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内蒙古莫旗“610”头目张世斌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张世斌(张士斌),男,五十多岁,汉族,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兴仁乡哈力浅村人。张世斌考入军官学院,服役年满回乡,分配到莫旗公安局,担任莫旗公安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任“610”办公室头目。张世斌骄横跋扈,在莫旗杜拉尔强占村民土地,开发成属于自己的私有林地,于二零一一年被老百姓上告,已离职,结束了其政治仕途。

迫害法轮功十余年来,张世斌为中共邪党卖命,残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十余载,是中国大陆首例在自己家中私设监狱——呼盟洗脑班。

张世斌的妻子关万珍也一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也享用着迫害法轮功学员得来的不义之财,她还为张世斌迫害法轮功学员支招、出谋划策,见不奏效,竟然亲自到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甚至连自己的老乡、同学都不放过。

张世斌夫妇不但赚取高额房租,在迫害的初期,每洗脑“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上面拨款五千元钱,办洗脑班的费用强制法轮功学员出,张世斌从法轮功学员工资折中直接扣。法轮功学员还必须得交伙食费。

独子张X,欲去美国被限制,因张世斌在恶人榜,现在北京。

张世斌积极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团,骚扰、抄家、绑架、监视、跟踪、昼夜蹲坑、扣押房照、扣押身份证、打毒针、精神病院、失业、开除公职、敲诈勒索、抢劫、扣押工资折、安放窃听器、电话监听、手机监控、警车跟踪、手机定位、砸门撬锁,关押、洗脑班迫害、劳教、判刑莫旗法轮功学员,用株连九族似的卑鄙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家属签字担保,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许进京上访。

张世斌还把魔爪伸向外省、市、县、旗(鄂伦春旗、鄂温克旗、海拉尔市、满洲里市、石家庄市、吉林省梅河口市)等地区。

一、迫害二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张胜山致死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晚,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去博荣乡法轮功学员张全家,问张全的弟弟张胜山:法轮大法好不好?张胜山说:法轮大法好!

就因为说“法轮大法好!”二十岁的张胜山就被张世斌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遭受狱警杜玉林的毒打,狱警杜玉林指使其它在押犯人用各种残暴的手段酷刑折磨张胜山,如锁铺板(两手腕、两脚脖子都用铁链子锁在床上,身体不能动),用铁链子勒嘴、不给盖被,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强行喝滚烫的开水、不让大小便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四日(黄历正月十四),张胜山在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零一个多月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一岁。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和公安局原局长姜福中(现任牙克石市副市长)还威胁家属不许说出去!

二、自家洗脑班——呼盟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林丽杰、徐淑兰(被勒索约一千五百元,所在单位博荣小学交)、张海涛、李桂云、刘桂芝(被勒索五千元,离世)、王立山(被勒索二千元,所在单位人民医院交,离世)、李长吉(失业)、鄂祝英(勒索五千元、工资折被扣押)等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包金宝(被勒索二千元,所在单位粮食局交)等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赵德会(被勒索二千元,旗政府交,离世)、肇淑芝、鄂玉霞等被非法关押半个多月。

李久成非法拘捕后被强制洗脑一天一夜。

张桂云、石秀玲、陈丽荣、何树宝、李福荣、刘云云、张权等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鄂伦春旗杨宇新(迫害致死)、刘金玲等被非法关押半个多月。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鄂伦春旗殷长岐、洪立涛被非法关押约一个月左右。

二零零八年五月,鄂伦春旗刘金玲被绑架到“610”张世斌家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海拉尔市德金荣、还有一个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约一个月。

鄂温克旗大雁镇董巨英被迫害约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早上,莫旗第二派出所警察给郭菊花打电话,通知郭菊花去洗脑班。郭菊花的女婿接了电话,告诉他们岳母感冒发烧,正在准备去医院打点滴,就这样,郭菊花避免了一次迫害。

还有不知道的外地绑架案件,请知情人补充。

三、迫害吉林省梅河口市杨桂梅致残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四日,莫旗“610”头子张世斌领着二个警察去内蒙古小浪底尼尔基监理部绑架法轮功学员杨桂梅(吉林省梅河口市永吉县口前镇中水一局),当时杨桂梅正在伙房做饭。张世斌到伙房去欺骗杨桂梅说:找姓杨的,是老王大夫(法轮功学员王立山)让我来取资料,杨桂梅当时就警觉了,因为没有上她那去取资料的,更不可能叫别人去她那取资料。杨桂梅就对张世斌说:姓杨的已经走了。张世斌还在那继续欺骗说:老王大夫没有时间,叫他来找姓杨的拿资料。杨桂梅告诉张世斌说:姓杨的今天早晨走了,你们要有什么事过四、五天以后再来吧。

