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地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我有个好地邻,他近八十岁的年纪了,性格内向,年轻时吃过很多苦,在恶党搞政治运动导致大饥荒时挨过饿,对粮食很珍惜。干地里活是一个好手,每到地里来,总要站在地界反复看。

说他好,我们的地相邻多年,从不为地界争执,也不为我种树他种庄稼闹不愉快。我也不为相邻地界树上的桃丢失而担忧。

我的地里种植猕猴桃,在水肥充足,温度高的条件下,长势特别旺,也就会长到邻地里去了,还缠到玉米秆上。要在别人,就会把长过来的枝条打断。打断的要是春枝,就要影响第二年的产量,这就会出现两家的现实矛盾。而我的地邻从不打折我的枝条,总是把缠着的枝条解下来,绑在我做的围栏上。大热天我去外面打工,家里一个人浇地忙不过来,地邻就过来帮着浇。

当猕猴桃成熟的时候,我摘猕猴桃送给他,他不要,说:老了,吃这东西肚子凉,吃不成。他从不要。相邻的树上也从没丢过桃。

面对地邻的善良,我很高兴,感激。

二零一五年我在重新收拾围栏时,考虑到围栏用水泥杆,钢丝线绕起来,若栽到地界中间,邻家收割机收割麦就不方便。近了容易碰到水泥杆,容易打齿,远了留下一溜就要人工割。我想,师父教我们处事要替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我就不能光顾自己,就把围栏水泥杆向我这边移了十二公分。邻家看见后,这头界石看了,又去那头看,当确实看到围栏向我们这边移了十二公分后,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在村里头,他人是不可能的。

当别人问我,你两家为啥这么和睦?其实以前两家并不是这样和睦相处。

十几年前,两家地界不象现在这么明显,当时都种庄稼。有一年夏天,地邻把我种的快一尺高的玉米苗拔了一截,认为种到他地里去了。我知道后一看,拔的苗蔫在地里,邻地嫂子还骂我呢。我心想,咱是修炼人,听师父的话,按“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法理做,不能和常人见高低,就没和他俩理论。可是他俩都在火头上,根本听不進去。看来两家说不了了,就叫家人去叫队长,顺便拿上绳子拉地界。队长来了之后用绳子一拉,拔的玉米苗是长在我地界里的。显然邻家是把我地界这边的苗拔了。当时他们就傻了眼,队长说:“老X,你咋弄这事?”下面的话他不愿意说,怕得罪人,就找了个借口走了。地邻一看做下麻烦事了,急得这头看界石,那头看界石,心里明白,但是嘴上不认账。面对这场面,我始终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控制自己,原谅别人,宽恕别人,没有说一句难听的话,也没再去找他。

村里其他人知道后,对我说:“你这事咋能这么处理?碰上我,起码要给个春苗赔偿费,再道个歉,认个错,不然去西头吆喝他一顿,玉米苗是这么好拔的?”我笑了笑,没说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他的过失,大法弟子对他按照大法法理的宽容,使他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大法的美好和纯正。当我和他在地里隔个围栏干活时,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也能接受,他也不说大法的负面话,因而他的身体也很好。

我和我的好地邻都沐浴在大法的春风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