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证实大法溶入生活、工作之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五十一岁,原在一个中型国有企业上班,从事化验,工作轻松,大部份时间就是和同事们喝茶、聊天,我曾多次跟同事们说:“我觉得我们是在浪费生命。”同事们都不以为然,一笑了之。那时冥冥之中我就觉得人来在这个世上应该有更重要的意义,但直到一九九九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才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一、喜得大法获新生

一九九五年生孩子后不久,因感染风寒引起了慢性鼻炎、鼻窦炎、鼻息肉。鼻孔不透气,只能用嘴喘气,早上醒来嘴都是干的,一起床就要喝水。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可却很磨人,很顽固,中西医都无法根治。因长期吃药伤了胃,身体越来越瘦弱。

心疼我的婆婆(那时住在老家,离婆婆很近)多方打听偏方,求神拜佛,都不见效。一九九九年正月十五那一天,婆婆兴奋的跟我说:“邻居家每天都有人在那炼功,叫法轮功,你王奶奶偏瘫二十多年了,炼了才几天就好了,拐杖也扔了,还自己去赶集了!我给你看着孩子,你也去学吧。”

就这样在婆婆的催促下,当天晚上我到了炼功点。刚一炼就感觉很舒服。炼了一个星期后,我就感觉让我恐惧的两个鼻息肉在慢慢的缩小。一天早晨醒来,感觉嘴唇不干了,也不口渴了,两个鼻孔通透。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婆婆,她高兴的合不拢嘴。丈夫知道后打心眼里高兴,积极支持我炼功。随后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开始真正的走入修炼。

“五一”那天,我中午骑着木兰车回家,要横穿马路时,前面开过来一辆黄面的,我就停下了,想让车先过去,可是我发现那辆车慢下来了,我想司机可能是让我先过吧,就一加油门,冲了出去,不成想那辆车也飞快的冲了过来,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等我醒来时,我横躺在马路边上,头顶在马路牙子上。周围挤满了人,有人喊:醒了,赶快送医院。有人扶我起来,我坐在了马路边上,头晕的厉害,抬不起来,我对周围的人说:“我没事,你们都忙去吧”。看我醒来了,人群逐渐的散去了。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吧,我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说:“咱们上医院查查吧”,我这才发现年轻的司机还没有走,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安,我对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管我,我不会有事的,你走吧。”司机听了我的话,开车走了。过了一会,我就骑上被撞的面目皆非的木兰车,晕晕乎乎的腾云驾雾般回到了家。回家后才发现头顶上起了一个拳头大的包,我也没管它,就一头倒在床上,睡了一大觉,醒来后,吐了大约有半痰盂的黄水,头就不再晕了,那个包奇迹般的不见了。第二天,丈夫给我修好了木兰车,第三天我就上班了,家里人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事后,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从始至终我一点都没有害怕,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心里特别踏实,还有一种重生的喜悦。

二、失而复得、闯过难关

就在这一年的七月,在我初感佛法修炼的超常与幸福之时,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针对有上亿学员的法轮功发动了一场铺天盖地的严酷迫害,报纸、电视没完没了的攻击,单位、政府领导轮番逼我放弃修炼,那阵势真把我给整蒙了,我以为真的都不能再炼了,稀里糊涂的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祛病有奇效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

那一阵我心里那个堵啊,吃不好睡不好。后来我家搬到镇上住了,见不到往日的同修,得不到任何大法的消息,每天麻木的上班、持家,有时也凑热闹打扑克,吃喝玩乐。但不管做什么都是心中空虚,象丢了魂似的,晚上做梦经常是找不到回家的路,醒来两眼望着天花板,心中淌着无名的苦。那种对生命无望的感觉,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就这样在无望中浑浑噩噩的过了四年的时间,但师父并没有放弃我。那是二零零三年冬季的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了一位昔日同修,她见面就问:你接到师父的新经文了吗?我愣了:还有师父的新经文?你们还修吗?回答说修啊!我才知道,师父一直在领着亿万弟子顶着巨难修大法、反迫害、救众生。

我如梦方醒,后悔没有联系同修,虚度了好几年的时光。当接过有师父署名的经文,我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自此,除了正常工作、照顾家外,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二零零四年,我因向世人讲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市六一零、当地派出所送“洗脑班”,每天对我用造谣诬蔑之词狂轰滥炸长达四十天。回家后,单位开除了我的公职。四十天没见面的丈夫一扫往日对我的关爱,阴沉着脸撂下一句狠话:“你要再炼,我就打折你的腿!”

