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亲戚被绑架 山东吴建平与姐姐、姐夫遭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吴建平到姐姐吴肖霞、姐夫陆耀贵家走亲戚,只因三人都修炼法轮功,就都被绑架。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即墨法院无视法律尊严,违背道德良知,诬判吴建平五年,陆耀贵两年六个月,吴肖霞一年七个月冤狱。现吴建平、陆耀贵被劫持冤狱,吴肖霞非法刑期满已回家。

二零一七年八月,法轮功学员吴建平到山东青岛市即墨区丰城镇北雄崖所村姐姐家走亲戚,八月二十四日早晨七点,吴建平正在姐姐家里给六岁的儿子辅导功课,突然一群人气势汹汹闯进来,吴建平和外甥都惊呆了。

这些人不由分说就将吴建平堵在屋里不让动,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翻箱倒柜粗暴抄家。孩子吓得哇哇大哭。早晨外出的吴建平的姐姐吴肖霞和姐夫陆耀贵听到动静,相继赶回看是怎么回事,都被警察按倒在地。

原来这伙人是即墨国保和王村、丰城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吴建平和姐姐吴肖霞、姐夫陆耀贵都炼法轮功做好人。

在二十八个人、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粗暴抄家后,吴建平、吴肖霞和陆耀贵于当日傍晚被非法拘押在丰城派出所,期间吴建平遭遇酷刑,被弯腰铐在椅子上,长达十二小时,然后被一男国保带到厕所,扇耳光五六分钟。当一女国保进来后,两人开始在吴建平面前相互喂水,打情骂俏,污言秽语,做着一些无耻下流的动作,对吴建平进行人格侮辱。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吴建平、吴肖霞和陆耀贵被非法关押于即墨普东看守所,即墨国保、公安为了达到迫害目的,三次驱车到吴建平父母家,恐吓吴建平仅六岁的儿子,寻找他们所谓的证据,孩子被吓得每天晚上做噩梦哭醒。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吴建平、吴肖霞和陆耀贵被构陷到即墨检察院,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不予立案,两次退卷,即墨公安却拒不放人。

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吴建平、吴肖霞和陆耀贵三人再次被构陷到即墨法院。在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三个多月,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吴建平、陆耀贵、吴肖霞被第一次非法庭审。三人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走上的法庭,各自讲述了修炼大法的美好 ,给在场的公检法人员讲了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及活摘器官的罪恶。

三位律师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对公诉人的所谓指控一一予以有力的驳斥。当公诉人高海燕指控三人控告江泽民有罪时,三位律师答道:“中国宪法没有任何一条规定不能控告江泽民,不管是谁,只要对人民犯了罪,谁都可以告他,应该告,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所以我的当事人控告江泽民合理合法,无罪!”

法官高斐问吴建平:如果叫你辨认对你酷刑的人,你能认出吗?吴建平坚定地答道:我一定能认出!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吴建平、陆耀贵、吴肖霞被第二次非法庭审,本来是上午九点半开庭,不知何因一直拖到十一点,法官高斐不知是受人胁迫,还是被操控,只字不提案件的重要部分:让吴建平辨认对她酷刑和人格侮辱的两位犯罪嫌疑人。当吴建平提出时,高斐避而不答,并且以到吃饭时间为由宣布休庭。

吴建平律师提出:案件重要部分应该继续开庭,让吴建平把话说完,辨认犯罪嫌疑人!高斐执意不肯。吴建平的律师据理力争。法警开始向三位律师围拢。吴建平见此,对高斐喊道:“你作为法官,应该保证律师的人身安全!”三位律师提出郑重抗议,这场非法庭审就在即墨六一零、公安、检察院、法院暗中勾结、相互包庇中,草草收场。

高斐身为人民法官没能伸张正义、清除司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捍卫法律尊严,而是选择了与知法犯法者同流合污。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即墨法院无视法律尊严,违背道德良知,诬判吴建平五年,陆耀贵两年零六个月,吴肖霞一年零七个月冤狱。吴建平、陆耀贵当庭提出上诉。

青岛中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与地方法院暗中勾结,没主持过正义,对吴建平、陆耀贵维持了诬判。

家属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吴建平已于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被秘密劫持到位于济南章丘高新区的山东省女子监狱。而陆耀贵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位于济南工业南路的山东省监狱。吴肖霞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