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次销毁害人标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二零零二年前后,正是中共迫害大法严重的时候。我村因修炼法轮功的人多,成为全县被迫害的重点。村干部在上边的高压下,受利益驱使也变的非常恶,他们在村子的最繁华街道写上了毒害百姓的标语。整个村子阴云笼罩,空气中充满了红色恐怖气氛。

同修找我切磋,看怎么能毁掉邪恶标语,我说我想办法吧。说归说,当时正念并不太强,那时我已经四次被关看守所了。毁掉它,我人心重,怕他们报复我;不毁掉它,不用同修说,自己看着乡亲们被毒害,大法被抹黑,心里难受啊!最后决定不管怎样也得毁掉它,这是正邪的较量。

我换好鞋子,带着准备好的油漆、刷子,利用晚上把它毁掉了。干完活,把现场用布擦了,回家就把鞋烧了。当时,人心重,怕邪恶量脚印。结果怕啥来啥,第二天公安就来现场量脚印。不过这次六一零的人并没有怀疑我,他们说我文化低,干不了这么有水平的事。因为我把“取缔”两个字给毁了,成了“坚决法轮功”了,这样一来好象变成洪扬法轮功了。

可是,邪恶不死心,事后没两天又写上了,晚上还有专门值班的,重点看守这几个字。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三点钟,趁他们困顿之时我又把它毁掉了,这下村大队和六一零象炸了窝的马蜂,在我们村就开始闹腾了。他们怀疑我,并找家人威胁我。

邪恶仍猖狂,没几天他们又写上了邪恶标语。

那时,另外空间邪恶很大。表现在常人这个空间就是:邪恶较上劲儿了,发出话来非得抓住那个毁标语的人。村主任见了我都没好脸色,村里人见了也用歧视的眼光看着我,家人顾虑我的安危,家庭环境也弄得很紧张。有形无形的压力使我快透不过气来了。尽管如此,每当路过那标语,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期间我开始大量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心想还得毁掉它,决不能让它毒害世人。

经过一段时间学法,我心里也踏实了许多,观察几天后看到几个值班的晚上十一点以前几乎不离那标语。我又选在夜里三点,从标语附近的胡同口伸出头看街上没有人,正要抬脚出胡同突然听到有动静,可是我看了一下树,发现树叶、树枝不动,因没风。心里想就算有蹲坑的,我把他定住,让他不能动。我出了胡同走到标语跟前,从兜里掏出刷子和油漆伸手便刷。回头看了一下,看到有人在吸烟,原来正对着标语有户人家的门口,他们在门里藏着呢!我往回走时,他们象是被定住了,动不了,只能喊。整个过程我很镇定,回到家里却是后怕。

第二天,我找到昨晚值班的人给他讲真相。讲了善恶有报,法轮功是佛法等等。他明白后对我说,“上边问,我就说昨晚没看清是谁。”但他又说,他眼睛看电表离老远也能看清,意思是他看清是我了。村支书也开始到我家骚扰,找我家里人。家里人说:“抓住他刷标语你们该判刑就判。”这段时间邪恶乱折腾,气氛更紧张了,里里外外的压力使我真是觉的都要窒息了。

师父看到我的状态,为了鼓励我,帮我解脱,就巧妙的演化了一个安排。我们村有个半夜喝了酒的人,故意到标语跟前晃悠。蹲坑的开始追喝酒的人,喝酒人故意往我家方向跑。村主任亲自指挥,有截的有追的,好不容易截住了,累的他们上气不接下气,到跟前一看不是我。村主任问他半夜到标语跟前干什么,喝酒的人说你们值班挣工资,我看看你们认真不认真。几个蹲坑的被戏耍,气坏了。

邪恶疯狂,晚上不仅守护邪恶标语,还在标语附近翻过往行人的包,查看有没有真相资料。同修们在一起切磋交流,不能让邪恶随意作恶毒害世人,必须正念清除。我们晚上在一起发正念。

第二天村主任患脑血栓住院了。出院后脑子迟钝,不能再干村主任了。这极大的震慑了恶人。

这个过程中,我大量的学法,思想中怕的因素逐渐解体,行事越来越冷静与智慧。后来他们值班的几个人围住那几个字在那里坐着看守,以为这样便万无一失了。可是,邪恶的标语还是一次次被我毁掉了。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是被邪恶欺骗操控指使的工具,而我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心系的是世间苍生。我们有师父的加持,有正神的护佑。

毁了写,写了毁。表面看似简单,另外空间就是正邪的较量,每一次较量都是大量的邪恶被清除。这样在十一次的拉锯式的正邪较量中,他们最终把标语换成了别的内容。

十一次的正邪较量使一个大法弟子更能溶于法中,坦荡无执。邪恶败灭的过程,也是大法弟子正念越来越足的过程,也是正法弟子更加成熟的过程。后来我干脆拿真相资料送大队办公室,每人发一份。这样使世人明白了真相,行恶者也不再糊涂犯罪。

二十年的助师正法,一路走来,到今天回头再看,邪恶又算得了什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