开除公职对我来说这并不意外,因为我工作的国营企业必须服从共产邪党的指令。可是丈夫的一反常态令我迷惑不解。后来才知道,在洗脑班的时候他去过好几次要看我,可看我之前得先接受那里的一番“教导”式洗脑。这些谎言没有撼动我的信念,却把丈夫给彻底洗脑了,他说:“每次到那里看你,就是因为害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会出手打你,才不敢去看你。”原来如此。是洗脑班把爱我的人变成了恨我的人。

由于丈夫的严密监控,家里找不到大法的书,没有一点可供我学法炼功的空间。那时,丈夫在老家的山上租了一片地,建了一个鸡场,由婆婆公公看管。丈夫为了能够二十四小时监控我,每天都带我回老家的鸡场干活。有一次,婆婆哭着对我说:“媳妇啊,功再好,咱也别炼了,你要再出点什么事,我和你爸爸这两条老命都得搭上了。”我不解,婆婆接着说:“你被关押的那四十天,你爸爸整整骂了我四十天,当时村里说什么的都有,你爸爸气不过,回家就拿我出气,不吃不喝的骂,理由就是因为我让你炼的功。”我心里非常的酸楚,两个老人因为我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只要回到婆家,喂鸡、打扫鸡舍、打饲料、种庄稼、收庄稼、做饭等等,什么活都干,不管再苦再累,公公怎么甩脸子,丈夫怎么发脾气,我都毫无怨言。有一次,因扩建鸡舍,从山下往山上运砖,要用肩挑。第一天还行,第二天,本来已红肿的肩膀 ,一碰到扁担就钻心的疼。肩膀上渗出的血和上衣黏在一起,衣服都脱不下来。这时,师父的法就打入我的脑海中:“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1]顿时身体上的疲累、心中的怨气烟消云散。

那时,我最渴望学法,可在丈夫的眼皮底下别说大法书,就是一个纸片也存不住。我就找机会到同修家里抄师父短篇的经文,揣在兜里,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背两句。后来同修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我如获至宝,实在舍不得放下,就带回了家,放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有一天丈夫出门办事,难得空闲,我就拿出《转法轮》聚精会神的看起来,正当我看得入神时,丈夫突然回来了,他看到我手里的书,发疯似的向我扑过来抢我手里的书,我本能的把大法书紧紧抱到怀里,他又掐又打,我就是不松手,他急了,把我抓起来摔到了地上,从腰里抽出皮带,劈头盖脸向我头上抽下来,皮带抽打在身上、脸上、头上,当时只觉得脑子里面“嗡嗡”作响。突然一阵眩晕,我趴在了地上,瞬间一股热流从脸上流了下来,一会儿地上就淌了一大片血,只听丈夫惊恐的喊着:“出人命了!出人命了!”这时我清醒过来,爬起来平静的对丈夫说:“我没事,你把卫生纸给我拿过来。”丈夫给我拿来了卫生纸,我撕了一叠卫生纸,就按在头上的伤口上,一会儿血就止住了。丈夫呆呆的看着,突然回过神来连声的说:“我给你去拿书,我给你去拿书。”一会儿就抱回了一摞不知道他藏在哪儿的大法书,完好无损。带着后悔的语气说:“这些书是你出事的时候,我藏起来的,你看吧!我不管你了!”

