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市刘秀敏、国月霞被非法抓捕拘留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国月霞与刘秀敏在扣庄集市讲真相时被扣庄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她们被非法拘留十五日后,与八月十四日已回家。

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绑架行动。以下是她们讲述遭绑架、迫害的经过:

七月三十日,我们七点三十分从家出发,七点五十分到集市,我们进去刚讲了两个人,突然从西边路上窜出一伙人,不由分说拽住我们的包就翻,发现是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们就把我们拽住不放,然后打电话叫来警车。同时,还逼问我们:“你们不是来四个人吗?那俩个人呢?”我们说:“不知道。”

这时,来了一个所长,总共五、六个便衣警察,他们一边把我们连推带搡地推进警车,一边东张西望的找那俩个人。我们不断地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断地嘲笑、拒绝。

八点二十分,我们被强行带入派出所。他们非常粗暴地将我们从警车中拽出来,一边动着手,一边不断地口出秽语、脏话、谩骂。进去后,他们立即把我们的包抢过去,翻个底朝天,他们把所有的资料全部扣留,其中还有一本《转法轮》和八百多元的现金。过程中,我们不断地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非常嚣张的谩骂、恐吓、威胁、嘲笑,他们表现的形式与使用的手段与土匪恶霸没有什么两样,简直无法让人相信这就是人民的警察。我们忍不住问他们:“人民的警察是保护人民的,是人民的靠山,你们是应该抓坏人的,不是让你们迫害好人的。”他们哈哈一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五十多岁、大眼睛、小个子、微胖,他一进门就高门大嗓地冲着我们直叫唤:“我就是所长唐学平,我就是镇压你们的,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我就是指望着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呢!我今天就是说的不算,我要是说的算,我给你们全部枪毙。”他一连数次说了给你们法轮功全部枪毙的话,嚣张至极。

录口供时,我们拒绝,零口供、零签字画押。然后,他们进到密室密谋。中午吃午饭时,唐学平走到我们跟前:“你们吃饭吗?”我们还没吱声,紧接着他又说:“你们不吃共产党的饭,别吃了。”他根本没打算让我们吃饭。就这样,我们顶着炎炎的烈日,在他们严密的监控下一直等到下午。

大约在三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出来了,并且对我们宣布:“对你们进行行政处罚。”我们不认可、不接受,我们抗议,我指问他们:“你们根据什么法律条文处罚我们,拿出法律来,拿不出法律你们就是执法犯法,你们就是在犯罪。”他们拿不出来,还要强词夺理:“你说,你还炼不炼法轮了?炼,就抓你。”这是什么法律条文?什么逻辑?哪个国家有?你们是执法者,为什么不按法律办事?为什么要执法犯法呀?他们谁也不吱声,我们就继续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江泽民制定的那个迫害政策本身就是违法违宪的,江泽民是国家主席,难道说国家主席就可以不按法律办事?可以任意所为、逍遥法外吗?《宪法》规定了信仰自由,你们为什么不照办?反而追随江泽民,执法犯法、违法违宪,当江泽民被全球公审时,你们怎么办?”没有一个人能回答我的问题,他们沉默着。

四点多钟,他们不顾我们的强烈抗议,又把我们拽上警车,我们不去,他们就生拉硬拽强制我们到公安局去采集个人信息,包括量身高、照像、录指纹、抽血、测眼睛。我们坚决抵制,他们没有达到目的。

紧接着,他们又将我们拽上警车,直接将我们送到迁安市拘留所。大热天的,我们两个老太太,一个六十多岁、一个将近六十岁,被他们扯过来拉过去,我们两顿饭没吃,浑身无力、脑袋昏沉、心口发闷,承受到了极限。拘留所的人给我们一量血压,高得吓人,他们赶紧说:“快上大医院去量量吧。”他们又拽着我们上警车,折腾到燕山医院,一量血压仍然高到188,拘留所没有拒收,派出所也没有拒送,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问问你们现在怎么样!他们就这样不管不顾地把昏昏沉沉地我们塞进拘留所,非法地拘留了十五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