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山东省临沂市洗脑班及恶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临沂市洗脑班最早建在临沂市水利技校园内。临沂市水利技校因多年来招不上学生,经济效益不好,因此与临沂市“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相勾结,在学生宿舍区耗资三十多万元,修建两排瓦房,共二十多间,办起了“临沂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发起了迫害无辜善良的黑心财。表面上其虽打着“法制培训”招牌,实质是一个执法犯法、敲诈勒索、图财害命的非法机构,是一个流氓行径猖獗、残害善良好人的人间地狱和法西斯集中营。

这个洗脑班黑窝的形成,与原临沂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凤才有着直接的关系,刘曾是水利技校的校长。

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建立后,派出了以临沂市“六一零”副头目宋伟为首的“学习考察团”,去北京观摩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一切准备就绪后,于二零零二年元月始,办了第一期洗脑班,持续至今。该洗脑班被树为全省的所谓先进单位,可以说影响恶劣,各地市曾派人员“参观学习”其犯罪经验。

所有被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勒索巨额资金,三千~五千元不等。据说洗脑班所得款项临沂市“六一零”与临沂市水利技校分成,如此一来临沂市“六一零”与临沂市水利技校着实发了一笔横财,因为有暴利可图,所以对办洗脑班乐此不疲,疯狂至极,经常拿着法轮功学员的名单算计,给各个单位打电话,胁迫他们绑架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仅从二零零一年底到二零零六年,先后有三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遭受过迫害。

一、苏伟其人与临沂洗脑班

苏伟,原水利技校的教师,家住临沂市水利局家属院内。自二零零一年,苏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沦为临沂“六一零”洗脑班恶毒打手,因其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最为卖力和邪恶,后来被提拔为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主任。作为“洗脑班”的头目,苏伟不仅是台前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也是幕后的策划人、操纵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险狡诈和残忍狠毒之徒。人前装得一本正经,背地里却是满口污言秽语,下作不堪,而且用尽残酷手段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数百名临沂法轮功学员在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遭受过残酷迫害,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有:连续长时间熬夜,毒打、轮番围攻、对绝食的大法弟子捆绑在床上,进行野蛮灌食甚至灌浓盐水摧残折磨,侮辱谩骂、暴力殴打、剥夺睡眠、强制洗脑、长期面壁罚站、不给吃饱饭、注射不明药物等。

任何法轮功学员,只要被关进洗脑班,在苏伟看来,可随心所欲的整治。他曾在院子里狂叫“我说了就算,我说怎样就怎样。”苏伟的嘴里每天都要吐出一些脏话,对伙房的厨师也是张口就骂。洗脑班的墙上挂着大牌子,堂而皇之的写着:“严禁打人、骂人,体罚学员,以及伤害学员的人格、名誉。”在这里成了愚弄人、演戏用的空话。

苏伟与临沂市洗脑班对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有着直接的责任,以下部份具体案例只是沂蒙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的冰山一角,其无法无天、流氓行径与罪恶之巨已经足以让人感到震惊。

二、具体迫害案例:

1. 对刘永进野蛮灌食、酷刑折磨

刘永进,临沂市白沙埠镇法轮功学员,毕业于青岛大学国际贸易系。二零零八年二月五日,法轮功学员刘永进在行走的路上,被临沂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当天被关进了临沂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内遭到用皮鞭毒打、跺头、野蛮灌食等迫害。狱警用脚踩住他的头,往嘴里灌沙土,又扒光了他的衣服,命令犯人用皮带猛抽。刘永进绝食抗议,看守所恶警又对他进行野蛮的灌食,多次命令犯人对他插管,可就是插不进去,持续迫害了一个星期。在刘永进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才把他送到医院,次日,又从看守所转到临沂市洗脑班迫害。

在临沂市洗脑班,临沂市中共系统动用很大人力、物力“转化”迫害刘永进,被恶人们称作“王主任”的头子(可能是临沂市机关工委主任或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临沂市六一零办公室的宋伟,临沂市公安局的刘姓支队长、王姓政委(女)及恶警刘海清、孙某某;兰山区公安分局恶警刑永农及河东区公安分局的恶警等;还包括洗脑班苏伟、朱泽民、陈军,于海波、吴琳(女)、高叶权(女)、高常嬴(女)、崔玟(女)、李媛(女)等,都参与了对刘永进的残酷迫害。