张世斌走了以后,和杨桂梅一起做饭的女青年问:他为什么要找你?杨桂梅说:他是公安局的。当时这个女青年吓的直哆嗦,赶紧说杨姐你快走吧!千万别让他们抓着你。当杨桂梅回到宿舍收拾东西刚要走,就被三个警察堵在屋里,他们进屋就翻东西,杨桂梅不让,他们就打杨桂梅,为躲避迫害杨桂梅被迫从楼上跳了下去,摔在地上不能动。那个高个的警察还照杨桂梅身上踢了一脚说,别装死,起来,扔车上带走。当时围观的群众不让了,说人都这样了还往哪带呀?赶紧送医院抢救吧!

杨桂梅被送到医院,因医院停电,说赶紧送齐齐哈尔市医院抢救,要不就有生命危险了。杨桂梅当时嘴、鼻子都往外流血,左眼有出血点,耳朵里也有血。到齐齐哈尔三院经医生做CT、X光检查,诊断为腰椎粉碎性骨折;二、三节错位、大小便失禁、下肢瘫痪。就这样,张世斌他们又追到齐齐哈尔三院,到医院一看杨桂梅瘫痪在床,不能动了,还在那说什么,你看我们心多好?还叫你在医院治疗!

后来杨桂梅家人去单位收拾东西,发现丢失很多。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带一套、随身听一部、音碟一张,《普度》、《济世》、天音磁带各一本,手机一部价值一千八百元,打工工资二千七百元,小风衣一件八十五元,还有其它物品,都没了,全让他们抢走了,总价值五千多元。这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区别?

在杨桂梅住院回家疗养期间,内蒙古莫旗公安局还把电话打到杨桂梅居住地的公安局,让当地公安局加重对杨桂梅的迫害,公安局的人到杨桂梅家一看,杨桂梅瘫痪在床上动不了了。

四、二零零七年“一·一六”惨案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二十四日,莫力达瓦旗、牙克石市、齐齐哈尔市、大庆市、讷河市、牙克石市图里河镇、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等地“610”及国保大队在莫旗“610”头子张世斌指令下,数名法轮功学员遭疯狂抓捕、蒙冤受难。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莫旗法轮功学员李久成、李桂云、刘桂芝、郭菊花、鄂祝英、敖荣华等被非法抓捕。

第一派出所警察去李久成的母亲家(莫旗),李久成的弟弟李久龙在外面干活,警察通知李久龙去派出所一趟,李久龙进屋换衣服,警察也跟着进来了,警察发现了李久成,说:你不用去了,我们就找他。接着李久成就被“610”指使的第一派出所警察绑架,并盗走衣服兜里一千零六十元钱。莫旗“610”头子兼公安局副局长张世斌带领刑警队警察,到莫旗看守所进行刑讯逼供。