三、公公脸上的冰霜融化了

我找到工作后,也是经常回婆婆家,给他们买吃的、穿的、用的。逢年过节,都是带着孩子,带着大包小包的他们喜欢吃的东西回去和他们一块过。慢慢的公公脸上的冰霜在融化,脸上有了笑容。

我丈夫弟兄三个,丈夫是老大。老二的儿子到镇上读初中,就住在我家里,和女儿一块上下学。这期间,我把侄子和女儿一样对待,不但在生活上照顾的无微不至,在学习上也尽自己所能,陪孩子一块做功课、学英语等,更多的是给孩子讲按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到现在孩子和我关系亲密融洽。

二零一四年底,丈夫因病去世,不到一个月,婆婆因悲伤过度,胃血管破裂大出血,地方医院不收,又转到省城大医院,情况危急,大夫建议立即做手术,要家属准备手术费,数目不小。我忍着心里的伤痛把家里准备还账的一万多元钱,送到医院,两天后,大夫顺利的为婆婆做了手术。

我对家人点点滴滴的付出,公公婆婆都记在心里。人前人后,一提起孙女、孙子,就喜上眉梢,滔滔不绝,还捎带上我,经常借用他孙子(即我的侄子)的话:这个家里就是他大妈最好。有一次弟媳跟我说,舅舅(婆婆的弟弟也是本村的书记)说:“你们这个嫂子,真是没处找啊!”

婆婆没有女儿,就拿我当女儿。有一次我回家跟婆婆聊天,婆婆又数落起两个弟媳的不是,我截住婆婆的话题说:“妈,不要怪她们啊,弟媳不是不想做好啊,只是她们不知道怎么做啊!”婆婆说:“你怎么就能做好呢?”我笑了:“我和她们不一样啊,我有一个伟大的师父啊!我要做不好,我不就给我师父丢脸了吗!”婆婆听了开心的说:“是啊,是啊”。

昔日,公公婆婆因有个炼法轮功的媳妇抬不起头,可今天,街坊邻里亲朋好友都知道他们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孝顺媳妇。

四、母亲、妹妹得法修炼

我姐弟五个,我排行老大,我二十岁时,爸爸因病去世。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我在家里就承担起了“父亲”的角色。由于我修大法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在鸡场里干着从未干过的体力活,弟弟妹妹们出于对我遭受迫害的心疼和担心想方设法的阻止我修炼。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弟小妹,三番五次的试图用他们在学校学的那些理论改变我。

有一年大年初二,我和丈夫、孩子回娘家。吃完午饭后,小妹就开始对付我了。说谁谁家里接到了大法资料,不敢看,都烧了等等一些话。还劝我说:“姐,你可别干这些事了,现在的人都忙着挣钱,谁看啊!”随后家里十几口人,七嘴八舌,一股脑的冲向我,我没有争辩。最后我对他们说:“我这两年吃的苦,遭的罪比我这一生吃的苦都多,但是我不后悔。我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大法!”他们看我态度坚决,都不吭声了。

得法之前,母亲因害怕我那个顽固的鼻炎转成鼻癌夜不能寐。看到我炼功后身体的巨大变化,母亲欣喜万分。二零零四年,在弟妹一次次“批斗”我的时候,母亲没有说过一句话。后来跟我说:“谁反对我也不反对。”

二零零五年冬天,患有二十多年风湿性心脏病的母亲,开始悄悄的跟我炼功,不到一个月,折磨她二十多年的心脏病,就不翼而飞了,脸上的黑紫渐渐退去,爬五楼,心不跳,气不喘。她扔掉了所有的药,激动的跟舅舅说:“做梦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这样痛快的喘气啊!”

一直到今天,母亲再没吃过一粒药,现已七十多岁的她,身体健康、面色红润。家里亲友几十人都见证了大法在母亲身上展现的奇迹,都做了三退。还有四人走入修炼。

二零一零年,做过四次手术、出过一次车祸的三妹,不顾她婆家人的强烈反对,也走入大法修炼。修炼不长时间,满脸的黄褐斑就一扫而光,虚弱不堪、连孩子都照顾不了的身体,恢复了往日的朝气,现在自己经营一家小公司,月收入上万元,那个在她婆婆嘴里只会糟蹋钱的儿媳妇成了家里的主劳力。她家人看到妹妹的变化也由强烈的反对变成了默默的支持。

受过多年无神论灌输洗脑的小弟、小妹还有弟媳,他们亲眼见证了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的奇迹,在这些事实面前,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