临沂市“六一零”副主任宋伟、洗脑班恶棍苏伟、王军毒打,用木棍夹住刘永进的腿,王军等站在上面跺等残酷迫害,并被劫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兰山区人民医院、兰山区第二人民医院灌食迫害。

每次野蛮灌食插管时,苏伟总是不停地毒打刘永进的胸部和腹部,把刘永进打得死去活来。他们使用铁锥子撬牙,由于刘永进强烈抵制,它们无法把鼻饲管插到胃里,它们就极其恶毒的从两个鼻孔里同时插管,残害过程中,一股鲜血突然从刘永进的鼻子里、嘴里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恶人才吓的不敢再插管了,改用打针迫害。用木棍做成类似于夹棍的东西夹住刘永进的腿,洗脑班的邪恶之徒直接站在夹棍上,刘永进的腿就如同断了一样,疼痛难忍。

2. 对钱法君毒打、野蛮灌食有毒药物

法轮功学员钱法君,男,未婚,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民。法轮功遭迫害后,钱法君进京鸣冤,遭到演马乡派出所恶警徐恒年、韩金城、马宗涛、卢修田等人的残酷折磨,致其伤痕累累。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到狱警李公明、岳林镇、杨澎等及犹大王云波、徐法月、闫化勇的摧残,经受了拳打脚踢、上“十字架”、“熬鹰”、“吊铐”、“蹲禁闭室”、“送严管班”、“强制做奴工”、“罚面壁”、“用警棍电”、“大针刺腿”等多种酷刑摧残。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于秋收的钱法君又被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后,被迫绝食抗议迫害。临沂洗脑班头目苏伟等恶人将钱法君四肢强行绑住野蛮灌食有毒药物,直接将管子插进钱法君的体内不拔出来,下次接着再灌。苏伟等恶徒还残酷毒打钱法君,使钱法君身体严重受伤,无法行走,行动需两人抬着。后被恶徒马宗涛、壮岗乡恶警彭学忠、李洪森等第三次投进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

3.对法轮功学员李富江野蛮插管灌食

李富江,沂水县沙沟镇西院村法轮功学员。在被送去临沂洗脑班的路途中,恶警隋旺征,申文峰用污言秽语辱骂法轮功学员李富江。李富江叫他们讲点道德别再说了。他们恼羞成怒,用拳打李富江的软肋,把李富江的双臂背铐,隋旺征、申文峰在李富江的两边,用他们的手臂伸入背铐的手内搭在肩上猛掀,头倒立在地上。就这样反复多次,疼得他喘不过气来昏了过去。李富江被非法关押临沂邪恶洗脑班。他坚信真善忍,不配合洗脑班恶人苏伟、陈军的洗脑迫害,并绝食反迫害。绝食的第五天,李富江被苏伟、陈军拉到兰山人民医院野蛮插管灌食。管子插进了气管里几乎休克,李富江被拉回洗脑班后,以预防李富江拔管子为借口,把他呈大字型把手脚绑在床腿上,都绑的很紧,手脚腕都没有活动余地,迫害三天三夜,小便也在床上。放下后胳膊腿都蜷不起来,脚被绑的没知觉至今还麻木。从床上放下后又绑在铁椅子上四天,手脚肿的象球。行走困难,身体虚弱。恶徒们丧心病狂失去了人性,李富江虽被折磨的整个人脱了形,可还是一直被强行灌食到八月三十一号,共灌食二十多天。后被非法劳教。劳教期满后又拖延二十三天才放人。

4. 对法轮功学员孙茂芹捆绑、野蛮灌食与洗脑迫害

孙茂芹,女,临沂市兰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八点多至九点钟,莒南县城南派出所、县110出动大约二十个警察,动用约十余辆车, 窜到莒南县十字路镇许家黄庄村,绑架了当时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的孙茂芹、韩广梅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孙茂芹先被非法关押在城南派出所,后转到城北派出所莒南看守所,在城北派出所莒南县公安六一零人员陈鑫非法搜身,把孙茂芹身上的mp3、钥匙、约一百元现金被陈鑫非法抢走。

孙茂芹被绑架后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莒南看守所孙茂芹被在铁门上吊铐了一天。几天后她被转到沂南看守所,被迫害得吐血,沂南看守所警察怕承担责任,通知莒南“六一零”接人。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左右,当时被绑架的孙茂芹、赵小伟等大法弟子被关押到临沂市洗脑班。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不法人员苏伟、李媛、崔梅、吴琳及邪悟者王明光、孙茂兰等参与对孙茂芹的迫害。