之后,李久成又被劫持到张世斌家洗脑班迫害,张世斌找来大杨树镇犹大郭俊秀诱导李久成,李久成不听不受其带动。晚上睡觉,恶徒用跑链把李久成脚锁在床头,迫害一天一夜,没有得逞。恶警苗玉久用树枝抽打李久成,把树枝抽断五~六节,又拉到屋外冻,见转化不成又将李久成送回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莫旗法轮功学员郭菊花、鄂祝英、敖荣华、李桂云、刘桂芝遭莫旗“610“张世斌、苗玉久等绑架到莫旗看守所并非法抄家。郭菊花、鄂祝英、敖荣华只是从刘云云手里买了一个mp3,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郭菊花绑架到看守所,张世斌怀疑郭菊花有与同修联系的手机,就把郭菊花家翻了个遍,一无所获,郭菊花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才放回;张世斌、敖力强打听到鄂祝英的住址,他们去老年公寓找到鄂祝英,敖力强抢走一本《转法轮》就往出走,鄂祝英见状就追,一直追到外面,警察敖力强上车,鄂祝英在车门口往回抢,后面的警察也跟了出来,他们将鄂祝英顺手就推上了车,就这样鄂祝英被绑架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已经奄奄一息,不能动了才被背回家。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莫旗“610”、国保大队把敖荣华的妹妹、妹夫、外甥都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后放回,把他们吓得好几天寝食难安。敖荣华被“610”张世斌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放回。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两点多,第一派出所警察去李桂云的三哥家的被服厂商店,将李桂云带走,之后,这伙警察去李桂云家抄家,他们搜出一本大法书,如获至宝,好象终于找到了所谓的证据,书被盗走。当晚将李桂云绑架到看守所。李桂云在看守所两个晚上没有行李,没人问,没人管。李桂云的三哥给存了一百五十元,买了一套劣质品行李。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610”一伙人闯入刘桂芝家,刘桂芝被绑架到莫旗看守所。他们走后,又返回来,三番五次地翻箱倒柜对刘桂芝抄家,刘桂芝的儿媳被吓的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刘桂芝十岁的小孙女被吓的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刘桂芝在看守所被张世斌非法提审,张世斌说:找了你好几年,原来还是老乡。问刘桂芝法轮功传单的去向,刘桂芝说撒了,传单不是放在家里搁着的。刘桂芝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二十多天后,已经不能起床,由同修李桂云照顾。三月二十日,莫旗国保大队、“610”又将刘桂芝、李桂云从看守所乘车拉到莫旗女子浴园,洗完澡后,直接劫持到“张世斌家洗脑班”继续迫害,鄂伦春旗犹大郭俊秀每天都在播放诽谤师父的录像、念诽谤法轮大法的文章、莫旗旗政府从街道抽调八个人三陪(陪吃、陪睡、陪学习)迫害刘桂芝、李桂云,强迫放弃信仰。一个月后,李桂云的家人总共花了四千元多元(包括私人吃饭二千元、送礼),其三哥通过法律程序,找莫旗检察院相关法律方面责任人,上报到呼盟,李桂云被无罪释放;四月八日,张世斌向刘桂芝的儿子王立国索要五千元,说是“取保候审”押金,刘桂芝的儿子王立国给了五千元,他们给开了押金收据,刘桂芝被放回。

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又将刘桂芝再次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七天,被张世斌非法劳教两年,后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没有送走,监外执行,刘桂芝的儿子又私自给送五千元。六月五日,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到刘桂芝家,把勒索的五千元押金收据票子要回去了,才将刘桂芝放回家,被他们勒索的五千元凭证都没有了。

五、绑架十几位法轮功学员、构陷判刑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下午,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张柏明等闯到奎勒河镇,指挥奎勒河镇派出所副所长敖长清、警察马树成、武某(女)等对奎勒河镇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并抓捕。周俭及妻子田秀英、张桂云、石秀玲、李洪元、许俭(彬)、王显成、何庆超及妻子孔巧云、何树宝及妻子陈丽荣等被绑架到奎勒河镇派出所 。

何树宝、陈丽荣夫妇被盗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双卡收录机一台、手机、大法书籍及其它耗材,价值二万多元;周俭、田秀英夫妇被抢走大法书籍、mp3、手机一部、摩托车一辆,周俭被警察双手戴上手铐背铐,张世斌硬说田秀英还有一个mp3没有交出来,田秀英说没有,张世斌就强行勒索田秀英一千元。当晚,田秀英肚子疼,要去厕所,趁机翻墙逃出派出所,猫着腰,顺着农田地垄沟,穿过树林走脱,逃过此劫,田秀英开始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苏义花被勒索六百元,当天晚上被放回。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周俭、何树宝、陈丽荣、张桂云、石秀玲、李洪远、许俭、王显成、孔巧云、何庆超都被劫持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周俭在看守所被迫害导致心脏病突发,强行交六百七十元伙食费,办“取保候审”被送回家中;孔巧云、张桂云、石秀玲、李洪元、许俭、王显成、何庆超都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张桂云、石秀玲、李洪元、许俭、王显成被勒索一千元,孔巧云被勒索五百元;何树宝被非法关押十六天,在张世斌家洗脑班被迫害十天左右,勒索一千元放回;王显成被张世斌和莫旗法院枉判四年,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送往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其妻倪宝华精神崩溃,亲属只好将倪宝华送到双山、尖子山精神病院疗养。

周俭在家中休养五个月,于二零零七年约十月末又被莫旗“610”头子张世斌绑架到莫旗看守所继续迫害,张世斌和莫旗法院枉判周俭四年,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即腊月二十三日(每年的小年)送往内蒙古保安沼监狱二监区。

