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患严重眩晕症的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我生活在一个非常偏远的小山沟里,为了生活,我不得不离开丈夫和三岁的孩子,来到我姐姐生活的小城市打拼,虽然是小城市,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里,我找不到东南西北,我不敢骑自行车,不敢与陌生人交流,可是我又不得不做这些事情,因为我为了生活,每日每夜的卖各种小货。

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一日晚上十一点,我在睡觉时,突然觉的很不舒服,一起来就觉的天旋地转的,姐姐在我身旁使劲的摁住我,我还是觉的自己大头沉,要掉下去了,那年我才二十七岁,正是花一样的年龄。姐姐带我去医院,医生说我得了眩晕症,在此期间,我吃了很多药,也打了很多针,我的病也没有好转,姐姐就带着我走遍了全市大大小小的医院,都没有效果。

有一天,姐姐的朋友来我家看我,她吓了一跳说:“怎么病的这么重?连原来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不行就练气功吧。”我问她练气功需要多少钱,她当时练的是某功,她说,花了两千多元,我忙说,那我可不学,因为当时的我根本不相信气功能治病,也没有多余的积蓄来学功。

然后我就问没有不花钱的么?不花钱的我去学,她说,现在还真有一种叫法轮功的不收费,就买一本书十二元。还得买书啊!我心里就犯嘀咕,这不是还得花钱么!我姐姐看我这样,就说我给你拿钱还不行么?因此我们就定下来第二天一早去看看。

第二天早上,姐姐借了个三轮车,把我拉到炼功点上,一位大姐接待了我们,大姐问我,来学功么?姐姐回答说,我们是来治病的,她说,法轮功不是专门治病的功法,而是通过修炼慢慢病就好了。我想不管怎么样,只要病能好就行。

因为我起不来,就只能在车里坐着看,因为是第一次去,不知道时间,去的比较晚,不一会,人们就炼完功了,姐姐就拉我回去了。我当天晚上就开始吐,吐了一阵子,又开始吐血,我和姐姐都认为我要死了。

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不吐了,姐姐给我拿了点水,我喝了点水,就睡着了,睡了一个小时,我就醒了,虽然我吐了那么长时间,但是我觉的没有原来那么难受了,我就和姐姐说,要不你还是送我去炼功点吧。姐姐昨夜一夜没睡,又害怕我死了没有办法面对我的丈夫,就说都这样了,还去什么炼功点?!我回答说我虽然吐了一宿,但是我怎么觉的我没有那么难受了,再说咱家现在已经没有积蓄了,去医院也没有办法,时间还早,你还是先送我去炼功点吧。姐姐在我哀求下,很不情愿的又送我到炼功点了。

刚到炼功点不一会,我就感觉要吐,就忙叫姐姐送我到水沟边。因为吐了一宿,也没有什么可吐的了,就干呕了几口。就在这时候,来了个年轻的姑娘,问我怎么了,我说我难受,我想吐,她问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时昨天接待我们的那个大姐正好走过来,她说,她是昨天来的,来治病的。

年轻姑娘说,你没看录像么?我说没有,我昨天来的比较晚。她说,没有人给你介绍法轮功么?你不知道这是师父在给你消业么?我们有的同修还吐血了呢。我说,我昨天也吐血了。她兴奋的一把抱住我,你怎么这么有缘份,你的病好了,下个星期在劳动宫办班,我给你买票,你一定要来啊 。后来才知道她是一个大学生,在风华正茂的年龄,查出了严重的心脏病,心脏停跳,靠起搏器来维持生命,是大法拯救了她的生命。

就在这时候,我不自觉的就自己站起来了,我和姐姐都高兴坏了,在各大医院治不好的病,真的就好了。这大法真的太神奇了!

星期一早上,姐姐送我去劳动宫学习班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因为我不能独自走路,没有办法,姐姐只能陪我進去。因为姐姐是学医的,所以她一直不相信气功能治病,姐姐从小就头疼,而且有很严重的风湿,在陪我看师父的录像后,不知不觉就好了。

我们把家中有严重肺气肿病的母亲接来,母亲的生命时刻都有危险,母亲看了录像,也好了,我们又把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父亲接来,父亲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已经全坏了,虽然国家给免费治病,可是父亲还是常年被病痛折磨,通过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父亲的身体也好了,就这样,我的亲人们都先后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在中共邪恶迫害初期,以我对师父的坚信,我走出了家门上北京,想向政府说出我自己的心里话,在北京待了一个月,也没有找到说话的地方,北京信访办把办公的牌子都撤了,不接待我们,最后我们只能到天安门广场打坐,在北京被抓后,我们被遣送回了本地,我和姐姐成了本地被重点监视的人,警察经常在我家附近监视,我的父母家也被监视上了,害怕我的父母也去北京上访,后来警察又多次骚扰我,我又多次被抓。

法轮大法好 大姨额头动脉血管上的包不见了

我是卖水果的,在我自己这个六平米的小摊位上,我时刻严格要求自己把大法弟子的善良展现给所有顾客,也有不少有缘人走入了修炼中,有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也能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

二零零四年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老顾客,我一看她额头处鼓起了一个大包,整个这边脸都是紫红色,她说,我这又去二院做的磁共振,这个包长在动脉血管上,前几天在沈阳医科大学做了检查,也说是长在动脉血管上,我这已经是三、四天没有睡觉了,家中的两个妹妹已经来了,来给我做送老衣服了。我说大姨啊,这不就完了么?她说:“可不是么?那么多大医院都治不了,不就是完了么?!”

我赶紧把大姨拉到我面前,因为我当时刚刚走出冤狱,怕心还很重,我说:“大姨你信不信我啊?”大姨说:“我都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怎么能不信啊?!”我说那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你诚心念,大法师父会救你的,因为我的声音不大,我就连说了三遍,大姨被我带动的也很紧张,就赶快出门走了。

第二天,我带着外甥女来卖货,一打开门,这个大姨就進来了,進来就说,你快给我写下来,我抬头一看,她额头上的那个包蔫了。我说:“大姨,可不是我说那几句话就好使了,你的大包怎么蔫了?”大姨就给我讲昨天从我这离开以后的事。

大姨说:“昨天我也挺害怕的,就赶快走了,一边走一边念‘法轮大法好’,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姑娘看我不叫喊了,问我你叨咕什么呢,你的大包不疼了么?我就说卖水果的大姐告诉我的,然后家人都过来问怎么回事,我就讲了白天发生的事,我告诉他们,我念着‘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就觉着我这个大包不那么疼了,家人说那我们就一起帮你念。家里姐弟各三口人就都开始帮着念,念到半夜,因为疼痛几天没有睡觉,我竟然睡着了。早上一起来,我的大包就是这个样子了,女儿还问我,我们念的对么?我说我也不知道,你大姐声音小,我也听的不是很清楚,女儿说,那你叫大姐给你写下来啊,所以我就来了。”

我听完后,立刻把外甥女身上戴的护身符要了下来,送给了大姨。三天后,大姨又来了,但是我没在摊位上,晚上丈夫回来告诉我,你那个大姨今天来店里了,我问丈夫,大姨额头上的包怎么样了,他说他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和他说此事。

第五天,大姨和她女儿一起来了,她女儿看见我,就说:“大姐,我怎么感谢你好啊?!我妈全好了!”我这一看,大姨脸上的包真的没有了,我说:“你不要感谢我,感谢我的师父吧!是我的师父救了你的母亲。”她女儿忙说:“感谢李大师救命之恩!”到现在都十四个年头了,这个大姨还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呢,还叫自己的亲人念,身体都越来越好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