孙茂芹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被迫害的严重脱相,瘦得皮包着骨头,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和医院勾结对孙茂芹进行野蛮灌食,四、五个六一零人员摁着,医院大夫插管灌食,灌食后 一直带着插管,孙茂芹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在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孙茂芹被呈“大”字型绑在床上约四、五天,后双手用绳子绑在背后。

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不法人员几次向孙茂芹所在的兰山区前十大队及孙茂芹的家人勒索钱财不成,恼羞成怒将孙茂芹非法劳教。

5. 苏伟亲自参与绑架段家芝到洗脑班迫害

段家芝,女,临沂市兰山区东苗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清早,苏伟与兰山区“六一零”恶徒邢永农等二十多人窜到了临沂东苗庄女学员段家芝(三十二岁)家中,欲强行绑架段家芝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当时段家芝尚未穿衣起床。段家芝拒绝去洗脑班,苏伟竟魔性大发(苏伟身高近一米八零,肥胖体重二百多斤),窜上去用两只手扼住其喉部,将她卡倒在床上,几乎昏死过去。

段家芝努力挣扎,拼命挣脱苏伟恶手的窒息才得以呼吸。段家芝欲呼救命,苏伟又用布将其口塞住。这种流氓行径当时就激起了段家芝亲人的愤怒,但苏伟不知收敛,反同恶徒邢永农恐吓威胁段家芝家人,将他们强行撵出家门,更加肆无忌惮的横行作恶。最后他们用被子捂住段家芝,将其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段家芝在洗脑班绝食抗议期间,有一次邪恶苏伟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狠狠一推把她撞到房间铁门上,段家芝大呼,苏伟恶狠狠地说:“我值班就我说了算,叫你怎样就怎样,喊也没用。”

6.迫害法轮功学员阚积香

阚积香,女,蒙阴县坦埠镇金前官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在临沂车站,阚积香准备坐车回家,却遭临沂国保大队劫持,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四十五天后,又转进临沂市“六一零”强制洗脑班,关押期间,“六一零”主任苏伟、李园、崔某、于某六~七人,轮番对她进行洗脑,污蔑大法。其中一个大个子威胁说:如果不好好交待用钳子把你的牙一个一个的拔掉,拿钳子来拔她的牙。邪恶之徒没有达到转化目的,又找来犹大、王明光,孙茂兰等三人围攻,逼迫放弃法轮功,又找来蒙阴县城的七~八个人对阚积香威胁、逼迫转化。在“六一零”洗脑班关押五十天。

7.迫害法轮功学员季中胜

季中胜,男,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劳动服务公司办公室主任。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法轮功学员季中胜因散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在兰山区小城后村被恶人构陷,被临沂市兰山区大岭派出所与红卜寺派出所所长赵立洪绑架到临沂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又转到临沂市洗脑班继续迫害近两个月。在看守所被双脚铐上铐后,双手再抱一只腿铐上(大刑抱镣),使人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直立行走,无法吃饭、大小便等。在洗脑班长时间不让睡觉,逼坐小板凳。水中加芥末油往脸上喷,不让洗澡。因他不转化惨遭保安人员拳打脚踢。强迫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假新闻、假材料。致使他受到严重伤害:视力下降,牙龈出血,牙齿松动、脱落,头发变白。参与迫害的有苏伟、陈军等。

8.迫害小学女教师类新

类新,临沂市蒙山石家水营村法轮功学员,是蒙山旅游区云蒙办事处云蒙实验小学的一名教师。她为人正直、善良,工作认真、负责,就是这样一名优秀教师,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又一次遭到迫害。

在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主任苏伟的命令下,在云蒙办事处王健的指挥下,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中午饭后,云蒙办事处派出所张俊、郭强等,云蒙办事处六一零主任孙云峰等十余人到云蒙实验小学,在校长陈成功的配合下,张俊等人强拉硬拽将类新拉上车。后由孙云峰、郭强、胡乃学等人送往临沂六一零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给类新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9.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法凤

王法凤,女,蒙阴县蒙阴镇周家沟子村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后,她多年的哮喘等诸多疾病不治自愈。二十年来,中共政法委、“六一零”非法组织,时常对她进行骚扰,多次抄她的家,并将她绑架去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她还曾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早七点,临沂市蒙阴县公安、“六一零”非法组织恶徒,伙同蒙阴镇“六一零”、巨山派出所恶人一车七人,一车五人来到王法凤家,他们先对她进行恐吓,然后到处翻找,抢去六本《明慧周刊》,将王法凤绑架到蒙阴镇巨山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后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再转送县六一零洗脑班迫害。她被扣押八天,强制灌输诬陷大法的谎言。