周俭在内蒙古保安沼监狱二监区迫害期间,经常被殴打,折磨,多次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而住院。周俭病重期间,保安沼监狱没有告知家属,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即庚寅年黄历四月十八日晚八点左右,周俭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一岁,至今死因不明。

六、张世斌还勾结外地610头子迫害法轮功

张世斌还勾结呼盟“610”、鄂温克旗“610”、鄂伦春旗“610”头子王晓霜、鄂伦春旗大杨树公安局、鄂伦春旗大杨树犹大郭俊秀一起绑架迫害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莫旗公安局还把鄂伦春旗公安局告到呼伦贝尔盟,说鄂伦春旗公安局不管法轮功的事。

从那以后,莫旗“610”张世斌经常闯到鄂伦春旗大杨树镇,勾结当地派出所,绑架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份,呼伦贝尔盟610对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开始疯狂抓捕,把数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莫旗看守所,然后再劫持到张世斌自家洗脑班迫害。

由于张世斌的残暴,造成莫旗、鄂伦春旗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于秀兰、李海燕、刘岩、杨宇新被迫害致死、杨宇新的妻子甄海燕至今还在流离失所。

下面是迫害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杨宇新致死的简要经过:

二零零七年五月末(二十九日或三十一日)的一天晚上八点左右,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刘福清、敖力强、王宝娟等人,在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所长德能山带领下,突然闯到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杨宇新的岳母家,绑架了刚新婚一个月的杨宇新、甄海燕夫妇。

张世斌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部说:“别动,动就打死你!”岳母看到,赶快说:“有话好好说,他也不是杀人犯,动枪干嘛?”四个公安警察把杨宇新从屋里抬到警车上,杨宇新说:“我也没犯法,干什么抓我!”没想到这就是家人听见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杨宇新被绑架关押在莫旗看守所。

九天后,“610”张世斌将杨宇新劫持到自家办的邪恶的“呼盟洗脑班”。杨宇新绝食不配合,张世斌气急败坏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不转化,我让你火化。”随即将杨宇新又劫持到莫旗看守所关押。

杨宇新坚持要求无罪释放,狱警指使号里犯人毒打他,用各种酷刑疯狂地折磨杨宇新,如“过水桥”、扎竹签。其状惨不忍睹。张世斌还指使犯人毒打杨宇新,把他的胳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杨宇新开始还穿着短袖,张世斌怕暴露其邪恶手段,又让杨宇新穿上长袖来掩盖其犯罪的事实。

杨宇新被迫害以前身体健康,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体重一百七十~一百八十斤。甄海燕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病情严重,张世斌敲诈她的家人说:拿一万元钱就放人,并隐瞒甄海燕有病的事实。甄的家人说没钱,张世斌说五千也行。因为急盼甄海燕回家,甄的家人就借了五千元钱,交了钱才知道甄海燕已经病了半个多月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杨宇新因不放弃修炼,在莫旗看守所绝食抗议一个月左右,被送医院遭到野蛮灌食致死,年仅三十一岁。 迫害致死后体重仅有七十~八十斤重,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张世斌伙同公检法、看守所、医院等一些邪恶之徒,营造了一个假“现场”后,不经任何手续,立即要求快速火化杨宇新的遗体。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下午三点左右,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害怕甄海燕上告,张世斌胁从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再次来到大杨树镇新华村甄海燕的母亲家中,将甄海燕绑架,甄海燕被押往莫旗的途中,突然抽搐,不省人事,仍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甄海燕后被强行送进图牧吉劳教所。甄海燕因为身体极度虚弱,排不出来尿,无法检查。张世斌说:“接点别人的尿检查。”法医没答应。劳教所拒收,张世斌硬让留下,才收下。甄母去劳教所看望女儿时,图牧吉劳教所的狱警说:莫旗“610”(张世斌)已给你女儿判二年劳教,判决书在我们手中。

张世斌骄横跋扈,在莫旗杜拉尔强占村民土地,开发成属于自己的私有林地,于二零一一年被老百姓上告,被迫离职,结束他靠残害好人升官发财的政治野心,现在在莫旗杜拉尔搞养殖业——放羊,还有属于自己的沙场(二零一八年被强拆),住自己私建的二层楼,楼前有私有民房。

张世斌手机:13848600007 0470-4621889(宅电)
姜福中,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牙克石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九年,任牙克石市副市长 手机:13804704085
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 手机:13904708806 宅电:572999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