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赵彩虹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赵彩虹,一九六零年生,二零零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一些折磨她多年的病在没进行治疗的情况下全都好了。遇到事情她也能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自己,变得更加善良、宽容、真诚了。二零一三年,因发放法轮功资料,赵彩虹遭抓捕,后被阿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关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以下是赵彩虹女士自述此间的遭遇。

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脑动脉硬化、心肌缺血、脑供血不足、神经官能症、胃病、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二零零七年四月初,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这些折磨我多年的疾病在没吃药、没打针、没进行治疗的情况下全都好了,更重要的是修炼前我对人生很困惑,不知道人为什么生在世上。生活得艰难,身体的病痛,生老病死的规律,人为了名利你争我夺的苦斗,每天都让我挣扎在痛苦之中。通过修炼法轮功,我不但明白了人生的意义,那就是通过修炼使人道德回升,提高生活品质,返本归真。自那以后我心情愉快,快乐生活。可见法轮功对祛病健身和精神修养都有着神奇的功效。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天,阿城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杨自横带领一个警察跳墙闯入我家,抢走两部多普达手机。

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晚,我到哈尔滨市阿城区大岭公社一个小屯子发放光盘,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大岭派出所警察绑架。

在派出所,一个姓田的警察对我强行逼供、按手印等迫害。第二天早上阿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杨自横等把我转入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带领多个警察对我家进行非法抄家。我丈夫到看守所来看我,杨自横逼我丈夫交一千元伙食费。

他们将我非法关押十二天后的一天夜里,将我非法转入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这期间,杨自横伙同阿城某律师事务所的沈云成两人骗我丈夫,说我能回家,但得交钱。因我丈夫盼我回家心切,就相信了他们,给杨自横五千元钱,沈云成四千元钱,他们还让我丈夫给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五千元,给法院五千元,给检察院四千元,他们一共骗走我丈夫两万三千元钱。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九个月,阿城区法院非法冤判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他们将我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第十一监区进行迫害。十七组犯人让我坐在事先给法轮功学员准备好的小板凳上,凳面不是平的,不是光滑的,而是有棱的,带有密密麻麻突起的小圆点,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十点,坐几分钟裤子裤衩的布丝就被压进肉里,皮肉就破了,钻心地疼,再也不敢坐了。这种板凳就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一种酷刑刑具。我在这里遭受十五天的迫害。

他们还逼我干活,用胶糊纸兜子。从早上六点开始干到晚上十点,我的手就是那个时候累坏的,两个大拇指肿得很粗,不能回弯,这样他们也不让我休息。

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他们将我转入第七监区八组继续迫害,监区大队长林佳逼我干活,用锤子砸米袋子,我手疼干不了,林佳就让我码坐十多天,让毒贩看着我,让我缝衣服,不干不行。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因不放弃修炼,包组警察姚薇码我四十三天。

在我肉体上遭受酷刑迫害的同时,我和我家人也遭受着经济上的迫害,我被冤判的四年中我的退休金不给开,我丈夫没工作,家里没有别的生活来源,我丈夫只好到一家塑钢厂打工挣一千多元钱来维持生活,每个月还要到监狱来看我,给我存钱。因丈夫工作时间长,活又累,年龄又大,吃不好,睡不好,我家住平房冬天很冷,他下班回来晚了来不及烧炕,躺在冰凉的炕上就睡着了,整天担惊受怕的,身心受到很大的压力和伤害,结果得了双侧肝炎,没钱住院,就在一家私人开的诊所点滴,一百三十多斤的人瘦成七十多斤,干不了活了。

我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哈市一家汽车销售店上班,工资很低,还得租房子,还得给他爸爸治病,钱根本就不够花。我儿子就来到黑河找工作,想多赚点钱,没想到当地人歧视外地人把我儿子的汽车给砸坏了,把车里的东西和借来的两千多元钱都给抢走了。

多年来,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和我的家人遭受了肉体、精神、精神上的巨大摧残和折磨,我要求法办江泽民和迫害我的所有警察、检察官和法官,还人间一个正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