去年暑假期间,母亲、弟媳带着小侄子从外地来我家小住。有一天,两个妹妹两家人过来团聚,大人孩子,十几口人,好不热闹。吃过午饭我和妈妈、三妹在卧室里闭着眼打坐炼功。不一会儿,卧室的门被推开了,感觉叽叽喳喳的進来不少人。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床上坐满了人,大大小小共九个,最小的小外甥站在床边笑嘻嘻的看着,床上的人都双盘着腿,闭着眼睛,学着我们的样子打坐,小外甥女嘴里还念念有词。我问:“你嘴里念叨的什么?”小外甥女朗声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五、我给小酒厂带来的变化

我现在工作的单位是一家私人小酒厂,我的工作是化验。二零零七年,我刚来时,老板介绍了厂里的情况:企业已创建十年,可是从没有盈过利,年年干年年赔,不但把家里的老底都赔進去了,还负债上百万。仓库里堆满了历年积压的产品。两个儿子看到场子没有希望,都另谋职业了,只有老板一个人在支撑。老板分析企业不景气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产品质量,厂里曾派过两个人到市技术监督局培训,花了不少钱,可是培训回来啥结果也做不出来。化验室设备齐全,可只是一个摆设。他希望我能帮帮他。我看厂长态度诚恳,就答应了。

我一上班就着手整理化验室,调试设备、配制试剂、建立化验记录等,一个星期后,一个整洁、干净、实用的化验室整理出来了,老板高兴的直笑。

化验室正常了,这就意味着产品质量有了保障。渐渐的企业有了效益,有了固定的客户,回头客也多起来,大概五、六年后,老板还清了所有债务,他的两个儿子看到企业有了希望就都回到了厂里参与管理。

起初,老板的家人(包括老板)受电视谎言蒙骗,对大法的误解很深。尤其是老板娘,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好象看一个怪物,有一次直接用手指着我说:“你在这里不要宣传法轮功!”我有一次送给老板的大儿子一张《神韵》光盘,让他欣赏欣赏,他接过光盘连看都没看,转身就扔進了垃圾桶。老板的小儿子、小儿媳把我炼法轮功当成笑话,还百般奚落。面对这些,我没有气馁,决心用自己的行动,证实大法,救度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一家人。

师父讲过这样一个例子:“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2]我遵照师父的教诲,兢兢业业的干活,老板分派什么活我都乐呵呵的认认真真的完成。我一个人除了负责产品的检验,还承担了整个企业的全部质量工作,有时还兼职看孩子、做饭等任务。

二零一四年,因家里有事,我向老板辞职,让他找人,老板说:“你尽管在家里办你的事,我谁都不找,这个位置就给你留着,你不上班,我照常给你发工资!”我在家里半年的时间,老板派他的儿媳按时给我送工资,一次没落。我几次推辞都推辞不下。老板和他的家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因不放弃信仰,每到什么“敏感日”,我就成了当地警察骚扰的对像。一次我没上班,三个警察到厂里骚扰,一个年轻警察质问老板:“你不知道她是炼法轮功的吗?”老板理直气壮的回答:“我可不管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技术好,人品好,我就用她!”警察无言以对,不一会儿就走了。

还有一次,我正在做实验,一辆警车直接开到了化验室门口,下来三个警察,一个扛着录像机,片警拿着一张纸,冲進了化验室,片警冲着我说:“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做个登记。”我问:“登什么记?为什么给我录像?”另一个向我吼道:“让你配合,你就配合!”这时老板的两个儿子从车间赶了过来,冲着吼叫的警察高声说:“你别吓唬她!”片警赶快过来说:“没办法,上边压下来的,配合一下,填张表。”老板的大儿子说:“好,我给你填”。他拿过片警手里的纸,胡编了一个住址,一个电话号码,给了片警,然后就打发他们走了。警察走了后,老板的大儿子以为我害怕了,就安慰我说:“你不要害怕,我和弟弟一看见他们進来,就过来了,我们在这儿,他们不敢动你!”

老板和他儿子对大法弟子的正义之举给他们带来了福报。近年来,市场不景气,当地的一些同行业私营企业纷纷倒闭、关门。可是我们这个小厂,却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客户稳定,效益还稳中有升。

走过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大法造就了我的生命,我的生命离不开大法。我会一如既往的走好最后的路,广传真相,唤醒更多的迷中人,早日脱离邪恶,沐浴佛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