六月十四日,她被关进临沂市洗脑班。苏伟一伙使尽了浑身的解数,耍尽了骗人的伎俩,天天四、五个小丑,三个犹大,一天数次轮番对她灌输歪理邪说,妄想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那盛夏酷暑的高温天气里,紧闭门窗,闷蒸了她五天五夜,限食限量,不让吃饱,还强迫她面壁两天。阴险狡诈的苏伟,一连踢了她五脚,可怜无知二十二岁的小迟不知好歹的也参与迫害与他奶奶年龄相仿的好人,也上去踢了两脚。

这就是临沂市“六一零”对“真、善、忍”修炼人的所谓“春风化雨”的关照。当然,这仅仅是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10. 迫害年轻女教师祁磊

莒南县年轻女教师祁磊,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这二年来多次被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不法警察骚扰、绑架、劳教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祁磊被赵兰涛、苏伟二人欺骗并拉到强行到临沂洗脑班。与此同时,吕南携刘伟至祁磊父母家中将祁母带到临沂洗脑班并向苏伟递交三千元洗脑费。二十日刘伟陪教,期间曾胁从苏伟同时对祁磊进行威胁恐吓:给其补上工资将其推向社会。二十五日副校长尹丽所谓陪教,一方面向工作人员讲明祁磊在单位如何努力工作,一方面极力抹黑法轮功, 宣扬恶党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歪理邪说,配合邪恶转化祁磊。十月一日孙海玲被派陪教,受恶党流氓谎言毒害及利益驱使,孙刘二人配合苏伟对祁磊横加指责肆意批斗。

祁磊写信向上级反映莒南六一零肆意扣发工资的非法行径。市领导责令苏伟按政策解决此事。但苏伟一意孤行只想在莒南六一零邪恶的基础上加码塞上自己更邪的私货。

十月十四日洗脑班副主任陈军找谈话说:“莒南六一零不想瞎折腾了,你们学校也不想折腾了。”十五日市六一零郑成恩找祁磊谈话说找相关文件解决工资事宜。十七 日郑成恩拿出部份对法轮功问题处理资料(迫害法轮功的相关文件)指着让祁磊走马观花的看并说劳教工资不给,现在工资发一部份,祁磊当即指出其非法歧视行 为。十八日上午莒南六一零、教育局、党委聚集到洗脑班,苏伟强迫祁磊表态,被拒绝后又对祁磊进行威胁。下午祁磊被单位接回。

11.迫害刘京春 赤脚踏嘴上灌食

刘京春,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三月,刘京春被恶警绑架,李玉友、张其国(已遭恶报)把她送进邪恶的临沂洗脑班,一个叫陈军的把她绑在椅子上三天三夜,嘴上贴上胶带。一个叫苏伟的在灌食时,赤着脚踏在刘京春的嘴上。二十多天后,李玉友、张其国欺骗说送她回家,却把她送到了济南劳教三年。

12.欺骗法轮功学员郑文远的八十岁父母,让在保证书上签字。

郑文远,临沂法轮功学员。郑文远被劫持在临沂市看守所关押期满后,被转到拘留所关押。恶人敲诈其家人钱财不成后,将其送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郑文远被送回家。在郑文远八十岁的父母不知道女儿已回家的情况下,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头目苏伟找到两位老人,让老人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上签字,说谎:你们只要签个字,我们马上放人。郑文远的老母亲身有偏瘫,生活难以自理,非常需要女儿的照料。当时出于营救女儿,老人们被迫签字,痛悔不已。

13,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建华、王西爱、支付芹、隋树昌、李群、王爱玲

二零零八年黄历十月二十二日,刘建华、王西爱被沂南县公安局绑架后送到看守所,一个星期后临沂“六一零”“洗脑班”迫害,被强行灌输不正当思维,让帮教王明光等人邪悟诽谤,强迫喝酒算是转化,恐吓两人。半个月,支付芹、隋树昌、李群 、王爱玲,相继被沂南县公安局送到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进行迫害。一个月后,强迫刘建华、王西爱写放弃修炼法轮功所谓的保证书。之后一个月后强迫隋树昌、支付芹、李群、王爱玲写放弃修炼法轮功所谓的保证书后,相继放回家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