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小组去除间隔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我搬新居后,同修的拆迁安置房也解决了。有两路公交车改从我家门前路过,这样坐公交的话,仅需四分钟到同修家。所以,当同修提出我们组成学法小组到她家学法时,我欣然同意。

我把她当作没有亲缘的姐姐,但时间一长,还是有了矛盾。那天我在家看《精進要旨》,从中得到体悟,沾沾自喜而不知。下午学完法时,我说:我一直用带子捆绑打坐,一副将错就错、得过且过的样子。同修怒我不争气,说我不精進。接着十年谷子八年糠的问题倒出来。最后还说,人家今天本来心情不好,你还惹我。

起初,我想到的是师父讲的法:“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我的欢喜心没有修去,被同修姐姐当头一棒,清醒了。走时她歉意的说:对不起,今天骂你太凶了。我说:没事。

回家路上,思想中不好的念头冒出来,找辩解说辞,我就打住这不好的念头。这时想起了:“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2]。又想起师父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3]。是啊,争的是人的理,对了又怎样?人家痛苦我欢喜,人家刀子绞心,我这刘备招亲,不该自得其乐,得体谅同修的苦啊!

后来几天,尽管偶尔思想里冒出念头:自己在家学吧!省的闹矛盾,这念头让我放弃小组学法。我就想:“你”在间隔我们,我不听“你”的,我就去。

下周去时,她正在楼门口站着迎我。她说,我下楼扔垃圾,顺便等你。我什么都明白,一笑泯恩怨。

有一次去学法,摁了三次门铃都无人应。我想:回家吧,或许她临时有事,为了安全,又都不留电话号码,无法联系。有句话说触景生情,那不好的怨恨心出来了。想起当初同修与我约好发真相资料,结果下雨了,我在公交站牌下等了半个多小时。这十多年的谷子倒出来,就是想让我与同修产生隔阂。我否定了它,排斥了它。

坐上公交车回家,到展览馆一站时上来很多人。只听司机喊:“你没刷上。”只见后来上来的一位女孩返回去划了一下卡,便向车中部走。司机又喊还没刷上,重刷。女孩不知,车里有人告诉她还得重刷,女孩儿再次返回去刷公交卡。这一次,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了刷卡机发出的声音:“爱心卡”。那一刻误解全消,原来她是聋哑人,听不见。我想师父让我看到这一幕不是偶然的,是因为让我消除以己之见度别人之腹的猜忌怨念,修出大度宽容、善解人意。

下周再去同修家,同修问:“你上回是不是有事,没来呀?”我说来了,摁了三次门铃儿,她不解。

后来又发生一次,按门铃无人接听。我吸取上次教训,请一位刚下楼的女士帮我刷卡。她说她家在十四层,只能刷到此,我说行,剩下的走安全通道。我气喘吁吁的爬到二十九层,敲她的家门,仍无人回应。我却认为同修不在家,便下楼。在楼宇大门外,看到居住在她家附近的同修正焦急张望,看到我歉意的过来说,来晚了十分钟,同修父亲需要她临时照顾,她把卡和家钥匙给这位同修,以免我白来。巧的是,这位同修有事来晚了。

真相大白,我们俩上楼学法。同修家的床上放着铁盒盖,摆放着大法书,旁边有小闹钟,准备的细心周到,一如以前。我感恩钦佩同修为我创造提供学法的环境。但如果当初按门铃无人接,掉头走人,就会失去更深了解认识同修的机缘。

师父说:“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别人,珍惜你们这个环境。”[4]本文体会意在同修引以为戒,不要被客观外在干扰出现间隔,冤家易结不易解,要解开心结。“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5] 愿同修们默契配合,助师多救人。

个人体会,如有不足,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