修就要把这篇文章打印出来,告诉不能上网的同修,在手机上要加倍注意安全,不要忽视。邪恶虎视眈眈,不要给邪恶留下一点点可乘之机,越到最后,越要理智,智慧,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救度众生负责,同时也是对自己负责。

可是每当交流时总是觉的缺少点什么,手机范围之广,不只是自己的手机要注意,还涉及到家人的手机怎么办?好象有些无助。几次提笔想交流,说不清,几次放下,今天又看了同修发表的文章《您知道手机自动监控的程度吗?》中共的手机监控真是下三滥的流氓手段。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五)》开篇就告诉我们“宇宙流氓看你几日作”[1]。师父第一次告诉我们“宇宙流氓”[1]。所谓的监听、监控、大数据库不是宇宙流氓采用的流氓手段之一吗?大法弟子能让这个宇宙流氓存在吗?

师父把 “正念”二字打入我脑中,我怎么还感到无助呢?我们有师父啊!在注意安全的同时使用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与法力,我们是干啥来的?我们不是为正的因素负责吗?要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它干扰我们救人,它不就是最坏、最邪的吗?大法弟子能让这个宇宙流氓存在吗?师父把这个宇宙流氓留给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解体它,这不是给弟子们留下的铺就上天的路吗?这不是成就我们的好时机吗?怎么还感到无助呢?

师父在讲法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师父把密封在玻璃管里的铝片的分子排列程序打乱(大概意思),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承担着自己对应的层层空间,每个大法弟子层层空间都是正的物质,正的能量,能形成整体,能达到无脉无穴的境地,邪恶就无空子可钻了,就能否定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的安排,我们修炼的是整个宇宙的大法,师父是在宇宙之外正大穹,三界内的产物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因为这能力师父早就给予我们了,就看我们信不信,用不用了。当然这正念来源于大法。我们又能做的了什么呢?我们只要听师父的话,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家人的手机面前也要注意修口,修炼是修方方面面,真正达到不同层次的标准,另一面都是师父在做。如果我们人的表面一层的安全都不能做到,怎么能行呢?

针对手机问题,师父一直在告诉我们安全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也是我们听不听师父话的表现之一,师父真的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同修们也在多次切磋此问题,有的同修还是没重视,毕竟我们是在反迫害中修炼,是不断的在破除邪恶安排中的所为,就不能象师父在法中举的那个不理智的例子:“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2]。

我觉的真正放下手机并不难,是常人的心难放,其实我也好多年不用手机了,除特殊必要联系的情况下,连和家人回老家时也不带手机,因为联系的人在身边,都不要我操心。在这过程中也修去了很多人心,比如爱面子的心,朋友要和我加微信的,现在几乎人人坐下来就是玩手机,好象自己什么都不会。家人和亲朋联系不上的,说难听话的,去我争斗心。几年过去了一切也顺其自然了,都说我的电话不好打,也就习惯了。

我们再不要让师父为手机的事多操心了。放下对手机的依赖、喜好与执著,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吧!

层次有限,法理还是不清,请同修们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五》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7/读“手机监控和间谍软件”的感想-391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