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部分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滥用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有很多人都受到精神病院或在精神病院外监管场所被诬蔑为精神病,被施以药物迫害、灌药等等。监狱狱警与医院、医生勾结普遍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省女子监狱、看守所、成都女子监狱都曾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狱警也用药物迫害刑事犯人,如逼迫犯人服用治疗忧郁症的“百忧解”等。

新津洗脑班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詹敏、刘晖

比如成都市新津洗脑班,恶人在原新津师范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詹敏的食物中下毒,在她神志不清恍惚中让她在所谓“转化书”上签字。后来新津县来人,詹敏当众揭穿其阴谋,质问:“为什么给我下药?”洗脑班与新津县来人皆不语。

刘晖
刘晖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刘晖在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三年多的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洗脑班人员指使“陪教”用开口器灌饭时,另偷偷加入碾成粉末的药片。“陪教”加了几次,后自己良心发现,自语道:“不整了,要整自己整。”把药扔了。

看守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丁慧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慧,女,五十岁左右,二零一六年过年前后在成都市新都区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新都看守所被关押时因狱警强迫其背监规,她不配合,双方发生矛盾,丁慧受罚后绝食抗议,一天被几个狱警拖出去灌食,后来就精神失常了。原来她与监区犯人相处很好,可后来谁也不认识了,经常脱光衣服独自坐在地上,说话语无伦次,甚至大小便也乱排在身上。但她没有任何暴力行为,犯人跟她说话、给她吃东西她会接受,但是一看到狱警就产生恐惧,特别狱警一多了,她的脸上就会出现异常红块,神情紧张,走来走去,不停上厕所,直到狱警离去才逐渐安静下来。

二零一六年十月前,新都看守所女号全部转移到成都市看守所。丁慧已完全处于精神失常状态,生活难以自理,犯人们经常集体呵斥她,让她躺在厕所后面的地上。她一度还被加戴刑具。有位法轮功学员曾询问一个在看守所值日的犯人:“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就拖出去灌食就这样了吗?”犯人说:“太简单了,灌了药!你看那个上访的老太太,不是你们法轮功的。狱警非要说她是忧郁症,每天必须服几片药,几个星期就变得痴痴呆呆的了,以前人家身体好得很,有文化的人,思维也敏捷的很,快六十岁了一点不象,现在这个样子了,唉!”

后来丁慧被转到成都龙泉的女子监狱,据说每天服精神病药物,但一直精神失常,犯人们经常戏弄她,一直到她离开监狱。

成都女子监狱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蓝晓华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四川成都市龙泉驿区法轮功学员蓝晓华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当时她身体还行,经常给多个监室打开水,不锈钢的水瓶一个人要提四瓶。

而自从她每天被强制服用所谓治疗“癫痫”症的药物后,很短时间内象变了一个人,身体佝偻,脸色苍白,眼神迷离,原来象三十多岁的人,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多岁,象个小老太婆,走路也打颤。

成都女子监狱药物迫害胡润莲

四川乐山市法轮功学员胡润莲,今年六十二岁左右,二零一六年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龙泉女子监狱四监区,约在二零二一年上半年结束冤狱。

胡润莲此前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各两年,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简阳市省女子监狱,一次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也就是说,胡润莲坐牢已经达十八年,还有近两年的冤狱。

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八年,包夹犯人莫华玲经常用语言戏弄、侮辱 、刺激胡润莲,不报数就让她整月整月的罚站,有时自己先行挑起事端动手动脚整人,待胡润莲大声呵斥制止时,却反咬一口:“她欺负我,打人、骂人。”诬蔑胡润莲精神病了。莫华玲和四监区犯人谢立苏合谋告诉狱警雷萌莹,说胡润莲是精神病,从此狱警每周都强迫胡润莲去监狱医院看所谓的“专家门诊”,强迫服用治精神病的药。犯人莫华玲、廖燕负责保管药物并监视其服下。每次强迫服药后,莫华玲都要强制胡润莲在厕所里站半个小时,不准吐药才可出来。包夹犯人唐继蓉也参与逼迫胡润莲服药。胡润莲服药后长期吐口水,人越来越消瘦,身体出现异常状态。

二零一八年五月的一天,胡润莲又被强制去看所谓的“专家门诊”时,当面揭穿了犯人谢立苏的险恶用心,谢立苏不敢回答,转身逃避,并不住的说:“她骂人,咋不是疯子?!”另有法轮功学员质问她:“你有什么权力、资格证明她是精神病?你说她骂人,骂了谁?骂了些什么?为什么要骂?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即使她真的骂了人,凭这一点就下结论她是疯子,那你们这些帮教整天从早骂到晚,那你们自己又是什么病?” 犯人谢立苏哑口无言。

后来法轮功学员找到狱警雷萌莹,指出这种用精神病药迫害手段是犯罪。狱警雷萌莹推说自己不知情,是犯人报告医生才开的药。而开药医生是华西医科大学的专家。后来一段时间,胡润莲没吃药了,吐口水、反胃、烦躁等各种不良症状才渐渐消失了。但不知道她现在如何。

成都女子监狱也用药物迫害一般犯人

二零一四年,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狱警因一犯人泄露花钱买分的,用药物迫害她。狱警告诉狱医:“她是胡言乱语,已经疯了,要给她吃药治病。”在强迫服药两个星期后,那个原本正常、能说会道的犯人判若两人,身体虚胖浮肿、行动迟缓、目光呆滞,说话困难,熟悉的人简直认不出她来了。最后有人教这个犯人去给狱警认错,唯心承认自己是乱说的,才放过了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